真 理

 

 

 

 

世間的凡夫俗子最喜歡對各種人、事、物貼上有分別性的標籤,例如政黨的屬性,宗教慈善事業等等。但若是真理,又豈會有標籤?佛教若真是出自同一位世尊的教導,又怎會有宗派之別?所以,這些差別都是因後人的無明、愚痴、顛倒、及邪見所產生,往往是人類的「我見」、「身見」而劃地自限。

 

同樣的,各宗教導師莫不宣揚自己的教義是世上唯一的真理,但其教義若當真是真理,那麼它必然經得起檢驗,也定能帶給世人幸福,不管它是不是佛所說,或出自什麼人的口中;就如同藥引若真是有效,就一定能治病,管它是由誰所配,或藥方是從哪裡來。

 

所以佛陀一再告誡我們「依法不依人」,有時我們太過執著於考據經典的出處,很容易就會迷失在戲論的迷霧之中,就如同以手指月,手指不是重點,月亮才是重點;又如划筏渡河,竹筏只是工具,彼岸才是目標。

 

本經的內容就闡述這樣的精神,在南傳巴利《雜支部》也有相同的記載,經中的弗加沙國王從未聽聞過佛法,也不認識佛陀,卻在某夜陶窯中遇見一位神秘客,聽其說法開示後便證得阿那含果,這就是「法」的客觀性。所以真理不需標籤,它既不專屬佛教,也不專屬於基督教、天主教、印度教、回教。若硬是貼上標籤,只會在人類的心中產生有害的偏見。

 

選譯自北傳《法句譬喻經》惟念品第六

喬正一譯於中華民國一○一年三月十一日星期日八關齋戒日

 

過去佛陀還在世的時代,有一位名叫弗加沙的國王,他當時還不認識佛陀,也未聽聞過佛法,但他與佛陀的人間大護法瓶婆娑羅王是好朋友。

 

有一天,弗加沙王製作了一株用七種珍寶打造的花,想送給好友瓶婆娑羅王做紀念。

 

瓶婆娑羅王收到以後,心中很感激,他很想回報弗加沙王,但不知該送什麼才好,於是他去請教佛陀,他說道:「世尊啊,弗加沙是我的好朋友,他送給我一株七寶花,我現在想將這株花供養給佛陀,同時也想幫助弗加沙認識佛陀、聽聞佛法、及奉養恭敬僧眾,但我不知該怎麼做?」

 

佛陀建議道:「他有宿世善根,你可以寫下十二因緣經,將它贈送給他,這樣做一定能幫助他!」

 

瓶婆娑羅王立即親手撰寫十二因緣,並在書卷後端另註明寫道:「很感謝您的寶花相贈,實在無以為報,今奉上法花,願您仔細思惟其中深義,反覆誦習,定能親嚐法味。」

 

果然,弗加沙王收到十二因緣經以後,如漫漫長夜獲見明燈,他由衷讚嘆道:「唉呀!真是不可思議,佛法竟是如此的玄妙,能讓我心平安與喜樂。我平時位處尊榮,享慣五欲榮華,但這些都是煩惱之源,痛苦的淵藪。從無始以來我一直迷失在生死夢中,如今閱讀這份十二因緣經方才醒悟。」

 

弗加沙王發現他身旁這些榮華富貴簡直如敝屣一般,根本毫無值得留戀之處,於是召集群臣宣布退位,並剔除頭髮出家做沙門。

 

弗加沙王穿著袈裟,持著缽,徒步走到羅閱祇城外,當晚留宿在一戶製做陶器的窯中,打算第二天入城行乞,然後再到佛前受戒。

 

佛陀以神通早一步得知弗加沙在第二天吃完早餐以後就會死亡,見不到佛,也聽不到佛法,非常地憐愍他,於是以神通變化作一名沙門,也來到陶家欲求寄宿。

 

陶器家的主人說道:「已經有一位沙門在窯中了,如果您不嫌棄,可以將就一下與他共宿一晚。」

 

這位神秘的沙門便把稻草推入窯中,然後端坐於一旁,開口問弗加沙:「道友,您是從何而來?奉師為誰?以何因緣而行作沙門?見過佛了嗎?」

 

弗加沙回道:「我還沒見到佛,我只有讀過十二因緣的手抄便決定出家做沙門,我打算明天一早入城乞食,然後再去見佛。」

 

這名神秘客說道:「這樣很好,不過人類的生命實在無常,非常脆弱,朝夕有變,一旦無常來到,計畫就會趕不上變化。你不如先觀察自己的身體是由四大元素所聚合而成,合成後終有散滅的一天,各自歸回到原來的元素,塵歸塵,土歸土。我建議你再進一步好好的思惟『感受』、『情緒』、『思想』、『思考活動』、『知覺』等精神活動都是『無常』、『苦』、『無我』、『不淨』,並專心憶念三寶、布施、戒德。如果你能體悟『無常』,當下便與見佛無異,如果心中一直盤念著明天的計畫,對你都是沒有意義的。」

 

接著,這位神秘的沙門說著以下的偈言:

「夫人得善利,  乃來自歸佛,
是故當晝夜,  常念佛法眾。
己知自覺意,  是為佛弟子,
常當晝夜念,  佛與法及眾。
念身念非常,  念戒布施德,
空不願無想,  晝夜當念是。」

 

神秘的沙門就在窯中為弗加沙說了一段非常精彩難得的佛法,弗加沙王邊聽邊思惟,就這樣進入了甚深禪定,當下證得了阿那含果。

 

佛陀已知弗加沙證三果了,便現出佛身的光明相好。

 

弗加沙王驚喜踊躍不已,立即跪在地上,額頭觸地,稽首作禮。

 

佛陀重新提醒他:「惡業無常,你不要害怕,一旦惡業消退,不再造任何的新惡業,就會結束。」

 

弗加沙王很恭敬的說道:「敬奉尊教。」

 

佛陀忽然消失離去。

 

第二天一早,弗加沙王入城乞食,於城門忽逢一頭新產小牛的母牛,母牛為了保護小牛而突然發狂,用牠的牛角刺穿了弗加沙王的肚子,弗加沙腸穿肚破,當場斃命,死後立即轉生至色界阿那含天。

 

佛陀得悉後便派遣諸弟子建立了一座塔紀念他,並告誡諸弟子:「罪對之根不可不慎。」

 

 

法句譬喻經惟念品第六
昔佛在世時,弗加沙王與瓶沙王親友。
弗加沙王未知佛道,作七寶華以遺瓶沙,
瓶沙王得之轉奉上佛,白佛言:
「弗加沙王與我為友,遺我此華,今已上佛,願令彼王心開意解,
見佛聞法奉敬聖眾。當以何物以報所遺?」
佛告瓶沙:「寫十二因緣經,送持與之。
彼王得經心必信解。」即寫經卷,別書文曰:
「卿以寶華見遺,今以法華相上,詳思其義果報深美,
到便誦習以同道味。」弗加沙王得經讀之,
尋省反覆[/]然信解,喟然嘆曰:
「道化真妙精義安神,國榮五欲憂惱之元,
累劫習迷始今乃寤,顧視流俗無可貪樂。」
即召群臣國付太子,便自剃頭行作沙門,
法服持缽詣羅閱祇城外,在陶家窯中寄宿,明日當入城分衛,
食訖當至佛所奉受經戒。
佛以神通知弗加沙明日食時其命將終,故從遠來不得見佛,
又不聞經甚可憐愍,於是世尊化作沙門,
往至陶家欲求寄宿。陶家語曰:
「向有一沙門在彼窯中,可往共止宿也。」
把草入窯坐於一面,問弗加沙:
「從何所來?師為是誰?以何因緣行作沙門?為見佛未?」弗加沙言:「吾未見佛,
聞十二因緣便作沙門,明日入城乃分衛已,
當往見佛耳。」化沙門言:「人命危脆朝夕有變,
無常宿對卒至無期,但當觀身四大所由,
合成散滅各還其本。思惟覺意空淨無想,
專念三尊、布施戒德,能知無常見佛無異,
方念明日種無益想。」 時化沙門即說偈言:
「夫人得善利,  乃來自歸佛,
是故當晝夜,  常念佛法眾。
己知自覺意,  是為佛弟子,
常當晝夜念,  佛與法及眾。
念身念非常,  念戒布施德,
空不願無想,  晝夜當念是。」
時化沙門在於窯中,為弗加沙說非常之要,
弗加沙王思惟意定,即得阿那含道。
佛知已解,為現佛身光明相好。弗加沙王驚喜踊躍,
稽首作禮。佛重告之曰:「罪對無常,畢故莫恐。」
弗加沙王言:「敬奉尊教。」忽然別去。明日食時,
弗加沙王入城分衛,
於城門中逢新產牸牛護犢,觝殺弗加沙王潰腹命終,
即生阿那含天。佛遣諸弟子耶旬起塔,佛語諸弟子:
「罪對之根不可不慎。」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