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北傳佛教有一種非常糟糕的謠傳,認為在家人不得閱讀比丘律。然而,身為佛弟子應該要頭腦清楚,不該人云亦云,凡事都應講求證據。那麼,在家人到底可不可以閱讀比丘律典呢?網站上有持否定說的人便提出《僧祗律》中有規定:「比丘若向未受具人說五篇七具之名,便犯越毗尼罪。」,此人認為這就是比丘不應鼓勵小眾及俗人看律的有力根據。

    真的是這樣嗎?我們就來一起檢驗該網站的這一則論點是否真有證據能得到支持?抑或者僅是該網站的版主斷章取義、自我打臉的一種謬論?我們就把這個千古之謎在今天作一次徹底釐清。

    首先,具足戒又稱近具戒或大戒,略稱具戒,為比丘、比丘尼所應受持的戒律,因與沙彌(尼)所受十戒相比,戒品具足,故稱具足戒。 

    其次,根據《善見律毘婆沙》第四卷則明明白白如是記載:若人有信心琤芮F愧好學戒律者,佛法得久住。是故人欲得佛法久住,先學毘尼藏(律藏)。何以故?有饒益行者故。何謂饒益?若善男子好心出家,律藏即是父母。何以故?與其出家令得具足教學威儀,依止律藏自身持戒,能斷他疑,若入僧中無所畏懼,若有犯罪依律結判,令法久住。

    我們在佛經中可以發現,佛陀曾多次為在家人如阿闍世王、外道迦葉等詳細講解比丘戒,比如《長阿含經》中的《佛說寂志果經》、《長阿含經》中的《沙門果經》等等,特別在《長阿含經》中的《裸形梵志經》(相當於南傳巴利聖典《長部》的《迦葉師子吼經》)中,佛陀不僅為該非比丘的外道迦葉詳細講解了比丘戒法,還明確地說:「優婆塞亦能修行此法。」。因此,在佛經中不乏居士持守比丘戒的案例,比如《中阿含經》的王相應品《鞞婆陵耆經》第六中,難提波羅陶師便是居士受持比丘戒的典型案例之一。

    甚至,在《雜阿含經》第九一一篇、《別譯雜阿含經》第126經、《摩訶僧祇律》、巴利聖典《相應部》第42經第10篇《Maṇicūḷakasuttaṃ(《摩尼珠髻經》)都有完全相同如下的記載:

    有一次,佛陀暫時住在印度王舍城迦蘭陀竹園精舍內。當時,有一位名叫摩尼珠髻的長者前來禮謁佛陀。

    長者一見到佛陀,便頂禮佛足,隨後便恭敬地退坐在一旁,對佛陀說:「世尊啊,前幾天國王邀集諸位大臣盍各言爾志,一起討論出家的佛弟子(沙門比丘)如果接受並儲蓄金銀寶物,這樣的行為是清淨的?還是不清淨?這時就有人主張沙門比丘接受並儲蓄金銀寶物並沒有什麼不對;但也有人持反對的看法,認為沙門比丘不應該接受並儲蓄金銀寶物。」

    「世尊,那些主張沙門比丘接受並儲蓄金銀寶物是清淨的人,是從佛陀您這裡聽來的?還是根本就是他們個人主觀的意見?這種看法符不符合法義呢?是正確的?還是不正確的?這種說法有沒有什麼地方會受到譴責?」

  佛陀告訴這位長者:「我很明白的告訴你,主張沙門比丘可以接受並儲蓄金銀寶物是清淨的這種說法並不是真的,我從未這麼說過,這也不符合法義,當然會受到譴責。這是什麼緣故呢?因為沙門比丘若是接受並儲蓄金銀寶物就是不清淨!不是出家沙門應該有的行為,更不是出家佛弟子應有的行為。」

    長者聽後便說:「太奇妙了,世尊。接受並儲蓄金銀寶物並不是出家沙門應該有的行為,更不是出家佛弟子應有的行為,這樣的看法才是正確的。

    世尊,這種見解,會增長正見及殊勝微妙的功德,所以我也抱持沙門比丘不可以接受並儲蓄金銀寶物這樣的看法。」

    佛陀補充說明:「假設沙門釋子接受並儲蓄金銀寶物是清淨的話,那麼所有的五欲功德都應該是清淨的。」

    摩尼珠髻長者聽到佛這樣的說法,心中非常的歡喜,接著頂禮佛足後便離去。

    在摩尼珠髻長者離去後,世尊便告訴阿難尊者去招集所有依止在王舍城迦蘭陀竹園精舍內的比丘集會,阿難尊者便依佛的指示招集僧眾集合,等所有比丘到齊後,世尊便將與摩尼珠髻長者討論手不捉金銀的經過告知大眾,並讚嘆長者能獨排眾議,在國王及大臣面前作了獅子吼。

    佛陀告誡諸比丘:「比丘們,從今日起,如果你們需要的是木頭,就應該向在家人表明需要的是木頭;如果需要的是草,就應該表示需要的是草;如果需要的是車乘,就要表明需要的是車乘;若是需要人力服務,就應該表示需要的是人力服務。千萬不可接受金銀寶物的供養!」

  佛陀說完後,比丘們都心生歡喜,決定依法奉行。

    以上,便是佛陀與在家居士討論比丘戒中的「手不捉金銀戒」的最佳證據,這一篇經文非常經典可貴,是一盞明燈,千秋萬世,永垂不朽。

    反觀該網站的版主所提出的《僧祗律》中規定:「比丘若向未受具人說五篇七具之名,便犯越毗尼罪。」,非常的奇怪與矛盾,因為,姑且不論《律典》中是否真的有這一條戒律(這一點容後舉證說明。),然而該網站的版主如果是一個在家人,那他也看了這條戒律,他豈不是已自我打臉了嗎?此外,他豈不是已陷所有閱讀該戒律的在家人於不義?挖了一個大坑給其他的在家人跳進去?

    而如果他是一個出家人,閱讀該網站的在家人不計其數,他竟然又把這一條戒律寫給廣大的在家人看,他豈不是當著大家的面犯戒了嗎?

    更重要的一點,從文義上來看,這條戒律是在規範比丘,並沒有規範在家人,在家人並不受這條戒律的拘束。

    接下來,我們要來檢驗是否真的有這一條戒律?該網站的版主所提出的《僧祇律》,如果我沒有誤會,應該就是北傳的《摩訶僧祇律》。在《摩訶僧祇律》第九十二波夜提法第八條有規定:「若比丘。知比丘粗罪。向未受具戒人说。除僧羯磨波夜提。」

    這條戒律是在講什麼呢?它的背景緣起又為何?我們來看一下原文是怎麼說的?原文如下:

    佛住舍衛城,爾時比丘為未受具足人說五眾罪,波羅夷乃至越毘尼罪。後比丘入聚落中,俗人言:「長老!汝犯波羅夷罪乃至越毘尼罪。」諸比丘聞已慚愧,以是因緣具白世尊。佛言:「汝等云何為未受具足人說波羅提木叉五篇罪?從今日後不聽向未受具足人說,得教語:『汝不得作非梵行、不得盜、不得殺生、不得妄語。』如是比得為說。若為未受具足人說波羅提木叉五篇名者,越毘尼罪。」

    白話文如下:

    佛陀暫時住在古印度的舍衛城,當時有一個比丘對未受比丘具足戒的在家人說某比丘犯了戒,而且內容包括從波羅夷乃至越毘尼罪都一一列舉出來。後來,該名犯戒的比丘來到聚落之中,那個在家人便指謫該犯戒的比丘說:「長老!你犯戒了!你犯了波羅夷罪的某一條戒,….乃至越毘尼罪的某一條戒。」

    諸比丘聽到這起事件之後,都很慚愧,便跟世尊報告這一起事件。

    佛陀便將當初跟在家人說某比丘犯戒的比丘給找來,訶責他:「你怎麼可以跟在家人說波羅提木叉五篇罪?從今天起,你們只能教在家人:『你不得作非梵行、不得盜、不得殺生、不得妄語。』,否則,便犯越毘尼罪。」

    這一條戒律的意思是說比丘不得向未受具足戒(比丘以外)的人說「四眾」所犯的種種過錯,否則都是破戒,但絕非不能說戒律的本身。如果該比丘知某比丘犯了粗罪(不論涉及四事或十三事),都不能「向未受具戒」的任何人說該比丘所犯的粗罪,否則,這個說的比丘就是破戒;

    比丘也不能向受了具足戒的比丘尼說起某比丘所犯的粗罪,也不可說該彼比丘所犯的三十尼薩耆九十二波夜提等過錯,否則該比丘就是破戒;

    如果比丘向未受具戒人說某比丘尼所犯的八波羅夷十九僧殘等過錯,該比丘也是破戒;

    如果比丘向未受具戒的人說某沙彌或沙彌尼所犯的十戒等任何過錯,該比丘也是破戒;

    如果比丘向未受具戒的人說某在家居士所犯的五戒等過錯,該比丘也是犯戒。

    簡言之,比丘不得向受具足戒的比丘以外的任何人,說「四眾」所犯的種種過錯,否則都是破戒。

    我們再來看一看上座部佛教的情形,在上座部佛教,居士可以讀律,在巴利語《大藏經》中並沒有任何禁止居士閱讀律的記載,甚至上座部佛教還讚同居士閱讀全部律藏。上座部僧團亦鼓勵在家居士學習和了解比丘的學處,因為唯有如此,居士才能懂得該如何如法地護持比丘,而不致逼令比丘面臨犯戒的窘境,例如「手不捉金銀戒」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甚至部份的寺院更制定僧俗互動需知手冊,好讓居士得以了解比丘的戒律,以便居士能適當地護持出家眾。當然,居士亦可詢問出家眾有關出家戒的問題,出家眾也會如法解答。

    在巴利語聖典《增支部》第3.13.129經中有如是記載:「諸比丘,有三種東西是亳無隱瞞地給人們看。這三種東西為何?一為明月、二為炎陽、三為如來的經與律。」

    在巴利語聖典《長部》的《沙門果經》(Samannaphala Sutta)中,佛陀向在家人阿闍世(Ajātasattu)詳細解說了「比丘如何具足戒行」的「小分戒、中分戒、大分戒」。

    在巴利語聖典《律藏》第九十二波逸提法(pācittiya)第一《妄語品》第九中規定:「任何比丘,將某比丘的粗罪,向未受比丘戒者述說,除非得到該犯戒的比丘的同意外,波逸提罪。所謂粗罪者,即四波羅夷及十三僧伽婆屍沙。」。而這一戒律就是上文中的《摩訶僧祇律》第九十二波夜提法第八條的規定:「若比丘。知比丘粗罪。向未受具戒人说。除僧羯磨波夜提。」

 

    根據上座系法藏部的《四分律》卷 1 記載,佛制定比丘戒的用意與功德如下:一攝取於僧、二令僧歡喜、三令僧安樂、四令未信者信、五已信者令增長、六難調者令調順、七慚愧者得安樂、八斷現在有漏、九斷未來有漏、十正法得久住。

    因此,佛弟子不論僧俗,若想修持解脫道成功,若欲超脫輪迴,就一定要以戒為師,要善修身口意。即便時移世易,物換星移,也絕不可以戒律不符時空背景為由而肆意輕賤捨棄,當知唯有持戒清淨,方能生出各種禪定與解脫的智慧。佛陀在《佛遺教經》中也開宗明義的說明「戒」就代表了如來本人,所以佛弟子一定要恭敬、珍惜、尊重,   

    佛陀般涅槃後,僧團的第一次集結在古印度的王舍城由優波離尊者 以古老的巴利語誦出戒律,並分八十次誦出根本律制,此為《巴利律藏》。《巴利律藏》是南傳佛教僧團的戒律,今天為斯里蘭卡、緬甸、泰國、及由此三個傳承的東西方南傳佛教僧團的戒律。

    《巴利律藏》的內容主要由五個部分所構成,初分為比丘大戒,共有四個犍度;第二分為比丘尼分別戒,有七個犍度和比丘戒的另四個犍;第三分為大品,共十個犍度,包括佛陀覺悟後,向五比丘說法、度化耶舍尊者、及三迦葉兄弟的過程,另外是有關節日及衣服的處理;第四是小品,共十二個犍度,分為房舍等雜法,包括房舍犍度、雜犍度及五百結集、七百結集;第五是附錄。

    在佛入滅後二百年間,阿育王派遣摩哂陀尊者帶同經律論三藏,帶領五位比丘僧團前往斯里蘭卡,與當時統治斯里蘭卡的天愛帝須王(Devanampiya Tissa )相見。摩曬陀的第一次說法即得到國王的皈依,並在其首都阿耨羅陀(nuradhapura)建造大寺(ahavihara)供養僧團,佛教因此在該國得以迅速發展。

    但世事無常,至公元433年時,南印度陀的密羅族人入侵斯里蘭卡,該國因戰爭而飢荒多年,很多僧人被迫逃難,佛寺也不得已放棄。一些有遠見、有大智慧的比丘們,在佛授及帝須二位尊者的領導下,選擇在斯里蘭卡的中部較為平安的摩多利(atale)暫時住下,決議將一向以口頌心記相傳的巴利三藏及註釋,全都書寫於貝葉上,以作長遠的保存和傳承。

    貝葉,是貝多羅葉之簡稱,其義為樹葉,在經典中常以「貝葉」表詮佛典之意。在紙張尚未發明之前,古代印度以貝葉作為紙的代替品,用鐵筆在貝葉上刻寫佛教經文,即稱為「貝葉經」。一部經典需要多片貝葉才能完成,其製作過程為採葉、水煮、晾乾、磨光、裁割、燙孔、刻寫、上色、及裝訂等步驟。

    戒律的資料中,中文保留了相當多的律藏譯本。大正藏中就收錄了《四分律》《五分律》《十誦律》《僧祇律》《根有律》等五部廣律,以及篇幅較小的譯作。

    至於南傳的《巴利律》方面,國外的譯作有日文本的《南傳大藏經》、英文本的《東方聖書》第十三、十七、二十冊(1882),以及I. B. Horner 女士所譯的《The Book of  the Discipline》(1938),都是一時之選。這些著作都是非常出名,也相當具有權威性,只是日、英譯本固然精妙,語言卻是不可否認的隔閡。國內曾經出版一套《漢譯南傳大藏經》,然而如書名所示,是譯自日本《南傳大藏經》。

   本單元內容均摘錄自李鳳媚女居士所辛苦撰寫的巴利律比丘戒研究》,比丘戒的227條漢傳與巴利的比丘戒對照整理表及註釋 也全都摘錄自李女居士的論文。李居士絕對是一位具有高度智慧的居士,她為後世末法眾生保留下無價的比丘戒,功德無量且不可思議,誠願李居士保留比丘戒的法身舍利的功德,祝願她平安、健康、快樂、富裕、長壽,人間天上幸福綿延,並願此波羅蜜,成為她速證解脫涅槃的增上助緣。同時也感謝嘉義新雨雜誌社--法雨道場的流通。

    誠願在邪見泛濫的五濁惡世中,正法將因比丘認真嚴格的持守戒律而依然長存在人間,並將興建比丘戒法身舍利塔的微薄功德迴向給諸天,諸天善神也都因此法身舍利塔的闢建而隨喜,樂於繼續護持正法及佛弟子。

在家弟子喬正一謹誌於西元2020/1/2農曆十二月初八之八關齋戒

 
 

 

 

第一節:四波羅夷

1、不淨行 2、偷    盜 3、殺    人 4、大妄語

第二節  十三僧殘

1、故意射精 2、故意與女人相觸 3、對女人說淫辭穢語 4、要求女人不淨侍奉
5、為男女傳情達意 6、建小房舍 7、建大房舍 8、無憑無據誹謗比丘
9、穿鑿附會誹謗比丘 10、挑播離間僧團 11、追隨惡比丘 12、對勸戒的比丘惡口
13、誹謗勸戒的居士      

 

第三節  二不定

 

1、與女人坐在屏處 2、在屏處說淫穢語

 

第四節  三十捨懺

 

1、存放多餘的衣服 2、未攜三衣過夜 3、存放布匹 4、非親戚比丘尼洗衣
5受非親戚比丘尼之衣 6、向非親戚居士乞衣 7、衣服被搶 8、索取特定的衣服
9、干涉居士供養衣服 10、急於索討衣服 11、用蠶絲作被褥 12、用黑羊毛作被褥
13、被褥不合規定 14、六年內作新被褥 15、不加舊坐墊的布 16、帶羊毛走路
17、叫比丘尼洗羊毛 18、接受金錢供養 19、買賣貴重金屬 20、從事商業交易
21、存放多餘的缽 22、任意換新缽 23、七日藥 24、提前使用浴雨衣
25、奪回送人的衣服 26、命居士織布 27、命人織好衣 28、存放特施衣
29、有難離衣宿六夜 30、侵占僧團之物    

 

第五節  九十二懺

 

1、故意說謊

2.辱駡 3.譭謗 4.帶領未受戒者朗誦經文
5.與未受戒者同宿 6.和女人同宿

7.對女人說法超過五至六句

8.實證得聖法而告訴未受戒者
9.將比丘犯的重罪告訴未受戒者 10.挖掘土地 11.砍伐樹木 12.犯戒不坦白承認
13.嫌罵比丘 14.曬坐臥具不收 15.在房內鋪臥具不收 16.強佔房捨
17.趕人出房 18.住閣樓使用可拆卸的床(椅)

19.建大寺院的屋頂超過二至三層

20.在草或土上傾倒有生物的水
21.未經指派擅自教導比丘尼 22.教導比丘尼至日暮 23.至比丘尼寢室說法 24.譭謗教導比丘尼的比丘
25.送布給非親戚比丘尼 26.作衣服給非親戚比丘尼 27.與比丘尼約定同行 28.約比丘尼同船渡河

29.命比丘尼聳恿居士供養食物

30.單獨與比丘尼共坐 31.固定在同一處乞食 32.結眾受供養
33.連續受食物供養 34.接受餅供養過限 35.吃飽後再吃東西 36.聳恿比丘吃東西引誘犯戒
37.過午食

38.食用儲存的食物

39.無病而乞求營養食品 40.不與而食
41.拿食物給外道 42.乞食中途驅趕同伴 43.擅入情欲外顯的居士家 44.與女人在隱蔽處共坐
45.單獨與女人共坐 46.接受供養前後拜訪其它居士 47.四月自恣請過受 48.觀看軍隊出征
49.住軍中超過三夜 50.觀看軍隊演習 51.飲酒 52.對人搔癢
53.在水中嬉戲 54.態度不恭敬 55.嚇人 56.燃薪取暖
57.不足半個月便洗澡 58.不染衣 59.不切實分配衣服 60.藏匿比丘的物品
61.殺害動物 62.飲用有生物的水 63.上訴已經如法評判的事件 64.不檢舉犯重罪的比丘
65.承認未滿二十歲者為比丘 66.與違法商隊約定同行 67.與女人約定同行 68.批評佛法
69.與犯戒比丘共住 70.與被擯沙彌共住 71.違勸 72.譭謗學處
73.不專心誦戒 74.毆打比丘

75.作勢打比丘

76.譭謗比丘犯僧殘戒
77.使比丘心生憂悔 78.吵架後竊聽比丘談話 79.反悔羯磨的結果 80.表決時離席
81.分配衣服後發勞騷 82.命人轉送供養僧團的物品給某位比丘 83.未經通告擅入王宮 84撿拾屋外的珠寶
85.過午入村莊

86.命人以骨、牙、獸角製作針筒

87.床(椅)腳不合規定 88.在床(椅)上鋪棉花
89.墊布不合規定 90.覆瘡衣不合規定 91.雨浴衣不合規定 92.衣服尺寸不合規定

 

第六節  四悔過

 

1.直接接受非親戚比丘尼食物

2.不斥責「指示居士供養食物」的比丘尼 3.接受「有學養的居士」的食物

4.在危險的森林接受食物

 

第七節  七十五眾學

 

1.穿下裙不包覆全身 2.穿上衣不包覆全身

3.前往居士家時衣著不包覆整齊

4.坐在居士家時衣著不包覆整齊
5.前往居士家時威儀不端正 6.坐在居士家時威儀不端正 7.前往居士家時不垂視 8.坐在居士家時不垂視

9.前往居士家時拉高衣服

10.坐在居士家時拉高衣服 11.前往居士家時大笑 12.坐在居士家時大笑
13.前往居士家時高聲交談 14.坐在居士家時高聲交談 15.前往居士家時晃動身體

16.坐在居士家時晃動身體

17.前往居士家時揮動手臂 18.坐在居士家時揮動手臂 19.前往居士家時搖頭晃腦 20.坐在居士家時搖頭晃腦
21.前往居士家時叉腰

22.坐在居士家時叉腰

23.前往居士家時蓋頭巾 24.坐在居士家時蓋頭巾
25.前往居士家時蹲踞 26.坐在居士家時斜靠在椅子上 27.不恭敬接受食物 28.接受食物時不注視缽
29.接受不等量羹飯 30.接受過量食物 31.用餐時不恭敬 32.用餐時不注視缽
33.用餐時到處走動 34.食用不等量羹飯 35.由頂端揉捏食物而食 36.飯覆羹
37.無病為自己要求羹飯 38.注視他人的缽

39.做過大的飯團

40.不做圓團食
41.張口待食 42.用餐時將手塞入口中 43.口含飯團說話 44.將缽食擲入口中而吃
45.將飯團咬斷來吃 46.大口吃東西 47.用餐時甩手 48.用餐時散落飯粒
49.用餐時吐舌 50.用餐時咋舌出聲 51.用餐時吸食出聲 52.用餐時舔手
53.用餐時舔缽 54.用餐時舔嘴唇 55.用拿過食物的手拿飲用水瓶 56.將混有飯粒的洗缽水倒在居士家
57.對拿傘的人說法 58.對拿拐杖的人說法 59.對拿刀的人說法 60.對拿弓箭的人說法
61.對穿拖鞋的人說法 62.對穿涼鞋的人說法 63.對坐在車上的人說法 64.對躺在床上的人說法
65.對斜靠在椅子上的人說法 66.對纏頭巾的人說法 67.對蓋頭巾的人說法 68.坐在地上對坐在位子的人說法

69.坐在低處對坐在高處的人說法

70.站著對坐著的人說法 71.站在後面對站在前面的人說法 72.走在路邊對走在路中間的人說法
73.站著大小便

74.在植物上大、小便、吐唾

75.在水上大小便、吐唾  

 

第八節  七滅諍

 

1.當面法則 2.記憶法則 3.無過法則 4.自白
5.服從多數 6.調查 7.撤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