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時入聚落未囑比丘 

 

    佛陀在南傳巴利《增支部》及《律藏》堶惘陷ㄗ魽G「對我為你們所制定的那些學處、那些戒律,你們不應當把它廢除,我還沒有制定的你們不應當堅持,大家都應當依照我所制定的而去遵循。」

後來佛陀入滅前曾經叮囑阿難尊者:「有一些極微細的學處,如果僧團同意的話,是可以把它捨棄。」但因當時阿難尊者處於極度的憂傷,所以他沒能及時問到底什麼是極微細的戒。於是,在第一次聖典集結的時候,這個問題又提出來了。當時參加的會眾都有不同的意見,各唱各的調。有的認為除了四種波羅夷之外其他那些都是;另外一些人認為除了四種波羅夷和十三種僧殘之外其他的都是。因為大家的意見不同,所以當時摩訶迦葉尊者就把佛陀所說的這一句話又重新在會眾當中提出來,他主張戒律是由佛陀所制定,且在家人都已經知道,也與在家人有關,如果隨意捨棄,很多的在家人和外道就會譏嫌:「哦,你們沙門喬達摩的法,就好像煙霧一樣,自他去世之後,你們這些弟子就隨意把它們廢除掉、改掉了。」

此外,為避免未來後世的比丘無所適從,於是他就用羯磨的方式宣布:「凡是未制定的戒律將不再制定,已經制定的戒律就不得再刪除,大家都按照世尊已經制定的戒律去修行。」當時經過了三次的羯摩都無人發出異議,這個決議就這樣定了下來,然後就交給所有的僧團通過。因此,大家就應該有「不得以不符時空環境為由任意捨棄戒律」的共識。否則就是自認自己的智慧比佛陀更高明,比五百羅漢更圓滿,是不尊重三寶的驕慢,如此也就無須再侈談什麼「四不壞信成就」的初果特質。

又所謂戒禁取見(巴利語silabbata-paramasa,梵語sila-vrata-parmarsa),意指修行者因為錯誤的知識及心態【邪見】,認為只有依循某種特定的戒律與苦行便能獲福及解脫,例如有外道以天眼見牛狗死後生天,就以為學習牛、狗的行徑來世便能生天;或以為斷食、自虐等外道苦行就能得到解脫。然本條戒律是出自世尊親口所制定,代表著佛陀的智慧,絕不是戒禁取。

 

選譯自北傳《四分律》九十單提法之九(并四提舍尼眾學法初)

姚秦罽賓三藏佛陀耶舍共竺佛念等譯

喬正一譯於中華民國一○一年六月二十三日(端午節)八關齋戒日

 

這是發生在古印度佛陀時代的事,而佛陀就住在古印度的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林裡。

當時,六群比丘的跋難陀釋子在午後不適當的時間走入村裡,跟許多在家人一起賭博【譯按:所謂「樗蒲」亦作樗蒱。古代的一種博戲,後世亦以指賭博。漢馬融《樗蒲賦》:「昔玄通先生遊于京都,道德既備,好此樗蒲。」晉葛洪《抱樸子•百里》:「或有圍棋樗蒱而廢政務者矣」】。

後來比丘贏了,很多在家人輸了不甘願,或因嫉妒、或因輸不起,故而口出譏嫌道:「唉!一般比丘都是在早晨入村乞食,真不知這比丘在午後入村又是為何事而來?」

這句譏嫌就這樣傳到了其他比丘的耳裡,而其中有少欲、知足、行頭陀、樂學戒、知慚愧的比丘聽後很不以為然,便遣責跋難陀釋子:「你怎麼可以在午後不適當的時間入村去與諸居士一起博戲?」

諸比丘便來到世尊的面前,將此事向世尊一五一十的報告。

世尊得知後,便以此因緣招集比丘僧,當眾很嚴厲地呵責跋難陀釋子:「你的所做所為非威儀、非沙門法、非淨行、非隨順行。你真的很不應該,你怎麼可以在非時入村與諸居士而一起賭博遊戲?」

世尊在嚴厲地譴責過跋難陀釋子後,便告訴諸比丘:「從今起,為了僧團的十種利益,以及正法久住的因緣,我正式制定戒律如下:若有比丘在非時入聚落者,犯波逸提!」

後來,有比丘因有僧事、或塔寺事、或為了探病而必須在非時入村,但想到此戒而不敢前行,不知該如何是好。

佛陀便修改戒律如下:「從今起,我允許諸比丘若有要事須入村,只要他已告知其他比丘,就可以入村。」

但諸比丘又不知該囑咐何人。

佛陀補充說:「若比丘是獨處一房,就當囑咐鄰房比丘。若比丘於非時進入聚落而不囑咐其他比丘者,犯波逸提。所謂的『時』者,意指從早上天亮至中午時。而所謂『非時』者,係指從中午後至第二天天亮前。所謂村聚落者,指四種村。有比丘者,同住客得囑及處。若比丘非時入村而不囑咐,只要他一動腳剛踏進村門者,便觸犯波逸提。若是一腳在門內、一腳在門外,欲去不去,或共期不去者,犯突吉羅。而不犯的情形如下:若比丘是因處裡眾僧事、塔寺事、探望病人而囑授比丘;若是受邀請;或被強勢所逼或受脅迫所執;或被繫縛綁去;或最初未制本戒以前而入村;或因癡狂、心亂、痛惱、所纏而入村。」

 


九十單提法之九(并四提舍尼眾學法初)
爾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跋難陀釋子非時入村。與諸居士共樗蒱。
比丘勝諸居士不如。居士以慳嫉故便言。
比丘晨朝入村為乞食故。非時入村為何事耶。
時諸比丘聞。
其中有少欲知足行頭陀樂學戒知慚愧者。嫌責跋難陀釋子。
云何非時入村與諸居士共樗蒱戲。
諸比丘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以此因緣具白世尊。世尊爾時以此因緣集比丘僧。
呵責跋難陀釋子。汝所為非。
非威儀非沙門法非淨行非隨順行。所不應為。
云何跋難陀釋子。
非時入村與諸居士而共樗蒱戲。
世尊無數方便呵責跋難陀釋子已告諸比丘。此癡人多種有漏處最初犯戒。
自今已去與比丘結戒。
集十句義乃至正法久住。欲說戒者當如是說。
若比丘非時入聚落波逸提。如是世尊與比丘結戒。
其中比丘。或有僧事或塔寺事或瞻視病人事。
佛言自今已去聽諸比丘有事緣囑授已入聚落。諸比丘不知囑授何人。佛言。
當還囑比丘。若獨處一房當囑授比房。
自今已去當如是說戒。
若比丘非時入聚落不囑比丘者波逸提。比丘義亦如上。時者。
從明相出至中時。非時者。從中後至明相未出。
村聚落者。四種村如上。有比丘者。
同住客得囑及處。若比丘非時入村。
有比丘不囑授動足初入村門波逸提。
一腳在門內一腳在門外。方便欲去不去。若共期不去。
一切突吉羅。
比丘尼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突吉羅。是謂為犯。不犯者。若比丘。
營眾僧事塔寺事瞻視病人事。
囑授比丘若道由村過。若有所啟白。若為喚。
若受請或為力勢所執。或為繫縛將去。
或命難梵行難無犯。無犯者。最初未制戒。
癡狂心亂痛惱所纏(八十三竟)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