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滅法與水老鶴

摩訶迦葉與阿難圓寂記事

 


    西元2011年台灣爆發了令人震驚的塑化劑事件,惡名也因此事件遠播至國際,嚴重地戕害台灣的經濟。有人笑稱大陸的黑心食品雖然黑心,但至少傷害是立即可見,而台灣的塑化劑食品,則需經過很長的一段時間才能發現,甚至是禍延子孫。

    剛出爐的麵包,為了低成本高利潤,為了美觀、保鮮、及賣相好,而添加了其他的化學調味料,就已不再是天然原味的麵包。甚至,若添加了塑化劑,就成了看似可口的毒麵包。佛法也是如此,如果添加了外道邪見,就會讓人愈修行愈迷惘,煩惱愈來愈多,甚至會害人墮入三惡道。就與塑化劑的毒害情形一樣,它帶給人們的後患並非立即可見,而是經過一段相當的時間才會發現自己已身中毒害。

    我們所嚮往的、渴望的、聽聞的、學習的,是那種來自佛陀尊口的正法,我們姑且名之為「原始佛法」,而不是那種添加外道邪見的變調佛法。所以不管不管現代的佛法聽來有多麼的富麗堂皇,是多麼迎合世人的胃口,有多麼的媚俗,只要內容是貶抑或背離三法印、四聖諦、十二因緣、八正道,就是添加了塑化劑的佛法,就是有毒的佛法。

    本經是發生在佛陀剛剛圓寂沒有多久的事,阿難尊者偶然間聽到有比丘將「生滅法」說成了「水老鶴」。阿難好心上前糾正,不料卻反碰一鼻子灰。由本文可知當「生滅法」變成了「水老鶴」,就難保我們所聽聞的是原汁原味的正法。更恐怖的是,生滅法會變成水老鶴,並不是發生在二十一世紀的末法今日,而是早在佛入滅後沒多久,阿難尊者尚存的正法時代,就已經發生變質,豈不令人欷噓?

    所以,不是只有現今的食品有添加塑化劑,現今市面上的佛法一樣有!

選譯自北傳《付法藏因緣》

優婆塞喬正一譯於西元2010(佛曆2554年)/8/30

以下是佛陀圓寂以後發生的事。

佛陀的大弟子摩訶迦葉尊者,因悲憫後世蒼生,為了不使佛法隨著佛陀及諸大阿羅漢的圓寂而消失於世間,故肩負起承續法脈之神聖使命,於古印度的王舍城召集五百位阿羅漢集結經典。

但阿難尊者當時尚未證得阿羅漢,猶在學地【初果】的程度,因他煩惱未斷盡,所以摩訶迦葉尊者一度反對他參與集結經典的盛會。

所幸阿難尊者遇到了貴人,當時有一名叫做婆闍弗的比丘,以如下的一首偈頌令阿難尊者覺悟:

勝哉多聞士  安靜林樹間
當觀一切法  虛偽不堅牢
生死多過患  涅槃最清涼
瞿曇子宜應  勤修無漏行
如是當不久  必受第一樂

阿難聽聞上開偈語之後,便徹夜經行,雖勤苦修持仍不得解脫,最後實在因過於疲累,欲躺下休息,沒想到奇蹟竟發生了,就在阿難的頭即將碰觸枕頭之際,他證得無著果(即阿羅漢),同時身懷三明無礙的六大神通,立刻便飛往集結的地點賓缽羅窟,佇立在門外立而說如下的偈言:

  多聞辯才  給侍正覺

  瞿曇阿難    今在門外

摩訶迦葉尊者已經聽到了,便以偈語答覆:

汝若盡眾苦  棄捨煩惱擔
宜應現神身  令眾咸證知

迦葉尊者對於阿難的努力與成就感到很欣慰,所以上開偈語的意思是說如果阿難已經證得阿羅漢,就請他施展神通,從石壁穿透而入,對大家證明自己已經不是凡夫了。

於是阿難依言即以神通從石壁穿入,接著跪地一一頂禮眾僧之足,然後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就這樣,大家完成了歷史上最艱鉅也是最神聖的任務,僧團的第一次集結終告完成。

迦葉尊者的任務已告一段落,他已老邁,欲揮別塵俗,即將入涅槃。

他與阿闍世王一起走到雞足山,阿闍世王為表示尊敬與不捨,故燒香及散花,並讚歎迦葉的偉大與功德。

阿闍世王非常的難過,對阿難說道:「尊者啊,自如來與迦葉尊者一一接續入般涅槃,我從此再也見不到他們了。所以如果尊者將來有一天也要滅度時,請您務必要通知我。」

阿難說:「好的,我答應您,屆時我一定會親自通知陛下。」

就這樣,阿難尊者展開他餘生的教化任務。

某日,他來到一處竹林之中,忽然聽聞有某比丘正在讀誦如下的法句偈:

若人生百歲  不見水老鶴
不如生一日  而得睹見之

阿難不聽還好,一聽立時暗自吃驚,接著心裡感到非常的難過,因為阿難警覺到世尊才剛入滅多久,怎奈正法竟如此快速遭到扭曲?這是多麼令人驚駭與難過的現象,這一切都是緣自於眾生的顛倒惡業使然,是眾生違返聖教自生妄想使然,是眾生無有慧明常處癡闇使然。唉!這樣下去,眾生只會永久流轉於汪洋生死大海之中,飽受老、病、死等諸苦所惱逼。

阿難便糾正這位正在誦偈的比丘:「比丘啊,你現在所誦讀的並非來自於佛語,千萬不可依此修行。你聽好,這世上有二種人會因謗佛的惡業而下墜三惡道,一種是雖然飽讀經論,博學多聞,但觀念思想有邪見;另一種是根本不解佛法深義,竟顛倒妄解經論。只要有此二種惡行,必將自我毀滅,無法令人遠離三惡道。你現在仔細的聽好,我來為你演說正確的佛偈:

若人生百歲  不解生滅法
不如生一日  而得解了之

這名比丘立刻將阿難說的偈語向他的導師報告,豈料他的導師竟對這名比丘說:「你不要理阿難,阿難已老朽,智力退步了。他的話有很多錯謬,根本不可信矣。你只管照著我教你的偈語繼續讀誦修行。」

阿難後來又聽到這名比丘依然重複先前錯誤的偈語,便問比丘何以如此?比丘便將他老師的話轉達給阿難,阿難聽後也不以為意,但他想到不知未來是否尚有傑出的人才可繼續領導僧團,並承繼法脈?

阿難入甚深禪定觀察,卻找無一人可擔此重任。

阿難有很深的感慨,他心中感慨道:「唉!無常竟是如此可怕,將所有的聖者一一催滅,從此蒼生將常處於黑闇之中,摸索怖畏而行。邪見熾盛,不善增長,眾生口不擇言,誹謗如來,斷絕正教,大家永當沈淪生死大海,開惡趣門,閉人天路,於無量劫受諸苦惱。

唉!可憐世間從此陷入黑暗。我今天親自為此比丘解說正法,無奈他卻寧可信受邪言,不接受我的教誨。我又當向誰訴說如此之事?世間眾苦不可願樂,此身不堅腐敗危脆,猶如聚沫,須臾變滅。絕色美麗的容貌固然令人喜愛迷戀,但衰老卻轉眼間降臨,外表覆以薄皮謂為裝飾,但事實上裡頭盡是膿血,包藏惡露不淨。

一切有為之法,竟是如此無常,非常快速。一轉眼一呼吸頃竟已歷四百生滅,譬如虛空震雷起,雲暴風卒起,但一下子便散滅。五欲如此不堅,亦復如是。就算夫妻、情侶、親友、家人等,平時感情甚篤,恩愛安隱快樂,但無常一到,又有誰能幸存?

既然世間苦眾,甚難久居,我也無須再流連塵世,不如就趁今日入涅槃吧!又大師(指佛陀)及同梵行(其他諸大阿羅漢)皆已一一滅度,我又豈能久留世間?」

阿難打定主意,但又想到他曾承諾阿闍世入滅前一定要通知他,於是當晚前往皇宮,告知守門侍衛,請侍衛代為轉達欲面見之意。

但因當時夜已深,阿闍世已入睡,侍衛都很畏懼阿闍世,很怕打擾國王的安眠會降罪於己,所以回覆阿難會等國王醒來再通報。

阿難也不為難守門侍衛,只淡淡的說若國王醒來請告知他曾來過,說完便離去。

阿闍世當晚似乎心有靈犀,竟做了一個惡夢,他夢見傘蓋的莖幹折斷,他立即驚醒,侍衛見阿闍世醒來,便將阿難造訪之事通報,阿闍世一聽即知大事不妙,因一時過於激動難過而昏倒在地,旁人趕緊以冷水灑面,阿闍世良久方甦。

阿闍世發聲號哭,哀動天地,椎胸叫喚,非常的難過,他哭道:「嗚呼怪哉!世間眼滅,三界苦惱,從此以後由誰來救濟?昔日世尊慈悲深厚,為諸眾生作大依止,但自大師入涅槃,世間從此陷入孤露。偉大的摩訶迦葉,承續法脈,次補如來,演法教化,但也滅度,正法便就此轉衰損。瞻仰阿難,猶如日月,沒想到他今日也要入涅槃,我從此以後還能依靠誰?法水清淨,洗滌塵勞,但從此以後又有誰能頒宣法義,饒益一切?一切蒼生常有渴愛,從此以後又有誰能澍法雨安慰眾生的心靈呢?三界群生永當流轉,受諸苦惱何時窮竟?魔王歡喜,大得眷屬。善法漸盡,諸惡熾盛。」

阿闍世立即問侍衛門人阿難現在何處?侍衛回覆阿難尊者往毘舍離的方向離去。

阿闍世趕緊帶領四兵,前往琲e岸旁,正好看見阿難在河中船上。

阿闍世王立即直進,並跪地叩首頂禮,哀求道:「懇請尊者千萬不可入滅,三界明燈已棄我而去,我今只能依靠尊者,求願尊者切勿入涅槃。」

阿難默然,但也不答應。

就在此時,大地發生六種震動,同一時間雪山中有五百位身懷五大神通的外道仙人見此異相後,便起疑是何因緣有此異相?他們以神通發現是阿難即將滅度,便以神通飛向虛空,前往阿難的所在。

五百仙人來到阿難的面前,一起跪地,額頭觸地,向阿難叩首頂禮,並懇求一起出家。

阿難尊者本來就慈悲為懷,他在入滅前為眼前的五百仙人如應說法,五百仙人立即鬚髮自落,聽完阿難的開示以後當下便成阿羅漢,並在阿難之前一起入般涅槃。

阿難想起佛陀以前曾預言在罽賓這個地方有一比丘名叫摩田提,他必將於彼國土流布法眼,於是以神通來到罽賓這個地方,找到了摩田提,並將傳播正法的任務交付給摩田提。

最後,阿難的塵世任務已了,他以神通飛向虛空,展現十八種神奇的神變,進入風奮迅三昧(禪定之名),並以神通火化自己的肉身,將火後的舍利子分為四分,一分送給忉利天與釋提桓因天主供養;一分送給大海中的娑伽龍王供養;一分送給毘舍離 的人民;一分則送給阿闍世王。

就這樣,大家便於四處各自建起寶塔,珍藏阿難的舍利子,並燒香、散花供養。

【完】

 

摩訶迦葉與諸羅漢。於王舍城欲集世眼。阿難爾時猶在學地。以漏未盡不豫聖眾。時有比丘名婆闍弗。即以偈頌而覺悟之

 勝哉多聞士  安靜林樹間
 當觀一切法  虛偽不堅牢
 生死多過患  涅槃最清涼
 瞿曇子宜應  勤修無漏行
 如是當不久  必受第一樂 

阿難聞已竟夜經行。雖加勒苦不得羅漢。身體疲懈便欲眠息。頭未至枕得無著果。三明無礙六通清徹。即便飛往賓缽羅窟。在門外立而說偈言

 多聞辯才  給侍正覺  瞿曇阿難
 今在門外 

爾時迦葉說偈答曰

 汝若盡眾苦  棄捨煩惱擔
 宜應現神身  令眾咸證知 

於是阿難即以神通從石壁入。禮眾僧足隨次而坐。受迦葉命演集勝眼。乃至迦葉入涅槃時。共阿闍世王至雞足山。燒香散華讚歎供養。王言仁者。如來迦葉入般涅槃。自我多殃悉不睹見。尊若滅度唯願垂告。阿難曰善。敬承來教。於是遊行宣暢妙法。化諸眾生皆令度脫。最後至一竹林之中。聞有比丘誦法句偈

 若人生百歲  不見水老鶴
 不如生一日  而得睹見之 

阿難聞已慘然而歎。世間眼滅何其速哉。煩惱諸惡如何便起。違返聖教自生妄想。無有慧明常處癡闇。永當流轉生死大海。為老病死之所惱逼。便語比丘。此非佛語不可修行。汝今當知。二人謗佛。一雖多聞而生邪見。二不解深義顛倒妄說。有此二法為自毀傷。不能令人離三惡道。汝今當聽。我演佛偈

 若人生百歲  不解生滅法
 不如生一日  而得解了之 

爾時比丘即向其師說阿難語。師告之曰。阿難老朽智慧衰劣。言多錯謬不可信矣。汝今但當如前而誦。阿難後時聞彼比丘在竹林下猶誦前偈即問其意。答言尊者。吾師告我。阿難老朽言多虛妄。汝今但當依前誦習。阿難思惟。彼輕我言或受餘教。即入三昧。推求勝德。不見有人能迴彼意。便作是言。異哉無常甚大雄猛散壞。如是無量賢聖。令諸世間皆悉空曠。常處黑闇怖畏中行。邪見熾盛。不善增長。誹謗如來斷絕正教。永當沈沒生死大河。開惡趣門閉人天路。於無量劫受諸苦惱。哀哉世間深可矜愍。今此比丘我躬為說。返納邪言不受吾教。我當向誰說如斯事。世間眾苦不可願樂。此身不堅腐敗危脆。猶如聚沫須臾變滅。端政容貌甚可愛著。衰老既至將安所在。覆以薄皮謂為嚴飾。膿血內流惡露不淨。有為無常甚大迅速。一視息頃四百生滅。譬如虛空震雷起雲暴風卒起尋便散滅。五欲不堅亦復如是。共相恩愛安隱快樂。無常既至誰有存者。世間眾苦甚難久居。我於今日宜入涅槃。又吾大師及同梵行。如是之等皆悉滅度。我於今者豈宜久停。復作是念。阿闍世王與吾有要。我宜應當至彼語之。即詣王宮告守門者。為我白王。阿難在外。將欲涅槃故來相見。門人答曰。王今眠睡。若覺悟者罪我不少。阿難語言。王若覺者宜可為我具宣斯意。阿闍世王夢蓋莖折。即便驚悟。門人向王具宣上事。王聞是已悶絕躄地。冷水灑面良久乃穌。發聲號哭哀動天地。椎胸叫喚生大憂苦。而作是言。嗚呼怪哉世間眼滅。三界苦惱誰當免濟。昔日世尊慈悲深厚。為諸眾生作大依止。自入涅槃世間孤露。摩訶迦葉有大名稱。次補如來演法教化。而復滅度法轉衰損。瞻仰阿難猶如日月。今入涅槃更何恃怙。法水清淨洗滌塵勞。誰復頒宣饒益一切。是諸眾生常有渴愛。誰澍法雨充足之者。三界群生永當流轉。受諸苦惱何有窮竟。魔王歡喜大得眷屬。善法漸盡諸惡熾盛。即問門人阿難所在。園神白王。向毘舍離。即嚴四兵往琲e側。阿難乘船在河中流。王即直進稽首白言。三界明燈已棄我去。今相憑仰願勿涅槃。阿難默然而不許可。於時大地六種震動。時雪山中有五百仙人見斯相已咸作是念。以何因緣有此異相觀見阿難將欲滅度。即便飛空往詣其所。稽首作禮求哀出家。即化琲e變成金地。為諸仙人如應說法。鬚髮自落成阿羅漢。咸悉俱時入般涅槃。阿難念曰。佛記罽賓當有比丘名摩田提。於彼國土流布法眼。即便以法付摩田提。踊身虛空作十八變。入風奮迅三昧。分身為四分。一分向忉利天與釋提桓因。一分與大海娑伽龍王。一分與彼毘舍離子。一分授與阿闍世王。如是四處各起寶塔。燒香散華供養舍利。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