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頌經文

音聲美妙第一的尊者

 


最近,國際間出現了三則「麻雀變鳳凰」的傳奇故事,分別是:

一、英國的保羅帕茲,成名時39歲,長相平凡,成名前曾任手機銷售員,在英國「星光大道」選秀節目中以一首公主徹夜未眠的名曲:「Time to say Goodbye」而讓人驚為天人。

二、英國的蘇珊波依爾,成名時49歲,成名前失業,但非常孝順,一直侍奉高達九十三歲的母親至其過世,曾在教會當義工,因長相平庸而被戲稱為「蘇珊大嬸」,同樣在英國「星光大道」的選秀節目中以一首悲慘世界的名曲:「I Dreamed A Dream」,享譽國際。

三、台灣的林育群,現年24歲,因外表圓胖,故而綽號「小胖」,曾於學校系辦公室及樂器行等處打工,因參加台灣的「星光大道」選秀節目,以一首惠妮修斯頓的成名曲「I'll Always Love You」跌破眾評審的眼鏡,又拜網路科技之賜,因無遠弗屆的youtube一炮而紅,火紅的程度甚至延燒到了美國三大知名脫口秀節目,深受美國人的喜愛與禮遇。

以上這三則真實的傳奇故事,帶給大家無限的希望。因為他們讓人領悟到只要有實力,機會終會找上門,美夢也終能成真。這些人的共同特質就是外貌與歌聲有很大的反差,何以如此呢?如果以佛法的角度來思維,只能以一種理由解釋,那就是「雜染業」。因為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古印度的僧團當中,佛陀時代也有一位長老名叫「善和」,他長得非常瘦弱矮小,外表非常的不起眼,但聲音卻嘹亮動人,不僅是人類,就連動物也都深受吸引,佛陀解釋這是善和尊者過去的雜染業所致。

又佛陀制定戒律,比丘不得歌舞唱伎,但僧團在唸誦經典時究竟可不可以以「吟頌」(chanting)的方式為之?依照戒律的規定,只有在兩種情形下在可以吟頌,一是讚美佛陀的功德;二是誦經。其餘皆不可。

 

選譯自北傳《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

喬正一譯於西元2010(佛曆2554年)/4/30

在古印度的憍閃毘這個地方,有一位長者,名叫大善。他稟性柔和,某日其妻懷孕,舍利弗尊者以神通預知長者夫人腹中的胎兒即將誕生,且將來可修行獲勝上果,因此便來到其宅。

大善長者平時對於三寶即已深具信心,且已受三歸五戒,所以,舍利弗尊者便常常造訪大善長者及其家人。

但今日尊者卻一人獨行前來,並無侍從隨身,長者好奇便問道:「大德,今日何因獨自前來,而無侍從相隨?」

「長者,我豈能於草叢內找得侍者?我的侍者將於您府上獲得。」

「喔?聖者,如果真是這樣,那麼假如我妻子生的是男孩的話,我一定將他送給大德作為侍從。」

「謝謝!那麼我就祝福您闔家無病安樂。」舍利弗說完便離去。

長者夫人歷經八九月後,果然誕一男兒。

但此兒外貌非常羸瘦,聲音卻異常和雅,形成非常大的反差。

一個月以後,小男嬰滿月。父親為他舉辦了一席滿月酒宴,並當眾為他取名。因男嬰的外貌非常瘦弱,但音聲卻異常和雅,於是大家都稱此兒為善和。

善和漸漸長大,到他懂事的時候,舍利弗尊者便來到長者家中,長者一見尊者光臨,立即把善和給叫出來見客,並跪在地上,合掌禮敬尊者的雙足,接著在尊者的缽裡盛滿可口的餅果飲食,然後奉還給尊者。

尊者提醒長者過去曾許下的承諾,長者明白,便告訴他的兒子:「你在你母親的腹中尚未出生之時,我已將你施與尊者作弟子,你今日應該跟隨尊者離去。」

這個小男孩是有相當的宿世善根,這一生也是他漫長生死輪迴的最後一生,他毫不勉強的便捨俗,跟隨尊者至其住處,尊者便為他剃度出家,再授予他具足戒,並為他如法開解。

小男孩策勤苦行,毫無厭倦,沒多久便斷諸煩惱,證得阿羅漢果。

善和比丘日日作吟諷聲,讚誦經法,其音清亮,上徹梵天。

當時有無數的眾生,聽聞其聲者,竟因此種植解脫分善根,甚至是動物類的眾生,聽聞彼聲者,莫不攝耳傾聽其清妙嘹亮的美音。

世尊因此在大家集會之時,當眾稱讚善和比丘:「於我法中,所有聲聞弟子音聲美妙者,當屬善和比丘最為第一!」

由於善和比丘演暢佛法時,其音韻和雅,能令聞者產生歡喜心,以致於使得一些未離欲的比丘因此咸廢己業,於日日中聽其讚誦。

後來,有一次,憍薩羅國的國王波斯匿王與諸隨從一起搭乘白蓮花象,於後夜時分因有要事必須出城,須經過善和比丘的住處,當時善和比丘正於逝多林內高聲誦經,吸引象王豎耳傾聽而不肯前行,駕駛御者不斷推鉤振足,但大象始終不為所動。

國王便問駕駛怎麼回事?駕駛解釋大象始終不肯前行,國王便說乾脆放了大象,讓它自由離去吧。駕駛便聽命將大象解放。

這頭大象被解放後,便循聲走到寺門外,佇立攝耳聽聲。

善和比丘誦經既了,便說四頌而發願道:「
 天阿蘇羅藥叉等  來聽法者應至心
 擁護佛法使長存  各各勤行世尊教
 諸有聽徒來至此  或在地上或居空
 常於人世起慈心  晝夜自身依法住
 願諸世界常安隱  無邊福智益群生
 所有罪業並銷除  遠離眾苦歸圓寂
 琤峓棜辣蹓體  常持定服以資身
 菩提妙花遍莊嚴  隨所住處常安樂」

這頭象王聽完這首偈頌以後,便滿足的搖耳舉足離去,駕駛一見象王回頭,又重新駕馭,象王一如往昔乖乖的任其驅馳隨鉤。

國王很好奇的問駕駛:「這頭象為何現在又如此聽話?」

駕駛回答:「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寺內有聖者,其聲美妙,在諷誦經典,
這頭象一聽,遂生愛樂,不肯前行。」

國王一聽,便說道:「喔?竟有這種事?那麼朕明天也要親自去拜訪這位聖者,並且供養他白布。」

當晚,茉莉夫人知道國王隔日要拜訪這位尊者,很擔心因為尊者外貌醜陋,國王會因此看不起尊者,甚至口出惡言而招致惡業,於是想要阻止國王前去。

茉莉對國王說:「陛下,我看就由臣妾代替您送白布給這位尊者吧!」

但國王堅持親自去送,茉莉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了。

第二天一早,國王帶領大隊人馬,手持白布,親自來到尊者的住處。

國王先見到阿難尊者,便問阿難善和比丘在何處。

阿難心想善和比丘的外貌與美聲反差極大,而國王一向喜歡美麗的人事物,只怕國王一見善和,會看不起善和,還是不要讓他們見面吧!

於是,阿難說可將白布代為轉送給善和。

但國王仍堅持欲親自拜訪善和。

沒辦法,阿難只好為國王引見。

他們一行人走進園林,阿難對波斯匿王說:「善和就坐在前方的那棵樹下。」

果不其然,國王一見善和其貌不揚,心裡看不起善和,雙眉緊蹙,便欲轉身拂袖離去。

善和比丘一見國王如是輕蔑的態度,隨即說了以下的偈頌:
 若以色見我  以音聲求我
 愛染亂彼心  不能當見我
 若人但知內  而不見於外
 於內而求果  此為聲所迷
 若人但知外  而不見於內
 於外而求果  此亦聲所迷
 若人不知內  亦復不見外
 凡夫皆被障  此亦聲所迷
 若人善知內  復善見於外
 智者當出離  此不為聲迷

上開偈頌的大意是說,聲色外貌都是虛幻不實,都是向外求法,就是外道,如果為其所迷,必將看不見真理。

所有的比丘對於善和的情形都感到很好奇,便請教世尊:「世尊,請問善和比丘究竟是何因何緣,以致外貌醜陋,但言音和雅。且能於佛法中出家修行,斷盡諸煩惱,得阿羅漢果?」

世尊解釋:「這都是善和比丘過去前生的雜染業所致,因前生的雜染業於今生都已成熟,回到己身。」

於是世尊便說以下的偈頌:
 假令經百劫  所作業不亡
 因緣會遇時  果報還自受

 

世尊說道:「你們仔細聽好,過去很久很久以前,當人類的平均壽命約四萬歲左右時,有一位拘留孫佛出現在這個世間。後來,這位佛陀圓寂了。

當時的國王名叫無憂,為了供養世尊所遺留的舍利,便建造一座高大的佛塔。

在建造的過程中,有一名工人因見佛塔非常的高大,便開始對同伴發牢騷,口沒遮攔的說:『國王幹嘛這麼勞民傷財?耗費這麼多的人力與金錢建造這麼大的佛塔,有什麼意義?』

他的同伴便回嗆他:『你不想做你就不要做,沒有人勉強你,幹嘛說這麼多廢話?』

此人便不再發牢騷了,但還是繼續完工。

直到佛塔建成,他看見佛塔莊嚴神聖無比,對自己過去輕蔑的態度感到很慚愧,為了彌補過失,便自己打造了一個非常美妙的妙金鈴懸在塔上。」

佛陀解釋:「當時那名口出不敬的工人就是善和比丘的前身,因為他心生不敬,並濫發牢騷,因此今生獲得醜陋的外貌,但又因他於佛塔懸上一個金鈴,因此他言音和雅,能令聽者無不歡悅。」

但比丘們仍有疑惑,繼續問道:「那麼善和比丘,過去又是作過何業,由彼業力,而能今生諷誦經法,聲徹梵天?」

世尊解釋:「在過去很久很久以前,當人類的平均壽命約兩萬歲左右時,有一位迦攝波佛出現在這個世間。

當時在婆羅柰斯國的仙人墮處的施鹿林中,有一棵香果樹,凡是能鳴之鳥皆託此而居。

有一次,迦攝波佛執持衣缽,入城乞食,在那棵樹邊經過。

當時有一隻鳥看見佛世尊容儀端正,儼若金山,於是嚶嚶發出美妙的音響,並遶佛三匝後,飛還隱林中。

就這樣,這隻鳥日日見佛行過,都繞佛哀鳴,然後飛向樹枝間,歡喜而住。

後來,某日它被老鷹所搏,被吃掉了。

它死後轉生到一家大婆羅門家中,從那次起他不再轉生至惡道,乃至今日凡所生之處,都感得美好的聲喉,能響徹梵天雲霄,令聞者心生愛樂。

比丘們,當時的那隻鳥就是善和比丘的前身。」

比丘們還是不解,又問道:「那麼善和又是因什麼樣的業力,以致於在佛弟子中,享有音聲美妙第一的榮譽?」

世尊說:「那是因為善和比丘所發的願力所感得此報。他發了什麼願呢?在迦攝波佛的時代,善和也曾出家。當時他的老師於迦攝波佛的所有弟子中,享有唱導諷第一的美譽,然而善和在當時自出家以至年邁,雖終生修梵行,然皆無所證獲,在他臨終時作如是願:『我於迦攝波佛聖教之中,出家修行,竟無所獲。願我以此勝因,於迦攝波佛所授記者,於未來世人平均壽命達百歲之時,有佛出現,號為釋迦牟尼應正等覺,我要於彼教中出家,斷除煩惑,得阿羅漢果,一如我親教師一般,於佛法中逢彼出家唱導人中,稱為第一。』

因此,由這項願力,他果然於我法中出家修行,於所有弟子中,唱導之師說為第一。

比丘們,你們要牢牢的記住,若你們過去的業是純黑者,便得純黑報;若純白者,便得純白報;若雜染業者,得雜染業報。

所以,你們都應當捨棄純黑業及雜染業,應當專修純白善業。」

後來,有比丘在誦經時,因不闇韻聲,故隨句而說,誦經時如瀉棗置於異器,猶如外道在諷誦經典時作吟詠聲一般雜亂。

某日,給孤獨長者前去禮覲世尊,聽到比丘誦經如外道誦經之聲非常雜亂,深覺不妥,便建議佛陀允許比丘作吟詠,諷誦經典。

世尊同意,默然允許。

長者見佛已默然應許,便禮佛而去。

佛陀告訴所有的比丘:「從今以後,我允許你們作吟詠聲chanting而誦經法。」

後來,比丘們因為執著於吟詠而忽略法義,以致於把僧團搞得好像音樂會一般,給孤獨長者聽見寺內僧團之音聲非常喧雜,便勸誡比丘們:「聖者啊,此伽藍本來為一座法宇,如今已變作乾闥婆城了。」

比丘們便將此事告知佛陀,佛陀便重新制戒,規定比丘不應作吟詠聲。但有兩種情形例外許可,一是讚美大師(讚美佛陀)的功德;二是誦三啟經,其餘皆不准。

後來,有一少年比丘,在作上開二事時,因不會吟詠,便以直說的方式,聲如瀉棗。

比丘問少年比丘為何不吟頌?

少年比丘說他不會吟頌。

佛陀就說比丘如果不會就應當學習,並且在學習時,應在房中廊下門屋堂殿中學習。

但後來又有在家人撞見比丘學習吟頌,便譏嫌道比丘吟頌猶如在舉辦音樂會,像是一座乾闥婆城,佛陀又重新規定比丘應在四下無人之處學習吟詠聲,不可於人前學習吟頌,違者得越法罪。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

爾時憍閃毘有一長者。名曰大善。稟性柔和。
其婦懷妊。尊者舍利子。知彼腹胎終將受化。
獲勝上果。因至其宅。時彼長者素者信心。
求受歸戒。從是已後數至其宅。
曾於一時尊者獨行。更無侍從至長者處。
問曰大德何因獨無侍從。答言賢首。
豈當令我於草叢內得侍者乎。於仁等處方可獲得將為侍者。
答言聖者若如是者。我婦妊娠若生男子。
當與大德以為侍從。報言賢首願兒無病。便捨而去。
其長者婦經八九月誕一男兒。
形貌羸瘦其聲和雅。滿三七日已。召集宗親為設歡會。
其父抱子從眾乞字。眾人議曰。
此兒形貌羸瘦音聲和雅。復是長者大善之息。
應與此子名曰善和。後漸長大以至童年。
時尊者舍利子於小食時。著衣持缽入憍閃毘城。
次第乞食至大善家。長者見已遂唱善來。
合掌禮足便取其缽。盛滿勝上餅果飲食持以奉上。
善和童子觀聖者面。尊者現相令長者憶。
長者即便告其子曰。汝在母腹未誕之辰。
我已將汝施與尊者而為弟子。汝今宜可隨尊者去。
童子乃是最後生人易為捨俗。
即隨尊者至其住處。尊者便與出家後受圓具。如法開解。
遂即策勤苦行無倦。斷諸煩惱得阿羅漢果。
是時善和苾芻。作吟諷聲讚誦經法。
其音清亮上徹梵天。時有無數眾生聞其聲者。
悉皆種植解脫分善根。乃至傍生稟識之類。
聞彼聲者無不攝耳聽其妙音。爾時世尊因大眾集。
普告之曰。汝等苾芻。於我法中。
所有聲聞弟子音聲美妙。善和苾芻最為第一。
由其演暢音韻和雅。能令聞者發歡喜心。
未離欲苾芻咸廢己業。於日日中聽其讚誦。
後於異時憍薩羅勝光大王。乘白蓮花象與諸從者。
於後夜時有事出城。須詣餘處。
善和苾芻於逝多林內高聲誦經。于時象王聞音愛樂。
屬耳而聽不肯前行。御者即便推鉤振足。象終不動。
王告御者曰可令象行。
答言大王盡力驅前不肯移足未知此象意欲何之。王曰放隨意去。
彼即縱鉤便之給苑。於寺門外攝耳聽聲。
善和苾芻誦經既了。便說四頌而發願言。
 天阿蘇羅藥叉等  來聽法者應至心
 擁護佛法使長存  各各勤行世尊教
 諸有聽徒來至此  或在地上或居空
 常於人世起慈心  晝夜自身依法住
 願諸世界常安隱  無邊福智益群生
 所有罪業並銷除  遠離眾苦歸圓寂
 琤峓棜辣蹓體  常持定服以資身
 菩提妙花遍莊嚴  隨所住處常安樂
時彼象王聞斯頌已。
知其經畢即便搖耳舉足而行。任彼驅馳隨鉤而去。王問御者曰。
何故此象今隨意行。御人答曰。
未知寺內是何聖者。美妙音聲諷誦經典。
象聞生愛遂不肯行。王曰若如是者。宜可迴象就訪彼尊。
我願親將上衣奉施。可於明日當詣彼城。
御者即便奉命迴象。未至舊居。
時勝鬘夫人怪王來速。請問所由。王以上緣具答其事。
報言夫人。可與上疊。我欲親往奉彼經師。
勝鬘夫人便作是念。豈非聖者善和。
以美妙音聲諷誦經典。然彼尊者容儀醜陋。
今我大王性愛瑰偉。如其見者不滿王心。
若起慢情悔前敬重。可設方便勿令親往。
白言大王。可往彼城。我當持疊奉施尊者。
答言夫人。任將餘疊。豈由此物憍薩羅城遂便貧乏。
夫人默爾。王乃持上妙疊詣逝多林。
時具壽阿難陀。於寺門前經行遊履。
王既見已即便下象。禮尊者足問言大德。
是何尊者今日晨朝諷誦經法。答言大王。何故須問。
大德我欲持衣躬親奉施。尊者念曰。
具壽善和音聲美妙。諷誦經法雅韻超群。
然其容儀非常醜陋。今者大王性愛妍雅。
若其見者當生鄙賤起不敬心。可設方便勿令親往。白言大王。
衣可與我我為奉施。答言大德世尊讚歎。
自手持施最為第一。是故我今欲自持與。
時具壽善和在晝日遊處。於一樹下跏趺而坐。
時阿難陀引王至彼。白言大王。
樹下坐人即妙聲尊者王進祇揖見其貌醜。
便生輕鄙息敬信心。迴首低眉擲衣而去。
善和見王如是。即說頌曰。
 若以色見我  以音聲求我
 愛染亂彼心  不能當見我
 若人但知內  而不見於外
 於內而求果  此為聲所迷
 若人但知外  而不見於內
 於外而求果  此亦聲所迷
 若人不知內  亦復不見外
 凡夫皆被障  此亦聲所迷
 若人善知內  復善見於外
 智者當出離  此不為聲迷
時諸苾芻。咸皆有疑請世尊曰。
以何因緣善和苾芻。其形醜陋言音和雅。
於佛法中出家修行。斷盡諸漏得阿羅漢果。世尊告曰。
善和苾芻。曾所作業還須自受。廣說乃至頌曰。
 假令經百劫  所作業不亡
 因緣會遇時  果報還自受
爾時世尊告諸苾芻。汝等應聽。
乃往古昔此賢劫中人壽四萬歲時。有拘留孫佛。
出現世間十號具足。時彼世尊。所有佛事悉皆圓滿。
入無餘依妙涅槃界。時彼國主名曰無憂。
供養世尊遺餘舍利。造窣堵波。
周圓一踰繕那高半踰繕那。令入守當漸次修造。
其人信心意樂賢善。慇懃營作不生勞倦。
時有作人見窣堵波其量高大。遂生嫌慢作如是語。
告同伴曰。王今造此大窣堵波。
多費人功何日成就。守人報曰。
汝不能作隨意當去因何輒出嫌慢之言。彼默無對。其守當人欲驅令出。
彼便收謝還依舊作。塔猶未了復生嫌慢。
守人與杖驅之令出。更還懺謝遣復本功。
乃至塔成觀者忘倦。百千眾生悉皆歡喜。
嫌者見已便自悔恨。我於往時所為不善。
見塔高大作輕慢言。我今宜可辦其供養。
即以比來所得雇直。造妙金鈴懸在塔上。
汝等應知彼傭力人。即善和是。由於塔處生嫌慢心。
今獲人身其形醜陋。由奉金鈴。言音和雅。
能令聽者無不歡悅。
時諸苾芻猶有疑念。重白佛言。
大德善和苾芻。先作何業由彼業力。諷誦經法聲徹梵天。
世尊告曰。汝等苾芻應聽其事。
於往昔時人壽二萬歲。
有迦攝波佛出現世間十號具足。在婆羅[-+]斯國仙人墮處施鹿林中。
城林中間有香果樹。能鳴之鳥託此而居。
時迦攝波佛執持衣缽。於小食時入城乞食。
在樹邊過。是時彼鳥見佛世尊。容儀端正儼若金山。
遂即嚶嚶出妙音響。遶佛三匝還隱林中。
如是日日見佛行過。繞佛哀鳴。
還向枝間歡喜而住。忽於他日被鷹所搏。
命終之後生大婆羅門家。從是以來更不託生下惡之類。
乃至今日所生之處。感得好聲響徹梵天。
令人愛樂。汝等苾芻如是應知。
彼能鳴鳥即是善和。時諸苾芻更復有疑。請世尊曰。
大德善和苾芻曾作何業。由彼業力於佛弟子。
音聲美妙最為第一。世尊告曰。善和苾芻。
由發願力感得斯報。作何發願。於迦攝波佛時。
善和出家。其本師主於迦攝波佛諸弟子中。
唱導諷誦稱為第一。
然其善和始自出家終至年邁。雖修梵行無所證獲。
臨命終時作如是願。我於迦攝波佛聖教之中。
出家修行竟無所獲。願我以此勝因。
於迦攝波佛所授記者。於未來世人壽百歲。
有佛出現號釋迦牟尼應正等覺。我於彼教而得出家。
斷除煩惑得阿羅漢果。如我親教師。
於佛法中讚誦弟子說為第一。我亦如是。
逢彼出家唱導人中稱為第一。由彼願力。於我法中出家修行。
於弟子中唱導之師說為第一。汝等苾芻應知。
往業若純黑者得純黑報。
若純白者得純白報。若雜業者得雜業報。
汝等應可棄純黑雜業。修純白業。如餘廣說。
緣處同前。時諸苾芻誦經之時。
不閑聲韻隨句而說。猶如瀉棗置之異器。
彼諸外道諷誦經典作吟詠聲。
給孤獨長者日日常往禮覲世尊。於其路側聞諸外道誦經之聲。
作如是念。此諸外道。於惡法律而為出家。
諷誦經典作吟詠聲音詞可愛。
我諸聖者不閑聲韻逐句隨文。猶如瀉棗置之異器。
此是我事當白大師。既至佛所禮雙足已。
退坐一面白言。世尊。彼諸外道於惡法律而為出家。
諷誦經典作吟詠聲音詞可愛。
我諸聖者不閑聲韻逐句隨文。猶如瀉棗置之異器。
若佛世尊慈悲許者。聽諸聖眾作吟詠聲而誦經典。
世尊意許默然無說。長者見佛默然許已。
禮佛而去。佛告諸苾芻。從今已往我聽汝等。
作吟詠聲而誦經法。佛聽許已諸苾芻眾。
作吟詠聲而誦經法。及以讀經。
請教白事亦皆如是。給孤長者因入寺中。見合寺僧音聲喧雜。
白言聖者。今此伽藍先為法宇。
今日變作乾闥婆城。時諸苾芻以緣白佛。
佛言苾芻不應作吟詠聲誦諸經法。及以讀經請教白事。
皆不應作。然有二事作吟詠聲。一謂讚大師德。
二謂誦三啟經。餘皆不合。
佛許二事作吟詠聲。讚佛德誦三啟。有一少年苾芻。
作二事時不解吟詠。但知直說如瀉棗聲。諸苾芻曰。
佛許二事作吟詠聲如何不作。
答曰我先不解。苾芻白佛。佛言應學。佛遣學時。
苾芻隨在房中廊下門屋堂殿。悉皆學習吟詠之聲。
長者入見同上譏嫌。
白言聖者乾闥婆城未能捨棄。復往白佛。佛言應在屏處學吟詠聲。
勿居顯露。違者得越法罪。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