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   氣

   

    佛陀有十種特殊的能力,是所有的聲聞、天魔、外道所不具備的超自然能力,其中一項就是:知永斷習氣智力。簡言之,就是能徹底斷除來自過去多生以來所累積的壞習慣。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又有說積習難改。這都再再說明欲改變過去的壞習慣是多麼一件不容易的事,尤其是當這種壞習慣是源自自己過去多生多世所累積而來,若欲改變之,簡直就是愚公移山。

    本經是敘述一位已證得解脫的阿羅漢,因自己過去五百生以前都是出生自婆羅門貴族,即便最後一生證得解脫,依然難改過去所累積的驕傲習氣。

    由本篇經文給予我們的啟示就是應當在平時就培養良好的習慣,因為良好的習慣是我們在漫漫長夜的輪迴旅程中最重要的資產,給予我們的影響不是只有一生一世,而是生生世世,甚至到最後一生解脫時仍受用無窮。

 

選譯自北傳《摩訶僧祇律卷第三十》明雜誦跋渠法之八

東晉天竺三藏佛陀跋陀羅共法顯譯

優婆塞喬正一譯於西元2009/4/25農曆三月三十日八關齋戒日

  

有一次,佛陀住在古印度的王舍城,當時畢陵伽婆蹉尊者也在城市中居住,但他必須天天渡琲e到對岸去托缽乞食。

 

琲e中住著一位琲e水神,尊者每到岸邊時,總會對河水喊說:「喂!僕人,把水停住,我要過河去!」琲e水剎時停住。每當尊者托缽完畢後,欲回住處,也是如此喝令水神。

 

一開始,河神礙於尊者是一位已解脫煩惱的聖人,不敢多說什麼,只能照著做。但日子一久,便開始不舒服。

 

琲e神來到佛前對佛陀抱怨:「世尊啊,畢陵伽婆蹉尊者每次欲過河時,態度傲慢,總是對我呼之則來,揮之則去。而且每次都是叫我僕人、僕人的,我實在受不了了,請您秉公處理。」

 

佛陀得知後立刻派人去叫畢陵伽婆蹉尊者前來,問尊者是否真有此事,尊者也據實承認,佛陀要尊者向河神道歉並懺悔,尊者立即面向河神說:「對不起,僕人,我跟您道歉。」

 

河神一聽氣壞了,嘴巴上不說,但心裡面仍嘀咕著:「這算哪門子的道歉?哪有跟人道歉還叫人家『僕人』的?根本沒有誠意!」

 

原來,除開佛陀以及八大上首阿羅漢(如舍利弗、目犍連、摩訶迦葉等大長老)以外,畢陵伽婆蹉尊者對其他人也是動不動就叫喚「僕人、僕人」的。

 

所有的比丘都誤會畢陵伽婆蹉尊者太過勢利,祇看上不看下,於是決定舉行羯磨,舉發尊者的過失,但因尊者正在禪坐,所以沒有參加。

 

眾僧便派人去叫尊者來集會,畢陵伽婆蹉尊者得知所有的比丘欲對他作舉羯磨,便以神通力令前來叫人的比丘定在原地,無法離開。

 

大家都奇怪去叫人的比丘怎麼這麼久都不回來,於是又派第二位使者去叫人。第二位使者看到第一位使者定住不動,便拉起他的手欲離開,沒想到一碰對方的手,就像導電一般,自己也被定住了。

 

結果第三位、第四位…..所有被派去叫人的使者都接連被定住。

 

這時,佛陀以神足通從空中飛騰下來,並明知故問大家:「你們在幹什麼?」

 

比丘們解釋他們舉行羯磨的目的,並譴責畢陵伽婆蹉尊者以神通令去叫人的比丘都被定住無法離開。

 

佛陀便以神通叫喚畢陵伽婆蹉前來,畢陵伽婆蹉一聽是佛在喚他,便立即以神通現身在前。

 

佛陀對畢陵伽婆蹉說:「你總是動不動就叫人『僕人』,這是你言語上的過失,現在大家都認為你有錯,你認不認錯?」

 

畢陵伽婆蹉解釋:「世尊啊,您要我怎麼辦呢?我並不憍慢,亦不自大,更從不輕蔑於人。可是每當我叫喚其他長老比丘時,一出口便成『僕人』,但我絕沒有看不起對方的意思。」

 

佛陀轉身向所有的比丘解釋:「畢陵伽婆蹉說的都是實話,他內心裡並沒有任何看不起人的意思,只是因為他過去前生五百世以來都是出生自婆羅門貴族,生生世世稱呼別人的時候都是『僕人』,這種習慣 延續到今生他都已出家修成阿羅漢仍無法斷除。」

 

佛陀又對畢陵伽婆蹉說:「你從無始生死以來,所蘊積的貪欲、瞋恚、愚癡,都尚且能永拔,現在竟然連五百世以來所累積的壞習慣卻不能斷除。從今日起,你開口稱呼他人的時候不可再說『僕人』!」

 

畢陵伽婆蹉聽到佛陀的教誡,很恭敬地領受,很奇妙地,他從此以後真的再也不隨便稱人『僕人』。

原文:

復次佛住王舍城爾時尊者畢陵伽婆蹉。
在聚落中住。日日渡琱穭^食。
到琱穭W作是言。首陀羅住。我欲過。水即住。
過已作如是言。首陀羅汝去。如是水流如故。水神不樂。
往到佛所。頭面禮足卻住一面白佛言。世尊。
尊者畢陵伽婆蹉語太苦住首陀羅去首陀羅。
佛言。呼畢陵伽婆蹉來。來已。佛言。汝實爾不。
答言。實爾。佛言。痧咻p是嫌汝。汝向懺悔。
畢陵伽婆蹉言。我悔過首陀羅。
痧咧它V首陀羅今首陀羅為有何異而言悔過。
畢陵迦婆蹉唯除佛八大聲聞。
餘一切盡言首陀羅和上阿闍梨諸上座皆言首陀羅。諸比丘言。
尊者畢陵伽婆蹉。
乃至和上阿闍梨皆是首陀羅。正有是一人婆羅門出家耶。
尊者大迦葉舍利弗目連等如是比皆是婆羅門出家。
都不作是語。應作舉羯磨。即集比丘僧。
時畢陵伽婆蹉坐禪不來。遣使往喚。
使便打戶言。眾僧集喚長老。
時畢陵伽婆蹉即觀見比丘僧集欲與我作舉羯磨。
即以神力制使比丘。著戶令不得去。眾僧怪使久不還。
更遣比丘往喚。後比丘至。捉前使比丘手去來。
長老即復相著不得去。如是使使相著皆不得去。
諸比丘嫌言。眾中正有此一人大神足耶。
尊者大目連豈無此力耶。
齊水際作福罰羯磨。佛以神足乘空而來。知而故問。汝作何等。
答言。世尊。畢陵伽婆蹉唯除如來八大聲聞。
餘乃至和上阿闍梨盡言首陀羅。
欲作舉羯磨。僧集不來。遣使往喚。神足復制。
便使使相著不來。故欲作齊水際福罰羯磨。佛言。
汝來。畢陵伽婆蹉發心頃在佛前立。
佛語畢陵伽婆蹉。汝首陀羅語過。諸梵行人嫌汝。答言。
世尊。我當如何。我不憍慢。亦不自大。
輕蔑於人。然我喚和上阿闍梨諸長老比丘時。
發聲便成首陀羅。佛語比丘。
是畢陵伽婆蹉非憍慢。亦非自大輕蔑餘人。
從五百世來常生婆羅門家首陀羅語習氣不盡。
佛語畢陵伽婆蹉。
汝本從無始生死已來貪欲瞋恚愚癡尚能永拔。五百世習氣而不能除。
從今日後。莫作首陀羅語。
聞世尊教恭敬故永不復作。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