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佛法的世界裡沒有權威,不是因為身份是名聞遐邇的大師就表示一定能通經曉律。不論是誰,或其修為如何,只要能明白佛法的精髓,而不曲解,就有資格傳揚。

中國古時的經文是經由歷史上諸多的高僧大德譯介而成,而這些高僧大德都是深受皇帝青睞,常伴君王身側的國家級大博士,其文學造詣均足以堪稱人中龍鳳,但這卻也造成佛法流傳的障礙,因為佛法不需要精美的包裝,其貴在因理解而生信心,進而依法奉行。

本篇的重點,在於佛陀的學生裡,有的背景是來自古印度高階種姓的婆羅門,受過高等教育,其文學造詣極佳。他建議佛陀將佛法以精美的文學詞藻傳誦,以彰顯其尊貴。沒想到卻遭到佛陀的喝斥,佛陀認為在佛法裡,並沒有貴賤之別,並不是所有人都受過教育,對那些未受過教育的信徒,此舉無異是斷送他們修行的機會,同時也是將其他宗教教義參雜在佛法裡,斷送了佛法流傳的機會。

選譯自北傳《四分律》卷五十二

喬正一譯於西元2008/6/8

    我是這樣聽說的:

在佛陀的學生裡,有一名比丘,名叫勇猛。他來自古印度高階種姓的婆羅門家庭,曾受過高等教育,文學造詣極佳。

有一天,他前往佛陀的住處,對佛陀頂禮後,恭敬地坐在一旁。他對佛陀提出如下的建議:「佛陀啊,僧團裡的比丘來自社會各階層,有的來自高貴的婆羅門家庭,有的來自低階的奴隸家庭,如果讓這些人讀誦佛法,恐將貶損佛法的尊貴,破佛經義。因此,我建議讓我以世間的精美詞藻來整理佛經,不知佛陀意下如何?」

沒想到勇猛比丘此言一出,立即遭受佛陀的喝斥:「我不允許你這麼做,你真是愚不可及,你可知你的建議才真的是在毀損佛法,如果以精美的文學詞藻來包裝佛法,無異是將外道的教義參雜在佛法裡!」

佛陀轉身對所有的比丘當眾宣告:「你們大家聽好,我在此鄭重的宣布,我允許大家以各自通曉的語言,或者各國、各地的方言來傳誦佛法,誦習佛經!」

 

《四分律》卷五十二:
时有比丘字勇猛,婆罗门出家,往世尊所,头面礼足,却坐一面,白世尊言:大德,此诸比丘众姓出家,名字亦异,破佛经义。愿世尊听我等以世间好言论(sam•skr•ta,梵文)修理佛经。佛言:汝等痴人,此乃是毁损,以外道言论而欲杂糅佛经。佛言:听随国俗言音所解,诵习佛经。
_22955a時有比丘字勇猛,婆羅門出家,往世尊所,頭面禮足,卻坐一面,白世尊言:大德,此諸比丘眾姓出家,名字亦異,破佛經義。願世尊聽我等以世間好言論(sam•skr•ta,梵文)修理佛經。佛言:汝等癡人,此乃是毀損,以外道言論而欲雜糅佛經。佛言:聽隨國俗言音所解,誦習佛經。_22955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