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親里比丘尼邊取食

譯者序:

 

本篇律文的女主角「青蓮花」又名「蓮花色」或「優缽花色」,在比丘尼眾中被佛陀譽為「神通第一」。她美貌出眾,艷冠群芳。只要是正常男子一見她的美色,莫不為之神魂顛倒,意亂情迷。但自古紅顏多薄命,青蓮花雖享有舉世無雙的美艷,但婚姻及家庭這條路上卻坎坷異常,當她懷孕時,丈夫發生外遇,更可怕的是外遇的對象竟是自己的親生母親。

 

她的第二次婚姻更是離奇,第二任丈夫也發生外遇,但外遇的對象竟是自己與前夫所生的女兒。一連串的婚姻不幸與亂倫事件,使她精神大受打擊,再次逃離令她作噁的淫亂淵藪。

 

在當時的古印度社會,女人的地位是非常的卑微,更遑論是能受良好的教育。身無一技之長的青蓮花,為求生存,只好靠出賣色相為生。

 

第三次的婚姻更是離譜,她嫁給了自己的親生兒子,又與自己的二女兒同事一夫。

 

歷盡滄桑的青蓮花,直到宿世善業成熟,遇到以神通第一聞名的目犍連尊者,喚醒她蟄伏已久的善根,導引她加入比丘尼僧團,跟隨佛陀學習解脫之道,很快的便親證最高法義,成為諸漏已盡的阿羅漢,且不止一次被世尊當眾譽為神通第一。

 

她成為比丘尼後,揮別不幸的過去,於正法中儼然重生,嚴守戒律,奉法甚誠。尤其尊重僧團中的一切比丘及比丘尼。她天性慈悲,常濟助及照顧僧團中無法獲得供養的成員。有一次王舍城遭逢飢荒,屍鴻遍野,一般老百姓都填不飽自己的肚皮,哪還有心情去供養僧伽。也因此許多比丘都無法獲得供養,但青蓮花比丘尼由於過去前生有佈施及供養的善行,使她即便是遇此飢荒的時代,仍能獲得豐厚的美食供養。她看到自己的同袍比丘承受飢饉之苦,於心不忍,便慷慨的將自己的食物與其他比丘分享。但許多凡夫比丘竟依賴成性,自己不去托缽,連續三日都依靠青蓮花的接濟,導致青蓮花因吃不到東西,虛弱過度而昏厥。比丘的這種行徑當然會招致在家人的譏嫌,佛陀也因此制定戒律,規定:「比丘不得從與自己無親屬關係的比丘尼那裡親自取食。」

 

本篇律文與北傳《摩訶僧祇律》中「非親里比丘尼邊自手取食」的內容完全相同,只是在摩訶僧祇律中她稱作尸利摩,且因為她於飢荒時代尚能獲得豐厚美食供養,故世尊讚譽她為「福德第一」。在本篇中她則稱作青蓮花,世尊讚譽她為「神通第一」,但兩者皆屬同一人。

      

選譯自北傳《一切有部毗奈耶》從非親尼受食學處第一

喬正一譯於西元2006/7/8八關齋戒日


那時佛陀住在古印度王舍城的竹林園中。當時得叉尸羅城有位一長者,娶妻沒多久後便誕一女娃。此女一出生便具有三種美麗的特徵,一如青色的蓮花一般。第一種美麗的特徵是膚色如黃金,令人觸之舒軟,猶如蓮花鬚;第二是眼睛呈紺青色,猶如蓮花葉,令人觀之歡喜;第三是體香自然芬馥,猶如蓮花的清香,令人聞之愉悅。

 

當她出生後第二十一天,所有的親戚前來聚會,為此女取名。大家都認為這個孩子身如青蓮花般的美麗,應該為她取名叫青蓮花。

 

青蓮花到了適婚年齡,家人便將她許配與同城長者之子。婚後沒多久青蓮花便懷孕了,但不幸的是父親遇疾而終,她的丈夫在她坐月子期間留在她的娘家裡陪伴她。

 

青蓮花的第一個人生挫折發生了,青蓮花的母親在丈夫死後耐不住寂寞,竟與自己的女婿發生姦情。

 

青蓮花產下一女,女兒還在強褓之時,有一天意外撞見自己的母親與丈夫通姦的醜態,身心大受打擊,因控制不了瞋怒,便抱著幼女對丈夫叫囂:「你這個畜生不如的無賴,你乾脆去跟自己的親生女兒做愛吧!」說罷便將女兒往木牆上丟去。好在女嬰的頭部只受到輕傷,流出些許的血,青蓮花雖心疼,但仍忿而不顧,以頭巾覆頭,眼淚奪眶而出,轉身離家出走。

 

青蓮花算是對第一次的婚姻死心,如孤魂野鬼般走在路上,不知該何去何從,正巧路上遇見有商人正要出城,便打算跟隨隊伍一起出城。

 

商隊的領袖一見青蓮花儀貌美艷驚人,好奇地問她:「妳是哪位大爺的夫人?」

 

青蓮花的回答也很妙:「如果有誰能以衣食接濟我,我就是屬於誰的夫人。」

 

商人一見傾心,決定供給青蓮花衣食,準備納以為妻。

 

商人將她帶到自己的家中同居,沒多久因為必須進貨,又要前往得叉尸羅城洽商。到了得叉尸羅城,商人的狐群狗黨都勸他:「有這麼多錢,卻不懂得及時行樂,幹嘛不包養個情婦?」

 

商主回答:「如果能有與青蓮花儀容相似者,我就願意包養。」

 

他的朋友說:「某家有女美貌倍勝青蓮花,我們一起去瞧瞧,如果你滿意的話,乾脆就準備婚禮納以為妻。」

 

商人回到家後,青蓮花好奇的問:「怎麼你這次進的貨這麼少?」

 

商人謊稱:「我被強盜搶奪了。」

 

「怎麼不去報官尋物?」

 

「我現在就要去。」

 

商主離家後,他的友人來找他,問青蓮花:「商主去了哪裡?」

 

「他說去報官尋賊。」

 

友人見青蓮花如此單純,看不過去,便揭露真相:「他此去非關尋賊,只為尋妻。」便將整件事的始末都告知青蓮花。

 

古印度的女人地位都很卑微,即便丈夫有外遇,也只能默默承受事實。

 

沒多久商主回來,青蓮花很平靜的說:「你不要再騙我了,既然有別的情婦,何不乾脆將她引進門?」

 

「家有兩妻,恐無寧日。」

 

「你看我是這麼小氣的人嗎?如果對方年紀與我相似,我會待她如姊妹。若年紀比我輕,我會視之如女。」

 

商人一聽大喜,便將小情婦帶回家,大享齊人之福。

 

青蓮花聽說對方是同鄉,對她特別生起一份好感。

 

某一天,青蓮花替少婦梳理頭髮,見她頭上有一瘡痕,好奇的問:「妳這瘡痕是怎麼來的?」

 

少婦說:「當時我還太小,記不得了。只聽家人說母親因故與父吵架,一氣之下把我丟到木牆之上。當時頭部受損,故有此痕。」

 

青蓮花愈聽愈驚,趕緊追問:「妳娘家住在哪裡?」

 

少婦便據實以告。

 

青蓮花得知是自己的女兒,再次大受打擊,心想:「怎麼辦?她是我的女兒,過去我與母同婿,今又共女同事一夫。嗚呼哀哉!我究竟是造了什麼孽?」隨即以巾覆頭,再次含淚離家出走。

 

青蓮花孤伶伶地來到廣嚴城,因身無一技之長,只好靠出賣色相為生,但她不作妓女,只做人情婦,受人包養。沒多久她的艷名遠播。

 

雖然青蓮花不是妓女,但她著實影響到當地妓女的生意。妓女們便上門興師問罪,責問青蓮花:「妳是不是偷學我們勾人的床第技術,以此為生?妳究竟有何妖術,能惑魅這麼多人?」

 

青蓮花坦然回答:「我不懂什麼妖術,但只要有少年男子一看到我,沒有不對我神魂顛倒,意亂情迷。」

 

妓女們都覺得青蓮花口氣好大,非常不服氣,決定試探青蓮花的魅力究竟有多大,便跟她打賭:「如果真是這樣,妳要證明給我們看,我們才會對妳心服口服。現在城中有一位賣香男子,聽說他已修成不淨觀,對所有女人久生厭離。如果妳能壞他的梵行,我等就立妳為婬女中的至尊。若不壞者,就要罰妳金錢六十。」

 

青蓮花問諸女:「他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嗎?」

 

「妳放心,他是!」

 

青蓮花很爽快的接受挑戰,隨即搬到賣香男子的附近,佯裝自己是一個對丈夫忠貞敬愛的賢妻,差遣婢女去男子的店裡買香,又買其他藥物,要婢女對男子訛稱是為夫主身患所須。

 

賣香男子聽說青蓮花的背景後,心中便想像她是一個貞節的女人,能對丈夫如此盡心,不知不覺中竟對青蓮花產生同情與愛戀。

 

接著青蓮花又詐稱丈夫過世,表現出非常傷心難過的樣子,從賣香者門前而過。賣香男子一見,驚為天人,加上先前對她的好感,更加深對她的愛情。終於賣香男子身陷青蓮花佈下的情網,破了梵行,不淨觀也跟著正式宣告破產。

 

所有的妓女終於心服口服,依照約定立青蓮花為婬女中的至尊。

 

青蓮花與賣香男子魚雁往返,時間一久,又再度懷孕了,當時廣嚴城的東西兩門各有守門男子,因彼此交情甚賭,便決議兩家若各生男女,將來必為婚娶。

 

青蓮花沒多久便誕一男嬰,但這對她來說,實在是個拖油瓶,她擔心其他男人嫌髒不來,便決定遺棄此兒,便叫婢女將此兒置於路中,於旁邊放置一盞明燈,並要婢女於暗中觀察看是誰抱走。婢女依命行事,東邊守門者看見燈明,感到好奇過來查看,發現是一名男嬰,便將他抱回去與妻子一起撫養,對外卻宣稱是自己的親生兒子。

 

西邊守門人聽說東邊守門人生子,便帶著賀禮前來慶賀。

 

青蓮花後來又生一女,基於同樣的理由,令婢女夜棄西門。西邊守門人也同東邊守門人一樣,收養女嬰。二家人因此有了男孩與女孩,依照當初的約定,等他們將來長大彼此通婚。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東邊守門人的兒子長得很快,轉眼間已是一名少年,某日節慶,他與朋友一起出外遊賞,大家出錢以六十金錢邀約與青蓮花到芳園一起歡戲,並且規定若於今日不前來一起集會歡樂者罰金錢六十。

 

東門子本來不樂同歡,但怕被罰錢,只好勉強參加,沒想到竟因此深深的愛上了青蓮花,將青蓮花帶回家中同居。

 

廣嚴城的人都議論紛紛都說:「怎麼守門之子與妓女同居?」

 

東門子聽到大家的議論,便舉行公開儀式,設宴款待親友,正式迎娶青蓮花為妻。

 

東邊守門人通報西邊守門人:「等你女兒長大後,我們會來提親。」

 

西邊守門人不悅地表示:「你的兒子都已經娶了妓女,怎麼可以再跟我們提親?」

 

「這有什麼關係,縱娶多妻,又有何過?」

 

兩家人後來真的結成親家。

 

有一天,被佛陀譽為神通第一的大目犍連尊者來到他們家,對新來的女主人勸說:「妳知道嗎?妳丈夫的第一位妻子就是妳的親生母親。妳的丈夫就是妳的親哥哥。所以妳千萬不能再生嫉妒,因此廣生惡業!」說完後便離去。

 

沒多久青蓮花又生一子,某日二太太西門女抱此孩兒於門前戲弄,正巧有位相師婆羅門經過她家門前,以頌語問二太太:
 

「汝容如妙花  於三寶深信
    所弄之孩子  與汝有何親」

 

大意是問西門女手中抱的小孩與她有何親屬關係?

 

西門女人便以頌語回答:
  

「婆羅門善聽  此是我之弟
     亦是兄之子  亦復是我兒
     復是夫之弟  此父是我父
     亦父亦為夫  聖者慈悲告」

 

大意是:有一為聖者慈悲的告訴我,我手中的小孩是我的親弟弟,但同時又是我親哥哥的兒子,卻又同時是我的兒子,卻又是我丈夫的親弟弟,這小孩的父親就是我的父親,但卻又是我的丈夫。

 

實在是太複雜又詭異的關係了,婆羅門聽後大笑而離去。

 

當時青蓮花在屋內聽到這段對話,感到很奇怪,便問婢女剛才的經過,婢女便將上情據實以告。

 

青蓮花冰雪聰明,一聽便知是怎麼一回事。青蓮花很想知道自己過去前生究竟造了什麼惡業,致使亂倫的悲劇在她身上一再重演,她深覺恥辱,卻又無語問蒼天,只好選擇離家出走。

 

她獨自一人來到王舍城,當時城中有五百個男人一起集會遊玩,他們一見青蓮花,都認為此女姿色世間希有罕見,便出資以五百金錢邀約青蓮花至芳園尋歡。

 

大目犍連尊者以神通知道青蓮花的宿世惡業已盡,善根即將成熟,能夠接受教化,便來到園內樹下經行。

 

五百男子中有一少年,看見目犍連尊者在附近走來走去,覺得好玩,一時調皮想作弄尊者,他問青蓮花:「妳有沒有看到那位尊者?聽說他有大威神通,戒行清潔,貪欲淤泥不能染污他的身心,不知妳有沒有本事讓他愛上妳?」

 

青蓮花自信的說:「這有什麼困難?曾有一個賣香男子修成不淨觀,我都有辦法讓他愛上我,更何況是此人?」

 

眾人不信的說:「聖者堅固,妳無法動搖。」

 

青蓮花很有自信的走到尊者面前,展現各種嬌態,欲以身相逼。

 

尊者展現神通,踊身虛空,以如下的頌語教訓青蓮花:
  

「汝將可厭骨鎖身  周遍筋脈相纏縛
     元由精血所成就  依他活命來輕我
     皮囊不淨常充滿  晝夜入出無停息
     九孔甯y瘡不差  縱橫穢氣鎮盈軀
     若使諸人悟知此  如我識汝身不淨
     譬如夏廁不可近  棄之遠去心無著
     由彼盲冥無慧目  常被愚癡翳所覆
     為此心迷愛樂汝  猶如老象溺深泥」

 

尊者的意思說:青蓮花啊,雖然你外表美艷,但對我而言,不過是一具包著骨血與穢物的臭皮囊,猶如夏天的廁所一般,臭穢不堪。我對妳毫無愛戀執著之心,而妳卻被情慾與性慾蒙蔽了智慧,猶如一隻老象,沈溺在泥沼中,無法自拔。

 

青蓮花目睹尊者難得一見的神通,欲心立刻靜止,順著尊者的教誨,開始觀察自己身體的不淨。她發現尊者的很有道理,心生慚愧,她遙禮尊者而說頌語表達懺悔:
  

「我知可厭骨鎖身  周遍筋脈相纏縛
     元由精血所成就  依他活命輒相輕
     我身不淨常充滿  晝夜入出無停息
     九孔甯y瘡不差  縱橫穢氣鎮盈軀
     若彼諸人體識此  如大聖者知不淨
     譬如夏廁不可近  棄之遠去心無著
     由彼盲冥無識知  常被愚癡之所覆
     為此心迷愛樂我  猶如老象溺深泥
     唯願大聖縱身下  為我演說微妙法
     於最勝教求出家  發願常修離欲行」

 

大目連為悲愍青蓮花之故,縱身飛下。觀察適當的時機為青蓮花說法,令她親見真諦。

 

青蓮花證得初果後,頂禮尊者雙足,懇求出家。

 

青蓮花回到眾人面前,退還所收的金錢,並當眾道歉。

 

眾人得知經過後,都心生隨喜,一起前來頂禮尊者雙足。

 

大目連帶著青蓮花到世尊面前,頂禮世尊雙足後,陳述經過。

 

世尊便為青蓮花寫了一封信,通知大愛道比丘尼,由她引渡青蓮花出家,並教青蓮花帶著這封書信前往比丘尼僧團。

 

由於青蓮花姿色出眾,如果沒有人護送,沿途恐遭登徒子的侵擾,因此影勝王便派遣士兵護送青蓮花至室羅伐城。

 

青蓮花出家後,非常精進,努力學習,策勤不息,沒多久便證得阿羅漢果,佛陀當眾稱讚她於比丘尼中有大神力,最為第一。

 

佛陀又藉青蓮花的遭遇告誡諸比丘:「你們應當視生死苦海之中輪迴不定,有誰不曾做過自己的父母?有誰不曾做過自己的兒女?甚至是其他親屬?一如青蓮花的遭遇。

 

你們現在看到她在自己的親人中發生亂倫,更何況是過去生呢?除非她證聖果,否則將沈淪不息。所以你們於三界中應勤求出離,如救頭上之火。

 

世間慾壑難填,永無滿足之期。你們應當趕緊捨離欲、惡、不善法,勤修無常想,作臭尸想(不淨觀)。晝夜繫心,應如是學習。」

 

但諸比丘對青蓮花的遭遇仍感好奇,請問世尊:「究竟是何因緣令青蓮花尼身具三德,不乏男人?卻又於親人間常發生亂倫事件?在出家後得阿羅漢果,於神力中佛讚第一?」

 

世尊說:「你們聽好,我現在為你們解釋這位青蓮花尼的過去前生因緣。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商人,帶著貨物要到遠方去做生意,他的妻子因不堪寂寞,身心被煩惱所逼,被欲火燒心。離她家不遠處有妓女戶,常有男人出入與妓女情生愛樂,令她好生羨慕。

 

有一天這位年輕的妻子問一老婦:『我應該作什麼福業,才能令心中所求之事,皆得稱心?』

 

老婦說:「只要能對聖人奉其飲食及所有供養,便能於所求之事皆得遂心。」

 

當時有一位獨覺聖者前來行乞,老婦立即建議她供給飲食,並以青蓮花奉持供養。

 

年輕的妻子照著作,獨覺聖人接受供養後並不說法,立即騰空施展神通,年輕妻子看見神蹟便生深信,立即發願說:『以我此福於未來世能得美麗出眾的容貌與身材,一如青蓮花般色香圓滿,只要我想讓誰愛上我,誰就會愛上我,只要我隨念所求男人,男人不缺。並且希望能獲大神力,得遇大師親得以承事供養。』

 

又青蓮花的過去前生的某一世常常為人媒媾,甚至令他人的父、母、兄、弟、姊、妹、兒女親屬之間發生亂倫。

 

青蓮花過去前生由於供養及發願,所以今世能得絕色之身如花之三德,而且身旁愛慕追求的男子總是永不闕乏。

 

但又由於某一世媒媾親屬亂倫,所以今世受此亂倫惡報。

 

又由於她供養辟支佛時所發的願,所以今世能到目連,並且遇到我捨俗出家成阿羅漢。』」

 

有一次佛陀住在室羅伐城,當時青蓮花比丘尼證得阿羅漢果後,因敬重三寶,常發此願:「願將第一次乞得之食物奉獻僧眾,其次乞得的食物才用來自食。」

 

有一天她看見有比丘因乞食不得,空缽而去,立即以己食奉獻給那位比丘,因此於當日之中絕食而住。到了第二天她仍是將第一次乞得的食物奉僧,當她要吃第二次乞得的食物時,鄔波難陀亦正好在乞食,鄔波難陀看到青蓮花敬僧的善行,竟開始打如意算盤,想佔青蓮花的便宜,他心想:「青蓮花於僧眾而興供養,自然對我也不例外,我今應向她索食。」

 

青蓮花敬僧的心非常的誠懇慇切,她決定捨己濟人,將乞得的食物分奉給鄔波難陀,跟第一天一樣絕食。

 

到了第三日,身體因飢餓虛弱,終於昏倒在地。

 

剛巧有外道俗人,見此情狀後竟誤會說:「我聽說青蓮花離欲得果,怎麼今天卻看見釋迦的學生顏容端正,生起欲染心,投身躄地?」

 

諸比丘得知上情後,對鄔波難陀的行為都深覺不齒,大家都譏嫌鄔波難陀的惡行,並將此事報告佛陀。

 

佛陀說:「我今天要為所有比丘正式制定戒律。如果有比丘於村路中,從與自己非親屬的比丘尼那裡自手取食而食,這名比丘應回到村外住處,到僧眾面前發露懺悔:『大德,我犯對說惡法,這不應為,今對大眾說懺悔,這就叫做對說法。』」

 

佛陀一一解釋本條戒律的構成要件如下:「所謂比丘者,如鄔波難陀。所謂非親比丘尼,意指與自己出家前不具親屬關係的比丘尼。所謂村路中者意指在途中。自手者係指親自受取。所謂食物是指二五噉嚼之類。又食用者,意指吞咽入喉。

 

所謂村外住處者意指至僧團寺院處。前往比丘面前者,意指僧團寺院中的比丘。各別告者意指面對面的說明:『我犯惡法者。』

 

所謂不善法,係指所不應為而發言懺悔告白。

如果比丘對於非親尼,只要心中作非親想的懷疑,而於村巷中自手受取五噉五嚼而食咽者,皆得對說罪。但若是親尼,心中卻作非親想的懷疑,得惡作罪。」
 

原文:

從非親尼受食學處第一
佛在王舍城竹林園中。
爾時得叉尸羅城有一長者。娶妻未久便誕一女。
身有三德如青嗢缽羅花。一者身黃金色猶如花鬚。
二者目紺青色猶如花葉。
三者香氣芬馥猶如花香。
生三七日諸親集會欲與立名云此孩子身如青蓮花。應與立字名青蓮花。
年既長大娉與同城長者之子。命來入舍。
未久之頃青蓮花。父遇疾而終。其母後時不能守志。
遂與女婿私密交通。其青蓮花先生一女。
年在幼稚。忽於屏處見母與夫共行非法。
因發瞋怒。便持幼女而告夫曰。
汝無賴物何不共此行非法耶。便擲木上。因損女頭見有血出。
青蓮花忿而不顧。遂以巾覆頭。出求行伴。
見有商族向未度城。即入營中相隨而去。
于時商主見青蓮花儀貌端正。問曰。爾屬於誰。
答言。若有能以衣食共相濟者。我當屬彼。
商人便給衣食納以為妻。將至本家共居既久。
商主齎貨還向得叉尸羅城。
同伴知友語商主曰。有財不樂。欲待何時更覓端妍共為婚娶。
商主答曰。若有得與青蓮花儀容相似者。
方可為婚。其同伴曰。某家有女倍勝青蓮。
便共往觀。稱可其意。即備婚禮納以為妻。
歸未度城相隨而去。去家不遠遂留少妻并留半貨。
既至舍已。妻曰。貨何少耶。報曰。我被賊奪。
妻曰。何不急覓。報曰。我今為此欲往追尋。
商主去後。友人來問。商主何之。報曰。
云去尋賊。友人曰。非關尋賊。只為尋妻。
具以其事報青蓮花。不久商主還來歸宅。青蓮花曰。
君非遭賊故誑於我。既有別婦何不將來。夫曰。
室有兩妻無暇飲水。恐有鬥諍故不將來。報曰。
我能容忍必無忿競。
若年與我相似看如姊妹。若全少者視之如女。
其夫受言遂迎少婦歸宅。青蓮花聞是同鄉特鍾慈念。
曾於暇日便與少婦梳理頭髮。見其頭上有一瘡痕。
問曰。汝此瘡痕因何致損。少婦報曰。我小不憶。
聞家中說。為孩子時。
母因有事共父相瞋擲我木上。當時被損故有此痕。復更問曰。
住在何坊門戶何向。女便具告。
青蓮花的知是女深自感傷。作如是念。此既我女。欲如之何。
往時與母同婿。今復共女同夫。嗚呼哀哉。
何惡之甚。即復以巾覆頭更求捨離。
覓同行伴往廣嚴城。既至彼已不作婬女。但與人私通。
未久之間人皆共美。時諸婬女俱至其舍告言。
爾偷我法以自活命。而不與我言義交通。
即掣帔巾強曳而去。俱來問曰。
汝有何術能誘多人。答曰。亦無別術。
若有少年但令我見無不隨者。諸女曰。若如是者。
今此城中有一賣香男子。作不淨觀成。於諸女人久生厭離。
若能壞彼行。我等立汝為婬女中尊。若不壞者。
當罰金錢六十。問諸女曰。彼是丈夫不。
答言是。若爾彼何足牽。即近彼而住。
詐設種種愛夫方便。令其使女就買塗香。復買諸藥。
云為夫主身患所須。彼賣香男子聞是事已。
念此女人必是貞謹。乃於夫處能為盡心。
遂生愛戀。青蓮花遂詐云夫死。悲號慟哭。
於賣香者門前而過。彼男子見倍生愛著。廣說乃至。
終被此女壞其觀行。諸婬女等共見嗟歎。
遂即立為婬女中尊。既與賣香男子久事還往。
因即有娠。
時廣嚴城東西兩門各有守門男子。因相愛念共作是議。我之二人交歡日久。
若生男女必為婚娶。
時青蓮花未久之間便誕一子。遂作是念。我若養兒身不清淨。
恐諸男子嫌污不來。我今宜可棄此孩兒。
即以孩兒授與使女。并授燈明。告曰。
汝可持此置於道中。屏處伺看誰將兒去。
是時使女棄近東門。并安燈火。時守門者遙見燈明。
來就觀察乃見孩子。持歸與婦告曰。
宜善恩育當為汝子。時守門者便作大會。
告及宗親云我婦生子。其西門人聞東門人生子。
便將禮直就之慶賀。其青蓮花復於後時又生一女。
同前思念不自收養。令其使女夜棄西門。
時守門人同前收養為慶樂事。二家男女皆並成立。
其東門子因節會時。為諸友朋命同遊賞。
共以六十金錢與青蓮花。同往芳園而為歡戲。
眾共立制。若於今日不同集者罰金錢六十。
其東門子不樂同歡。諸人欲罰。
為無錢物俛仰相隨。既與交歡因生愛重。
將青蓮花入舍同住。時廣嚴城眾皆議曰。
云何守門之子將眾婬女獨納家中。
彼東門子聞是語已懺謝諸人。厚設歡會因娶為婦。
其東門人報西門人曰。爾女長成可遂前要。報曰。
汝男今娶婬女何事求婚。答曰。縱娶多妻斯亦何過。
彼便隨要以女娉之歸東門宅。
爾時尊者大目乾連來至其舍。告新來女曰。汝今知不。
汝夫舊婦是汝之母。汝夫主者即是汝兄。
勿復於此更相嫉妒。令汝因斯廣生惡業。
作是語已捨之而去。後於異時青蓮花復生一子。
時西門女抱此孩兒門前戲弄。時有相師婆羅門。
來至其所。以頌問曰。
 汝容如妙花  於三寶深信
 所弄之孩子  與汝有何親
時彼女人即便以頌答曰。
 婆羅門善聽  此是我之弟
 亦是兄之子  亦復是我兒
 復是夫之弟  此父是我父
 亦父亦為夫  聖者慈悲告
時婆羅門聞已笑而捨去。
時青蓮花室中聞語。怪其所以問使女曰。
此女抱兒與婆羅門何所論說。時彼使女具以其事告青蓮花。
時青蓮花聞是語已便作斯念。
我由何業前與母同夫。後與女同婿。今以兒為婿。
又共女同夫。作是念已。投身靡地不勝慚恥。
即便出舍覓王城伴。棄之而去至王舍城。停息未久。
時此城中有五百人常共遊集。
聞青蓮花共相謂曰。彼女姿容世間希有。今來至此。
可命同歡。即以五百金錢與青蓮花。
攜至芳園耽樂而住。時尊者大目連知青蓮花堪任受化。
詣彼園內樹下經行。時彼眾中有一少年。
告青蓮花曰。汝見彼尊者不。有大威神戒行清潔。
貪欲淤泥不能染污。汝能令彼生染心不。
青蓮花曰。此何足言。曾有賣香男子不淨觀成。
我亦令彼情生染著。況復此耶。諸人報曰。
聖者堅固汝不能動。時青蓮花至尊者所。
現諸嬌態以身相逼。尊者踊身虛空。以頌告曰。
 汝將可厭骨鎖身  周遍筋脈相纏縛
 元由精血所成就  依他活命來輕我
 皮囊不淨常充滿  晝夜入出無停息
 九孔甯y瘡不差  縱橫穢氣鎮盈軀
 若使諸人悟知此  如我識汝身不淨
 譬如夏廁不可近  棄之遠去心無著
 由彼盲冥無慧目  常被愚癡翳所覆
 為此心迷愛樂汝  猶如老象溺深泥
時青蓮花目睹尊者神力希奇。
於自己身審知不淨。遙禮尊者而說頌曰。
 我知可厭骨鎖身  周遍筋脈相纏縛
 元由精血所成就  依他活命輒相輕
 我身不淨常充滿  晝夜入出無停息
 九孔甯y瘡不差  縱橫穢氣鎮盈軀
 若彼諸人體識此  如大聖者知不淨
 譬如夏廁不可近  棄之遠去心無著
 由彼盲冥無識知  常被愚癡之所覆
 為此心迷愛樂我  猶如老象溺深泥
 唯願大聖縱身下  為我演說微妙法
 於最勝教求出家  發願常修離欲行
時大目連為愍彼故縱身而下。
觀機說法令見真諦。既得果已頂禮尊足求哀出家。
往諸人處還彼金錢共相愧謝。
諸人隨喜一時俱來禮尊者足。時大目連將青蓮花詣世尊所。
頂禮足已具述其事。
爾時世尊為青蓮花以書告室羅伐大世主苾芻尼。
與其出家便令教誨。敕青蓮花隨書而往。
時影勝王遣人送至室羅伐城。既至彼已詣大世主所。
出家受學策勤不息。未久之間得阿羅漢果。
佛所稱讚於苾芻尼中有大神力最為第一。
爾時佛告諸苾芻。
汝等當觀生死海中輪迴不定。誰非父母誰非男女。及餘親識如青蓮花。
現見如是於親族中共行非法。況隔生耶。
非證聖果沈淪靡息。是故汝等。
於三界中勤求出離如救頭然。世間欲境無厭足期。
當速捨離修無常想作臭尸想。晝夜繫心應如是學。
時諸苾芻咸皆有疑。請世尊曰。
以何因緣青蓮花尼身具三德不乏男子。
於己親處常為雜亂。既出家後得阿羅漢果。
於神力中佛讚第一。世尊告曰。汝等善聽。此青蓮花尼因緣。
乃往古昔有一商主。持諸貨物求利他方。
其婦於後被煩惱逼欲火燒心。
去之不遠有婬女舍。每見男子入彼家中情生愛樂。
問一老母曰。作何福業於所求事皆得稱心。老母曰。
於勝上人行業成就者。奉其飲食并諸供養。
於所求事皆得遂心。時有獨覺聖者。
老母令其飲食供給。以青蓮花奉持供養。
彼見神變女生深信。即發願言。
以我此福於未來世得端嚴身。如青蓮花色香圓滿。
隨念所求男子無闕。乃至獲大神力遭遇大師親得承事。
又復前身數為媒媾。
令他父母兄弟姊妹男女之屬共行非法。
由供養發願故得勝妙身如花三德。於諸男子無闕乏時。
由媒媾親屬今者於親受斯惡報。復由願力得值目連。
而遇於我捨俗出家成阿羅漢。如是應知。
佛在室羅伐城。時青蓮花苾芻尼既得果已。
敬重三寶常發是願。初乞得食將奉僧眾。
次乞得者以充自食。便於他日先食奉僧。
次擬自噉。見乞食苾芻空缽而去。
即以己分持施彼人。一日之中絕食而住。
復於明日初食奉僧。次欲自食。鄔波難陀亦來乞食。
見青蓮花便作是念。此苾芻尼但於僧眾而興供養。
亦有普意該別人耶。我今應試即就索食。
尼心慇重闕己濟人。還持己分奉施尊者。
同前絕食。至第三日觸熱巡門。身體飢羸悶絕于地。
時有外道俗人。見已作如是議。
我聞青蓮花離欲得果。如何今時見釋迦子顏容端正。
起欲染心投身躄地。時諸苾芻聞共譏嫌。
以事白佛。佛言。我今為諸苾芻制其學處。
乃至應如是說。
若復苾芻於村路中。
從非親苾芻尼自手受食食。是苾芻應還村外住處。
詣諸苾芻所各別告言。大德。我犯對說惡法。是不應為。
今對說悔。是名對說法。
若復苾芻者謂鄔波難陀。
餘義乃至非親並如上說。苾芻尼者謂在此法中。
村路中者謂在途中。自手者親自受取。
食者謂是二五噉嚼之類。又食者吞咽入喉。
是苾芻者謂犯過人。村外住處者謂至寺處。
詣苾芻所者謂寺中人。各別告者謂別別對說。我犯惡法者。
謂不善法所不應為發言告白。此中犯者。
若苾芻於非親尼作非親想疑。
於村巷中自手受取五噉五嚼而食咽者。皆得對說罪。
若是親尼作非親想疑。得惡作罪。
無犯者廣如上說。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