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丘不得向未受具者說其他比丘犯戒

喬正一整理編譯於西元2019/12/19農曆十一月二十四日布薩八關齋戒日

    一直以來,北傳佛教有一種非常糟糕的謠傳,認為在家人不得閱讀比丘律。然而,身為佛弟子應該要頭腦清楚,不該人云亦云,凡事都應講求證據。那麼,在家人到底可不可以閱讀比丘律典呢?網站上有持否定說的人便提出《僧祗律》中有規定:「比丘若向未受具人說五篇七具之名,便犯越毗尼罪。」,此人認為這就是比丘不應鼓勵小眾及俗人看律的有力根據。

    真的是這樣嗎?我們就來一起檢驗該網站的這一則論點是否真有證據能得到支持?抑或者僅是該網站的版主斷章取義、自我打臉的一種謬論?我們就把這個千古之謎在今天作一次徹底釐清。

    首先,具足戒又稱近具戒或大戒,略稱具戒,為比丘、比丘尼所應受持的戒律,因與沙彌(尼)所受十戒相比,戒品具足,故稱具足戒。 

    其次,根據《善見律毘婆沙》第四卷則明明白白如是記載:若人有信心琤芮F愧好學戒律者,佛法得久住。是故人欲得佛法久住,先學毘尼藏(律藏)。何以故?有饒益行者故。何謂饒益?若善男子好心出家,律藏即是父母。何以故?與其出家令得具足教學威儀,依止律藏自身持戒,能斷他疑,若入僧中無所畏懼,若有犯罪依律結判,令法久住。

    我們在佛經中可以發現,佛陀曾多次為在家人如阿闍世王、外道迦葉等詳細講解比丘戒,比如《長阿含經》中的《佛說寂志果經》、《長阿含經》中的《沙門果經》等等,特別在《長阿含經》中的《裸形梵志經》(相當於南傳巴利聖典《長部》的《迦葉師子吼經》)中,佛陀不僅為該非比丘的外道迦葉詳細講解了比丘戒法,還明確地說:「優婆塞亦能修行此法。」。因此,在佛經中不乏居士持守比丘戒的案例,比如《中阿含經》的王相應品《鞞婆陵耆經》第六中,難提波羅陶師便是居士受持比丘戒的典型案例之一。

    甚至,在《雜阿含經》第九一一篇、《別譯雜阿含經》第126經、《摩訶僧祇律》、巴利聖典《相應部》第42經第10篇《Maṇicūḷakasuttaṃ(《摩尼珠髻經》)都有完全相同如下的記載:

    有一次,佛陀暫時住在印度王舍城迦蘭陀竹園精舍內。當時,有一位名叫摩尼珠髻的長者前來禮謁佛陀。

    長者一見到佛陀,便頂禮佛足,隨後便恭敬地退坐在一旁,對佛陀說:「世尊啊,前幾天國王邀集諸位大臣盍各言爾志,一起討論出家的佛弟子(沙門比丘)如果接受並儲蓄金銀寶物,這樣的行為是清淨的?還是不清淨?這時就有人主張沙門比丘接受並儲蓄金銀寶物並沒有什麼不對;但也有人持反對的看法,認為沙門比丘不應該接受並儲蓄金銀寶物。」

    「世尊,那些主張沙門比丘接受並儲蓄金銀寶物是清淨的人,是從佛陀您這裡聽來的?還是根本就是他們個人主觀的意見?這種看法符不符合法義呢?是正確的?還是不正確的?這種說法有沒有什麼地方會受到譴責?」

  佛陀告訴這位長者:「我很明白的告訴你,主張沙門比丘可以接受並儲蓄金銀寶物是清淨的這種說法並不是真的,我從未這麼說過,這也不符合法義,當然會受到譴責。這是什麼緣故呢?因為沙門比丘若是接受並儲蓄金銀寶物就是不清淨!不是出家沙門應該有的行為,更不是出家佛弟子應有的行為。」

    長者聽後便說:「太奇妙了,世尊。接受並儲蓄金銀寶物並不是出家沙門應該有的行為,更不是出家佛弟子應有的行為,這樣的看法才是正確的。

    世尊,這種見解,會增長正見及殊勝微妙的功德,所以我也抱持沙門比丘不可以接受並儲蓄金銀寶物這樣的看法。」

    佛陀補充說明:「假設沙門釋子接受並儲蓄金銀寶物是清淨的話,那麼所有的五欲功德都應該是清淨的。」

    摩尼珠髻長者聽到佛這樣的說法,心中非常的歡喜,接著頂禮佛足後便離去。

    在摩尼珠髻長者離去後,世尊便告訴阿難尊者去招集所有依止在王舍城迦蘭陀竹園精舍內的比丘集會,阿難尊者便依佛的指示招集僧眾集合,等所有比丘到齊後,世尊便將與摩尼珠髻長者討論手不捉金銀的經過告知大眾,並讚嘆長者能獨排眾議,在國王及大臣面前作了獅子吼。

    佛陀告誡諸比丘:「比丘們,從今日起,如果你們需要的是木頭,就應該向在家人表明需要的是木頭;如果需要的是草,就應該表示需要的是草;如果需要的是車乘,就要表明需要的是車乘;若是需要人力服務,就應該表示需要的是人力服務。千萬不可接受金銀寶物的供養!」

  佛陀說完後,比丘們都心生歡喜,決定依法奉行。

    以上,便是佛陀與在家居士討論比丘戒中的「手不捉金銀戒」的最佳證據,這一篇經文非常經典可貴,是一盞明燈,千秋萬世,永垂不朽。

 

    反觀該網站的版主所提出的《僧祗律》中規定:「比丘若向未受具人說五篇七具之名,便犯越毗尼罪。」,非常的奇怪與矛盾,因為,姑且不論《律典》中是否真的有這一條戒律(這一點容後舉證說明。),然而該網站的版主如果是一個在家人,那他也看了這條戒律,他豈不是已自我打臉了嗎?此外,他豈不是已陷所有閱讀該戒律的在家人於不義?挖了一個大坑給其他的在家人跳進去?

    而如果他是一個出家人,閱讀該網站的在家人不計其數,他竟然又把這一條戒律寫給廣大的在家人看,他豈不是當著大家的面犯戒了嗎?

    更重要的一點,從文義上來看,這條戒律是在規範比丘,並沒有規範在家人,在家人並不受這條戒律的拘束。

    接下來,我們要來檢驗是否真的有這一條戒律?該網站的版主所提出的《僧祇律》,如果我沒有誤會,應該就是北傳的《摩訶僧祇律》。在《摩訶僧祇律》第九十二波夜提法第八條有規定:「若比丘。知比丘粗罪。向未受具戒人说。除僧羯磨波夜提。」

    這條戒律是在講什麼呢?它的背景緣起又為何?我們來看一下原文是怎麼說的?原文如下:

    佛住舍衛城,爾時比丘為未受具足人說五眾罪,波羅夷乃至越毘尼罪。後比丘入聚落中,俗人言:「長老!汝犯波羅夷罪乃至越毘尼罪。」諸比丘聞已慚愧,以是因緣具白世尊。佛言:「汝等云何為未受具足人說波羅提木叉五篇罪?從今日後不聽向未受具足人說,得教語:『汝不得作非梵行、不得盜、不得殺生、不得妄語。』如是比得為說。若為未受具足人說波羅提木叉五篇名者,越毘尼罪。」

    白話文如下:

    佛陀暫時住在古印度的舍衛城,當時有一個比丘對未受比丘具足戒的在家人說某比丘犯了戒,而且內容包括從波羅夷乃至越毘尼罪都一一列舉出來。後來,該名犯戒的比丘來到聚落之中,那個在家人便指謫該犯戒的比丘說:「長老!你犯戒了!你犯了波羅夷罪的某一條戒,….乃至越毘尼罪的某一條戒。」

    諸比丘聽到這起事件之後,都很慚愧,便跟世尊報告這一起事件。

    佛陀便將當初跟在家人說某比丘犯戒的比丘給找來,訶責他:「你怎麼可以跟在家人說波羅提木叉五篇罪?從今天起,你們只能教在家人:『你不得作非梵行、不得盜、不得殺生、不得妄語。』,否則,便犯越毘尼罪。」

    這一條戒律的意思是說比丘不得向未受具足戒(比丘以外)的人說「四眾」所犯的種種過錯,否則都是破戒,但絕非不能說戒律的本身。如果該比丘知某比丘犯了粗罪(不論涉及四事或十三事),都不能「向未受具戒」的任何人說該比丘所犯的粗罪,否則,這個說的比丘就是破戒;

    比丘也不能向受了具足戒的比丘尼說起某比丘所犯的粗罪,也不可說該彼比丘所犯的三十尼薩耆九十二波夜提等過錯,否則該比丘就是破戒;

    如果比丘向未受具戒人說某比丘尼所犯的八波羅夷十九僧殘等過錯,該比丘也是破戒;

    如果比丘向未受具戒的人說某沙彌或沙彌尼所犯的十戒等任何過錯,該比丘也是破戒;

    如果比丘向未受具戒的人說某在家居士所犯的五戒等過錯,該比丘也是犯戒。

    簡言之,比丘不得向受具足戒的比丘以外的任何人,說「四眾」所犯的種種過錯,否則都是破戒。

 

    我們再來看一看上座部佛教的情形,在上座部佛教,居士可以讀律,在巴利語《大藏經》中並沒有任何禁止居士閱讀律的記載,甚至上座部佛教還讚同居士閱讀全部律藏。上座部僧團亦鼓勵在家居士學習和了解比丘的學處,因為唯有如此,居士才能懂得該如何如法地護持比丘,而不致逼令比丘面臨犯戒的窘境,例如「手不捉金銀戒」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甚至部份的寺院更制定僧俗互動需知手冊,好讓居士得以了解比丘的戒律,以便居士能適當地護持出家眾。當然,居士亦可詢問出家眾有關出家戒的問題,出家眾也會如法解答。

    在巴利語聖典《增支部》第3.13.129經中有如是記載:「諸比丘,有三種東西是亳無隱瞞地給人們看。這三種東西為何?一為明月、二為炎陽、三為如來的經與律。」

    在巴利語聖典《長部》的《沙門果經》(Samannaphala Sutta)中,佛陀向在家人阿闍世(Ajātasattu)詳細解說了「比丘如何具足戒行」的「小分戒、中分戒、大分戒」。

    在巴利語聖典《律藏》第九十二波逸提法(pācittiya)第一《妄語品》第九中規定:「任何比丘,將某比丘的粗罪,向未受比丘戒者述說,除非得到該犯戒的比丘的同意外,波逸提罪。所謂粗罪者,即四波羅夷及十三僧伽婆屍沙。」。而這一戒律就是上文中的《摩訶僧祇律》第九十二波夜提法第八條的規定:「若比丘。知比丘粗罪。向未受具戒人说。除僧羯磨波夜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