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丘不得單獨與女人同行

 

 

 

 

  

北傳大乘的法師和原始傳統上座部的比丘一般在持守戒律上有三個不同的地方,是最容易被在家人所觀察到。這三處分別是:過午不食、手不捉金銀、和女眾的互動。其中,有關比丘與女人的互動就有相當多的戒律,本篇就是其中的一條戒律:「比丘在沒有其他男人的陪同之下,不得單獨與女人在路上同行。」

 

選譯自北傳《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與女人同道行學處第七十

義淨法師奉詔譯於中國唐朝

喬正一譯於中華民國一○○年農曆八月十五中秋節八關齋戒日

 

 

有一次,在古印度的王舍城中,有一處名為羯蘭鐸迦池竹林的園林,當時佛陀就住在這座優美的園林中。

 

在城中,有一位裁縫師,個性非常的不好,脾氣很壞,言行又粗魯,一般人都很難跟他相處,因此大家都不敢把女兒嫁給他。

 

於是,這名裁縫師便到舍衛城去找妻子。結果,他真的在外地娶了一個妻子回家。結婚後,裁縫師常常亂發脾氣,並對妻子施以家暴。

 

這名裁縫師有一個鄰居,是一名老婦人。有一天,裁縫師的妻子受不了老公對她的身心虐待,便向這名老婦人哭訴想要逃家的想法,並詢問老婦人的意見,老婦人也不知該如何回應。

 

裁縫師的妻子最後下定決心離家出走,於是某日趁裁縫師外出時,打包好行李逃家。

 

這名少婦在路上看見有比丘往舍衛城的方向走去,便相隨在旁一起同行。

 

裁縫師回家不見妻子,氣急敗壞之下,匆匆追趕而來。

 

裁縫師的腳程很快,沒多久便追趕上了。他在後頭老遠遙見妻子與比丘同行,誤會是比丘誘拐了妻子欲私奔,憤怒難抑。

 

於是,裁縫師便先行趕到下一個村落等候,在當地找了幾個朋友一起毆打這名比丘。

 

這名可憐的比丘被打得險些送了命。

 

比丘抱傷忍痛,步履蹣跚的來到了舍衛城。其他的比丘見他傷勢嚴重,紛紛前來問候。

 

受傷的比丘便將經過告知了其他的比丘,這時有少欲、知足、樂頭陀行的比丘得知後,非常不認同比丘單獨與女人同行,認為此舉會招致外界負面的觀感及誤會,便將此事告知了世尊。

 

世尊得悉後,為了僧團的十種利益,便正式制定戒律如下:「若比丘在沒有其他男人的陪同之下,與女人在路上單獨同行達一拘盧舍【中譯者註:據四分律刪補隨機羯磨疏卷一載,一弓等於四'',一肘等於一尺八寸,故一拘盧舍即三千六百尺。】,便觸犯波逸底迦。若未滿拘盧舍的距離,皆得惡作罪。但有例外,若是在陌生的地方請女人作響導,不犯。又或者比丘迷路,女人代為引路,也不犯。在制定本條戒律之前,最初犯此行者,也不算犯戒。」

 

 

佛在王舍城羯蘭鐸迦池竹林園中。
時此城中有一織師。稟性麤獷難為共住。
諸餘織師知其性惡不共婚娶。便往室羅伐城。
娶織師女為妻。將歸故里住王城中。
常加苦楚鎮無樂意。時彼鄰家有一老母。其女詣之告云。
阿母我遠嫁此得惡夫婿。琤[杖楚無有樂心。
我欲逃走。其事如何。母默無對。
其女出外見有苾芻往室羅伐。即與相隨尋路而去。
是時織師尋蹤急逐。見一苾芻共婦隨路。
織師遙見待至一村。喚諸相識共打苾芻幾將至死。
少得穌息漸至室羅伐城。
苾芻見問行李安樂不。答言寧有安樂。遂問其故。具答所由。
諸苾芻曰。汝合與女人更無男子隨路行耶。
報云只由不合遭斯厄難。少欲苾芻聞生譏恥。
云何苾芻與無男子女人隨路而去。
以緣白佛。佛言乃至我觀十利。
為諸苾芻制其學處。應如是說。
若復苾芻共女人同道行更無男子。
乃至一村間者。波逸底迦。若復苾芻者謂此法中人。
餘義如上。女人者謂堪行婬境。
更無男子者但有二人。道謂曠遠路。此中犯相其事云何。
若苾芻獨與女人於迥遠路相隨而去者。
得波逸底迦。若一村間有一拘盧舍。
如是至七。若未滿拘盧舍。皆得惡作。若滿皆得墮罪。
或從村至野。或從野至村。
里數得罪與上相似。若於其處他遣女人為引導者無犯。
或時苾芻迷於道路。女人來為指授者。此亦無犯。
又無犯者謂初犯人。廣說如上。
第八攝頌曰。
 賊徒年未滿  掘地請違教
 竊聽默然去  不敬酒非時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