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羅周羅那羅尊者傳【達拉布札長老】

        遮羅周羅那羅尊者出家前因受過去老師的誤導,誤以為以歌舞唱技娛樂大眾是善業功德,死後能因此往生伎樂天。後因蒙佛開導,捨棄邪見,追隨佛陀出家,並修證阿羅漢,並享有僧團詩人之美譽。

 

選譯自北傳《雜阿含經》第三十二卷及南傳長老偈

譯於西元二○○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當時,佛陀駐錫在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有一次,有一位名叫遮羅周羅那羅的戲團團長,前來拜訪佛陀,在與佛陀彼此問候過,便坐在一旁。

遮羅周羅那羅問佛:「瞿曇,我聽以前擅長歌舞戲笑的師父們說過,只要表演各種歌舞戲笑以取悅大眾,就能因為這樣的業行,死後往生到歡喜天。請問,真有此事嗎?」

佛陀說:「好了,我們別再討論這問題了!」

但戲團團長還是再三追問佛陀。

佛陀便說:「好吧,既然你一定要知道,我就照實地回答你吧。你的師父們不離貪欲,被貪欲所繫縛;不離瞋恚,被瞋恚所繫縛;不離愚痴,被愚痴所繫縛。當他們在觀眾面前,作各種演出令大家歡樂戲笑的時候,自己豈不也因為歡樂戲笑的緣故而同時增長了貪、瞋、痴,並且被貪、瞋、痴所繫縛住?

就好像有人已經被繩子綁住,這時有另一個人不懷好意,想要使這個被綁住的人不得安樂,便常常用水去澆綁在他身上的繩子,這繩子因水而緊縮的緣故豈不綁得更緊?」

戲團團長回答:「沒錯,瞿曇。」

佛陀說:「團長,同樣的道理,你的師父本身並未脫離貪瞋痴的繫縛,現在又因為歌舞戲笑的緣故,將被內心的貪瞋痴束縛得更緊。」

戲團團長聽後回答:「唉!真的是這樣,演藝人員因為歌舞戲笑的緣故,只會更增加貪瞋痴的束縛,死後想要往生善處,根本就是癡人說夢。」

佛陀說:「所以你的老師說:『只要表演各種歌舞戲笑以取悅大眾,就能因為這樣的業行,死後往生到歡喜天』這樣的說法根本就是一種邪見。有邪見的人,來世只有兩種趣處:一是地獄,另一是畜生。」

戲團團長聽後難過地淚流滿面。這時佛陀安慰並解釋說:「團長,這就是為什麼我再三勸阻你不要討論這個問題的緣故。」

戲團團長說:「瞿曇,我不是因為您告訴我真相而流淚,我是因為我的師父誤導我而難過,瞿曇,從今後起,我要捨離歌舞唱伎的不善業,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佛陀說:「很好,團長,這真的很重要!」

戲團團長遮羅周羅那羅聽完佛陀的教誨後,心生歡喜,頂禮佛足後離去。

補遺:

  

這位戲團團主後來也隨佛出家,修成阿羅漢。在南傳佛教媞椄偎F拉布札長老,當他證果後,便誦出他的修行心得,收錄在長老偈與長老尼偈第二百五十一頁至二百五十八頁中。

 

(九七)如是我聞。一時。
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時。
有遮羅周羅那羅聚落主來詣佛所。面前問訊慰勞。問訊慰勞已。退坐一面。
白佛言。瞿曇。
我聞古昔歌舞戲笑耆年宿士作如是說。若伎兒於大眾中歌舞戲笑。
作種種伎。令彼大眾歡樂喜笑。以是業緣。
身壞命終。生歡喜天。於此。
瞿曇法中所說云何。佛告聚落主。且止。莫問此義。
如是再三。猶請不已。佛告聚落主。我今問汝。
隨汝意答。古昔此聚落眾生不離貪欲.
貪欲縛所縛。不離瞋恚.瞋恚縛所縛。
不離愚癡.愚癡縛所縛。彼諸伎兒於大眾坐中。
種種歌舞伎樂嬉戲。令彼眾人歡樂喜笑。
聚落主。當其彼人歡樂喜笑者。豈不增長貪.恚.
癡縛耶。聚落主白佛言。如是。瞿曇。
聚落主。譬如有人以繩反縛。
有人長夜以惡心欲令此人非義饒益。不安不樂。
數數以水澆所縛繩。此人被縛豈不轉增急耶
聚落主言。如是。瞿曇。佛言。聚落主。
古昔眾生亦復如是。不離貪欲.瞋恚.癡縛。
緣彼嬉戲歡樂喜笑。更增其縛。聚落主言。實爾。瞿曇。
彼諸伎兒令其眾生歡樂喜笑。轉增貪欲.
瞋恚.癡縛。以是因緣。身壞命終。生善趣者。
無有是處。佛告聚落主。
若言古昔伎兒能令大眾歡樂喜笑。以是業緣。生歡喜天者。
是則邪見。若邪見者。應生二趣。若地獄趣.
若畜生趣。說是語時。
遮羅周羅那羅聚落主悲泣流淚。爾時。世尊告聚落主。
是故我先三問不答。言聚落主。且止。莫問此義。
聚落主白佛言。瞿曇。我不以瞿曇說故而悲泣也。
我自念。
昔來云何為彼愚癡不辨不善諸伎兒輩所見欺誑。言大眾中作諸伎樂。
乃至生歡喜天。我今定思。
云何伎兒歌舞嬉戲生歡喜天。瞿曇。我從今日。
捨彼伎兒惡不善業。歸佛.歸法.歸比丘僧。佛言。善哉。聚落主。
此真實要。爾時。
遮羅周羅那羅聚落主聞佛所說。歡喜隨喜。頂禮佛足。歡喜而去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