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長老尼偈 

 

 

佛教經典大至可分為北傳、南傳二派系統,所謂北傳是指漢譯語系所傳的佛教經典,其依據的大多為梵文本所轉譯,流行的地區多為中國、日本、韓國等北亞地區;至於南傳的佛教經典是指巴利語文的經典,流行地區為錫蘭(斯里蘭卡)、緬甸、泰國等南亞地區。

南傳上座部佛教經典是一套完整的巴利語文三藏,包括完整的經、律、論三藏。其中經藏包括五部:《長部》、《中部》、《增支部》、《相應部》、《小部》,這五部相對於北傳漢譯的有長阿含經、中阿含經、增一阿含經及雜阿含經,這四部經都是比較早期結集出來的原始佛教經典。 

在南傳佛教的《小部》堣@共收集了十五部經:法句經、經集、自說經、小誦經、如是語經、本生經、譬喻經、長老偈、長老尼偈、天宮事經、餓鬼事經、義釋經、無礙解道經、佛種姓經、所行藏經,這些經文的體裁皆是以偈頌為主,且並非都是佛陀親口所說,且結集出來的時間較晚,其中除了法句經、自說經等是以佛陀教法為主之外,其他大部份都是佛弟子間流傳的詩偈,而《長老尼偈》相傳就是出自佛陀的比丘尼弟子的詩偈作品。

網路上有一種說法認為南傳佛教經典的《小部》裡並沒有相對的北傳佛經譯本,但這是非常不嚴謹、也不負責任的說法。在此,譯者就正式提出證據舉證證明在北傳的《雜阿含經》裡就有完全相應於南傳的《長老尼偈》的相同內容。

有人誤解佛教歧視女性,這也是凡夫俗子的一種偏見,事實上出家或在家的女弟子中,都有諸多優秀的女性聖者,她們不論在智慧、意志力、精進、神通、乃至辯才等各方面的聖德均不讓鬚眉。但畢竟男女身心的結構互異,所以煩惱自也大不相同,一般來說女性較偏重情慾,所以也容易為情所苦,倘若能戰勝情魔,便是柳暗花明的新境界。本篇經文的內容是敘述天魔波旬幻化成人間絕色的俊美男子前來色誘阻撓及試煉長老尼,而這些女聖者們也都各自以其智慧及辯才一一斥退天魔的事例。譯者今選譯本篇經文的目的就是希望能鼓勵所有的佛教女弟子切莫耽溺於情愛五欲,好好把握身而為人的難得機緣,奮起精進,百尺竿頭,勇敢地邁向解脫。

《雜阿含經》第四十五卷

宋朝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漢譯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13/4/7八關齋戒日

一、阿臈毘比丘尼

我是這樣聽說的:

這是發生在佛陀住在古印度的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林的事。

當時,有一位名叫阿臈毘的聖比丘尼,也住在屬於比丘尼僧團的舍衛國的王園精舍裡。

有一天的清晨,阿臈毘比丘尼著衣持缽,走入舍衛城裡乞食化緣。她乞得食物以後,用過餐,便返還精舍,收拾好衣缽,洗乾淨腳,然後將尼師壇放在右肩上,獨自走入安陀樹林裡坐禪。

這時,天魔波旬正暗中窺伺這名比丘尼的一舉一動,心中盤算著:「現在沙門瞿曇正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林裡,而他的女弟子阿臈毘比正獨自走入安陀林裡坐禪。這是個好時機,我要去色誘試煉她。」

於是,天魔波旬便化作一名既年輕又容貌俊美的男子,來到比丘尼的面前,佯裝成不期而遇,他問比丘尼:「咦?這位阿姨!請問您要去哪兒?」

比丘尼回答:「居士您好!我是要去禪修。」

這時,天魔波旬便用以下的偈言來挑逗比丘尼:

「世間無有出,  用求遠離為,
   
還服食五欲,  勿令後變悔。」

    上揭偈語的意思是說:世上根本就沒有所謂「解脫」這種事,不要再浪費青春在這種沒有意義的事情上。不如把握好時光,趕緊還俗,重享男歡女愛之樂,以免悔之太晚。

阿臈毘比丘尼一聽便深覺不對勁,暗自思忖:「他到底是誰?擺明是來意不善。他究竟是人?是非人?還是流氓惡少或色狼?」

於是,比丘尼暗自以神通觀察,發現了對方的真面目:「哦!原來是這個天上的惡魔想要來搗亂。」

比丘尼便以下面的偈言斥退天魔:

「世間有出要,  我自知所得,
鄙下之惡魔,  汝不知其道。
譬如利刀害,  五欲亦如是,
譬如斬肉形,  苦受陰亦然。
如汝向所說,  服樂五欲者,
是則不可樂,  大恐怖之處。
離一切喜樂,  捨諸大闇冥,
以滅盡作證,  安住離諸漏。
覺知汝惡魔,  尋即自滅去。」

    偈語的意思是說:我很清楚知道世上真有解脫之道,而這是你這個天魔所不可能知道的真理。五欲的後患就像是利刃一般有傷人的危險,所以貪樂五欲就是苦,遠離一切的欲樂,捨棄所有的愚痴,滅盡一切煩惱,安住於涅槃才是正道。我已經知道你是天魔了,快滾吧!

天魔波旬一聽大驚:「唉呀!這個阿臈毘比丘尼已經發現我了。」於是,深感挫敗,便悻悻然地消失不見。

二、蘇摩比丘尼:

有一次,一位名叫蘇摩的聖比丘尼,在清晨的時候,著衣持缽,走入舍衛城裡乞食化緣。她乞得食物以後,用過餐,便返還精舍,收拾好衣缽,洗乾淨腳,然後將尼師壇放在右肩上,獨自走入安陀樹林裡坐禪。

這時,天魔波旬正暗中窺伺這名比丘尼的一舉一動,心中盤算著:「現在沙門瞿曇正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林裡,而他的女弟子蘇摩比丘尼正獨自走入安陀林裡坐禪。這是個好時機,我要去色誘試煉她。」

於是,天魔波旬便化作一名既年輕又容貌俊美的男子,來到比丘尼的面前,佯裝成不期而遇,他問比丘尼:「咦?這位阿姨!請問您要去哪兒?」

比丘尼回答:「居士您好!我是要去禪修。」

這時,天魔波旬便用以下的偈言來挑逗比丘尼:

「仙人所住處,  是處甚難得,
   
非彼二指智,  能得到彼處。」

    天魔的意思是說:修行是一件很艱辛的事情,不是妳們這種只有「二指」智慧的女人所能勝任的。【譯按:二指,是古印度歧視女人的一種講法,古印度男人認為女人沒有受過教育,最多只懂得以二隻手指來捻米烹飪做飯,所以以「二指」來羞辱女性。】

蘇摩比丘尼一聽便深覺不對勁,暗自思忖:「他到底是誰?擺明是來意不善。他究竟是人?是非人?還是流氓惡少或色狼?」

於是,比丘尼暗自以神通觀察,發現了對方的真面目:「哦!原來是這個天上的惡魔想要來搗亂。」

比丘尼便以下面的偈言斥退天魔:

「心入於正受,  女形復何為,
智或若生已,  逮得無上法。
若於男女想,  心不得俱離,
彼即隨魔說,  汝應往語彼。
離於一切苦,  捨一切闇冥,
逮得滅盡證,  安住諸漏盡。
覺知汝惡魔,  即自磨滅去。」
 

    比丘尼的意思是說:只要心能領受正法,是女人又怎樣?女人一樣有證得無上法的智慧,反而執著於男女之別才是一種身見,這樣心就不可能解脫。唯有遠離一切的欲樂,捨棄所有的愚痴,滅盡一切煩惱,安住於涅槃,才是正道。我已經知道你是天魔了,快滾吧! 

天魔波旬一聽大驚:「唉呀!這個蘇摩比丘尼已經發現我了。」於是,深感挫敗,便悻悻然地消失不見。

三、吉離舍瞿曇彌比丘尼:

有一次,一位名叫吉離舍瞿曇彌的聖比丘尼,在清晨的時候,著衣持缽,走入舍衛城裡乞食化緣。她乞得食物以後,用過餐,便返還精舍,收拾好衣缽,洗乾淨腳,然後將尼師壇放在右肩上,獨自走入安陀樹林裡坐禪。

這時,天魔波旬正暗中窺伺這名比丘尼的一舉一動,心中盤算著:「現在沙門瞿曇正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林裡,而他的女弟子吉離舍瞿曇彌比丘尼正獨自走入安陀林裡坐禪。這是個好時機,我要去試煉她。」

於是,天魔波旬便化作一名既年輕又容貌俊美的男子,來到比丘尼的面前,佯裝成不期而遇,他問比丘尼:「咦?這位阿姨!請問您要去哪兒?」

比丘尼回答:「居士您好!我是要去禪修。」

這時,天魔波旬便用以下的偈言來挑逗比丘尼:

「汝何喪其子,  涕泣憂愁貌,
獨坐於樹下,  何求於男子?」

    因為吉離舍瞿曇彌比丘尼出家前曾因痛失愛子而發瘋,後來因世尊的教化而恢復理智,投身入僧團修行而證阿羅漢。天魔的意思是說:唉呀!何必再為痛失愛子而傷心呢?與其孤伶伶的一人坐在樹下,不如去找個男人來安慰你的寂寞吧!

吉離舍瞿曇彌比丘尼一聽便深覺不對勁,暗自思忖:「他到底是誰?擺明是來意不善。他究竟是人?是非人?還是流氓惡少或色狼?」

於是,比丘尼暗自以神通觀察,發現了對方的真面目:「哦!原來是這個天上的惡魔想要來搗亂。」

比丘尼便以下面的偈言斥退天魔:

「無邊際諸子,  一切皆亡失,
此則男子邊,  已度男子表。
不惱不憂愁,  佛教作已作,
一切離愛苦,  捨一切闇冥。
已滅盡作證,  安隱盡諸漏,
已知汝弊魔,  於此自滅去。」

    比丘尼的意思是說:我從無始以來所失去的兒女根本就不計其數,我今已受世尊的教誨,已能不惱不憂愁。唯有遠離一切的欲樂,捨棄所有的愚痴,滅盡一切煩惱,安住於涅槃,才是正道。我已經知道你是天魔了,快滾吧!

天魔波旬一聽大驚:「唉呀!這個吉離舍瞿曇彌比丘尼已經發現我了。」於是,深感挫敗,便悻悻然地消失不見。

四、蓮花色比丘尼:

有一次,一位名叫蓮花色的聖比丘尼,在清晨的時候,著衣持缽,走入舍衛城裡乞食化緣。她乞得食物以後,用過餐,便返還精舍,收拾好衣缽,洗乾淨腳,然後將尼師壇放在右肩上,獨自走入安陀樹林裡坐禪。

這時,天魔波旬正暗中窺伺這名比丘尼的一舉一動,心中盤算著:「現在沙門瞿曇正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林裡,而他的女弟子蓮花色比丘尼正獨自走入安陀林裡坐禪。這是個好時機,我要去色誘試煉她。」

於是,天魔波旬便化作一名既年輕又容貌俊美的男子,來到比丘尼的面前,佯裝成不期而遇,他問比丘尼:「咦?這位阿姨!請問您要去哪兒?」

比丘尼回答:「居士您好!我是要去禪修。」

這時,天魔波旬便用以下的偈言來挑逗比丘尼:

「妙華堅固樹,  依止其樹下,
獨一無等侶,  不畏惡人耶?」

    天魔的意思是說:唉呀!雖然妳所依止的這棵樹很堅挺,但妳獨自一人,沒人陪伴,妳不怕有色狼或歹徒來非禮妳嗎!

蓮花色比丘尼一聽便深覺不對勁,暗自思忖:「他到底是誰?擺明是來意不善。他究竟是人?是非人?還是流氓惡少或色狼?」

於是,比丘尼暗自以神通觀察,發現了對方的真面目:「哦!原來是這個天上的惡魔想要來搗亂。」

比丘尼便以下面的偈言斥退天魔:

「設使有百千,  皆是姦狡人,
如汝等惡魔,  來至我所者,
不能動毛髮,  不畏汝惡魔。」

    比丘尼的意思是說:就算有千百個像你天魔一樣的壞人在我面前,也不能動我一根汗毛,我一點都不怕你這個天魔!

天魔又出言恐嚇道:「我可是會遁入妳的肚子裡,住在妳的內臟中,或住在妳的兩眉之間,妳都不可能發現我的。」

連華色比丘尼以下面的偈語斥退天魔:

「我心有大力,  善修習神通,
大縛已解脫,  不畏汝惡魔。
我已吐三垢,  恐怖之根本,
住於不恐地,  不畏於魔軍。
於一切愛喜,  離一切闇冥,
已證於寂滅,  安住諸漏盡。
覺知汝惡魔,  自當消滅去。」

蓮花色的意思是說:我有大神通,且被佛譽為比丘尼中神通第一,法力可是遠在你之上,你最好不要輕易跟我比試,否則是以卵擊石。又我早已吐盡貪瞋癡等三種垢染,斷除了心中的恐怖之源,根本就不怕天魔軍隊的威嚇。唯有遠離一切的欲樂,捨棄所有的愚痴,滅盡一切煩惱,安住於涅槃,才是正道。我已經知道你是天魔了,快滾吧!

天魔波旬一聽大驚:「唉呀!這個蓮花色比丘尼已經發現我了。」於是,深感挫敗,便悻悻然地消失不見。

五、尸羅比丘尼:

有一次,一位名叫尸羅的聖比丘尼,在清晨的時候,著衣持缽,走入舍衛城裡乞食化緣。她乞得食物以後,用過餐,便返還精舍,收拾好衣缽,洗乾淨腳,然後將尼師壇放在右肩上,獨自走入安陀樹林裡坐禪。

這時,天魔波旬正暗中窺伺這名比丘尼的一舉一動,心中盤算著:「現在沙門瞿曇正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林裡,而他的女弟子尸羅比丘尼正獨自走入安陀林裡坐禪。這是個好時機,我要去試煉她。」

於是,天魔波旬便化作一名既年輕又容貌俊美的男子,來到比丘尼的面前,佯裝成不期而遇,他問比丘尼:「咦?這位阿姨!請問您要去哪兒?」

比丘尼回答:「居士您好!我是要去禪修。」

這時,天魔波旬便用以下的偈言來挑逗比丘尼:

「眾生云何生?  誰為其作者?
眾生何處起,  去復至何所?」

    尸羅比丘尼是一位智慧很高的比丘尼,所以天魔以形而上的哲學問題來挑戰尸羅,天魔的意思是說:眾生是從何而來?是誰創造的?將何處去?歸宿是哪裡?

尸羅比丘尼一聽便深覺不對勁,暗自思忖:「他到底是誰?擺明是來意不善。他究竟是人?是非人?還是流氓惡少或色狼?」

於是,比丘尼暗自以神通觀察,發現了對方的真面目:「哦!原來是這個天上的惡魔想要來搗亂。」

比丘尼便以下面的偈言斥退天魔:

「汝謂有眾生,  此則惡魔見,
唯有空陰聚,  無是眾生者。
如和合眾材,  世名之為車,
諸陰因緣合,  假名為眾生。
其生則苦生,  住亦即苦住,
無餘法生苦,  苦生苦自滅。
捨一切愛苦,  離一切闇冥,
已證於寂滅,  安住諸漏盡。
已知汝惡魔,  則自消滅去。」
 

    比丘尼的意思是說:你所謂的「眾生」是以你天魔的角度立場所見,但在我的眼中,並沒有所謂的「眾生」,一切只有五蘊因緣聚合的現象而已,就好比聚集一切的器材零件,便能打造成世人所謂的車子。因為五蘊的因緣而聚合,所以才有世人所謂的「眾生」這種概念。但有生就是苦,存在也是一種「苦住」,無餘法生苦,苦生苦自滅。唯有遠離一切的欲樂,捨棄所有的愚痴,滅盡一切煩惱,安住於涅槃,才是正道。我已經知道你是天魔了,快滾吧!

天魔波旬一聽大驚:「唉呀!這個尸羅比丘尼已經發現我了。」於是,深感挫敗,便悻悻然地消失不見。

六、毘羅比丘尼:

有一次,一位名叫毘羅的聖比丘尼,在清晨的時候,著衣持缽,走入舍衛城裡乞食化緣。她乞得食物以後,用過餐,便返還精舍,收拾好衣缽,洗乾淨腳,然後將尼師壇放在右肩上,獨自走入安陀樹林裡坐禪。

這時,天魔波旬正暗中窺伺這名比丘尼的一舉一動,心中盤算著:「現在沙門瞿曇正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林裡,而他的女弟子毘羅比丘尼正獨自走入安陀林裡坐禪。這是個好時機,我要去試煉她。」

於是,天魔波旬便化作一名既年輕又容貌俊美的男子,來到比丘尼的面前,佯裝成不期而遇,他問比丘尼:「咦?這位阿姨!請問您要去哪兒?」

比丘尼回答:「居士您好!我是要去禪修。」

這時,天魔波旬便用以下的偈言來挑逗比丘尼:

「云何作此形?  誰為其作者?
此形何處起?  形去至何所?」

    尸羅比丘尼是一位外表非常美麗的比丘尼,所以天魔特意來騷擾尸羅,天魔的意思是說:妳的美貌與外表是怎麼生成的?是誰創造了妳的美貌?它是從何處生起?又將何處去?

尸羅比丘尼一聽便深覺不對勁,暗自思忖:「他到底是誰?擺明是來意不善。他究竟是人?是非人?還是流氓惡少或色狼?」

於是,比丘尼暗自以神通觀察,發現了對方的真面目:「哦!原來是這個天上的惡魔想要來搗亂。」

比丘尼便以下面的偈言斥退天魔:

「此形不自造,  亦非他所作,
因緣會而生,  緣散即磨滅。
如世諸種子,  因大地而生,
因地水火風,  陰界入亦然。
因緣和合生,  緣離則磨滅,
捨一切愛苦,  離一切闇冥。
已證於寂滅,  安住諸漏盡,
惡魔以知汝,  即自磨滅去。」

   比丘尼的意思是說:我的外表既非自己所創造,亦非他人所創造,一切只是因緣聚合的現象而已,一旦緣散即磨滅。就好比世間的種子,因大地土壤才能生長。而我的外表不過是「地」、「水」、「火」、「風」等四大元素的組合,精神方面的功能也是如此,都是因緣的聚合,一旦緣離則消滅。唯有遠離一切的欲樂,捨棄所有的愚痴,滅盡一切煩惱,安住於涅槃,才是正道。我已經知道你是天魔了,快滾吧!

天魔波旬一聽大驚:「唉呀!這個尸羅比丘尼已經發現我了。」於是,深感挫敗,便悻悻然地消失不見。

七、毘闍耶比丘尼

有一次,一位名叫毘闍耶的聖比丘尼,在清晨的時候,著衣持缽,走入舍衛城裡乞食化緣。她乞得食物以後,用過餐,便返還精舍,收拾好衣缽,洗乾淨腳,然後將尼師壇放在右肩上,獨自走入安陀樹林裡坐禪。

這時,天魔波旬正暗中窺伺這名比丘尼的一舉一動,心中盤算著:「現在沙門瞿曇正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林裡,而他的女弟子毘闍耶比丘尼正獨自走入安陀林裡坐禪。這是個好時機,我要去試煉她。」

於是,天魔波旬便化作一名既年輕又容貌俊美的男子,來到比丘尼的面前,佯裝成不期而遇,他問比丘尼:「咦?這位阿姨!請問您要去哪兒?」

比丘尼回答:「居士您好!我是要去禪修。」

這時,天魔波旬便用以下的偈言來挑逗比丘尼:

「汝今年幼少,  我亦是年少,
當共於此處,  作五種音樂。
而共相娛樂,  用是禪思為。」

    天魔的意思是說:唉呀!妳這麼的年輕就出家,妳現在可是花樣年華的時候,應該要好好享受你的青春啊!我跟妳一樣都這麼年輕,不如我們一起來彈奏音樂,共享琴瑟和鳴的情愛之樂,不要再浪費時間去修什麼禪了!

毘闍耶比丘尼一聽便深覺不對勁,暗自思忖:「他到底是誰?擺明是來意不善。他究竟是人?是非人?還是流氓惡少或色狼?」

於是,比丘尼暗自以神通觀察,發現了對方的真面目:「哦!原來是這個天上的惡魔想要來搗亂。」

比丘尼便以下面的偈言斥退天魔:

「歌舞作眾伎,  種種相娛樂,
今悉已惠汝,  非我之所須。
若寂滅正受,  及天人五欲,
一切持相與,  亦非我所須。
捨一切喜歡,  離一切闇冥,
寂滅以作證,  安住諸漏盡。
已知汝惡魔,  當自消滅去。」
 

    比丘尼的意思是說:你所喜愛的歌舞伎樂及男歡女愛,對我來說都不再有吸引力了。如果拿天人的五欲之樂跟解脫之樂相比,我會選擇解脫。唯有遠離一切的欲樂,捨棄所有的愚痴,滅盡一切煩惱,安住於涅槃,才是正道。我已經知道你是天魔了,快滾吧!

天魔波旬一聽大驚:「唉呀!這個毘闍耶比丘尼已經發現我了。」於是,深感挫敗,便悻悻然地消失不見。

八、遮羅比丘尼:

有一次,一位名叫遮羅的聖比丘尼,在清晨的時候,著衣持缽,走入舍衛城裡乞食化緣。她乞得食物以後,用過餐,便返還精舍,收拾好衣缽,洗乾淨腳,然後將尼師壇放在右肩上,獨自走入安陀樹林裡坐禪。

這時,天魔波旬正暗中窺伺這名比丘尼的一舉一動,心中盤算著:「現在沙門瞿曇正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林裡,而他的女弟子遮羅比丘尼正獨自走入安陀林裡坐禪。這是個好時機,我要去試煉她。」

於是,天魔波旬便化作一名既年輕又容貌俊美的男子,來到比丘尼的面前,佯裝成不期而遇,他問比丘尼:「咦?這位阿姨!請問您要去哪兒?」

比丘尼回答:「居士您好!我是要去禪修。」

這時,天魔波旬便用以下的偈言來挑逗比丘尼:

「覺受生為樂,  生服受五欲,
為誰教受汝,  令厭離於生。」

    天魔的意思是說:唉呀!活著的感覺是多麼美好啊!可以享受快樂!可以享受五欲!到底是誰教妳厭離於渴愛呢?

遮羅比丘尼一聽便深覺不對勁,暗自思忖:「他到底是誰?擺明是來意不善。他究竟是人?是非人?還是流氓惡少或色狼?」

於是,比丘尼暗自以神通觀察,發現了對方的真面目:「哦!原來是這個天上的惡魔想要來搗亂。」

比丘尼便以下面的偈言斥退天魔:

「生者必有死,  生則受諸苦,
鞭打諸惱苦,  一切緣生有。
當斷一切苦,  超越一切生,
慧眼觀聖諦,  牟尼所說法。
苦苦及苦集,  滅盡離諸苦,
修習八正道,  安隱趣涅槃。
大師平等法,  我欣樂彼法,
我知彼法故,  不復樂受生。
一切離愛喜,  捨一切闇冥,
寂滅以作證,  安住諸漏盡。
覺知汝惡魔,  自當消滅去。」

    比丘尼的意思是說:有生就必有死,只要有生就必承受諸苦。一切的鞭打及煩惱的諸苦,都是緣自於生,所以若欲斷除一切的苦,就應當超越一切的生。想要超越生,就必須依照世尊的教導,慧觀四聖諦,也就是:苦,苦的生起,苦的滅去,循八正道滅苦。我欣然接受世尊的正法,且已依法奉行,不再樂著於渴愛再生。唯有遠離一切的欲樂,捨棄所有的愚痴,滅盡一切煩惱,安住於涅槃,才是正道。我已經知道你是天魔了,快滾吧!

天魔波旬一聽大驚:「唉呀!這個遮羅比丘尼已經發現我了。」於是,深感挫敗,便悻悻然地消失不見。

九、優波遮羅比丘尼:

有一次,一位名叫優波遮羅的聖比丘尼,在清晨的時候,著衣持缽,走入舍衛城裡乞食化緣。她乞得食物以後,用過餐,便返還精舍,收拾好衣缽,洗乾淨腳,然後將尼師壇放在右肩上,獨自走入安陀樹林裡坐禪。

這時,天魔波旬正暗中窺伺這名比丘尼的一舉一動,心中盤算著:「現在沙門瞿曇正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林裡,而他的女弟子優波遮羅比丘尼正獨自走入安陀林裡坐禪。這是個好時機,我要去試煉她。」

於是,天魔波旬便化作一名既年輕又容貌俊美的男子,來到比丘尼的面前,佯裝成不期而遇,他問比丘尼:「咦?這位阿姨!請問您要去哪兒?」

比丘尼回答:「居士您好!我是要去禪修。」

這時,天魔波旬便用以下的偈言來挑逗比丘尼:

「三十三天上,  炎魔兜率陀,
化樂他自在,  發願得往生。」

    天魔的意思是說:唉呀!妳這麼用功精進,應該將妳修行的功德都發願求生三十三天、炎魔天、兜率陀天、化樂天、他自在天。妳一定會如願以償的!

優波遮羅比丘尼一聽便深覺不對勁,暗自思忖:「他到底是誰?擺明是來意不善。他究竟是人?是非人?還是流氓惡少或色狼?」

於是,比丘尼暗自以神通觀察,發現了對方的真面目:「哦!原來是這個天上的惡魔想要來搗亂。」

比丘尼便以下面的偈言斥退天魔:

「三十三天上,  炎魔兜率陀,
化樂他自在,  斯等諸天上。
不離有為行,  故隨魔自在,
一切諸世間,  悉是眾行聚。
一切諸世間,  悉皆動搖法,
一切諸世間,  苦火常熾然。
一切諸世間,  悉皆煙塵起,
不動亦不搖,  不習近凡夫。
不隨於魔趣,  於是處娛樂,
離一切愛苦,  捨一切闇冥。
寂滅以作證,  安住諸漏盡,
已覺汝惡魔,  則自磨滅去。」

    比丘尼的意思是說:六欲諸天雖然快樂,但仍不離有為煩惱,不脫天魔的五欲羅網所掌控。一切世間都是眾行業緣而聚,皆是無常動搖的現象,常受苦火所煎熬,煩惱煙塵四起。若能遠離凡夫的世俗欲樂,對世間法不動亦不搖,便不會墮入天魔的魔網,才能得自在,處處安享寂靜的解脫之樂。唯有遠離一切的欲樂,捨棄所有的愚痴,滅盡一切煩惱,安住於涅槃,才是正道。我已經知道你是天魔了,快滾吧!

天魔波旬一聽大驚:「唉呀!這個優波遮羅比丘尼已經發現我了。」於是,深感挫敗,便悻悻然地消失不見。

十、尸利沙遮羅比丘尼:

有一次,一位名叫尸利沙遮羅的聖比丘尼,在清晨的時候,著衣持缽,走入舍衛城裡乞食化緣。她乞得食物以後,用過餐,便返還精舍,收拾好衣缽,洗乾淨腳,然後將尼師壇放在右肩上,獨自走入安陀樹林裡坐禪。

這時,天魔波旬正暗中窺伺這名比丘尼的一舉一動,心中盤算著:「現在沙門瞿曇正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林裡,而他的女弟子尸利沙遮羅比丘尼正獨自走入安陀林裡坐禪。這是個好時機,我要去試煉她。」

於是,天魔波旬便化作一名既年輕又容貌俊美的男子,來到比丘尼的面前,佯裝成不期而遇,他問比丘尼:「咦?這位阿姨!請問您最想要的是什麼?」

比丘尼回答:「我什麼都不想要,我無所求。」

這時,天魔波旬便用以下的偈言來挑比丘尼的語病:

「汝何所諮受,  剃頭作沙門?
身著袈裟衣,  而作出家相,
不樂於諸道,  而守愚癡住。」

    天魔的意思是說:唉呀!妳都把頭髮給剃光了!還身穿袈裟!卻說不樂於諸道,豈不是愚癡?

尸利沙遮羅比丘尼一聽便深覺不對勁,暗自思忖:「他到底是誰?擺明是來意不善。他究竟是人?是非人?還是流氓惡少或色狼?」

於是,比丘尼暗自以神通觀察,發現了對方的真面目:「哦!原來是這個天上的惡魔想要來搗亂。」

比丘尼便以下面的偈言斥退天魔:

「此法外諸道,  諸見所纏縛,
縛於諸見已,  常隨魔自在。
若生釋種家,  稟無比大師,
能伏諸魔怨,  不為彼所伏。
清淨一切脫,  道眼普觀察,
一切智悉知,  最勝離諸漏。
彼則我大師,  我唯樂彼法,
我入彼法已,  得遠離寂滅。
離一切愛喜,  捨一切闇冥,
寂滅以作證,  安住諸漏盡。
已知汝惡魔,  如是自滅去。」

    比丘尼的意思是說:一切的外道邪見,都受天魔所掌控。但如今我已皈依三寶,投身僧團,跟隨世尊修行,已擺脫一切的邪見,我發現正法才是最殊勝的,我走入正法以後,已體驗到寂滅清涼。唯有遠離一切的欲樂,捨棄所有的愚痴,滅盡一切煩惱,安住於涅槃,才是正道。我已經知道你是天魔了,快滾吧!

天魔波旬一聽大驚:「唉呀!這個尸利沙遮羅比丘尼已經發現我了。」於是,深感挫敗,便悻悻然地消失不見。

原文/

雜阿含經卷第四十五

    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譯
   (一一九八) 如是我聞: 一時,
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阿[*]毘比丘尼,
住舍衛國王園精舍比丘尼眾中。時,
[*]毘比丘尼晨朝著衣持缽,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
舉衣缽,洗足,持尼師壇,著右肩上,
入安陀林坐禪。 時,魔波旬作是念:
「今沙門瞿曇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有弟子阿[*]毘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精舍比丘尼眾中,
晨朝著衣持缽,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
舉衣缽,洗足已,持尼師壇,著右肩上,
入安陀林坐禪。我今當往,為作留難。」
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詣彼比丘尼所,
語比丘尼言:「阿姨!欲何處去?」 比丘尼答言:「賢者!
到遠離處去。」 時,魔波旬即說偈言:
「世間無有出,  用求遠離為,
還服食五欲,  勿令後變悔。」
時,阿[*]毘比丘尼作是念:「是誰?欲恐怖我。
為是人耶?為非人耶?姦狡人耶?」 心即念言:
「此必惡魔欲亂我耳。」覺知已,而說偈言:
「世間有出要,  我自知所得,
鄙下之惡魔,  汝不知其道。
譬如利刀害,  五欲亦如是,
譬如斬肉形,  苦受陰亦然。
如汝向所說,  服樂五欲者,
是則不可樂,  大恐怖之處。
離一切喜樂,  捨諸大闇冥,
以滅盡作證,  安住離諸漏。
覺知汝惡魔,  尋即自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
「彼阿[*]毘比丘尼已知我心。」愁憂不樂,即沒不現。
   (一一九九) 如是我聞: 一時,
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蘇摩比丘尼,
住舍衛國王園精舍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缽,
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缽,洗足畢,
持尼師壇,著右肩上,至安陀林坐禪。 時,
魔波旬作是念:
「今沙門瞿曇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有蘇摩比丘尼,
住舍衛國王園精舍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缽,入舍衛城乞食。
食已,還精舍,舉衣缽,洗足畢,持尼師檀,
著右肩上,入安陀林坐禪。我今當往,
為作留難。」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
往至蘇摩比丘尼所,問言:「阿姨!欲至何所?」 答言:「賢者!
欲至遠離處去。」 時,魔波旬即說偈言:
「仙人所住處,  是處甚難得,
非彼二指智,  能得到彼處。」
時,蘇摩比丘尼作是念:
「此是何等?欲恐怖我。為人?為非人?為姦狡人?」作此思惟已,
決定智生,知是惡魔來欲嬈亂,即說偈言:
「心入於正受,  女形復何為,
智或若生已,  逮得無上法。
若於男女想,  心不得俱離,
彼即隨魔說,  汝應往語彼。
離於一切苦,  捨一切闇冥,
逮得滅盡證,  安住諸漏盡。
覺知汝惡魔,  即自磨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蘇摩比丘尼已知我心。」
內懷憂悔,即沒不現。
   (一二○○) 如是我聞: 一時,
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吉離舍瞿曇彌比丘尼,
住舍衛國王園精舍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缽,
至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缽,
洗足畢,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
於一樹下結跏趺坐,入晝正受。 時,
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門瞿曇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

吉離舍瞿曇彌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精舍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缽,
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缽,洗足畢,
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
於一樹下結跏趺坐,入晝正受。我今當往,為作留難。」
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
往至吉離舍瞿曇彌比丘尼所,而說偈言:
「汝何喪其子,  涕泣憂愁貌,
獨坐於樹下,  何求於男子?」
時,吉離舍瞿曇彌比丘尼作是念:
「為誰恐怖我?為人?為非人?為姦狡者?」如是思惟,
生決定智:「惡魔波旬來嬈我耳。」即說偈言:
「無邊際諸子,  一切皆亡失,
此則男子邊,  已度男子表。
不惱不憂愁,  佛教作已作,
一切離愛苦,  捨一切闇冥。
已滅盡作證,  安隱盡諸漏,
已知汝弊魔,  於此自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
「吉離舍瞿曇彌比丘尼已知我心。」愁憂苦惱,即沒不現。
   (一二一) 如是我聞: 一時,
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優缽羅色比丘尼,
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缽,
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缽,洗足畢,
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
入晝正受。 時,魔波旬作是念:
「今沙門瞿曇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優缽羅色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缽,
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缽,
洗足畢,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
坐一樹下,入晝正受。我今當往,為作留難。」
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至優缽羅色比丘尼所,
而說偈言:
「妙華堅固樹,  依止其樹下,
獨一無等侶,  不畏惡人耶?」
時,優缽羅色比丘尼作是念:
「為何等人?欲恐怖我?為是人?為非人?為姦狡人?」
如是思惟,即得覺知:「必是惡魔波旬欲亂我耳。」
即說偈言:
「設使有百千,  皆是姦狡人,
如汝等惡魔,  來至我所者,
不能動毛髮,  不畏汝惡魔。」
魔復說偈言:
「我今入汝腹,  住於內藏中,
或住兩眉間,  汝不能見我。」
時,優缽羅色比丘尼復說偈言:
「我心有大力,  善修習神通,
大縛已解脫,  不畏汝惡魔。
我已吐三垢,  恐怖之根本,
住於不恐地,  不畏於魔軍。
於一切愛喜,  離一切闇冥,
已證於寂滅,  安住諸漏盡。
覺知汝惡魔,  自當消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
「優缽羅色比丘尼已知我心。」內懷憂愁,即沒不現。
   (一二二) 如是我聞: 一時,
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
尸羅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缽,入舍衛城乞食。
食已,還精舍,舉衣缽,洗足畢,持尼師壇,
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入晝正受。 時,
魔波旬作是念:
「今沙門瞿曇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尸羅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精舍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缽,
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缽,洗足畢,
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入晝正受。
我今當往,為作留難。」即化作年少,
容貌端正,往到尸羅比丘尼前而說偈言:
「眾生云何生?  誰為其作者?
眾生何處起,  去復至何所?」
尸羅比丘尼作是念:「此是何人?欲恐怖我。
為人?為非人?為姦狡人?」作是思惟已,
即生知覺:「此是惡魔欲作留難。」即說偈言:
「汝謂有眾生,  此則惡魔見,
唯有空陰聚,  無是眾生者。
如和合眾材,  世名之為車,
諸陰因緣合,  假名為眾生。
其生則苦生,  住亦即苦住,
無餘法生苦,  苦生苦自滅。
捨一切愛苦,  離一切闇冥,
已證於寂滅,  安住諸漏盡。
已知汝惡魔,  則自消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尸羅比丘尼已知我心。」
內懷憂慼,即沒不現。
   (一二三) 如是我聞: 一時,
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
毘羅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缽,入舍衛城乞食。
食已,還精舍,舉衣缽,洗足畢,持尼師壇,
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入晝正受。 時,
魔波旬作是念:
「今沙門瞿曇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毘羅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缽,入舍衛城乞食。食已,
還精舍,舉衣缽,洗足畢,持尼師壇,
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入晝正受。
我當往彼,為作留難。」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
至毘羅比丘尼所而說偈言:
「云何作此形?  誰為其作者?
此形何處起?  形去至何所?」
毘羅比丘尼作是念:
「是何人來恐怖我?為人?為非人?為姦狡人?」如是思惟,
即得知覺:「惡魔波旬欲作嬈亂。」即說偈言:
「此形不自造,  亦非他所作,
因緣會而生,  緣散即磨滅。
如世諸種子,  因大地而生,
因地水火風,  陰界入亦然。
因緣和合生,  緣離則磨滅,
捨一切愛苦,  離一切闇冥。
已證於寂滅,  安住諸漏盡,
惡魔以知汝,  即自磨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毘羅比丘尼已知我心。」
生大憂慼,即沒不現。
   (一二四) 如是我聞: 一時,
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毘闍耶比丘尼,
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缽,
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缽,洗足畢,
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
入晝正受。 時,魔波旬作是念:
「此沙門瞿曇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弟子毘闍耶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缽,
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缽,洗足畢,
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
入晝正受。我今當往,為作留難。」
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至其前而說偈言:
「汝今年幼少,  我亦是年少,
當共於此處,  作五種音樂。
而共相娛樂,  用是禪思為。」
時,毘闍耶比丘尼作是念:
「此何等人?欲恐怖我。為是人耶?為非人耶?為姦狡人耶?」
如是思惟已,即得知覺:
「是魔波旬欲作嬈亂。」即說偈言:
「歌舞作眾伎,  種種相娛樂,
今悉已惠汝,  非我之所須。
若寂滅正受,  及天人五欲,
一切持相與,  亦非我所須。
捨一切喜歡,  離一切闇冥,
寂滅以作證,  安住諸漏盡。
已知汝惡魔,  當自消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
「是毘闍耶比丘尼已知我心。」內懷憂慼,即沒不現。
   (一二五) 如是我聞: 一時,
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
遮羅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缽,入舍衛城乞食。
食已,還精舍,舉衣缽,洗足畢,持尼師壇,
著肩上,至安陀林,坐一樹下,入晝正受。 時,
魔波旬作是念:
「今沙門瞿曇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遮羅比丘尼亦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缽,入舍衛城乞食。
食已,還精舍,洗足畢,舉衣缽,持尼師壇,
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入晝正受。
我今當往,為作留難。」化作年少,容貌端正,
至遮羅比丘尼前而說偈言:
「覺受生為樂,  生服受五欲,
為誰教受汝,  令厭離於生。」
時,遮羅比丘尼作是念:
「此是何人?欲作恐怖?為人?為非人?為姦狡人?而來至此,
欲作嬈亂。」即說偈言:
「生者必有死,  生則受諸苦,
鞭打諸惱苦,  一切緣生有。
當斷一切苦,  超越一切生,
慧眼觀聖諦,  牟尼所說法。
苦苦及苦集,  滅盡離諸苦,
修習八正道,  安隱趣涅槃。
大師平等法,  我欣樂彼法,
我知彼法故,  不復樂受生。
一切離愛喜,  捨一切闇冥,
寂滅以作證,  安住諸漏盡。
覺知汝惡魔,  自當消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遮羅比丘尼已知我心。」
內懷憂慼,即沒不現。
   (一二六) 如是我聞: 一時,
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
優波遮羅比丘尼亦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缽,
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缽,洗足畢,
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
入晝正受。 時,魔波旬作是念:
「今沙門瞿曇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優波遮羅比丘尼亦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缽,
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缽,洗足畢,
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
入晝正受。我今當往,為作留難。」
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
至優波遮羅比丘尼所而說偈言:
「三十三天上,  炎魔兜率陀,
化樂他自在,  發願得往生。」
優波遮羅比丘尼作是念:
「此何等人?欲恐怖我?為人?為非人?為是姦狡人?」自思覺悟:
「必是惡魔欲作嬈亂。」而說偈言:
「三十三天上,  炎魔兜率陀,
化樂他自在,  斯等諸天上。
不離有為行,  故隨魔自在,
一切諸世間,  悉是眾行聚。
一切諸世間,  悉皆動搖法,
一切諸世間,  苦火常熾然。
一切諸世間,  悉皆煙塵起,
不動亦不搖,  不習近凡夫。
不隨於魔趣,  於是處娛樂,
離一切愛苦,  捨一切闇冥。
寂滅以作證,  安住諸漏盡,
已覺汝惡魔,  則自磨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
「優波遮羅比丘尼已知我心。」內懷憂慼,即沒不現。
   (一二七) 如是我聞: 一時,
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
尸利沙遮羅比丘尼亦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缽,
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缽,洗足畢,
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
入晝正受。 時,魔波旬作是念:
「今沙門瞿曇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
尸利沙遮羅比丘尼亦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缽,
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缽,
洗足畢,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
坐一樹下,入晝正受。我當往彼,為作留難。」
化作年少,容貌端正,
往到尸利沙遮羅比丘尼所而作是言:「阿姨!汝樂何等諸道?」
 比丘尼答言:「我都無所樂!」 時,魔波旬即說偈言:
「汝何所諮受,  剃頭作沙門?
身著袈裟衣,  而作出家相,
不樂於諸道,  而守愚癡住。」
時,尸利沙遮羅比丘尼作是念:
「此何等人?欲恐怖我。為人?為非人?為姦狡人?」
如是思惟已,即自知覺:「惡魔波旬欲作嬈亂。」即說偈言:
「此法外諸道,  諸見所纏縛,
縛於諸見已,  常隨魔自在。
若生釋種家,  稟無比大師,
能伏諸魔怨,  不為彼所伏。
清淨一切脫,  道眼普觀察,
一切智悉知,  最勝離諸漏。
彼則我大師,  我唯樂彼法,
我入彼法已,  得遠離寂滅。
離一切愛喜,  捨一切闇冥,
寂滅以作證,  安住諸漏盡。
已知汝惡魔,  如是自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
「尸利沙遮羅比丘尼已知我心。」內懷憂慼,即沒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