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愛惜第一的居士

 

 

 
       
 

  本篇是一篇非常精彩有趣的經文,內容詳載佛陀救人及並以神通降服厲鬼的經過,本經的厲鬼依北傳法句經譬喻品的記載,其前生為一國王,因遭人民的背叛及殺害,臨死前心生咒怨,願其來生化作厲鬼,返國報復並殺盡國內的人民,嗣因與佛陀鬥法落敗,為佛所收服,成為佛陀的在家弟子。

本經中的厲鬼為南傳經典的曠野夜叉,與雪山夜叉的前世皆曾為出家積善根之二人,但因犯戒有過失,今生二人淪為夜叉王,各為五百夜叉之首領,分別載於《曠野夜叉經》及《雪山夜叉經》。

 

選譯自北傳《增一阿含經》

優婆塞喬正一譯於西元2010(佛曆2554年)/11/17

 

我是這樣聽說的:

有一次,佛陀住在古印度的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林裡。當時,在舍衛國的鄰國拔祇國裡,出現了一個名叫毘沙的凶猛厲鬼。

這名厲鬼,極為兇猛暴力,殺民無量,每日殺一人,或每日殺二人、三人、四人、五人、十人、二十人、三十人、四十人、五十人…..

因著他的殺戮,造成了腥風血雨,也因此吸引了更多的邪惡鬼神及嗜血的羅剎聚集在此國之中,助長了他的惡勢力。

拔祇國的人民終日生活在恐懼之中,苦不堪言,因此集會商議著:「這個國家已經不是人住的地方了,不如我們一起搬離此國,遷徙到其他國家吧。」

毘沙厲鬼很快就得知人民的想法,他想到如果人民全都搬走,那就沒有人可以當作食物供他享用,於是便現身阻止,並恐嚇人民:「你們都不許走!沒用的!就算你們逃離此地,也逃不出我的魔掌,不管是天涯海角,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但你們只要每天奉獻一個人祭祀我,我就答應不再騷擾你們!」

大家都非常畏忌厲鬼的惡勢力,沒辦法,只好姑息妥協。

就這樣,大家開始輪流作惡鬼的祭品,每天送一個活人給惡鬼食用。

每當惡鬼吃完了人以後,便將吃剩的骨骸丟棄在山谷之中。因此,原本是優美的山中谿谷,沒多久已經遍滿著死人的骨頭。

拔祇國中有一位名叫善覺的長者,非常的有錢,家中財寶無量,估計財富有千億之多,並有許多的騾、驢、駱駝等家畜,以及不計其數的金、銀、寶、車璩、馬瑙、真珠、虎珀等七寶。

這位長者有一個兒子,名叫那優羅,因為是獨子,所以特別的愛護,小孩未曾一刻離開父母的視線。但悲劇終於降臨到這家人,因為已經輪到長者的小孩當犧牲品,長者就算坐擁金山銀山,也沒有特權可享,仍必須遵守國家人民的約定,無法豁免。

那優羅的父母強忍著悲痛,為小孩沐浴更衣,親自將他帶到墳塚間。

長者夫婦悲憤異常,啼哭呼喊,極度的不甘心,他們向諸神、僧伽、及佛陀祈禱著:「諸神啊,地神啊,請你們大家證明:我等夫婦唯有這一個孩子,願諸神明當證明此;所有二十八大鬼神王,請你們保護這個無辜的小孩;四大天王啊,我也請你們庇護此兒,使他能逃過此劫;三十三天的天主釋提桓因啊,也請你救救此兒性命吧;大梵天王啊,也請你救命啊;所有護世的善良鬼神啊,請你們幫我兒逃脫此厄;所有如來的弟子,漏盡阿羅漢,我今亦請求你們,幫我們逃脫此厄;所有辟支佛無師自覺的聖者,也請你們幫我們逃脫此厄;佛陀啊,您有不降者降,不度者度,不獲者獲,不脫者脫,不般涅槃者使般涅槃,無救者與作救護,盲者作眼目,病者作大醫王的大自在神力與智慧,不管是天神、龍、鬼神、一切人民、魔及魔天,就屬您最尊、最上,無能及者,可敬可貴,堪為人天作良祐福田,無有眾生勝過如來。希望如來慈悲,當鑒察之,願如來當照此至心。」

那優羅的父母祝禱完以後,很無奈的將兒子留在墳場,非常不捨的離去。

同一時間,世尊以清淨的天眼神通及天耳神通,看見並聽到長者夫婦的求援。

這時,世尊以神通瞬間出現在山中惡鬼的住處。剛好這些兇惡的猛鬼都不在,他們全都聚集在雪山北鬼神之處。

世尊走入厲鬼的住處,便就地正身正意,結跏趺坐。

那優羅獨自走到惡鬼的住處,他沒見到厲鬼,卻見佛陀全身光色炳然,正身正意,繫念在前,顏色端正,世間稀有,諸根寂靜,得諸功德,降伏諸魔,如此諸的美德不可稱計。具有三十二相、八十種好,莊嚴其身,如須彌山,出諸山頂,面如日月,亦如金山,光有遠照。

那優羅看見佛陀以後,已一掃心中的恐懼,平安與喜樂之情立時溢滿全身,他以歡喜之心望著如來,心想:「此人必定不是毘沙惡鬼。因為我眼中所見,令我產生極大的歡喜之心,如果對方是惡鬼的話, 應該早就把我給吃掉了。」

這時,世尊開口安慰著那優羅:「那優羅!你不用怕,誠如你所言,我是如來.至真.等正覺,我今天來是救你的,以及降此惡鬼。」

那優羅聽到佛陀的這番話,心中歡喜踊躍,不能自勝,便跑到世尊的面前,跪在地上,額頭觸地,頂禮佛足,然後恭敬的坐在一旁。

世尊便為那優羅解說佛法妙義,包括:布施、持戒、生天,欲為穢惡,漏不淨行,出家為要,去諸亂想。

世尊已知那優羅心意歡喜,意性柔軟,便如過去諸佛世尊所常宣說之法:苦、集、滅、道,為那優羅進一步解說四聖諦。

就這樣,那優羅便於座位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註:證初果)。因為那優羅已見法、得法,成就諸法、承受諸法,無有狐疑,理解如來聖教,便歸依佛、法、聖眾,而受五戒。

沒多久,毘沙惡鬼回來了,他看見世尊端坐思惟,身不傾動,便大動恚怒,施展神通,呼風喚雨,以雨、雷、電、霹靂等攻擊如來,有時又降下如雨般的刀劍,但這些刀劍都在尚未墮地之前,便已化作優缽蓮花。

惡鬼見傷不到佛陀,更加瞋怒,立刻又降下如雨般的山河石壁,但這些東西也都在尚未墮地之頃,全化作各種飲食。

惡鬼又變出一頭大象,發出巨吼,奔向如來。

世尊也變出一隻萬獸之王的大獅子,將大象給折服。

惡鬼又將自己變成一頭獅子,欲攻擊如來。

世尊便化作一團大火聚,將惡鬼給團團圍住。

惡鬼怒不可抑,又將自己變成一隻有七個頭的大龍蛇,欲吞食世尊。

世尊又變出龍蛇的天敵,大鵬金翅鳥,反將惡鬼所變出的七頭怪蛇給撕裂吞食。。

這時,惡鬼已經筋疲力竭,黔驢技窮,無法可施了,他心想:「我已經用盡所有的神力,但是這個沙門竟然衣毛絲毫不動,看來對方必定來歷不凡,不如我去考問對方,出幾個難題,探探對方的底子與來歷。」

惡鬼便休戰,問世尊:「沙門,我現在問你幾個深奧的問題,如果你答不出來,我就要抓住你的兩腳,將你丟擲到海南。」

世尊回應道:「惡鬼,你聽好,我以神通自觀察,從未發現有任何天神、人類、沙門、婆羅門、或人、或非人,能抓住我的兩腳,將我丟擲到海南者。不過既然你有問題,你就提問吧。」

惡鬼問道:「沙門!什麼是故行?什麼是新行?什麼是行滅?」

世尊回答:「惡鬼,你聽好,眼是故行(眼睛是緣以前的宿業所感),從前、往日的業行所造,緣受(覺受)而成行;耳、鼻、口、身意,皆是如此。惡鬼,這就是所謂的故行。」

毘沙鬼曰:「沙門!那什麼又是新行?」

世尊告曰:「今世身體所造的三種業行(不論善惡)、口所造的四種口業(不論善惡)、意識所造的三種意業(不論善惡),惡鬼!這就是新行。」

惡鬼又問:「那什麼是行滅?」

世尊說:「當故行滅盡,更不興起,復不造新行,能取此行,永以不生,永盡無餘,是謂行滅。」

世尊的回答令惡鬼非常滿意,惡鬼已想不出任何的方法再刁難世尊了,便說道:「我非常的餓,你又何必壞我好事?奪我的食物?這個小孩是我的食物,沙門!把他還給我。」

世尊說:「過去當我尚未成道時,曾為菩薩,有一隻鴿子被老鷹追逐,飛向我求救,當時我尚且不惜性命,割肉餵鷹,拯救那隻鴿子。如今我今已成如來,又豈能捨此小兒,放任你食噉?你今日已用盡神力,怎麼樣也鬥不過我,我是不會把小孩給你吃。惡鬼,你聽好,你過去前生曾於上一尊迦葉佛的時代,也曾作過沙門,修持過梵行,只因你後來犯戒,故而今生成為惡鬼。」

佛陀的這番話,讓惡鬼頓時憶起塵封已久的前塵往事,他心中浮現出非常久遠的前生所犯的錯,便生起慚愧心,走到世尊的面前,跪在地上,額頭觸地,頂禮佛足,並作是說:「我真的很愚蠢,不別真偽,竟敢對如來心生敵意,唯願世尊受我懺悔。」

世尊安慰惡鬼:「起來吧,我接受你的悔過,以後不要再犯了。」

這時,世尊便為與毘沙鬼解說微妙的佛法,勸令歡喜。

惡鬼對世尊說道:「我願以此山谷,布施給招提僧,唯願世尊與我受。」

世尊接受了,並說以下的偈語:

「園果施清涼,  及作水橋樑,

  設能造大船,  及諸養生具。

                                                 晝夜無懈息,  獲福不可量,

                                                 法義戒成就,  終後生天上。」

惡鬼又問世尊:「不曉得世尊是否還有什麼吩咐嗎?」

世尊說:「你現在捨去你的原形,穿著三法衣,化作沙門,走入拔秖城內,在各處宣揚:『諸賢當知,如來出世,不降者降,不度者度,不解脫者令知解脫,無救者與作救護,盲者作眼目,諸天、世人、天、龍、鬼神、魔、若魔天、若人、非人,最尊、最上,無與等者,可敬、可貴,為人作良祐福田。今日度那優羅小兒及降毘沙惡鬼,大家可前往接受教悔。』」

「遵命。世尊!」

毘沙鬼聽從世尊的指示,化作沙門,披服著三法衣,走入諸里巷,作此教令:「今日世尊度那優羅小兒,及降伏毘沙惡鬼,汝等可往受彼教誨。」

拔祇國內人民熾盛,長者善覺聽聞此語後,得知兒子已蒙世尊拯救,歡喜踊躍,不能自勝,便帶領八萬四千的人民眾生,來到世尊的面前。大家一起跪在地上,額頭觸地,頂禮佛足,然後恭敬的坐在一旁。

世尊便為大家深入淺出,循序漸進解說微妙之佛法,包括:布施、持戒、生天,欲為穢惡,漏不淨行,出家為要,去諸亂想。

世尊已觀察到在場的八萬四千眾人民,心意歡悅,便如過去諸佛世尊所常宣說之法:苦、集、滅、道,為大家進一步解說四聖諦。

在場的聽眾各於座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證初果)。猶如白淨之衣,易染為色。在場的八萬四千眾亦復如是,諸塵垢盡,得法眼淨,得法、見法、分別諸法,無有狐疑,得無所畏,自歸三尊:佛、法、聖眾,而受五戒。

那優羅的父親對世尊說:「唯願世尊當受我明日的邀請。」

世尊默然接受邀請。

長者見世尊默然接受,即從座位起身,跪在地上,額頭觸地,頂禮佛足,趕回家準備第二天的飲食。

第二天午時一到,便前往邀請世尊:「世尊,午時已到。」

世尊便著衣持缽,走入拔祇城,來到長者家中,就座而坐。

長者見世尊已坐定,便親手斟酌,奉上各種飲食,他見世尊用完餐,便奉上清淨的水讓世尊漱口,然後取一小座,坐在如來的面前,對世尊表示:「善哉!世尊!若四部出家之眾,需要衣被、飲食、床臥具、病瘦醫藥者,盡可在我家取之。」

世尊答謝:「好的,長者!如您所言。」

世尊便為長者宣說微妙之佛法,然後便起身離去。

世尊如屈申手臂那麼短暫的時間,在拔祇國消失,瞬間在舍衛祇洹精舍裡出現。

世尊對所有的比丘們說:「若四部出家之眾,有需要衣被、飲食、床臥具、病瘦醫藥者,可從那優羅的父親那裡取之。」

這時,世尊又告訴所有的比丘:「如我今日優婆塞中第一弟子,無所愛惜,即那優羅父是。」

這時,所有的比丘聽聞佛陀所說,皆心生歡喜,並依法奉行。

 

 

(二) 聞如是: 一時,

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拔祇國界有鬼,名為毘沙。

在彼國界,極為兇暴,殺民無量,琱敼一人,

或日殺二人、三人、四人、五人、十人、二十人、三十人、

四十人、五十人。爾時,諸鬼神、羅剎充滿彼國。

是時,拔祇人民皆共集聚,而作是說:

「我等可得避此國至他國界,不須住此。」 是時,

毘沙惡鬼知彼人民心之所念,

便語彼人民曰:「汝等莫離此處至他邦土。所以然者,

終不免吾手。卿等日日持一人祠吾,

吾要不觸擾汝。」 是時,

拔祇人民日取一人祠彼惡鬼。是時,彼鬼食彼人已,

取骸骨擲著他方山中,然彼山中骨滿谿谷。 爾時,

有長者名善覺,在彼住止,饒財多寶,

積財千億,騾、驢、駱駝不可稱計,金、銀、珍寶、

車璩、馬瑙、真珠、虎珀亦不可稱。爾時,

彼長者有兒,名那優羅,唯有一子,甚愛敬念,

未曾離目前。爾時,有此限制,那優羅小兒,

次應祠鬼。 是時,那優羅父母沐浴此小兒,

與著好衣,將至塚間,至彼鬼所。到已,啼哭喚呼,

不可稱計,並作是說:「諸神,地神,皆共證明:

我等唯有此一子,願諸神明當證明此;

及二十八大鬼神王當共護此,無令有乏,

及四天王咸共歸命,願擁護此兒,

使得免濟;及釋提桓因亦向歸命,願濟此兒命;

及梵天王亦復歸命,願脫此命;

諸有鬼神護世者亦向歸命,使脫此厄;

諸如來弟子漏盡阿羅漢,我今亦復歸命,使脫此厄;

諸辟支佛無師自覺亦復自歸,使脫此厄;

彼如來今亦自歸,不降者降,不度者度,不獲者獲,

不脫者脫,不般涅槃者使般涅槃,

無救者與作救護,盲者作眼目,病者作大醫王,

若天、龍、鬼神、一切人民、魔及魔天,最尊、最上,

無能及者,可敬可貴,為人作良祐福田,

無有出如來上者。然如來當鑒察之,

願如來當照此至心。」是時,

那優羅父母即以此兒付鬼已,便退而去。 爾時,

世尊以天眼清淨,復以天耳徹聽,聞有此言,

那優羅父母啼哭不可稱計。爾時,世尊以神足力,

至彼山中惡鬼住處。時,

彼惡鬼集在雪山北鬼神之處。是時,世尊入鬼住處而坐,

正身正意,結跏趺坐。 是時,

那優羅小兒漸以至彼惡鬼住處。是時,

那優羅小兒遙見如來在惡鬼住處,光色炳然,正身正意,繫念在前,

顏色端政,與世有奇,諸根寂靜,得諸功德,

降伏諸魔,如此諸德不可稱計。有三十二相、

八十種好,莊嚴其身,如須彌山,出諸山頂,

面如日月,亦如金山,光有遠照。見已,

便起歡喜心向於如來,便生此念:

「此必不是毘沙惡鬼。所以然者,我今見之,極有歡喜之心,

設當是惡鬼者,隨意食之。」 是時,世尊告曰:

「那優羅!如汝所言,我今是如來.至真.等正覺,

故來救汝,及降此惡鬼。」 是時,

那優羅聞此語已,歡喜踊躍,不能自勝,便來至世尊所,

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是時,世尊與說妙義。

所謂論者,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為穢惡,

漏不淨行,出家為要,去諸亂想。爾時,

世尊以見那優羅小兒心意歡喜,意性柔軟,

諸佛世尊常所說法,苦、習、盡、道,是時世尊具與彼說。

彼即於坐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彼以見法、

得法,成就諸法、承受諸法,無有狐疑,

解如來教,歸佛、法、聖眾,而受五戒。 是時,

毘沙惡鬼還來到本住處。爾時,

惡鬼遙見世尊端坐思惟,身不傾動。見以,便興恚怒,

雨雷電霹靂向如來所,或雨刀劍;

未墮地之頃,便化優缽蓮華。是時,彼鬼倍復瞋恚,

雨諸山河石壁;未墮地之頃,化作種種飲食。

是時,彼鬼復化作大象,吼喚向如來所。

爾時,世尊復化作師子王。是時,

彼鬼倍化作師子形向如來所。爾時,世尊化作大火聚。

是時,彼鬼倍復瞋恚,化作大龍而有七首。

爾時,世尊化作大金翅鳥。 是時,彼鬼便生此念:

「我今所有神力,今以現之,

然此沙門衣毛不動,我今當往問其深義。」是時,

彼鬼問世尊曰:「我今毘沙欲問深義,

設不能報我者,當持汝兩腳擲著海南。」 世尊告曰:

「惡鬼當知,我自觀察,無天及人民、沙門、婆羅門、

若人、非人,能持我兩腳擲海南者。

但今欲問義者,便可問之。」 是時,惡鬼問曰:「沙門!

何等是故行?何等是新行?何等是行滅?」

 世尊告曰:「惡鬼當知,眼是故行,曩時所造,

緣痛成行;耳、鼻、口、身意,此是故行,曩時所造,

緣痛成行。是謂,惡鬼,此是故行。」 毘沙鬼曰:「沙門!

何等是新行?」 世尊告曰:「今身所造身三、

口四、意三,是謂,惡鬼!此是新行。」 時惡鬼曰:

「何等是行滅?」 世尊告曰:「惡鬼當知,故行滅盡,

更不興起,復不造行,能取此行,永以不生,

永盡無餘,是謂行滅。」 是時,彼鬼白世尊曰:

「我今極飢,何故奪我食?此小兒是我所食,

沙門!可歸我此小兒。」 世尊告曰:

「昔我未成道時,曾為菩薩,有鴿投我,我尚不惜身命,

救彼鴿厄。況我今日已成如來,

能捨此小兒令汝食噉?汝今惡鬼盡其神力,

吾終不與汝此小兒。云何,惡鬼,汝曾迦葉佛時,

曾作沙門,修持梵行,後復犯戒,生此惡鬼。」

 爾時,惡鬼承佛威神,便憶曩昔所造諸行。

爾時,惡鬼至世尊所,頭面禮足,並作是說:

「我今愚惑,不別真偽,乃生此心向於如來,

唯願世尊受我懺悔。」如是三、四。 世尊告曰:

「聽汝悔過,勿復更犯。」爾時,

世尊與毘沙鬼說微妙法,勸令歡喜。 時,

彼惡鬼手擎數千兩金,奉上世尊,白世尊曰:

「我今以此山谷施招提僧,唯願世尊與我受之,

及此數千兩金。」如是再三。 爾時,世尊即受此山谷,

便說此偈:

「園果施清涼,  及作水橋樑,

設能造大船,  及諸養生具。

晝夜無懈息,  獲福不可量,

法義戒成就,  終後生天上。」

是時,彼鬼白世尊曰:「不審世尊更有何教?」

世尊告曰:「汝今捨汝本形,著三衣,作沙門,

入拔秖城,在在處處作此教令:『諸賢當知,

如來出世,不降者降,不度者度,

不解脫者令知解脫,無救者與作救護,盲者作眼目,

諸天、世人、天、龍、鬼神、魔、若魔天、若人、非人,

最尊、最上,無與等者,可敬、可貴,

為人作良祐福田。今日度那優羅小兒及降毘沙惡鬼,

汝等可往至彼受化。』」 對曰:「如是。世尊!」 爾時,

毘沙鬼作沙門,披服著三法衣,

入諸里巷,作此教令:「今日世尊度那優羅小兒,

及降伏毘沙惡鬼,汝等可往受彼教誨。」

 當於爾時,拔祇國界人民熾盛。

是長者善覺聞此語已,歡喜踊躍,不能自勝,

將八萬四千人民眾生,至彼世尊所。到已,頭面禮足,

在一面坐。爾時,拔祇人民或有禮足者,

或有擎手者。爾時,八萬四千之眾,已在一面坐。

是時,世尊漸與說微妙之法。所謂論者,施論、

戒論、生天之論,欲不淨想,漏為大患。爾時,

世尊觀察彼八萬四千眾,心意歡悅。

諸佛世尊常所說法:苦、習、盡、道,

普與彼八萬四千眾而說此法,各於座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

猶如白淨之衣,易染為色。

此八萬四千眾亦復如是,諸塵垢盡,得法眼淨,得法、見法、

分別諸法,無有狐疑,得無所畏,自歸三尊:佛、

法、聖眾,而受五戒。 爾時,

那優羅父長者白世尊曰:「唯願世尊當受我請。」爾時,

世尊默然受請。 時彼長者以見世尊默然受已,

即從坐起,頭面禮足,退還所在,辦種種飲食,

味若干種,清旦自白:「時到。」 爾時,世尊到時,

著衣持缽,入拔祇城,至長者家,就座而坐。

是時,長者以見世尊坐定,自手斟酌,

行種種飲食,以見世尊食訖,行清淨水已,

便取一座,在如來前坐,白世尊曰:「善哉!

世尊!若四部之眾,須衣被、飲食、床臥具、

病瘦醫藥,盡使在我家取之。」 世尊告曰:「如是,

長者!如汝所言。」 世尊即與長者說微妙之法,

以說法竟,便從坐起而去。 爾時,

世尊如屈申臂頃,從拔祇不現,

還來至舍衛祇洹精舍。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四部之眾,

須衣被、飲食、床臥具、病瘦醫藥者,

當從那優羅父舍取之。」 爾時,世尊復告比丘:

「如我今日優婆塞中第一弟子,無所愛惜,

所謂那優羅父是。」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