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葉夫婦因緣品

本經中的跋陀羅迦卑梨耶就是婆陀尊者,是迦葉尊者出家前的妻子,佛陀述說了很多有關這對優秀夫妻的本生事蹟,本經也是記載較為詳盡的經文之一。

選譯自《北傳佛本行集經跋陀羅夫婦因緣品第四十八

譯於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有一位名叫跋陀羅迦卑梨耶的外道女修士,因為沒有遇到善知識的緣故,所以便在外道波離婆闍迦【註:尼乾子,也就是印度的裸行外道,又稱耆那教,其教主為大雄。】的道場出家。

  跋陀羅迦卑梨耶出了家後,精進修行外道禪定,沒多久便獲證四禪八定,成就五種神通,在外道教團中頗具名氣與影響力。

  當時,正逢世尊廣開方便之門,聽許女眾出家,佛陀的姨母摩訶波闍波提帶領了釋家皇族的五百名婦女一起出家,建立了比丘尼僧團。

摩訶迦葉長老見到比丘尼僧團已在如來教法中成立,便想起他曾承諾過出家前的結髮妻子跋陀羅迦卑梨耶:「如果我找到善知識,一定前來接引你」。於是,摩訶迦葉長老便深入禪定運用神通觀察跋陀羅迦卑梨耶現今人在何處,長老以清淨的天眼看到跋陀羅迦卑梨耶在恆河畔波離婆闍迦的道場出家,便請一位名叫箇得通的比丘尼前去勸請跋陀羅迦卑梨耶加入如來的比丘尼僧團,並讓她知道她的丈夫摩訶迦葉已在僧團中出家清修梵行。

跋陀羅迦卑梨耶知道後,便問箇得通比丘尼:「你們所跟隨的導師是哪一位大師呢?」

  箇得通比丘尼讚嘆的說:「我們的導師是佛陀,他以三十二大人之相,莊嚴其身。具足八十種相好,有十八種其他宗教不能提並論的佛法,十力、四無所畏、大慈大悲。他成就無邊戒眾具足、無邊定眾具足、無邊智慧眾具足、無邊解脫眾具足、無邊解脫知見眾具足。他的學生也是如此,成就戒眾具足、定眾具足、智慧眾具足、解脫眾具足、解脫知見眾具足。」

因為宿世善根福德的緣故,跋陀羅迦卑梨耶聽後立即產生清淨的信心,便說道:「姊妹啊,我想跟妳一起去拜訪您的導師。」

比丘尼回答:「當然好,我可以以神通載妳過去。」

跋陀羅迦卑梨耶說:「謝謝妳,我也有神通,可以跟妳一起前往。」

於是,他們二人便發起神通,就像一位壯士屈伸他的手臂那樣,一眨眼的功夫便於恆河畔消失,同時出現在祇桓精舍堙A前往禮見佛陀。

跋陀羅迦卑梨耶一見到佛陀莊嚴的儀表,如同夜空的繁星閃爍點綴一般,心生清淨,頂禮佛陀,向佛陀表明出家的意願。

佛陀便交代阿難尊者帶領她去見摩訶波闍波提尊者,由摩訶波闍波提尊者為她剃度授戒,正式授與她比丘尼的身分。

  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出家後,遠離一切濁惡,獨自在空閒安靜的地方精進修行,專注如理思惟,令心不放逸。沒多久便能自知自證:「生死已斷、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已榮獲如來教法中的最高果位,證得阿羅漢果。

佛陀也當著大眾的面前讚譽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在聲聞眾中為比丘尼自識宿命第一。

許多比丘尼前來請教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自身的因果業緣,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也都能夠一一清楚回答,因為有很多的比丘尼出家已有一段相當時日,都沒法獲得如此神通,而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比她們晚出家,卻能擁有這麼神奇的能力,眾比丘尼都感到不可思議,於是便來到佛前請教,這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究竟是什麼樣的因緣業力,能夠出生在婆羅門權貴豪門之家,財富無限,又容貌身材端正完美,美麗出眾,不但令人驚艷、心生歡喜,而且耐看又不生厭倦,同時能於如來教法中出家,很快的證得阿羅漢及神通,並獲得佛陀讚譽「宿命第一」的榮耀?

佛陀便為大家述說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的前世因緣業力:「

諸比丘尼啊,這一切的確都是有因有緣所致。在上一個佛陀也就是迦葉佛時代,當時波羅奈城中,有兩位女子,分別是大富長者女及婆羅門女,他們彼此是好朋友。

有一天婆羅門女來到大富長者女家中作客,正巧迦葉佛也來到大富長者女家中應供,大富長者女一見到佛陀,便立刻出門迎接,然而婆羅門女卻躲在屋內不肯出來。

大富長者女便問婆羅門女:『好姊妹啊,妳為什麼不肯出來迎接佛陀呢?』

婆羅門女羞赧地回答:『我兩手空空,怎麼好意思出去見佛陀呢?』

大富長者女說:『我的好姊妹,妳別不好意思,佛陀不會介意的,妳趕快出來見佛陀吧!』

婆羅門女覺得還是不妥,於是便隨手以種種珍寶裝飾一把傘,並以細衣覆蓋在傘蓋上,再以種種花鬘編飾在傘角邊,使得花鬘四散垂下,顯得格外華麗莊嚴,便以此寶蓋來迎接迦葉佛陀,對佛陀說:『種種寶蓋金為柄,微妙細衣花覆上,迎奉丈夫大威德,唯願世尊哀納受』。

迦葉佛陀知道婆羅門女的心意後,為了慈憫婆羅門女,便接受了寶蓋的供養。

  比丘尼們啊,妳們無須懷疑,這名婆羅門女不是別人,正是今天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的前身。

  還有,在更久遠的過去,有一位辟支佛正在城內化緣,來到了一位長者家乞食。婢女看到了祂,發現這位辟支佛長的雖然非常地醜陋,但威儀莊重,她直覺這一定不是普通的修行人,於是便將祂請回家供養。

  長者夫人正在梳髮之際見到了辟支佛,非常生氣地責罵婢女說:『我不喜歡這麼醜的沙門,更何況給他食物!』

  婢女說:『只要他心清淨,又何必在意他的美醜呢?』

  長者夫人生氣的說:『妳是怎麼搞得?我就是不喜歡這醜陋的沙門,妳怎麼老叫我給他食物呢?』

  婢女說:『夫人,我深信祂是一位有德的修行人,如果您不想供養祂,不如將這個機會讓給我,我願意用今天應得的食物來供養這位沙門。』

  夫人聽後很不屑地回答:『哼!隨妳的便!』

  婢女便恭敬、親切、歡喜地用雙手將自己一天應得的食物奉獻供養給辟支佛。辟支佛用過餐後,不發一語,卻飛了起來,在空中作出了十八種不可思議的變幻,讓婢女產生信心。

  婢女見到了這一幕不可思議的景象後,知道自己供養到了無上福田,心中的歡喜無法言喻,便跪在地上雙手合十,祈願迴向:『願我來世能證悟這位仙人所證悟的【法】,並且生生世世不墮惡道,又我看到這位仙人因為長相醜陋而乞食困難,所以願我來世成為一位人見人愛、美麗出眾的大美女!』

  辟支佛慈悲地聆聽完婢女的祈願後,繞著城市的上空飛了三圈,便消失了。

  長者夫人也見到了這一幕,知道是剛才的那個醜陋的沙門,便後悔自己錯失良機,於是便對婢女說:『我送妳兩天的工錢,妳將剛剛供養的福德送給我好不好?』

  婢女說:『夫人,對不起,雖然我是您的婢女,但我們的業力並不相同,就算我想,也沒辦法讓給你啊!』

  長者夫人仍不死心,誤以為婢女嫌報酬太少,繼續用更高的報酬利誘她。

  但婢女仍是同樣的回答。

  最後,夫人終於惱羞成怒,誤以為婢女不識抬舉,便動手打她,還恐嚇要殺她。

  這時,長者回來,看到夫人打婢女,便問其原委。

  等到長者知道了一切始末後,非常隨喜婢女的善行,立刻下命將夫人與婢女的地位對調。並告訴婢女說:『今後倉庫中的食物、寶物,妳都可以拿去佈施供養給沙門、婆羅門。』

  這名婢女結束生命後便轉生到三十三天忉利天中,三十三天的天眾一見到了這位天女,都驚為天人,彼此談論著這位天女的相貌實在美麗絕倫。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天女的美麗出眾,自然立刻吸引眾多天子的追求。當時,由於競爭激烈,還勞動帝釋天主出面,不得不前來調解仲裁,並立下了一個規則:只要有天子能作出表達對天女最深情的偈語,便將這名天女嫁給他。

  這時,有許多天子都各自紛紛地作出偈語,讓帝釋天仲裁。最後,只有一位天子,因為他的偈語最能充分表達出對天女的渴愛,帝釋天主便決定將天女許配與這位天子,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經過一段很長的時間,於最後一生,這名天女出生在迦毘羅婆羅門家,而且財富無限。這就是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的前世因緣業力。由於過去生為大婆羅門女的時候,能夠以珍寶花鬘裝飾的傘蓋供養迦葉如來三藐三佛陀,又於更久遠為長者家使女時,因佈施辟支佛一餐飯的緣故,而發願說:『願不論出生在何處,都能人見人愛,端正完美,眾所樂見』。因此業力因緣,果真使她世世生生,出生尊貴,端正可喜,眾人樂見,萬中選一,令人羨慕。

又緣於當時發願說:『令我將來不墮惡道』。也就因為這樣的業力因緣,使她世世生生,不落三塗(畜生、地獄、餓鬼)。能於天人善道(人間天上),周旋往返,常受快樂。

當時,她更祈願說:『令我將來願遇到同樣的教師或更偉大的導師,聽聞他的教法,皆能領悟。』也就是這樣的因緣業力,今天能遇到我,在如來教法中出家,具足眾戒,還能得很快獲得神通,由我為她授記:『於聲聞眾比丘尼中,得宿命通,最第一者,所謂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是也。』

諸比丘尼啊,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因為往昔深種善根的緣故,能於今生出生在富貴大婆羅門家,並且容貌身材端正可喜,乃至於我聲聞眾比丘尼之中,能回憶過往宿命,最為第一。」

諸比丘們聽完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的本生因緣後,讚嘆地說:「世尊啊,這位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實在太難得了,能夠跟隨摩訶迦葉長老出家」。

佛陀繼續說:「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能夠隨順摩訶長老出家,也不是沒有原因的。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不但在今世隨順摩訶迦葉長老出家,在過去生中也是如此。

  在很久很久的過去,有一個貧窮的農夫,在田堹悒苤A他的妻子正準備送食物給他的途中,巧遇一位辟支佛在河邊的樹下修行禪定,她見到這位辟支佛,便心生清淨,雙掌合十,懷著敬意向他頂禮。

農夫在田堥祗W耕田,遠遠看到他的妻子,已經從家堨X發,來到河岸邊。但卻看不見她渡河過來,於是便心想:『她到底在河邊作什麼?她又跟誰在一起?現在我飢渴的半死,又非常的疲累,怎麼到現在還不送飲食過來?』

因為飢渴疲累又生氣的緣故,農夫便決定到河邊一探究竟。一看到他妻子正坐在一個修行人面前,誤以為他們在做什麼不軌之事,非常的憤怒,拿起鋤杖,辱罵杖打這名辟支佛,這時辟支佛為了不使農夫造下更大的惡業,便從岸邊以神通力騰空飛行。

農夫的妻子,見到了這一切,立刻責怪農夫:『哎呀!你真是糟糕!你怎麼這麼衝動呢?犯下了這麼嚴重的惡業!竟然敢責打沒有過失的修行人。』

這時,農夫發現他責打的是一位辟支佛,心裡感到懊悔不已,於是告訴他的妻子:『我對世間的一切已感到厭倦,不如我們一起出家吧!今天我犯下的錯誤已經不是用一點點的善行就能彌補過來的!』

他的妻子聽後也隨喜地說:『我的好丈夫啊!我不敢違背您的意願,我願意跟隨您一起出家。』

這對夫婦事後果真捨棄一切一起出家,而且努力修行,成就了慈心遍及一切的初禪功德,那一世結束生命後兩人都轉生到梵天。

比丘們啊,當時那位農夫不是別人,正是摩訶迦葉長老的前身,而那位農夫的妻子也不是別人,正是今日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的前身,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在過去世曾經跟隨他的丈夫一起出家,在今世也一樣不違背摩訶迦葉長老的意願一起出家。」

  大家聽完後,都產生了法喜。

原文:

佛本行集經
  跋陀羅夫婦因緣品第四十八
聞如是。時有跋陀羅迦卑梨耶女。以不得善師故。
遂至外道波離婆闍迦所。出家學道。精勤修習。
成就彼法。剋獲四禪。具足五通。於彼法中。
得大名稱。成就威力
爾時世尊。已開女人。聽其出家。
于時摩訶波闍波提。為五百釋女。皆悉出家。光顯佛法。
建立比丘尼眾。於彼時間。長老大迦葉。
作是思惟。我於往昔。已許跋陀羅迦卑梨耶女。
得善教師。要當相示。必令汝得。出家學道。
復作是念。彼跋陀羅迦卑梨耶女。今在何處。
即便入定。觀察是女。以清淨天眼過於人眼。
觀見是女。在彼波離婆闍迦外道之處。出家學道。
住在琲e河岸之處。修外道行。
見已便喚一箇得通比丘尼來。而告言曰。善哉姊妹。
汝若知時。其跋陀羅迦卑梨耶女。
於波離婆闍迦外道之所。出家學道。今在琲e河岸之所。
善哉姊妹。汝應詣彼如實告言。善哉姊妹。
汝夫迦葉。我共同師。出家學道。
汝今亦可往詣彼所。於我師邊。出家學道。修行梵行。
時彼得通比丘尼。聞長老摩訶迦葉如是語已。
譬如壯士屈伸臂頃。彼比丘尼。如風迅疾。從舍衛城。
而沒其身相。
遂至於跋陀羅迦卑梨耶波離婆闍迦外道女前現。身卻住在於一面
彼比丘尼。即便慰問波離婆闍迦外道之女。
慰問已訖。而復告言。善哉姊妹。汝應知時。
汝夫迦葉。與我同師。出家學道。修行梵行。
汝今亦可往詣彼所。於我師邊。出家學道。
修行梵行也

爾時跋陀羅迦卑梨耶波離婆之闍迦外道女。問彼比丘尼言。善哉姊妹。汝等教師。
當何所似。作是語已。彼比丘尼。
報跋陀羅外道女言。善哉姊妹。我等教師。以三十二大人之相。
莊嚴其身。具足八十種好。十八不共佛法。
十力四無所畏。大慈大悲。無邊戒眾具足。
無邊定眾具足。無邊智慧眾具足。
無邊解脫眾具足。無邊解脫知見眾具足。我彼大師。
一切聲聞諸弟子等。亦復如是。戒眾具足。
定眾具足。智慧眾具足。解脫眾具足。
解脫知見眾具足
時彼比丘尼。於跋陀羅迦卑梨耶女前。
如是如是。歎佛功德及聲聞弟子。
時彼跋陀羅迦卑梨耶外道之女。
聞已遂於如來及比丘僧所。心得清淨。得清淨已。告彼比丘尼言。
善哉姊妹。若如是者。我當隨去。時彼比丘尼。
語跋陀羅迦卑梨耶外道女言。善哉姊妹。
乘我神通。相隨而去
爾時跋陀羅。報彼比丘尼。作如是言。
善哉姊妹。然我身自有神通也
爾時彼比丘尼。共跋陀羅迦卑梨耶外道女。
於彼發引。亦如壯士屈伸臂頃。從琲e所。
即便沒身。於祇陀林中。忽然出現。往詣佛所。
其跋陀羅迦卑梨耶外道之女。遙見世尊。
端嚴殊妙。乃至猶如虛空眾星莊嚴。
見已心得清淨。即至佛前。到已頂禮佛足。而白佛言。
善哉世尊。聽我出家。授我具戒
爾時世尊。告阿難言。長老阿難。
將此跋陀羅迦卑梨耶外道之女。
付囑摩訶波闍波提憍曇彌。敕教言曰。
此跋陀羅迦卑梨耶外道之女。教令出家授具足戒。
是女當得神通具足威力並備
爾時長老阿難。奉佛敕命。白佛言曰。
如世尊教。不敢違也。遂將彼女。
向於摩訶波闍波提憍曇彌比丘尼所。到已具陳如上之事
爾時摩訶波闍波提憍曇彌比丘尼。
度跋陀羅迦卑梨耶外道之女。令得出家授具足戒。
具戒未久。至空閑處。獨自安靜。遠離諸濁。
精勤苦行。心不放逸。思惟而住
爾時跋陀羅迦卑梨耶外道之女。
既得出家授具足戒。乃至心不放逸。思惟而住。
不久彼眾。諸善男子。善女人等。正信出家。
求無上梵行。現得見法。自得神通。所作已辦。
得安樂住。口自唱言。生死已斷。梵行已立。
所作已辦。不受後有
是長老女。見知是已。遂得阿羅漢果。
心得解脫。世尊復記。告諸比丘。作如是言。
是比丘尼。於聲聞比丘尼識宿命中。
是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最為第一
諸比丘尼。凡所諮問。皆能記別。
爾時彼等諸比丘尼眾。大生希有想。各各嗟歎。
希有希有。是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而大眾中。

諸比丘尼。久已出家。修行梵行。
未得如是捷疾神通。如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者
爾時彼比丘尼眾。有心疑故。往詣如來。
能斷疑惑。達解一切實義者之所。到已頂禮佛足。
卻住一面。住一面已。彼諸比丘尼眾白佛言。
世尊。此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往昔之時。
作何善根。而於今者。生大富家。資財具足。
乃至一切無所乏少。身相端正。眾人樂見。
觀者無厭。世所希有。具足眾相。
復以何緣而得出家。具諸戒行。疾得神通。世尊授記。
於諸聲聞比丘尼眾弟子之中。識宿命者。
是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最為第一
作是語已。佛告諸比丘尼。作如是言。
諸比丘尼。我念往昔。波羅奈城中。有二女。
共為親友。一者大富長者女。二者大姓婆羅門女。
爾時彼婆羅門大種姓女。請彼大富長者之女。
至其舍宅。
時迦葉如來多陀阿伽度三藐三佛陀。詣大富長者家。時彼大富長者女。
見迦葉如來詣於己舍。即便出舍。
迎逆世尊。時彼婆羅門女。不肯出迎。
時彼大富長者女。告大婆羅門女。善哉姊妹。
汝以何故。不迎世尊。彼女報之言。善哉姊妹。
我手無物。云何空手。往詣佛所。今向佛邊。
以何等事。自恣迎佛
爾時大富長者之女。報彼女言。善哉姊妹。
汝但迎佛。如來必入。爾時彼大婆羅門女。
遂造一蓋。眾寶莊嚴。以細[*]衣。彌覆其上。
復以種種諸花鬘等。四散垂下
爾時迦葉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
於晨朝時。日在東方。愍彼女故。著衣持缽。
詣彼大富長者女家。
爾時婆羅門大姓女。持彼寶蓋。
奉獻迦葉如來阿羅呵三藐三佛陀。奉獻訖。復以偈誦。
而說之曰
 種種寶蓋金為柄  微妙細衣花覆上
 迎奉丈夫大威德  唯願世尊哀納受
爾時迦葉如來阿羅呵三藐三佛陀。
愍彼女故。受其寶蓋。汝等比丘尼。勿作心疑。
彼時施寶蓋女。豈異人乎。
即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是也
諸比丘尼。更有因緣。我念往昔。
還此波羅奈城。有一大富長者。其彼長者。有驅使女。
於彼時間。有一辟支佛。
依波羅奈大城而住
爾時辟支佛。於晨朝時。日在東方。著依持缽。
詣大長者舍宅乞食。爾時使女見辟支佛。
漸進而來。威儀庠序。進止有方。爾時使女。
心得清淨。得清淨已。速詣家中。向長者婦邊。
而白言曰。善哉聖女。有一比丘。在門乞食
時長者婦。梳髮而坐。以其左手。
舉髮遙看彼辟支佛。是辟支佛。形體醜陋。身不正直。
時長者婦。見已即告彼使女言。
我今不喜如是醜陋不正之人。況與食耶。是時使女。復白彼言。
善哉聖女。但與但與此仙人食。如是之人。
何必端正。但取心賢。時長者婦。復作是言。
我實不喜如是之人。云何遣我布施食也。
使女復言。聖女今者若不喜與仙人食者。
但願與我一日食料。我自迴施。時長者婦。復作是言。
善哉姊妹。汝今既是我家作使。
取汝自分隨意所與
爾時使女。於長者婦邊。取自分食。
奉獻尊者辟支佛
諸辟支佛。有如是法。以神通力。教化眾生。
不以餘法。時辟支佛。於使女邊。生憐愍故。
受所奉食。即於彼前。騰空而去。時彼使女。
見辟支佛。以神通力。飛騰空行。既見此已。
歡喜踊躍身心遍滿。不能自勝。合十指掌。
遙即頂禮向彼尊者辟支佛陀。遂起是願。口即唱言。
願我將來值是好師。或勝是者。彼所說法。
願速領悟。生生世世。不墮惡道。
勿令醜陋得不正身如此仙人。所以者何。以醜陋故。
乞食不得。我所生處。一切時中。可喜端正。
眾所樂觀。爾時彼長者婦。見彼尊者辟支佛。
現天神通。騰空而去。見已告彼使女言曰。
善哉姊妹。汝可與我如此功德。我於今者。倍與汝食。
時彼使女。白長者婦。作如是言。善哉聖女。
我不能與。時長者婦。復作是言。善哉姊妹。
願汝與我如此功德。我與汝食。兩倍於前。
彼使女言。亦不能與。
如是三分四分五分十分二十分三十分四十分五十分。悉不肯與
時長者婦。復告使女。善哉姊妹。
汝今與我如此功德。我今與汝一百分食。使女言曰。
亦不能與
爾時彼長者婦。即生瞋恨。便告之曰。
汝以何故。故違我敕。遂捉使女。苦加打縛。
時彼使女。遂即高聲作大啼哭。爾時彼大長者。
從外入來。見彼使女啼哭如是。而問之曰。
賢者何故。如此啼哭。時彼使女。即向長者。
說前情狀。爾時長者。便生瞋恨。即喚己婦。
令解衣服及諸瓔珞。復告言曰。我既遣汝。撿挍家資。
乃有沙門婆羅門者。詣家乞食。而汝不與。
以是因緣。驅令出掌。安置小室弊陋之處。
即召使女。教令洗浴。以婦瓔珞衣服之具。
悉授使女。即令彼女。開倉庫門。顯示財寶。
而告之曰。賢者如是錢財物中。若有沙門婆羅門等。
若有乞者。任隨施與。莫為限閡
汝等比丘。於意云何。彼時長者家內使女。
豈異人乎。勿作斯疑。
此即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是也。時彼使女。
以於辟支佛所生清淨心故。隨其終已。生忉利天。可喜端正。
眾所樂觀。最勝最妙。於忉利天宮殿之處。
於玉女中。無有勝者。而彼天上。有四天子。
各各諍競。求彼玉女。欲以為妻。各各言曰。
是玉女者。當與為婦
時天帝釋。見四天子。各各諍競。即敕言曰。
仁者汝等。各競欲取此女為妻。
汝等宜各隨便說偈。偈最勝者。即便相與。爾時彼四天子。
白天帝釋。善哉天王。唯願天王。於前說偈。
我等當說。時彼帝釋。即說偈言
 行坐瓻銎嚏@ 寢臥常無樂
 我著睡眠時  爾乃心放捨
爾時彼四天子之內有一天子復說偈言
 天王汝快樂  睡眠得安隱
 猶如戰鼓聲  常硠芘癟
于時第二天子復說偈言
 如擊戰鼓聲  是聲互有無
 如近耳搖酪  攪亂我不息
于時第三天子復說偈言
 搖酪容有時  有急亦有疾
 我為欲所亂  狀如炎日光
于時第四天子復說偈言
 汝等皆安樂  善巧能說偈
 我今不自知  為活為當死
爾時天帝釋見第四天子心[*]著慾即說偈言
 是人欲捨命  不久自當死
 恐捨天處樂  冥速授彼女
時彼天眾。更共評論。遂授彼女。時彼使女。
從是已來。不墮惡道。周迴往返。於天人處。
經無量生。於最後生。生迦毘羅婆羅門家。
多饒財寶。資財無量。
是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由於往昔生在彼大婆羅門家為女之時。
於迦葉如來三藐三佛陀所。施雜寶蓋。
復以往昔在長者家為使女時。
因施彼尊辟支佛食一餐飯故。而發願言。願我所生。可喜端正。
眾所樂見。以彼業果因緣力故。生生之處。
可喜端正。眾人樂觀。最勝最妙。為人所慕。
緣於彼時。又復願言。令我將來勿墮惡道。
以是業報因緣力故。生生之處。不落三塗。於天人處。
周旋往返。常受快樂。以於彼時。更乞願言。
令我將來願值如是教師或勝此者。從彼聞法。
皆能領悟。以是業報因緣力故。今得值我。
復得出家。具足眾戒。亦復能得速疾神通。
我為授記。於聲聞眾比丘尼中。得宿命通。
最第一者。所謂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是也。
諸比丘尼。是跋陀羅迦卑梨耶。昔種善根。
以彼善根因緣力故。是故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
今生富貴大婆羅門家。端正可喜。
乃至於我聲聞之眾比丘尼中。憶往宿命。最為第一
爾時諸比丘白佛言。世尊。希有婆伽婆。
是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隨順長老摩訶迦葉。
得出家已。善能隨順出家之法。作是語已。
佛告諸比丘言。諸比丘。
是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非但今世隨順摩訶迦葉出家。
過去之世。亦復如是隨順出家。諸比丘白佛言。世尊。
此事云何。願為解說
佛告諸比丘。我念往昔。有一貧人。修營田業。
時貧人婦。從家而出。以食餉夫。到一河邊。
見一尊者辟支。跏趺樹下。端身正念。身心不動。
時彼貧婦。見辟支佛。心生清淨。合十指掌。
頭頂禮足。敬意在前。其夫在田。遙見其婦。
從家而出。入河岸下。不見渡處。
即起心念。誰在彼邊。共誰而住。於即不來。
今我飢渴。甚大疲頓。思欲早至。以是因緣。
彼夫即便生大瞋恚。悵怏不樂。執杖向彼。至彼處已。
見辟支佛安坐禪定。見已即作如是思惟。
我婦今者與彼沙門。共為世事。決無疑也。
于時彼人生大瞋恨。

以杖打彼婆私瑟吒尊者辟支佛。爾時辟支佛即從彼岸。以神通力。
騰空飛行
時彼貧婦。即白夫言。咄哉汝造如是大罪。
仙人無咎。以何義故。橫生惱亂。今此大仙。
戒德具足。行於妙法。有大威德。具大神通。
爾時貧人。打辟支佛已。尋即生悔。既生悔已。
即告婦言。善哉姊妹。汝於今者。可共出家同修梵行。
所以者何。我今是罪不可以少因緣除滅。
婦即報夫作是言曰。善哉聖子。不敢違教。
今我二人。捨家出家。時彼二人。齊心出家。
既出家已。二人修行。成就慈心。捨身命終。
遂生梵處。汝等比丘。於意云何。于彼昔時。
如是貧人。營田業者。豈異人乎。摩訶迦葉比丘是也。
彼時貧人之婦。供養辟支佛。為夫餉食。
乃至成就慈心。捨身命終。生梵宮者。豈異人乎。
即跋陀羅迦卑梨耶比丘尼是也。
以於彼時隨夫出家故。於今者亦復隨逐摩訶迦葉出家。
不違教也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