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根門第一

難陀尊者是佛陀同父異母的弟弟,同時也是古印度(僅次於佛陀)的第一美男子。佛陀出家後,他接替佛陀的太子之位,即將登基為王,但後來還是跟隨佛陀一起出家。但他一直念念不忘出家前的愛妻,於是偷偷的在石頭上畫出前妻的模樣,以解其相思之苦。此事為佛陀知悉,因此制訂出一條:「比丘不得繪畫」的戒律。

雖然如此,難陀尊者生性多情,難斷與前妻的情緣,曾多次私下逃離僧團,欲與前妻團聚。後來,佛陀為了教導難陀,曾帶領他遊歷天界,讓他親眼目睹天女的脫俗之美,絕非人間的庸脂俗粉所能相比。難陀竟因此移情別戀,認為前妻與天女相比,猶如母猴比西施,於是決定認真修行,以圖來世生天,與天女共享纏綿悱惻的情愛之樂。

但難陀的動機,被其它比丘得知,於是其它比丘都譏笑難陀的修行猶如受人雇用的勞工,膚淺又勢利。難陀心生慚愧,發憤圖強,竟因此證得阿羅漢,徹底滅除一切的煩惱,獲得解脫。佛陀也當眾讚譽難陀尊者為守護根門第一。又有一說,因難陀儀表俊帥出眾,因此佛陀讚譽他為端正第一。

本篇內容非常有趣,可以看出佛陀時代僧團中的人物都非常的寫實,很有人性,不是偽善者,也不搞怪力亂神,他們成為聖者以前都有七情六欲的煩惱,但透過正確的修持方法,及努力的修行,一樣可以獲致解脫。

選譯自北傳《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卷》

喬正一譯於西元2008/3/2八關齋戒日


這是發生在古印度劫比羅城多根樹園林的事。

佛陀有一位同父異母的弟弟,名叫難陀。他膚色白晰,擁有傳說中三十種福德之相,他的身高僅矮於佛陀的四根手指長。

他有一位愛妻,名叫孫陀羅,美麗出眾,可謂世間罕有。孫陀羅因豔冠群芳,人見人愛,深受難陀的愛戀,他們夫妻倆纏綿恩愛,難分難捨,如膠似漆,無法暫時分離一刻。

佛陀觀察他這位弟弟的因緣,發現他接受教化的時間已到,便於某日清晨,著衣持缽,帶著阿難尊者入城乞食。佛陀與阿難尊者來到了難陀的家門前,難陀的僕人立即通報,難陀一聽是佛陀光臨,便欲出門迎接。但孫陀羅很擔心他的老公會跟佛陀一起出家,便捉住難陀的衣服不放,纏住難陀,不讓他去見佛陀。

難陀安慰道:「妳不要這樣,妳先放了我,我去見一下佛陀就回來。」

孫陀羅任性的說:「你要去就去,隨便你。但我在我額頭眉心間點一紅點,在紅點未乾之前你必須回來,否則我要罰你金錢五百!」

難陀像安撫小孩般的說:「好,我答應你就是。」

難陀說完便趕到門前頂禮佛陀,並將佛陀手中的缽攜入宅中,盛滿美食後欲交還給佛陀,但佛陀卻逕自轉身離去,沒有接受供養。

難陀在後面追趕,他不敢叫佛陀停下來,只好將缽交給阿難尊者,但佛陀也沒有叫阿難尊者接受。

難陀再次拜託阿難尊者接受供養,阿難尊者明知故問:「你這缽是從哪裡來的?」

「是佛陀的缽。」

阿難說:「那你應該自己交還給佛陀。」

「可是佛陀好有威嚴,我不敢去碰佛陀。」

阿難還是不接受。

難陀無奈,只好一路默默跟著佛陀回到僧團中。

佛陀回到精舍後,洗過了腳,回到座位上坐定,難陀這才將缽奉獻給佛陀,佛陀接受了供養,用過餐後,問難陀:「你也還沒吃過飯,你願不願意吃這缽中剩下的殘食?」

難陀很恭敬的說:「我願意。」

佛陀便將缽交給難陀,讓難陀用餐。

難陀用過餐後,佛陀問他:「你能不能出家?」

「能。」

由於佛陀與難陀彼此間在過去前生,甚至多生多世,就已結下深厚的緣分,例如佛陀的前生就已不止一次做過難陀的父親、老師、以及其它有影響力的長輩,而難陀在過去前世都很孝順聽話,不敢拂逆尊長的意思,因此在今生當佛陀問難陀能不能出家時,難陀才會毫不考慮的脫口而出說「能」。

佛陀立即交代阿難尊者找人替難陀剃除鬚髮,當剃髮師為難陀剃髮時,難陀後悔了,恐嚇為他剃髮的師傅:「住手!你知不知道,我再不久就要當國王了,你若敢剃我的髮,將來我一定把你的手給砍斷!」

剃髮師嚇到了,便將剃刀收回。

阿難尊者將此事報告佛陀,佛陀便親自來到難陀的面前,問難陀:「你不是答應我要出家嗎?」

難陀懾於佛陀的威嚴,回道:「我願意出家。」

佛陀便親自將瓶中的水從難陀的頭上澆灌,剃髮師立即為難陀剃髮。

難陀私下心想:「我今天是因為敬奉佛陀,只好姑且暫時出家,到傍晚時我再回家。」

到了傍晚,難陀循著原路回家。佛陀便以神通於路上變化出一個大坑,讓難陀無法通行,難陀心想:「看來我今天是見不到我的愛妻了,如果我不會因相思之苦而死,那麼明天一早我再想辦法找路回去。」

就這樣,難陀徹夜輾轉難眠,飽受相思之苦。

佛陀老早就知道難陀在打什麼主意,第二天一早便交代阿難尊者要難陀當僧團的管理人,難陀不曉得管理人要做什麼,阿難尊者解釋:「如果有比丘外出乞食,你就要在寺中打掃,到了晚上要記得關門,寺中有什麼地方損壞要負責修補」。

因為是佛陀的命令,難陀無奈的答應了。

當大家都外出乞食,難陀見寺內無人,心想:「我只要掃完了地即可回家。」於是便認真掃地。

佛陀以神通令掃過的地方重新沾滿塵垢,所以難陀是怎麼掃也掃不完。

到了晚上,難陀心想只要把寺內所有的門都關上就可以回家。但不管他怎麼關,總是會有一處門是開著。

難陀很不耐煩,心想:「這整座寺院裡根本就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就算有小偷,也沒什麼好偷的,對僧團也不會造成什麼損失。反正將來我作了國王,再做比這更好千百倍的寺院獻給僧團做補償,我不管了,我一定要回家。」

他又心想,如果走大路,恐怕會遇到佛陀,決定抄小路回家。

豈料,他從遠處就看見佛陀在小路中間,他不想跟佛陀打照面,見路旁有大樹枝蔭低垂,便躲在大樹後面。

佛陀以神通令樹枝高舉,難陀無處可藏。

佛問難陀:「這個時間你怎麼會在這裡?跟我回去吧!」

難陀非常的難為情,像個蹺家的小孩被父親逮個正著,乖乖地跟在佛陀身後回到寺院裡。

佛陀自忖這個寶貝弟弟對他的妻子竟是如此深深的愛戀,決定想辦法幫助他跳脫情慾的泥沼。

第二天,佛陀帶著難陀來到室羅伐城,他們一起住進由佈施第一的女居士毘舍佉所奉獻的鹿子母園林。

毘舍佉聽說佛陀有一個弟弟叫做難陀,有三十種福德之相,身高僅矮於佛陀的四指之長,很想見一見並親身頂禮這位尊者。

當難陀執持衣缽入城乞食,來到毘舍佉的家門前,毘舍佉見難陀儀表俊帥出眾,相貌堂堂,除佛陀以外,無有男子能出其右,便心生恭敬,跪地頂禮。當毘舍佉將手觸摸難陀的雙腳時,由於毘舍佉的雙手柔軟舒適,而難陀又稟性多欲,竟心生性慾,立即流出精液,險將滴落到毘舍佉的頭上。

佛陀早已知悉,立即以神通將不淨的精液化作蘇合香油,滴落到毘舍佉的手上。這段尷尬的場景,令毘舍佉知道眼前的這位尊者雖然外表俊美不凡,但骨子裡仍是一個充滿情慾的凡夫。

毘舍佉聞到香油的味道,心知應該是佛陀以神通所變,便生起希有歡躍之心,讚言:「善哉啊,佛陀。善哉啊,佛法。善哉啊,僧伽。佛法竟是如此不可思議。能令像難陀這般身心充滿情慾的男子,投身佛法中,專修梵行。」

難陀聽到毘舍佉的話,感到非常的羞恥,心裡很不安的猶疑:「我是不是犯了淫戒?」

難陀便將此事跟其它比丘說明,比丘們便跟佛陀報告此事,佛陀表示難陀實際上並沒有跟女人發生性關係,所以並沒有犯戒。

又有一次,難陀坐在石上,心中想著愛妻孫陀羅,想著想著,便於石上畫出孫陀羅的形像。剛巧苦行第一的大迦葉尊者經過,看見難陀在石頭上畫他的前妻,便上前問:「難陀,你在做什麼?」

「我在畫我的愛妻孫陀羅。」

大迦葉尊者很嚴峻的教訓難陀:「難陀,佛陀教導比丘們只應作二種事,一者修習禪定,二者讀誦經文。你現在竟然不好好的利用時間修行,卻畫起女人,你對得起佛陀嗎?」

難陀自知理虧,不敢出聲。

迦葉尊者將此事報告佛陀,佛陀認為比丘作畫,對修行會產生不好的影響,因而制訂戒律:「比丘不應為畫,作者得越法罪。」

因為這條戒律,所以比丘於佛塔前不敢塗香。佛陀便問阿難:「為何收藏佛陀的頭髮及指甲的佛塔前,不再有人塗香,或以香泥灑地?」

阿難解釋是因為這條戒律的緣故。

佛陀再次解釋應以香泥隨意塗拭佛塔,但不得畫眾生形像,違者得越法罪。但畫死屍或作髑髏像者,不犯。

佛陀認為難陀的情慾實在太深,心中老是放不下對前妻的愛情,便決定以特殊的方法淨化難陀。

佛陀對難陀說:「難陀,你想不想見識一下神通?」

難陀很興奮的說好。

佛陀問:「你有沒有去過香醉山?」

「沒有」

「這樣吧,我就以神足通帶你去遊覽香醉山,如何?」

「好哇,可是佛陀,我沒有神通,怎麼跟你去?」

「你就抓著我的衣角,我會帶你去。」

佛陀猶如鵝王一般,上昇虛空,飛至香醉山。

難陀於高空中四下左右顧眄,於一棵果樹下看見一隻瞎了眼的母猴。

佛陀問難陀:「你有沒有看見這隻瞎了眼的母猴?」

「有。」

「你覺得這隻母猴與你的愛妻孫陀羅相比,誰比較美?」

「喔,那還用說,孫陀羅出身名門,猶如天女一般,貌美第一,舉世無雙。這隻獼猴與之相比,千萬億分仍不及其一。」

佛陀又問:「你有沒有去過天界?」

「沒有。」

「好,我現在帶你去。」

佛陀與難陀飛到了三十三天。

佛陀對難陀說:「你可以隨意去參觀天界內各種難得一見的美景。」

難陀走進了天界的歡喜園內,他看見了園內各處花果浴池等遊戲之處,他再進入善見城中,又聽見各種鼓樂絲竹發出的美妙音樂。廊宇疏通,床帷映設。處處皆有美麗絕倫的天女在遊戲娛樂。

難陀來到一處只有天女而沒有男性天子的地方,便問天女:「為什麼其它地方都有男女一起共享各種快樂,而你們這裡只有女人卻不見其它男子?」

天女回答:「人間的佛陀有一個弟弟名叫難陀,他投身佛門,出家專修梵行,當他死後會轉生到這裡,我們姊妹在此相待。」

難陀知道這裡是為他而存在,非常的興奮,立刻回到佛陀身旁。

佛陀問:「你有沒有看見天界難得一見的美景?」

「有。」

「你看見了什麼?」

難陀一一將他所見對佛陀述說。

佛陀又問:「你有沒有看見天女?」

「有。」

「你覺得天女與孫陀羅相比,誰比較美?」

難陀說:「喔,佛陀,這根本無從比較起,孫陀羅與這裡的天女相比,猶如香醉山內的瞎眼獼猴與孫陀羅相比,百千萬倍仍不及其一啊。」

佛陀告訴難陀:「如果你能認真的修持梵行,就能享有天界的福報。你從今起應堅修梵行,來世當得生天,受斯快樂。」

難陀聽到佛陀的保證,非常高興,便與佛陀一起回到人間的逝多林。

從此以後,難陀因思慕天宮,而修梵行。

佛陀告訴阿難尊者:「你現在就去告訴所有的比丘不要與難陀同坐,不得與難陀同處經行,不得與難陀共用一竿置衣,不得與難陀同處安缽及放置水瓶,不得與難陀同處讀誦經典。」

阿難尊者將佛陀的意思傳達給其它比丘,比丘們均一如奉行聖旨般的遵守。

難陀發現所有的人都不與他一起行動,自覺受到排擠,深感羞愧。

有一天,阿難尊者與其它比丘在供侍堂中縫補衣服,難陀心想:「大家都排擠我,可是阿難是我的親弟弟,應該不會排擠我。」

難陀便走到阿難尊者旁坐下,阿難尊者一見難陀坐在旁邊,便立即起身迴避。

難陀受不了了,便責問阿難:「其它人都排擠我也就算了,你是我親弟弟,為何也不理我?」

阿難尊者說:「因為我們走的路不同,所以我不能與你一起行動。」

「你為何說我走的路與你們不同?你走的又是什麼路?」

「你是因為要生天才修梵行,而我是為滅除欲愛貪染才修行。」

難陀聽後非常的難過。

這時佛陀已知難陀的感受,便來到難陀面前,問道:「你有沒有看過地獄?」

「沒有。」

「我帶你去參觀地獄吧。」

佛陀帶難陀來到地獄,並要難陀自己隨處參觀。

難陀先看見了地獄的灰河,接著來到由刀劍構成的樹林,以及堆滿糞屎的火河。他看見有罪的眾生在此處受盡各種折磨,有時看見以鉗子拔舌、或拔齒、或抉目,有時看見以鋸斧肢解其身,有時以斧頭斫截手足,有時以鐵網鑱身,或以棒打槊刺,或以鐵鎚粉碎,或以鎔銅灌口,或上刀山劍樹碓擣石磨,或在銅柱鐵床上受諸極苦,或見鐵鑊猛火沸騰,或見熱焰洪流烹煮眾生。

他看見有一大鐵鍋,正燃湯涌沸,但鍋內沒有人,他內心感受極大的壓力,問地獄的獄卒:「為何這鐵鍋內沒有人?」

獄卒說:「人間的佛陀有一位胞弟名叫難陀,因為希望生天而專修梵行,他會如願以償轉生至天上,享受短暫的快樂,但當天壽已盡,便會墜入此鍋中。我現在在此等候他。」

難陀聽後心生大恐懼,寒毛皆豎,白汗流出,立刻趕回佛陀身旁。

佛陀問他:「你已經參觀過地獄了嗎?」

難陀非常沮喪,淚流滿面,哽咽的說:「看見了。」

佛陀問他看見何物,他將他所見一一報告佛陀。

佛陀對難陀說:「如果勤修梵行的目的只是為了貪圖人間的榮華富貴,或天上的快樂,就會有下墜地獄的危險。所以你應當調整你的心態,當求涅槃而修梵行,不要再貪圖生天。」

難陀聽到佛陀對他的教誨,感到非常慚愧,無言以對。

佛陀帶難陀回到人間,對難陀及所有的比丘們說:「人的內心有三種污垢,分別是淫欲、瞋恚、及愚癡。你們應當努力棄捨這些污垢,應遠離這些污垢,你們應當如是修學。」

難陀經過一番刻苦的修行,終於成為阿羅漢了,且被佛陀當眾譽為守護根門第一。

比丘們對難陀尊者的際遇,都感到很好奇,他們問佛陀:「佛陀啊,難陀比丘過去前生作過什麼樣的善業,因此獲得白晰亮麗之身,且具備三十種福德之相,僅矮於佛陀四指之長?而他於性愛及情愛有如此強烈的貪戀迷執,卻能獲得佛陀的哀愍,於生死海中,強拔令出,安置於究竟涅槃?」

佛陀解釋:「比丘們,這一切都是因為難陀比丘過去所作的善業,果報成熟,一一皆悉現前。」

佛陀即說出以下的偈語:
「假令經百劫  所作業不亡
 因緣會遇時  果報還自受」

佛陀說:「在距離現今遙遠的過去,約九十一劫的時間,當時人類的壽命平均八萬歲。那時有一位名叫毘缽尸的佛陀出現於世間,他與六萬二千位比丘在人間遊行,他們來到親慧林,並於此暫住。

那位佛陀有一位同父異母的弟弟,非常迷戀性欲及情愛,這位佛陀也是如此令他的弟弟獲得解脫。當時的國王叫做有親,是一位非常正直的國王,在他的領導之下,人民安居樂業,沒有犯罪。

那位國王也有一位同父異母的弟弟,也是沈溺於性愛。當大家都去聽佛說法時,唯獨他不感興趣。

那位佛陀的弟弟得知後,心想自己有幸能蒙佛引導而獲解脫,但世上竟然也有像他過去一樣的眾生,如此沈迷於情愛及性慾,便勸國王可以去拜見那位佛陀,請佛幫助他的弟弟。

國王的弟弟經不起國王的邀約,只好勉強同行,佛陀為他們說了適合他們聽聞的法,令國王的弟弟生起信心,便邀請那位佛陀隔日到家中的溫泉沐浴,佛陀默然的接受邀請。

第二天,那位佛陀依約來到王弟家中沐浴,當王弟見到那位佛陀週身白晰亮麗,一如白金一般,且身具三十二種福德善相及八十種美好特徵,心中非常歡喜,生起信心。

當那位佛陀洗過澡後穿上衣服,王弟便頂禮那位佛陀,並發如是善願:『我今有幸遇到無上福田,我今所做的微薄供養,願此善因,於未來世,身得白金膚色,與佛無異。並如佛陀的弟弟,雖深陷性愛的泥沼中,但能蒙佛相助,強拔令出,得趣安隱究竟涅槃。』」

佛陀說到這裡,解釋道:「比丘們,你們不用懷疑,那位沈溺在性愛中的王弟,即是今日難陀比丘的前生。由於他過去前生曾邀請毘缽尸佛到家中的浴室,接受沐浴的供養,並因淨心而發之善願,所以今生能成為我的弟弟,擁有白金的膚色,能經由我的幫助,從性愛的泥沼中強拔令出,安置於究竟涅槃之處。」

這時仍有比丘還有疑惑,進一步問佛:「難陀比丘又是曾作過何種善業,故於今身能感得三十種大丈夫善相?」

佛陀說:「過去很久以前,於某處聚落中,有一位長者,非常富有,他有一處苑園,花果茂盛,流泉浴池,林木森竦,非常適合出家人棲隱修行之處。

當時有一位辟支佛出現於世間,這位聖者樂於閑靜之處,有一天他偶然來到這處聚落,他發現這做園林很適合獨居靜修,他觀察這園中有人看守,便站在門前,看守的園丁發現辟支佛,很客氣的邀請辟支佛入園內休憩,辟支佛受邀入園內,當晚入火光禪定,園丁一見即知對方是聖人,便告知長者,長者立即趕到園中,勸辟支佛能長久住於園中,受其供養。

但辟支佛表示他已解脫生死輪迴,已經達到最高的成就,即將圓寂,不再貪戀這世間的一切,便以神通騰空,展現各種神奇的變化,散放出一片光輝,隨後圓寂。

長者很恭敬的收拾起辟支佛的遺體,將其火化,收集舍利,置於舍利塔中,並以三十種高級的香水於塔邊四處潑灑供養,求願能於來生獲得三十種美好的相貌。

比丘們,你們無須懷疑,那位長者即是難陀比丘的前生,由於他對辟支佛虔誠的供養,故於今生能獲致三十種美好的善相。」

比丘們又問道:「難陀比丘又曾做過什麼善業,使他今生若不出家,必當大國王?」

佛陀解釋:「在很遙遠的過去,當時人類的平均壽命約兩萬歲。那時有一位名叫迦葉的佛陀出現於世間,他在婆羅斯仙人墮處施鹿林中依止而住。

城中有一位國王名叫訖栗枳,為人正直。當迦葉佛圓寂的時候,國王便收集舍利,並造一座高大的佛塔供養舍利。

那位國王有三個兒子,當佛塔建妥後,第二位兒子便親自於塔頂安置寶蓋,由於這份善業,使他二千五百次輪迴中都成為大國王,他就是難陀比丘的前生。」

比丘們又追問:「請問佛陀,難陀比丘又是因為什麼樣的善業,能被您譽為守護根門第一?」

佛陀解釋那是因為難陀比丘前生的善業及心願所致。佛陀說:「難陀比丘的前生曾於前一位佛陀的僧團內出家,當時他的老師被前一位佛陀譽為守護根門第一,而他自己雖出家,卻沒有任何的成就,於是當他臨終前許下一個心願,他希望能以他梵行的功德,使他來生在我釋迦牟尼佛的僧團裡繼續出家,斷除一切的煩惱,一如他的老師一般,被我譽為善護根門第一,而我今日也不過是依其過去的心願,恰如其分的給予他這項榮譽而已。

所以,比丘們,我常對你們說:『純黑業得純黑報,若純白業得純白報,若雜業者當受雜報。』你們都應當捨棄黑雜二業,專修純白淨業,你們應當如是學習!」

 

 

第二門第十子攝頌之餘難陀因緣
緣在劫比羅城多根樹園。
世尊有弟名曰難陀。身如金色具三十相短佛四指。
妻名孫陀羅。儀容端正世間罕有。光華超絕人所樂見。
難陀於彼。纏綿戀著無暫捨離。
染愛情重畢命為期。世尊觀知受化時至。
即於晨朝著衣持缽。將具壽阿難陀為侍者入城乞食。
次至難陀門首而立。以大悲力放金色光。
其光普照難陀宅中皆如金色。于時難陀便作是念。
光明忽照定是如來令使出看。
乃見佛至即便速返。白難陀曰。世尊在門。
聞此語已即欲速出迎禮世尊。時孫陀羅便作是念。我若放去。
世尊必定與其出家。遂捉衣牽不令出去。
難陀曰。今可暫放禮世尊已我即卻迴。
孫陀羅曰。共作要期方隨意去。以莊濕額而告之曰。
此點未乾即宜卻至。若遲違者罰金錢五百。
難陀曰。可爾。即至門首頂禮佛足。
取如來缽卻入宅中。盛滿美食持至門首。世尊遂去。
即與阿難陀。世尊現相不令取缽。
如來大師威嚴尊重不敢喚住。復更授與阿難陀。
阿難陀問曰。汝向誰邊取得此缽。答曰。於佛邊取。
阿難陀曰。宜授與佛。
答曰我今不敢輕觸大師。默然隨去。世尊至寺洗手足已就座而坐。
難陀持缽以奉世尊。食已告曰。難陀。
汝食我殘不。答言我食。佛即授與難陀食已。
世尊告曰。汝能出家不。答言出家。
然佛世尊昔行菩薩道時。於父母師長及餘尊者。
所有教令曾無違逆。故得今時言無違者。
即告阿難陀曰。汝與難陀剃除鬚髮。答曰如世尊教。
即命剃髮人為其落髮。難陀見已告彼人曰。
汝今知不。我當不久作力輪王。
汝若輒爾剃我髮者當截汝腕。彼便大怖裹收刀具即欲辭出。
時阿難陀便往白佛。佛便自去詣難陀處。
問言難陀。汝不出家。答言出家。
是時世尊自持瓶水灌其頂上。淨人即剃。便作是念。
我今敬奉世尊。且為出家。暮當歸舍。
既至日晚尋路而行。爾時世尊於其行路化作大坑。
見已便念孫陀羅斯成遠矣。無緣得去。
我今相憶或容致死。如其命在至曉方行。
憶孫陀羅愁苦通夜。爾時世尊知彼意已。告阿難陀曰。
汝今宜去告彼難陀令作知事人。即便往報。
世尊令爾作知事人。問曰云何名為知事人。
欲作何事。答曰可於寺中撿挍眾事。
問曰如何應作。答言具壽。
凡知事者若諸苾芻出乞食時。應可灑掃寺中田地。
取新牛糞次第淨塗。作意防守勿令失落。有平章事當為白僧。
若有香花應行與眾。夜閉門戶至曉當開。
大小行處常須洗拭。
若於寺中有損壞處即應修補聞是教已。答言大德。
如佛所言我皆當作時諸苾芻於小食時執持衣缽入劫比羅城為行乞食。于時難陀見寺無人便作是念。
我掃地了即可還家。遂便掃地。
世尊觀知以神通力令掃淨處糞穢還滿。復作是念。
我除糞穢方可言歸。放帚收持糞穢無盡。復作是念。
閉戶而去。世尊即令閉一戶竟。
更閉餘戶彼戶便開。遂生憂惱。復作是念。
縱賊損寺此亦何傷。我當為王。更作百千好寺倍過於是。
我宜歸舍。若行大路恐見世尊。
作是思量即趣小徑。佛知其念從小道來。
既遙見佛不欲相遇。路傍有樹枝蔭低垂。
即於其下隱身而住。佛令其樹舉枝高上其身露現。佛問難陀。
汝何處來。可隨我去。情生羞恥從佛而行。
佛作是念。此於其婦。深生戀著。宜令捨離。
為引接故出劫比羅城詣室羅伐。
既至彼已住毘舍佉鹿子母園。
爾時毘舍佉鹿子母。聞佛有弟號曰難陀。
身如金色具三十相。短佛四指。與佛俱來。
我暫往禮或容得見。
是時難陀於小食時執持衣缽入城乞食。次第巡至鹿子母家。
時毘舍佉見彼容儀相好光飾與餘不等。即作是念。
此豈不是佛之弟耶便起淨信禮其雙足。
將手觸著彼身柔軟。女是觸毒近便損害。
難陀稟性多欲便起染心。遂即流精墮毘舍佉頭上。
世尊知已化彼不淨令作蘇合香油。
手觸嗅之作如是念。何因此處得有如是微妙香油。
是佛神通變斯香物。遂生希有歡躍之心。
讚言善哉佛陀。善哉達摩。善哉僧伽。
善說法律不可思議。能令如此難陀之類耽欲男子。
投佛法中專修梵行。時彼難陀起追悔心。
豈非我犯眾教罪耶。白諸苾芻。苾芻白佛。
佛言難陀無犯。若有如是多欲之人。
應以皮袋子盛勿致疑惑。佛言多欲畜皮袋子者。
苾芻不知以何皮作。佛言應用三種羊鹿鼠皮。
即便生用遂有臭氣。佛言熟之當用洗已曬乾。
曬時見女生欲染意。遂乃精洩穢污下裙。
佛言應為兩枚。一曬一著。時有精多其皮濕壞。
應將物襯可安沙土。
時有苾芻著而噉食及繞制底。佛言解安屏處。淨洗手已噉食禮敬。
後於一時難陀在石上坐憶孫陀羅。
即於石上畫作其像。
時大迦葉波因過其所見彼畫石。問言難陀汝何所為。答言大德。
我畫孫陀羅形。報言具壽。佛遣苾芻作二種事。
一者習定。二者讀誦。汝今棄此自畫婦形。
聞已默然。迦葉波白佛。佛作是念。
苾芻作畫有此過生。佛告苾芻。
難陀癡人憶孫陀羅畫其形像。是故苾芻不應為畫。作者得越法罪。
時諸苾芻聞佛制畫。於制底處不敢塗香。
佛問阿難陀。何故如來髮爪窣睹波所。
不著塗香及香泥灑地。時阿難陀以緣白佛。
佛言應以香泥隨意塗拭。不得畫作眾生形像。
作者得越法罪。若畫死屍或作髑髏像者無犯。
佛念難陀愚癡染惑。尚憶其妻愛情不捨。
應作方便令心止息。即告之曰。
汝先曾見香醉山不。答言未見。若如是者捉我衣角。即就捉衣。
于時世尊猶如鵝王。上昇虛空至香醉山。
將引難陀左右顧眄。
於果樹下見雌獼猴又無一目。即便舉面直視世尊。佛告難陀曰。
汝見此瞎獼猴不。白佛言見。佛言於汝意云何。
此瞎獼猴比孫陀羅誰為殊勝。
答言彼孫陀羅是釋迦種。猶如天女儀容第一舉世無雙。
獼猴比之千萬億分寧及其一。
佛言汝見天宮不。答言未見。可更捉衣角。即便執衣。
還若鵝王上虛空界至三十三天。告難陀曰。
汝可觀望天宮勝處。
難陀即往歡喜園婇身園麤身園交合園圓生樹善法堂。
如是等處諸天苑園。花果浴池遊戲之處。殊勝歡娛。
悉皆遍察。次入善見城中。
復見種種鼓樂絲竹微妙音聲。廊宇疏通床帷映設。
處處皆有天妙婇女共相娛樂。難陀遍觀見一處所。
唯有天女而無天子。便問天女曰。
何因餘處男女雜居受諸快樂。汝等何故。
唯有女人不見男子。天女答曰。世尊有弟名曰難陀。
投佛出家專修梵行。命終之後當生此間。
我等於此相待。難陀。聞已踊躍歡欣速還佛所。
世尊問言。汝見諸天勝妙事不。答言已見。
佛言汝見何事。彼如所見具白世尊。佛告難陀。
見天女不。答言已見。
此諸天女比孫陀羅誰為殊妙。白言世尊。以孫陀羅比此天女。
還如香醉山內以瞎獼猴比孫陀羅。
百千萬倍不及其一。
佛告難陀。修淨行者有斯勝利。
汝今宜可堅修梵行。當得生天受斯快樂。
聞已歡喜默然而住。
爾時世尊便與難陀。即於天沒至逝多林。
是時難陀思慕天宮而修梵行。
佛知其意告阿難陀曰。汝今可去告諸苾芻。
不得一人與難陀同座而坐。不得同處經行。不得一竿置衣。
不得一處安缽及著水瓶。
不得同處讀誦經典。阿難陀傳佛言教告諸苾芻。
苾芻奉行皆如聖旨。是時難陀既見諸人。
不共同聚極生羞愧。後於一時阿難陀與諸苾芻。
在供侍堂中縫補衣服。難陀見已便作是念。
此諸苾芻咸棄於我不同一處。
此阿難陀既是我弟豈可相嫌。即去同坐。時阿難陀速即起避。
彼言阿難陀。諸餘苾芻事容見棄。
汝是我弟何乃亦嫌。阿難陀曰。誠有斯理。然仁行別道。
我遵異路是故相避。答曰何謂我道。云何爾路。
答曰仁樂生天而修梵行。
我來圓寂而除欲染。聞是語已倍加憂慼。
爾時世尊知其心念。告難陀曰。
汝頗曾見捺洛迦不。答言未見。佛言汝可捉我衣角。
即便就執。佛便將去往地獄中。
爾時世尊在一邊立告難陀曰。汝今可去觀諸地獄。
難陀即去先見灰河。次至劍樹糞屎火河。
入彼觀察遂見眾生受種種苦。
或見以鉗拔舌拔齒抉目。或時以鋸[-+]解其身。或復以斧斫截手足。
或以牟[*]鑱身。或以棒打槊刺。
或以鐵鎚粉碎。或以鎔銅灌口。
或上刀山劍樹碓擣石磨。銅柱鐵床受諸極苦。
或見鐵鑊猛火沸騰。熱焰洪流煮有情類。見如是等受苦之事。
復有一大鐵鑊然湯涌沸中無有情。
睹此憂惶問獄卒曰。何因緣故自餘鐵鑊皆煮有情。
唯此鑊中空然沸涌。彼便報曰。佛弟難陀。
唯願生天專修梵行。得生天上暫受快樂。
彼命終後入此鑊中。是故我今然鑊相待。
難陀聞已生大恐怖。身毛皆豎白汗流出。
作如是念。此若知我是難陀者生叉鑊中。
即便急走詣世尊處。佛言汝見地獄不。
難陀悲泣雨淚哽咽而言。出微細聲白言已見。
佛言汝見何物。即如所見具白世尊。佛告難陀。
或願人間或求天上。勤修梵行有如是過。
是故汝今當求涅槃以修梵行。勿樂生天而致勤苦。
難陀聞已情懷愧恥默無所對。
爾時世尊知其意已。從地獄出至逝多林。
即告難陀及諸苾芻曰。內有三垢。謂是婬欲瞋恚愚癡。
是可棄捨是應遠離汝當修學。

時諸苾芻聞是說已。
咸皆有疑為斷疑故請大師曰。大德難陀苾芻。
先作何業由彼報得金色之身。具三十相以自嚴飾。
望世尊身但少四指。於婬欲境極生愛著。
大師哀愍於生死海。強拔令出方便安置究竟涅槃。
唯願為說。佛告諸苾芻。
難陀苾芻先所作業果報成熟皆悉現前。廣說如上。即說頌曰。
 假令經百劫  所作業不亡
 因緣會遇時  果報還自受
汝等諸苾芻。
過去世時九十一劫人壽八萬歲。

有毘缽尸佛如來應供正等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出現於世。與六萬二千苾芻。
遊行人間至親慧城王所都處往親慧林。即於此住。
時彼世尊有異母弟。於婬欲境極生愛著。
其毘缽尸如來應正等覺。於生死海勸令出家。
方便安置究竟涅槃。時彼國主名曰有親。
以法化世人民熾盛豐樂安隱。無諸詐偽賊盜疾疫。
牛羊稻蔗在處充滿。王異母弟極耽婬染。
王聞佛眾住親慧林。將諸王子親侍大臣及內宮女。
人民翊從往詣佛所。頂禮佛足退坐一面。
爾時世尊為彼王眾。
宣揚妙法示教利喜得殊勝解。其弟耽欲不肯出門。
時大臣子及餘知友撫塵之類詣而告曰。善友知不。
王及王子并諸內宮大臣人眾。
往毘缽尸佛所躬行禮敬。聽受妙法獲殊勝解。人身難得汝已得之。
如何今時耽著婬欲不肯出門。
彼聞責已心生愧恥。俛仰相隨同行而去。
時佛弟苾芻見諸徒侶共行而去。
問曰何故君等將此一人共伴而去。時彼同伴具以事白。
苾芻曰我是佛弟。昔在家時於諸欲境極生耽著。
幸蒙大師強牽令出。安隱將趣究竟涅槃。
更有如是愚癡之輩與我相似。
仁等慈悲強共將去誠為大善。今可往詣無上大師。
得至佛所必生深信。時彼同伴共至佛所。
佛觀彼類稱根欲性而為說法。既得聞已深起信心。
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合掌向佛白言世尊。
唯願大師及諸聖眾。明至我家入溫室澡浴。佛默然受。
彼知受已禮佛雙足奉辭而去。
遂至王所申恭敬已。白言大王。
我詣佛所聞法生信於婬欲境起厭離心。
奉請佛僧明至我家入溫室浴。如來大師慈悲為受。佛是人天所應供養。
王今宜可灑掃街衢嚴飾城郭。王作是念。
佛來入城我當嚴飾。然我之弟耽欲難諫。
佛今調伏實誠希有。答言甚善。
汝今可去營辦澡浴所須之物。我當隨力嚴飾城隍。
弟生大喜辭王而去。王告諸臣曰。
當可唱令普告諸人。明日世尊將入城內。諸舊住者。
及遠方來。汝等諸人咸當隨力。嚴飾城郭灑掃街衢。
持諸香華迎大師入。
臣奉王教普告令知具宣王敕。時諸人眾於彼城中。
除去瓦礫遍灑香水。燒諸妙香懸眾旛蓋散花供養。
如天帝釋歡喜之園。時彼王弟辦諸香湯及香油等。
莊嚴浴室敷置床座。毘缽尸佛漸欲至城。
王及諸臣太子后妃宮人婇女及諸人眾。
咸出奉迎遙禮佛足隨從入城。
時彼王弟引佛世尊。入溫室內授香水等以充澡浴。
見佛世尊身如金色。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周遍莊嚴。
見已歡喜生深信心。洗浴既竟著衣服已。
即便頂禮世尊雙足。發是願言。
我今幸遇最上福田微申供養。願此善因於未來世。
身得金色與佛無異。如世尊弟於欲境中。
深生耽著強拔令出。得趣安隱究竟涅槃。
願我當來得為佛弟獲金色身亦復如是。
我於欲境生耽著時。強牽令出愛染深河。
得趣涅槃安隱之處。汝等苾芻勿生異念。彼親慧王耽欲之弟。
即難陀苾芻是。由於昔時請毘缽尸佛。
入浴室中香湯澡浴。淨心發願彼之善因。
今為佛弟身作金色。我於耽著婬欲之境。
強拔令出捨俗出家。究竟涅槃至安隱處。
時諸苾芻更復有疑。請世尊曰。大德。
難陀苾芻。曾作何業今身感得三十大丈夫相。
佛告諸苾芻彼所作業廣說如前。
乃往過去於聚落中。有一長者大富多財資生無乏。
有一苑園花果茂盛。流泉浴池林木森竦。
堪出家人棲隱之處。時有獨覺出現於世。
哀愍眾生樂處閑靜。世間無佛唯此福田。
于時有一獨覺尊者。遊行人間至斯聚落。
周旋觀察屆彼園中。其守園人既見尊者。告言。
善來為解勞倦。尊者住此即於中夜入火光定。
園人見已作如是念。此之大德成斯勝行。
即便夜起往就家尊。告言大家。宜於今者生慶喜心。
於花園中有一大德來投我宿。
成就妙行具足神通。放大光明遍照園內。
長者聞已疾往園中。禮雙足已作如是言。
聖者仁為求食我為福因。幸住此園我常施食。
彼見慇懃即便為受。住此園內入勝妙定解脫之樂。
復作是念我此臭身輪迴生死。所應作者並已獲得。
宜入圓寂永證無生。作是念已即昇虛空。
入火光定現諸神變。
放大光明上燭紅輝下流清水。捨此身已神識不生。永證無餘妙涅槃界。
時彼長者取其屍骸。
焚以香木復持乳汁而滅其火。收餘身骨置新瓶中。
造窣堵波懸諸旛蓋。深生敬信灑三十種眾妙香水。
并發大願求諸相好。汝等苾芻勿生異念。
往時長者即難陀是。由以勝妙供養敬信業故。
今受果報感得三十殊妙勝相。
時諸苾芻更有疑念。重請世尊。大德。難陀苾芻。
曾作何業若不出家棄塵俗者。必當紹繼力輪王位。
佛告諸苾芻。難陀先世所造之業。
果報熟時必當自受。廣如上說。
過去世時此賢劫中人壽二萬歲。有迦攝波佛出現世間。
十號具足在婆羅[-+]斯仙人墮處施鹿林中依止而住。
時彼城中王名訖栗枳。以法化世為大法王。
廣如上說。
王有三子謂大中小彼迦攝波佛施化事畢。猶如火盡入大涅槃。
其王信敬取佛餘身。以諸香木栴檀沈水海岸牛頭天木香等。
焚燒既訖滅以香乳。收其舍利置金寶瓶。
造大宰堵波皆用四寶。
縱廣正等一踰繕那高半踰繕那。安相輪時王之中子親上中蓋。
汝等苾芻勿生異念。時王中子者即難陀是。
由於昔時敬心供養安置中蓋斯之善業。
於二千五百生中常為力輪王化一洲內。
今此生中若不出家者。還作力輪王得大自在。
時諸苾芻更復有疑。請問世尊。大德。
難陀苾芻。曾作何業於佛弟子。善護根門最為第一。
佛言此由願力。
難陀苾芻於迦攝波佛時捨俗出家。其親教師彼佛法中。
善護根門稱為第一。盡其形壽梵行自持。
然於現身竟無證悟於命終時便發誓願。
我於佛所盡斯形壽梵行自持。然於現身竟無所證。
願我以此修行善根。此佛世尊記未來世。
有摩納婆當成正覺號釋迦牟尼。我於彼佛教法之中。
出家離俗斷諸煩惱。獲阿羅漢如親教師。
於斯佛所善護根門最為第一。我亦如是於彼教中。
守護根門最為第一。由彼願力今於我所。
諸弟子中善護根門最為第一。
如是苾芻若純黑業得純黑報。若純白業得純白報。
若雜業者當受雜報。是故汝等離純黑雜業。
修純白業如是應修。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