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用衣食第一

選譯自北傳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

唐三藏法師義淨奉皇命召譯

優婆塞喬正一譯於西元2007/2/3八關齋戒日


這是發生在古印度室羅伐城的事。

當時有一位婆羅門,是所有婆羅門的導師。他獲得一頭牛,沒多久這頭牛又為他引來了另一頭牛,就這樣一頭接著一頭,婆羅門很快的擁有一大群牛。

婆羅門認為是第一頭牛為他帶來福氣,便決定將它放生。但這頭牛因為老朽無力,到河邊飲水時,竟陷入泥沼不能自出。

剛巧舍利弗尊者從傍經過,見彼沈溺,便以神通觀察這頭牛是否有善根。舍利弗尊者發現這頭牛跟自己有緣,便以神通將其舉出,並除去其污泥,復以水將之洗淨,令其飲飼水草。

舍利弗尊者接著為這頭牛說了以下的三句法:「諸行無常,諸法無我,寂滅為樂。」並叮囑:「牛兒啊,你應當對我生起淨信,對畜生道深自生起厭離之心。」說完後便捨之離去。

當晚這頭牛不幸被野狐所食,它死前想到:「如果那位尊者在我身邊的話,我一定不會遭受到如此不幸。」於是對舍利弗尊者升起尊重之心,死後便轉生到一戶大婆羅門種姓之家。

舍利弗尊者很掛念那頭牛,便決定去看望它。沒想到它竟已一命嗚呼,便以神通觀察尋找它轉生至何處。尊者發現它轉生到婆羅門之家,便以托缽化緣之故常常去探訪。婆羅門夫婦對舍利弗尊者很尊重,接受了三歸五戒。

有一天尊者獨自來到婆羅門家中,長者問道:「尊者,你怎麼沒有侍者呢?」尊者未予回應。

經過八九個月後婆羅門的妻子生了一個男孩,但長相似牛,到滿月之時所有宗親都前來聚會為此兒取名,眾人一致認為此兒相貌似牛王,應與取名為牛主。

牛主漸漸長大,有一天舍利弗尊者問婆羅門夫婦是否肯讓小孩出家,婆羅門夫婦因篤信尊者,便同意讓牛主跟隨舍利弗尊者出家。

牛主出家後很快的獲得阿羅漢果,但由於過去前生的業力,他的咽喉裡有二個喉嚨,一個是將剛吞進的食物儲存再吐出,第二個便將之咽熟吞進胃裡消化。

當佛陀尚未制定過午不食戒的時候,牛主便於私下將吞下去的食物吐出後復食。當佛陀正式制定這項戒律之後他只好吐而外棄,因無進食導致身形羸損。

世尊知道後知而故問阿難:「為何牛主比丘身形羸瘦,憔瘁異常?」

阿難便解釋上情。

佛陀說:「如果是因為宿世業報而天生有兩個咽喉者,吃完飯後可三次嗽口,將咽喉中的殘渣盡數吐出,如此便不構成犯戒。」

後來有比丘用完餐後,喉中仍有殘渣,很不放心自己是否犯戒,佛陀說:「若有這種情況應嗽口,這樣就不犯戒。」

牛主比丘出家後,常常遭到在家人的恥笑及毀謗,他們笑說:「沙門釋子都在作非之事,像牛主這等既醜陋又怪異之人竟然也讓他出家。」

比丘們聽到這種話後立刻向佛陀報告,佛陀心想:「我的聖弟子品德若妙如高山,不應遭受他人輕視。」

世尊對牛主說:「你從今日起不要再住在國內,你去遠方邊地吧。」牛主聽從佛陀的指示。

佛陀接著當眾宣稱:「我所有弟子中,住邊方者,牛主為最。」

這時所有比丘都心生疑惑,問世尊:「牛主比丘過去前生曾作何業?由彼業力雖處人間,卻貌似牛的形狀,並於佛法中出家修行得阿羅漢果?」

佛陀對告所有比丘說:「這位牛主比丘,過去前生所作的業,一旦增長成熟,還須自受。你們仔細的聽好,過去賢劫之中,當人類的平均壽命達二萬歲時,有一位迦攝波佛出現在世間。牛主曾於那位佛陀的僧團中出家修道,他的親教師是一位上首阿羅漢,但年既朽老,其形羸瘠,不能自己用餐。牛主常與其師在托缽後收歛缽器,跟其他比丘一起習誦經法。有一天他的老師因吃的太慢,洗缽稍遲,其他的同學便問為何晚到,牛主解釋是因為他的老師吃太慢。後來又發生同樣的情形,牛主失去耐性生起瞋心,竟斥責他的老師:『你為何老是吃的這麼慢?就像一頭老牛一般!』他的老師心想牛主正在氣頭上,我若解釋只會令他更加生氣,等他氣消了再跟他解釋。等牛主氣消後,老師說:『你可知我是什麼人嗎?』。答稱:『你是在迦攝波佛教法中出家的比丘,我也跟你一樣。』老師又說:『是沒錯!但我於出家人中所應為之皆已做到,我早已斷離所有煩惱,你還不是,你今日對我口出惡言,你應當誠心悔罪,如此惡業方得滅除。』牛主一聽大驚,知自己犯下大錯,立刻對老師至心悔責。」

佛陀接著說:「你們可知否?由於牛主過去前生曾對阿羅漢口出惡言所造之惡業,於五百世中常受牛身,乃至今日殘業未盡,尚作牛形,但由於他曾勤作習誦之事,所以於我法中出家修行,斷諸煩惑,證阿羅漢。」

比丘們又問佛陀:「牛主比丘又是作了何業,得以今日蒙世尊宣稱令住邊方第一?」

佛陀說:「那是由於他過去前生所修梵行及所發願力之故。當時牛主於彼佛出家修業,盡其一生竟無所獲,而他的老師正好是迦攝波佛的所有弟子中,住在邊方受用衣食堪稱為第一。他見此後發如是願:『願我以此勤修梵行之業,於未來世當人類壽命達百歲,有釋迦牟尼佛出現於世間之時,我能於彼教中出家,斷諸煩惑,證阿羅漢,並且如我本師佛弟子中住在邊方,受用衣食第一,我於彼佛弟子之中,受邊方衣食亦復如是。』由於他當時的願力,今受此報。所以你們應當明白黑業有黑報,白業有白報,雜染業有雜染報,你們應當勤修純白淨業,捨離黑、雜二業。」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

緣在室羅伐城。有婆羅門是教導之首。
獲一特牛後得牸牛。復得特牛。
如是展轉牛遂成群。時婆羅門於初特牛以為祥瑞。
即便放捨作長生牛。更不拘繫。後於異時老朽無力。
既被渴逼就河飲水。遂遭泥陷不能自出。
時舍利子在傍而過。見彼沈溺。
遂便觀察有善根不。乃見其牛有繫屬己緣。
即便舉出除去其泥。以水淨洗飲飼水草。說三句法。
告言賢首。諸行無常諸法無我寂滅為樂。
當於我所發起淨信。於傍生趣深起厭心。
說是語已捨之而去。於此夜中被野干所食。牛作是念。
若阿遮利耶在我邊者。必定不遭如是等苦。
於舍利子所繫心尊重。
尋即命過生大婆羅門家。舍利子便作是念。我今暫往看彼老牛。
作意觀察知其命過。
何處受生見往婆羅門家。時舍利子為化緣故便往婆羅門家。
頻頻到彼。夫婦皆來請受三歸五戒。
後於異時尊者獨行至彼家內。長者問曰。
尊者何故獨無侍者。廣如上說。經八九月誕一男子。
面相似牛。滿月之時宗親聚會。
抱持兒子請共立名。眾人議曰。
此兒相貌有似牛王應與作名號為牛主。廣說同彼善和因緣。
出家近圓獲阿羅漢果。由先業力咽有二喉。
一乃吐生二便咽熟。若佛未制非時食噉。
便於屏處吐而復食。制戒之後吐而外棄。
既無食力身形羸損。世尊見已知而故問。具壽阿難陀曰。
何故苾芻牛主。身形羸瘦憔瘁異常。
時阿難陀以緣具白。佛言。若宿業報生二喉者。
食出之時應可再三棄之於外。次淨嗽口隨意咽之。
此成無犯。有諸苾芻既飽食已。
喉中卻出便生疑念。我將不犯非時食耶。佛言。
若有斯類應淨嗽口。此成無犯。
時牛主苾芻既出家已。多諸俗旅共生嫌賤。作如是語。
沙門釋子共行非法。令牛主等可惡形相而為出家。
時諸苾芻以緣白佛。佛作是念。
我之聖弟子德若妙高山。遂令眾人共生嫌賤。
由是緣故牛主苾芻。不於中國而為安處。
爾時世尊告牛主曰。汝從今已往勿住中國。
應在邊方。聞佛敕已白佛言。
如是世尊即出逝多林。便往世利沙宮安隱而住。
佛告諸苾芻我弟子中。住邊方者牛主為最。
時諸苾芻咸皆有疑。請世尊曰。
具壽牛主曾作何業由彼業力。雖處人中作牛形狀。
於佛法中出家修行得阿羅漢果。佛告諸苾芻。
牛主苾芻。先所作業增長成熟。
還須自受廣如上說。汝等應聽乃往古昔。
此賢劫中人壽二萬歲時。有迦攝波佛出現於世。十號具足。
牛主曾於彼佛法中出家修道。
其親教師是阿羅漢為眾上首。
年既朽老其形羸瘠不能自食。于時牛主常與其師。
收歛缽器既淨洗已。共餘苾芻一處習誦。後於異時。
由師食緩洗缽稍遲。彼同誦人問言。
何故今來傷晚。答言。具壽。我鄔波馱耶久方食了。
更於他日弟子食了。自洗器訖至本師處。
見食未了便起瞋心。告其師曰。
何故遲食猶如老牛。師作是念。此既盛瞋。
我若言者更令忿發。候其瞋定方可告知。彼瞋息已告言。
具壽。汝作何語。答曰我道師食遲緩猶若老牛。
報言。具壽。汝頗知我是何人耶。答曰。
我知師是迦攝波佛教法之中而為出家。
我亦於此而作出家。告言聖子。此事是實然。
出家人中所為之事我已作訖。
我離諸纏汝便具縛。汝於我所出麤惡言。
應可慇懃至心悔罪如是惡業方得滅除。時彼聞已至心悔責。
汝等知不。由彼往時於阿羅漢。
生麤惡言所造之業。
於五百世常受牛身乃至今日殘業未盡。尚作牛形由彼勤作習誦之事。
於我法中出家修行。斷諸煩惑證阿羅漢。
時諸苾芻復請佛言。牛主苾芻復作何業。
今蒙世尊令住邊方稱為第一。佛言。由發願力曾作何願。
即於彼佛出家修業至盡形壽。
於勝妙門竟無所獲。然其師主迦攝波佛。
於弟子中住在邊方。受用衣食稱為第一。
彼見此已發如是願我於佛所出家修道。至盡形壽。
於勝妙門竟無所獲。願我以此勤修之業。
佛所授記摩納婆汝於未來世人壽百歲。
有釋迦牟尼佛出現於世。我於彼教當得出家。
斷諸煩惑證阿羅漢。如我本師佛弟子中住在邊方。
受用衣食說為第一。我於彼佛弟子之中。
受邊方衣食亦復如是。由彼願力今受斯報。
汝等當知由純黑業等。廣說如上。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