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信牢固第一的女居士

摩利夫人是波斯匿王的愛妻,同時也是佛陀的重要在家護法之一。波斯匿王因為她的緣故而皈依三寶,也成為佛陀的人間護法,對佛教的影響不可謂不巨。

本經的重點在於闡釋「因愛而生憂,因愛而生懼;無愛亦無憂,亦復無懼苦」的道理。

選譯自北傳《增一阿含經》

優婆塞喬正一譯於西元2006/11/26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那時佛陀還住在古印度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林內。當時舍衛城內,有一位長者,因痛失愛子,無法承受生離死別之苦,精神大受打擊,導致心神耗弱,在城內四處遊蕩,逢人便問:「你有沒有看到我的兒子?」令人好生同情。

長者漸漸走到祇洹精舍,來到世尊面前,一樣問世尊:「你有沒有看到我的兒子?」

世尊問長者:「你為何看起來如此憔悴,心神不定?」

長者這時稍微清醒,哀傷的對世尊訴說:「我也沒有辦法,我就只有這麼一個兒子,哪曉得他竟一命嗚呼。他是我最寶貝的兒子,我無法承受喪子之痛,所以精神錯亂。我問你,你有沒有看見我的兒子呢?」

世尊說:「長者,誠如你所問,生、老、病、死,乃世間不變的真理。恩愛離苦、怨憎會苦,都是苦。你的兒子夭折,又怎能令你不憂傷?」

長者因為精神耗弱,並沒有將世尊的話聽進心裡,便轉身離開精舍。

長者看見路人便問:「沙門瞿曇說恩愛分別,便有快樂。你覺得沙門所說是不是真的?」

路人不同意的說:「恩愛別離,怎麼會有快樂?」

離舍衛城不遠,有許多人聚集在一起賭博。長者認為這些人很聰明,無事不知,便決定去問這些人。

這些賭博的人也是同樣的回答:「恩愛別離,怎麼會有快樂?」

長者因為精神不正常的關係,便走進舍衛城,到皇宮門外高稱:「沙門瞿曇是這樣教我們的:恩愛別離、怨憎之會,都是快樂!」

這時,舍衛城及皇宮內,都普傳此語,流遍大街小巷。

正好國王波斯匿與摩利夫人,一起在高樓之上談情說愛。他們也聽到這樣的話,波斯匿王便問摩利夫人:「沙門瞿曇真的會講這種話嗎?」

「絕不可能,我從未聽如來這麼說過。」摩利夫人斬釘截鐵地說。

波斯匿王不悅地說:「猶如老師教導學生,不論是或非,學生都應接受。所以摩利,就算瞿曇沙門有說過這樣的話,妳也應該接受,不應堅持己見,妳退下吧,我不想再看見妳。」

摩利夫人感到很委屈,但她對世尊的教義毫不懷疑,她確信這一定是訛傳,為了證明世尊及自己的清白,她交代竹膊婆羅門,要他到祇洹精舍去拜見如來,以她的名字,跪在如來面前,將經過向世尊報告,並向世尊求證。

竹膊婆羅門受到夫人的教敕,立刻趕往祇洹精舍,到世尊面前,向世尊求證。

世尊解釋這都是因為失心的長者訛傳所致,他並沒有那樣說,並對竹膊婆羅門說:「婆羅門,恩愛別離是苦,怨憎會也是苦,一切毫無歡樂可言。過去在舍衛城中,有一老婦人,因痛失愛子而發瘋。又有一老父也是如此,而且連他的兄弟姊妹也都遭遇無常,這些人都因無法承受無常之變,因而精神不正常。」

「婆羅門,過去在舍衛城中有一個年輕男子,剛娶了一位嬌妻。這位新娘子美麗無雙,但這男子沒多久便破產,生活陷入貧窮。他的岳父母嫌貧愛富,便強將女兒奪回,打算讓她再嫁給其他有錢人。這個男子得悉岳父母的想法,便在衣服娷繭菃Q刀,來到岳父母家。這時,新娘子正在牆外紡紗。男子因愛生恨,走到新娘子面前,拔出利劍,刺殺新娘子,接著自刺其腹,一起同歸於盡。」

「所以婆羅門,你應當明白,不論是恩愛別離,或者是怨憎會,都是苦。一切都是愁憂,其苦難以形容。」

竹膊婆羅門對世尊說:「沒錯,世尊。這些煩惱,實苦不樂。事實上我也有過同樣的遭遇,我曾經有一愛子,不幸夭折,當時我也因此大受打擊而精神不正常,見人便問有誰看見我兒。誠如沙門瞿曇所言,一切都是苦。對不起,因為國事煩多,我必須告辭了。」

世尊說:「請便。」

竹膊婆羅門便從座位起身,遶佛三匝後離去。

婆羅門回到摩利夫人面前,將與佛陀對談的經過一五一十地向夫人報告。

摩利夫人得悉後又回到波斯匿王面前,對國王說:「大王,我現在有問題要問您,唯願大王能一一回答。大王,請問您愛不愛琉璃王子?」

波斯匿王回答:「當然愛!而且愛愍之心,不離心首。」

夫人又問:「那麼如果當王子萬一遭遇什麼不幸,您會不會因此而傷心煩惱?」

「當然會!」

「那麼大王,這不就是恩愛別離,皆興愁想的最好證明?大王,您愛不愛伊羅王子?」

「非常愛!」

「那麼如果當王子萬一遭遇什麼不幸,您會不會因此而傷心煩惱?」

「當然會!」

「大王,那麼您就應當明白恩愛別離,毫無歡樂可言。大王。您愛不愛薩羅陀夫人?」

「當然愛!」

「如果薩羅陀夫人萬一有什麼不測,您會不會因此憂傷?」

「當然會!」

「大王,這豈不就是恩愛別離都是苦的證明?」

夫人又問:「大王,您愛不愛我?」

波斯匿王很篤定的說:「我當然愛妳!」

「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了你,你會不會難過?」

「假設真有這麼一天,我一定會難過得不能自己。」

「大王,這就是恩愛別離,怨憎合會,毫無歡樂的道理。大王,您愛不愛迦尸.拘薩羅的子民?」

「當然愛!」

「如果有一天您失去了迦尸.拘薩羅的子民,您會不會痛苦?」

「迦尸.拘薩羅的人民一旦有變易,連我的命都不保,更何況愁憂?我因迦尸.拘薩羅國的人民力量,才得以生存。如果連命都不存,又哪來的愁憂呢?」

「由此可知,恩愛別離,皆有此苦,沒有歡樂。」摩利夫人最後下結論。

這時,波斯匿王已經明白什麼才是如來所教授的真理,立即右膝著地,叉手合掌,面向世尊的住所,作是說:「太神奇了,真是太神奇了。今後我一定要常向沙門瞿曇請益。從今以後,我對妳更加另眼相看,我會加倍的疼惜妳。」

後來世尊聽說了摩利夫人與波斯匿王對話的經過,便當眾對眾比丘說:「摩利夫人絕頂聰明,假設波斯匿王前來問我,我也是以此義向彼王解說,一如夫人向王所說,沒有差異。」

佛陀又當眾稱讚摩利夫人:「比丘們,我聲聞弟子中第一得證優婆斯,篤信牢固者,所謂摩利夫人即是!」

比丘們聽到佛陀所說的法,都心生歡喜,並依法奉行。

 

 

(三) 聞如是。 一時。
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於舍衛城內。有一長者。適喪一子。
甚愛敬念。未曾能捨。彼見子死。便生狂惑。
周旋往來。不停一處。若見人時。便作是語。
頗有見我兒乎。 爾時。
彼人漸漸往至祇洹精舍。到世尊所。在一面住。爾時。
彼人白世尊曰。瞿曇沙門。頗見我兒乎。
 世尊告長者曰。何故顏貌不悅。諸根錯亂。 爾時。
長者報瞿曇曰。焉得不爾。所以然者。
我今唯有一子。捨我無常。甚愛敬念。未曾離目前。
哀愍彼子。故令我生狂。我今問沙門。
見我兒耶。 世尊告曰。如是。長者。如汝所問。生.老.病.
死。世之常法。恩愛離苦.怨憎會苦。
子捨汝無常。豈得不念乎。 爾時。彼人聞世尊所說。
不入其懷。便捨而退去。前行見人。
復作是語。沙門瞿曇說言曰。恩愛分別。便有快樂。
如沙門所說。為審爾不。 前人對曰。
恩愛別離。有何樂哉。 當於爾時。去舍衛城不遠。
有眾多人而共博戲。爾時。彼人便作是念。
此諸男子聰明智慧。無事不知。
我今當以此義問彼諸人。 爾時。即詣博戲所。問眾人曰。
沙門瞿曇向我說曰。恩愛別離苦.怨憎會苦。
此者快樂。諸人等今於意云何。 是時。
諸博戲者報斯人曰。恩愛別離。有何樂哉。
言快樂者。此義不然。 是時。彼人便作是念。
審如來言終不虛妄。云何恩愛別離。當有樂耶。
此義不然。 爾時。彼人入舍衛城。至宮門外稱。
沙門瞿曇而作是教。恩愛別離.怨憎之會。
此者快樂。 爾時。舍衛城及中宮內。普傳此語。
靡不周遍。當於爾時。
大王波斯匿及摩利夫人。共在高樓之上相娛樂戲。爾時。
王波斯匿告摩利夫人曰。沙門瞿曇審有斯語。
恩愛離別.怨憎之會。此皆快樂。 夫人報曰。
吾不從如來聞此言教。設當如來有此教者。
事亦不虛。 王波斯匿告曰。猶如師教弟子。
為是.捨是。弟子報言。如是。大師。
汝今摩利亦復如是。彼瞿曇沙門雖作是說。
汝應作是言。如是不異。無有虛妄。然卿速去。
不須在吾前立。 爾時。摩利夫人語竹膊婆羅門曰。
汝今往詣祇洹精舍。到如來所。持我名字。
跪如來足。復以此義具白世尊云。
舍衛城內及中宮人有此言論。
沙門瞿曇言恩愛別離.怨憎合會。此皆快樂。
不審世尊有此教耶。若世尊所有說者。汝善承受。還向我說。
是時。竹膊婆羅門受夫人教敕。
尋往至祇洹精舍。到世尊所。共相問訊。共相問訊已。
在一面坐。 時。彼梵志白世尊曰。
摩利夫人禮世尊足。問訊如來興居輕利。
遊步康強乎。訓化盲冥。得無勞耶。 復作是語。
此舍衛城內普傳此言。沙門瞿曇而作是教。
恩愛別離.怨憎之會。此樂快哉。
不審世尊有是言教耶。 爾時。世尊告竹膊婆羅門曰。
於此舍衛城內。有一長者喪失一子。彼念此子。
狂惑失性。東西馳走。見人便問。誰見我子。
然婆羅門。恩愛別離苦.怨憎會苦。
此皆無有歡樂。昔日此舍衛城中。復有一老母無常。
亦復狂惑不識東西。復有一老父無常。
亦復有兄弟姊妹皆悉無常。彼見此無常之變。
生狂失性不識東西。婆羅門。
昔日此舍衛城中有一人。新迎婦。端正無雙。爾時。
彼人未經幾時。便自貧窮。時。
彼婦父母見此人貧。便生此念。吾當奪女更嫁與餘人。
彼人竊聞婦家父母欲奪吾婦。
更嫁與餘家。爾時。彼人衣堭a利刀。便往至婦家。
當於爾時。彼婦在牆外紡作。是時。
彼人往至婦父母家問。我婦今為所在。婦母報言。
卿婦在牆外陰中紡作。爾時。
彼人便往至婦所。到已。問婦曰。
云卿父母欲奪汝更餘嫁耶。婦報言。信有此語。
然我不樂聞此言耶。爾時。彼人即拔利劍。取婦刺殺。
復取利劍。自刺其腹。並復作是語。
我二人俱取死。婆羅門。當以此方便。知恩愛別離.
怨憎會苦。此皆愁憂。實不可言。 爾時。
竹膊婆羅門白世尊曰。如是。世尊。有此諸惱。
實苦不樂。所以然者。昔我有一子。捨我無常。
晝夜追憶。不離心懷。時我念兒。心意狂惑。
馳走東西。見人便問。誰見我兒。
沙門瞿曇今所說者。誠如所言。國事煩多。欲還所止。
 世尊告曰。今正是時。 竹膊婆羅門即從坐起。
遶佛三匝而去。往來至摩利夫人所。
以此因緣具白夫人。 時。
摩利夫人復至波斯匿王所。到已。白大王曰。今欲有所問。
唯願大王事事見報。云何。大王。為念琉璃王子不。
王報言。甚念。愛愍不去心首。 夫人問曰。
若當王子有遷變者。大王。為有憂也。
 王復報言。如是。夫人。如汝所言。 夫人問曰。
大王當知。恩愛別離。皆興愁想。云何。大王。
為念伊羅王子乎。 王報言。我甚愛敬。
 夫人問曰。大王。若當王子有遷變者。有愁憂耶。
王報言。甚有愁憂。 夫人報言。當以此方便。
知恩愛別離。無有歡樂。云何。大王。
念薩羅陀剎利種不。 王報言。甚愛敬念。 夫人言。
云何。大王。若使薩羅陀夫人有變易者。
大王為有憂耶。 王報言。吾有愁憂。 夫人言。大王。
當知恩愛別離。此皆是苦。 夫人言。
王念我不。 王言。我愛念汝。 夫人言。
設當我身有變易者。大王有愁憂乎。 王言。
設汝身有變易。便有愁憂。 大王。當以此方便。
知恩愛別離.怨憎合會。無歡樂心。 夫人言。云何。大王。
念迦尸.拘薩羅人民乎。 王言。
我甚愛念迦尸.拘薩羅人民。 夫人言。迦尸.
拘薩羅人民設當變易者。大王有愁憂乎。 王言。迦尸.
拘薩羅人民當有變易者。我命不存。
況言愁憂乎。所以然者。我因迦尸.拘薩羅國人民力。
當得自存。以此方便。知命尚不存。
何況不生愁憂乎。 夫人言。以此知之。恩愛別離。
皆有此苦。無有歡樂。 爾時。
王波斯匿右膝著地。叉手合掌而向世尊。作是說。甚奇。甚奇。
彼世尊而說此法。若當彼沙門瞿曇來者。
爾乃可得共言論。 復語夫人。自今以後。
當更看汝勝於常日。所著服飾與吾無異。
爾時。世尊聞摩利夫人與大王立此論本。
告諸比丘。摩利夫人甚大聰明。
設當王波斯匿問我此語者。
我亦當以此義向彼王說之。如夫人向王所說而無有異。
 又告諸比丘。我聲聞中第一得證優婆斯。
篤信牢固。所謂摩利夫人是。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
歡喜奉行。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