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脫第一 的比丘尼

求福不厭,是佛陀對弟子們的教誨。經中的波斯匿王因連續三個月供養佛僧,便驕傲地以為功德圓滿,佛卻勸他不可以此自滿,因為不論做出多大的佈施,若不求解脫,仍不出無常生死,迨福業一旦銷盡,仍是兩袖清風。是以佛勸波斯匿王應將所累積的功德迴向求願解脫生死,一如本經信解脫第一的迦旃延比丘尼。

選譯自北傳增壹阿含經卷第十三地主品第二十三

譯於西元2006/10/6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那時佛陀還住在古印度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林內。當時,波斯匿王對著他的群臣說:「你們快去準備羽寶之車,我現在要去參訪世尊。」

波斯匿王坐上寶羽之車,同行有步騎數千前後圍遶,浩浩蕩蕩地駛出舍衛國,來到了祇洹精舍。

波斯匿王遵守古禮,卸下身上的寶蓋、天冠、劍、履屣及金拂等五種配飾,將之置於一旁,恭敬地走到世尊面前,躬身頂禮佛足,然後坐在一旁。

世尊說了一段深妙的正法,令波斯匿王心喜身樂。隨後波斯匿聞王央請世尊:「懇請世尊及比丘僧接受我三個月的邀請,這期間不要再接受其他人的供養。」

世尊默然地接受波斯匿王的邀請。波斯匿王看見世尊默然受請,便從座位起身,頂禮後離去。

回到了舍衛城,立即命令群臣:「我要供養佛及比丘僧三個月,並供給一切所須之物,譬如衣被、飯食、床臥具、病瘦醫藥。你們也應當生起歡喜心一起參與此事。」

波斯匿於宮門外造了一座非常莊嚴華麗的大講堂,懸繒幡蓋,配合各種伎樂,呈現出富麗堂皇的景象。同時又準備各種浴池,點燃百炬油燈,辦妥各種美食,菜色應有盡有,異常豐富可口。

當一切都準備好,波斯匿王親自到世尊面前迎請:「時間已到,懇請世尊駕臨。」

世尊便著衣持缽,帶領著諸比丘僧,在眾人前後圍遶之下,進入舍衛城,來到講堂。

世尊就座後,其他比丘僧也各自隨次而坐。

波斯匿王帶領宮中僕人,以雙手親自奉獻食物,並供給所須。就這樣連續三個月,凡是衣被、飯食、床臥具、病瘦醫藥等民生必需品,都竭盡所能的供給,沒有任何短少。

當世尊用完餐後,波斯匿王又捧著各種美麗的花,散在世尊及比丘僧面前。

波斯匿王拿了一個矮小的座椅,坐在如來面前。他很得意地對世尊說:「我曾經從佛陀您這裡親耳聽聞您說過有關因緣本末的法,您提到凡是佈施予畜生食物者,當獲百倍福報;佈施食物給犯戒人,當獲福千倍;佈施食物給持戒之人,當獲福萬倍;佈施食物給斷欲仙人,當獲福億倍;若佈施食物給向須陀洹者,當獲福不可計;更何況是佈施給已成須陀洹者、向斯陀含、得斯陀含道、向阿那含、得阿那含道、向阿羅漢、得阿羅漢道、向辟支佛、得辟支佛、向如來.至真.
等正覺、成佛及比丘僧。若能做到以上的佈施,福報功德無量無邊。而我今日所作功德,已功德圓滿。」

世尊聽到這樣的話,立即糾正:「大王,不要這樣說。應當求福無厭。您今日怎麼可以說出已功德圓滿這樣的話?您要明白,生死長遠,無法計算。」

「在過去很久以前,有一位國王名叫地主,他統領閻浮里地。這位國王有一位臣子名叫善明,從小與國王一起長大,彼此間相互信任。」

「這位國王自願將他統治的閻浮地分一半給他的臣子去治理。善明小王接受了地主國王的領土分贈,便於領地造起城郭,東西各長十二由旬,寬廣各七由旬。土地豐熟,人民眾多,這座城名叫遠照。」

「善明王的第一夫人叫作日月光,她的身高不會太高也不會不矮,身材不會太胖也不會太瘦,膚色不會過白也不會太黑。顏貌端麗,世之希有。而且口出優缽華香,身體散發栴檀香。」

「沒多久,日月光夫人懷孕了。善明王得悉後歡喜得不能自己,立即命僕人安放座具令夫人休息。後來夫人生下一個男孩子,初生之時,整個閻浮里都可看見晃然的金色。這個男孩容貌俊俏可愛,身具三十二相,膚呈金色。善明大王實在太喜愛這個孩子了,便召集所有的命相師、婆羅門、道士,讓他們替太子看相。」

「相師們看過相後,對善明王預言:『聖王,太子俊美無雙,諸根不缺,有三十二相。這位王子未來的命運當有兩種可能:一者若是太子長大成人後選擇作在家人,他一定會成為轉輪聖王,七寶具足。所謂七寶者,譬如輪寶、象寶、馬寶、珠寶、玉女寶、居士寶、典兵寶等七種。而且他一定會有一千個勇悍剛強、能卻眾敵的兒子。並於此四海之內,不加刀杖,自然靡伏諸國。

但倘若王子選擇出家學道者,當成無上正覺,名德遠布,彌滿世界。

這位王子初生之時,光明遠照,不如就替王子取名叫燈光吧。』」

「善明王非常疼愛這個孩子,竟終日抱著太子不放,而且視線未曾一刻離目。善明王為王子建造了三座講堂,好讓太子得以在秋、冬、夏等三個季節隨適所宜安居。宮裡面充滿著宮人婇女,陪伴太子遊戲。」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太子轉眼間已二十九歲。由於宿世信根堅固,太子選擇出家學道。而且即日出家,即夜成佛。」

「閻浮里地所有的人民很快地都知道太子已成佛。善明王第二天清早聽到王太子已出家學道且即夜成佛,便心想:『昨夜我聽到有天神在空中歡呼稱善。這必是善兆,而非有惡兆。我現在要去看太子。』」

「善明王率領四十億眾隨從,在前後圍繞之下來到燈光如來面前,頭面頂禮佛足後在一旁坐下。四十億眾隨從也一起頂禮佛足,坐在一旁。」

「燈光如來為他的父王及四十億眾循序漸進地解說妙法,譬如:佈施的功德、持戒的重要性、生天之法。欲愛及淫慾是穢污及煩惱不淨行,應選擇出家,當獲清淨解脫之報。」

「這時,如來觀察眾生心念已心性柔和,便依循過去諸佛如來所常說的法:苦、集、滅、道,為眼前的四十億眾解說四聖諦,大眾立即於座位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證初果)。隨後四十億眾向燈光如來表示意願剃除鬚髮,出家學道。」

「大王,您要曉得,過去的四十億眾選擇出家學道,立即於當日成阿羅漢。 後來燈光如來帶領四十億眾皆是無著的阿羅漢,在國中遊行。國內人民都極盡四事供養之能事,譬如:衣被、飲食、床臥具、病瘦醫藥等等,令佛僧無所渴乏。」

「地主大王聽說燈光無上正真、等正覺,帶領四十億眾皆是無著的阿羅漢,在國內遊行,心裡打算著:『我應當差遣使者去邀請如來在此遊化。若能邀請到最好;若對方不來,我就親自前往拜跪問訊。』於是命一臣子去邀請燈光如來。臣子成功的完成任務,不負使命。燈光如來帶領諸大眾,與大比丘四十億眾,所到之處,靡不受到恭敬供養。當他們漸漸走到地主國界,並住在北婆羅園中時,地主大王也帶領四十億眾前往拜訪燈光如來。」

「燈光如來一如先前為善明王所說的法一般,令在場的聽眾除了地主大王以外,其餘的四十億眾立即於座位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在場的四十億眾也同樣對燈光如來表示願出家學道。」

「大王,您要曉得,那四十億眾出家學道的人,即於當日成阿羅漢道。」

「地主國王頭面頂禮佛足後,便獨自離去。後來地主國王又帶領群臣來到如來面前如是央求:『懇請世尊及比丘僧接受我一輩子的供養,我定當供給衣被、飯食、床臥具、病瘦醫藥,竭盡全力供給所需。』燈光如來默然接受國王的邀請。地主國王知道佛默然受請後,又再度對世尊提出請求:『世尊,我有一個心願,懇請世尊答應。』」

「世尊說:『如來之法,滿一切眾生所願。』」

「國王對世尊表示:『我今天的這個願望,非常的淨妙。』」

「世尊問:『怎麼說?』」

「國王對世尊表示:『我有一個構想,今日眾僧使用一種缽器進食,到第二日再改用另一種缽器飲食。今日眾僧穿著一種衣服,到明日再更換其他衣服。今日眾僧坐一種座椅,明日復更換其餘座椅。今日使差遣某甲給眾僧服務,明日復更易其他人服務。我所求的願望,就是這樣。』」

「燈光如來聽後便說:『就隨你所願吧。』」

「地主大王喜不自勝,回宮後立即交代群臣準備供養事宜,並在離城不遠一由旬內,建造堂舍,彫文刻鏤,並塗上五色玄黃,又懸繒幡蓋,或作倡伎樂,以香汁灑地,修治浴池,辦具燈明及甘饌、飲食,準備坐具。等時間一到,地主國王親自迎請燈光如來及比丘眾前來應供,親手料理並獻上百種美味飲食。」

「大王,您要曉得,地主國王在七萬年的歲月中,竭盡全力供養燈光如來及八十億眾諸阿羅漢,未曾懈廢。後來如來的教化任務結束,便於無餘涅槃界而般涅槃。那位地主大王又以若干百種香花供養,並於四衢道路,建造四廟寺,用金、銀、琉璃、水晶等七寶之物,懸繒繙蓋。八十億眾的阿羅漢也各自漸漸於無餘涅槃界而般涅槃。地主大王便收集八十億阿羅漢的舍利,一一興起神寺,並於塔上都懸繒幡蓋,以香華供養。」

「大王,當那位燈光如來的遺法滅盡,然後那位地主大王也隨之結束生命。」

「大王,您可知那位地主大王是誰嗎?他就是我的前身,我於當時七萬年的歲月中,以衣被、飯食、床臥具、病瘦醫藥,供養彼佛。佛般涅槃後,復於七萬年的歲中以燒香、然燈、懸繒幡蓋等物供養形像舍利,無所渴乏。但我當時雖修積如此眾多功德,卻只求在生死中獲此福祐,不求解脫。」

「大王,你看,我當時所累積的福德,到今時今日又剩下些什麼?生死長遠,無法計算。我過去所累積的福德善業到如今都已銷耗殆盡,不剩些許毫釐。是故,大王,你不應再說:『我所作福祐,今日已功德圓滿。』這樣的話。」

「大王,您應當如是迴向:『願以我今日身、口、意所作一切善行,全都用來求解脫生死,不求生死輪迴中的人天福報。』如此便能於長夜生死中獲無量安穩。」

波斯匿王聽到佛陀上開的教誡,心懷恐懼,衣毛皆豎,悲泣交集,以手抆淚,頭面頂禮世尊雙足,再三地向世尊自陳過錯。

世尊安慰波斯匿王:「善哉,善哉。大王,你今日於如來面前勇於悔其非法,改往修來,我願意接受你的悔過,以後不要再犯了。」

這時,在場大眾中有一位比丘尼,名叫迦旃延,從座位起身,走到世尊面前,頭面頂禮佛足,對世尊說:「世尊今天所說的法,非常微妙。我非常認同世尊勸告波斯匿王的那段迴向內容。因為我自憶過去三十一劫以前,當時有一位式詰如來、至真、等正覺,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當那位佛陀著衣持缽,進入野馬城乞食時,城內有一個僕人,名叫純黑,看見如來執缽入城乞食,便打算以食物供養那位如來,隨後發願迴向:『願持此功德,令我生生世世不墮三惡趣中。使我來世也能遇到如此聖尊,而那位聖尊也能為我說法,並當下立即獲得解脫。』

當時的那位純黑僕人就是我的前身,我在當時供養式詰如來後又發此誓願,願將來之世,能遇到如此聖尊為我說法,立即獲得解脫,因此我於三十一劫中都不曾墮入三惡趣,並於人間天上享受福樂,最後今世遇到世尊而出家學道,斷盡一切煩惱,修成阿羅漢。

誠如世尊所說之法極為微妙,勸告波斯匿王應以身、口、意所作一切善行,全部祈求解脫,不應貪戀生死福報。

我若看見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斯,對如來心懷敬愛者,便前往詢問:『諸位賢者,需要何物?是衣缽嗎?還是尼師檀?或針筒?澡罐?或其餘沙門雜物?我一定盡力供給。』

當我已許下承諾後,便四處乞求。若我得到固然是大幸;若得不到,便以神通飛往至鬱單越、瞿耶尼、弗于逮等其他三大洲,求到後再來贈與。

我會這麼做是因為我是由此四部之眾獲得涅槃之道。」

世尊觀察迦旃延比丘尼的心意後,便問諸比丘:「你們可曾見過有任何比丘或比丘尼能如此信心解脫一如迦旃延比丘尼?」

諸比丘回答:「不曾見過。」

世尊當眾讚譽:「我聲聞弟子中第一比丘尼得信解脫者,當屬迦旃延比丘尼是也。」

這時,迦旃延比丘尼及波斯匿王及其他四部之眾,聽聞佛陀上開所說的妙法後,都心生歡喜,並依法奉行。


    東晉罽賓三藏瞿曇僧伽提婆譯
  地主品第二十三
   (一) 聞如是。 一時。
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王波斯匿告諸群臣曰。
汝等催嚴羽寶之車。吾欲往詣世尊所。禮拜問訊。
 是時。左右受王教令。尋嚴駕羽寶之車。
即白王曰。嚴駕已辦。今正是時。 爾時。
王波斯匿即乘寶羽之車。步騎數千。前後圍遶。
出舍衛國。至祇洹精舍。往詣世尊所。如諸王法。
除去五飾。所謂蓋.天冠.劍.履屣及金拂。
捨著一面。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爾時。
世尊與說深法。勸樂令喜。是時。
王波斯匿聞說法已。白世尊曰。
唯願世尊受我三月請。及比丘僧。莫在餘處。是時。
世尊默然受波斯匿請。 時。王波斯匿見世尊默然受請。
即從坐起。頭面禮足。便退而去。還至舍衛城。
敕諸群臣曰。
吾欲飯佛及比丘僧三月供養。給所須物。衣被.飯食.床臥具.病瘦醫藥。
汝等亦當發歡喜心。 諸臣對曰。如是。 時。
王波斯匿即於宮門外。作大講堂。極為殊妙。
懸繒幡蓋。作倡妓樂。不可稱計。施諸浴池。
辦諸油燈。辦種種飯食。味有百種。是時。
王波斯匿即白。時到。唯願世尊臨顧此處。 爾時。
世尊以見時到。著衣持缽。將諸比丘僧。
前後圍遶。入舍衛城。至彼講堂所。到已。
就座而坐。及比丘僧各隨次而坐。 是時。
王波斯匿將諸宮人。手自行食。供給所須。乃至三月。
無所短乏。給與衣被.飯食.床臥具.
病瘦醫藥。見世尊食訖。
持種種華散世尊及比丘僧上。更取小座於如來前坐。白世尊曰。
我曾從佛聞以因緣本末。施畜生食者。
獲福百倍。與犯戒人食者。獲福千倍。
施持戒人食者。獲福萬倍。施斷欲仙人食者。
獲福億倍。與向須陀洹食者。獲福不可計。
況復成須陀洹乎。況向斯陀含.得斯陀含道。
況向阿那含.得阿那含道。況向阿羅漢.
得阿羅漢道。況向辟支佛.得辟支佛。況向如來.至真.
等正覺。況成佛及比丘僧。
其福功德不可稱計。我今所作功德。今日已辦。 世尊告曰。大王。
勿作是語。作福無厭。
今日何故說所作已辦。所以然者。生死長遠。不可稱記。
 過去久遠。有王名曰地主。統領此閻浮里地。
彼王有臣名曰善明。少小與王周旋。
無所畏難。是時。彼王分閻浮地半與彼臣使治。
是時。善明小王自造城郭。東西十二由旬。
廣七由旬。土地豐熟。人民眾多。 爾時。
彼城名曰遠照。善明王主第一夫人名日月光。不長.不短。
不肥.不瘦。不白.不黑。顏貌端政。世之希有。
口出優缽華香。身作栴檀香。未經幾日。
身便懷妊。彼夫人即往白王。我今有娠。
王聞此語。歡喜踊躍。不能自勝。便敕左右。
更施設座具。快樂無比。夫人懷妊日數遂滿。
生一男兒。當生之時。
閻浮里見晃然金色。顏貌端政。三十二相。身體金色。
善明大王見此太子。歡喜踊躍。慶賀無量。便召諸師。
婆羅門.道士。躬抱太子。便彼瞻相。
我今以生此子。卿等與吾瞻相。便立名字。 時。
諸相師受王教令。各共抱瞻。觀察形貌。
咸共白王。聖王。太子端政無雙。諸根不缺。
有三十二相。今此王子當有兩趣。若當在家者。
便為轉輪聖王。七寶具足。所謂七寶者。輪寶.
象寶.馬寶.珠寶.玉女寶.居士寶.典兵寶。
是為七。當有千子。勇悍剛強。能卻眾敵。
於此四海之內。不加刀杖。自然靡伏。
若此王子出家學道者。成無上正覺。
名德遠布。彌滿世界。生此王子。當此之日。
光明遠照。今字王子名曰燈光。時。
諸相師以立名字。各退坐而去。 時。王竟日抱此太子。
未常離目。時。王為此王子立三講堂。秋.冬.
夏節隨適所宜。宮人婇女充滿宮堙C
使吾太子於此遊戲。 時。王太子年二十九。以信堅固。
出家學道。即日出家。即夜成佛。爾時。
閻浮里地悉共聞知。彼王太子出家學道。即日成佛。
父王清旦聞王太子出家學道。即夜成佛。時。
父王便作是念。
昨夜吾聞諸天在空皆共稱善。此必善應。非有惡嚮。
我今可往而共相見。 時。王將四十億眾。男女圍繞。
便詣燈光如來所。到已。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及四十億眾。各共禮足。在一面坐。是時。
如來與父王及四十億眾漸說妙論。所謂論者。施論.
戒論.生天之論。欲為穢污。漏不淨行。
出家為要。獲清淨報。爾時。如來觀眾生意。
心性柔和。諸佛如來常所說法。苦.習.盡.道。
盡與彼四十億眾廣說其義。即於坐上。諸塵垢盡。
得法眼淨。 時。四十億眾白燈光如來曰。
我等意願剃除鬚髮。出家學道。大王當知。
爾時。四十億眾盡得出家學道。
即以其日成阿羅漢。 爾時。燈光如來將四十億眾。
皆是無著。遊彼國界。國土人民四事供養。衣被.飲食.
床臥具.病瘦醫藥。無所渴乏。是時。
地主大王聞子燈光成無上正真.等正覺。將四十億眾。
皆是無著。遊彼國界。我今當遣信。
往請如來在此遊化。若使來者。充我本願。
若不來者。我躬自當往拜跪問訊。即敕一臣。
汝往至彼問訊如來。持我名字。頭面禮足。
興居輕利。遊步康強。云王地主問訊如來。
興居輕利。遊步康強。唯願世尊臨顧此土。 爾時。
彼人受王教敕便往至彼國界。到已。頭面禮足。
在一面立。便作是說。大王地主禮如來足。
問訊禮竟。興居輕利。遊步康強。
唯願世尊臨顧彼國。爾時。世尊默然受彼請。 時。
燈光如來將諸大眾。以漸人間遊行。
與大比丘四十億眾俱。在在處處。靡不恭敬者。衣被.飯食.
床臥具.病瘦醫藥。皆悉貢獻。
漸至地主國界時。地主大王聞燈光如來至此國界。
在北婆羅園中。將大比丘眾四十億人。
我今可躬自往迎。 時。
地主大王復將四十億眾往詣燈光如來所。到已。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及四十億眾禮足已。在一面坐。 爾時。
燈光如來漸與彼王及四十億眾面說妙論。所謂論者。
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為穢污。漏不淨行。
出家為要。獲清淨報。爾時。如來觀眾生意。
心性柔和。諸佛如來常所說法。苦.習.盡.道。
盡與彼四十億眾廣說其義。即於坐上。
諸塵垢盡。得法眼淨。 時。四十億眾白燈光如來曰。
我等意願剃除鬚髮。出家學道。大王當知。
爾時。四十億眾盡得出家學道。即以其日。
成阿羅漢道。時。地主國王即從坐起。
頭面禮足。便退而去。 時。燈光如來將八十億眾。
皆是阿羅漢。遊彼國界。國土人民四事供養。
衣被.飯食.床臥具.病瘦醫藥。事事供給。
無所乏短。是時。地主國王復於餘時。
將諸群臣至彼如來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是時。
燈光如來與彼國王說微妙法。
地主大王白如來曰。唯願世尊盡我形壽受我供養。
及比丘僧。當供給衣被.飯食.床臥具.病瘦醫藥。
悉當供給。爾時。燈光如來默然受彼王請。 時。
王見佛默然受請。重白世尊。
我今從世尊求願。唯見聽許。世尊告曰。如來法者。
以過此願。王白世尊。我今求願者。極為淨妙。
世尊告曰。所求之願。云何淨妙。王白世尊。
如我意中。今日眾僧在一器食。
明日復用餘器食。今日眾僧著一種服。明日復更易服。
今日眾僧坐一種座。明日復更坐餘座。
今日使人與眾僧使。明日復更易使人。
我所求願者。正謂此耳。燈光如來告曰。隨汝所願。
今正是時。 地主大王歡喜踊躍。不能自勝。
即從坐起。頭面禮足。便退而去。還至宮中。
到已。告諸群臣。
我今意欲盡其形壽供養燈光如來.至真.等正覺及比丘眾衣被.飯食.
床臥具.病瘦醫藥。汝等亦當勸發佐吾供辦。
諸臣對曰。如大王教。去城不遠一由旬內。
造立堂舍。彫文刻鏤。五色玄黃。懸繒幡蓋。
作倡伎樂。香汁灑地。修治浴池。
辦具燈明及甘饌.飲食.施設坐具。便白。時到。今正是時。
願尊屈顧。 時。燈光如來以知時至。著衣持缽。
將比丘眾。前後圍遶。便往至講堂所。
各各就座而坐。時。地主大王見佛.比丘僧坐訖。
將宮人婇女及諸大臣。手自斟酌。行種種飲食。
味各百種。大王當知。爾時。
地主國王七萬歲中。供養燈光如來及八十億眾諸阿羅漢。
未曾懈廢。時。彼如來教化周訖。
便於無餘涅槃界而般涅槃。 時。
地主大王以若干百種香花供養。於四衢道路。起四廟寺。
各用七寶金.銀.琉璃.水精。懸繒繙蓋。
及八十億眾各各以漸於無餘涅槃界而般涅槃。爾時。
大王取八十億眾。收其舍利。各各興起神寺。
皆懸繒幡蓋。香華供養。大王當知。爾時。
地主大王復供養燈光如來寺及八十億羅漢寺。
復經七萬歲。隨時供養。然燈.散華。懸繒幡蓋。
大王當知。燈光如來遺法滅盡。
然後彼王方取滅度。 爾時。地主大王者豈是異人乎。
莫作是觀。所以然者。爾時地主大王者。
即我身是。我於爾時。七萬歲中。以衣被.飯食.
床臥具.病瘦醫藥。供養彼佛。令不減少。
般涅槃後。復於七萬歲中供養形像舍利。
燒香.然燈。懸繒幡蓋。無所渴乏。我於爾時。
以此功德。求在生死獲此福祐。
不求解脫。大王當知。爾時所有福德。今有遺餘耶。
莫作是觀。如我今日觀彼富有。
無有毫釐如毛髮許。所以然者。生死長遠。
不可稱記。於中悉食福盡。無有毫釐許在。是故。
大王。莫作是說言。我所作福祐。今日已辦。
大王。當作是說。我今身.口.意所作眾行。
盡求解脫。不求在生死福業。
便於長夜安隱無量。 爾時。王波斯匿便懷恐懼。衣毛皆豎。
悲泣交集。以手抆淚。頭面禮世尊足。
自陳過狀。如愚.如騃。無所覺知。
唯願世尊受我悔過。今五體投地。改已往之失。
更不造此言教。唯願世尊受我悔過。如是再三。
 世尊告曰。善哉。善哉。大王。
今於如來前悔其非法。改往修來。我今要受汝悔過。
更莫復造。 爾時。於大眾中有一比丘尼。
名迦旃延。即從坐起。頭面禮足。白世尊曰。
今世尊所說。甚為微妙。
又世尊告波斯匿王作是語。大王當知。身.口.意所作眾行。
盡求解脫。莫求在生死食其福業。
更於長夜獲安隱無量。所以然者。我自憶三十一劫。
飯式詰如來.至真.等正覺。出現於世。
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
眾祐。遊在野馬世界。 爾時。
彼佛到時著衣持缽。入野馬城乞食。是時。
城內有一使人。名曰純黑。時。
彼使人見如來執缽入城乞食。見已。便作是念。
今如來入城必須飲食。即入家出食施與如來。興發此願。
持此功德。莫墮三惡趣中。使我當來之世。
亦當值如此聖尊。亦當使彼聖尊為我說法。
時得解脫。世尊并波斯匿王咸共知之。
當爾時。純黑使人者豈異人乎。莫作是觀。
所以然者。爾時純黑使人者。即我身是。
 我於爾時。飯式詰如來作此誓願。使將來之世。
值如此聖尊與我說法。時得解脫。
我於三十一劫不墮三惡趣中。生天.人中。
最後今日受此身分。遭值聖尊得出家學道。
盡諸有漏。成阿羅漢。若世尊所說極為微妙。
語波斯匿王。身.口.意所作眾行。盡求解脫。
莫在生死食此福業。我若見比丘.比丘尼.
優婆塞.優婆斯。歡喜心意向如來者。
我便生此念。此諸賢士。
用意猶不愛敬供奉如來。設我見四部之眾。即往告曰。汝等諸賢。
為須何物。衣缽耶。尼師檀耶。針筒耶。
澡罐耶。及餘沙門什物。我盡當供給。
我已許之。便在處處乞求。若我得者是其大幸。
若使不得。便往至鬱單越.瞿耶尼.弗于逮。
求索來與。所以然者。
皆由此四部之眾得涅槃道。 爾時。世尊觀察迦旃延比丘尼心。
便告諸比丘。汝等頗見如此之比信心解脫。
如迦旃延比丘尼乎。 諸比丘對曰。不見也。世尊。
世尊告曰。我聲聞中第一比丘尼。
得信解脫者。所謂迦旃延比丘尼是也。 爾時。
迦旃延比丘尼及波斯匿王.四部之眾聞佛所說。
歡喜奉行。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