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法(十)  

作者/喬正一

    2018610日越南爆發反華示威,包含胡志明市、芽莊、河內、峴港等地都有當地民眾抗議,甚至發生流血衝突。越南包含首都河內、第2大城胡志明市在內的多個地方昨日爆發示威抗議,有大批群眾到公家機關和政府建築前發起抗爭,甚至拿石頭亂扔一通,過程中甚至引發流血衝突。

    張國強在越南的工廠處理廠務,因為這場衝突,與台灣的親友失去聯繫。此時的魏淑娟已身懷六甲五個月,大腹便便,行動已不若以往輕靈敏捷,加上懷孕期間不斷地劇吐及食慾不振,得時常跑醫院吊點滴,如今又遇上與張國強失聯,身心的壓力讓她幾度崩潰。

    魏母也擔心準女婿的安危,於是趕往福聚宮問事。只見阿嬌輕描淡寫說道:「勿免操煩啦(台語:別擔心),吉人自有天相,張先生的心肝很好,媽祖婆會保庇他的。」

    「姊,妳就別擔心阿強哥了,阿母已經去問過阿嬌師姊了,難道妳還信不過媽祖婆的神威嗎?妳現在要做的事就是好好安胎,把我的外甥女給平安地生下來,其他的多想無益。這樣啦,我明天沒課,我明天陪妳去逛百貨,我們一起去買給外甥女要用的東西,好不好?

    魏淑娟的妹妹善解人意地替她解憂,希望能藉此轉移她的注意力,魏淑娟微笑點頭答應。

    魏淑娟姊妹二人在第二天下午一起赴百貨公司的兒童部門,正在四處閒逛時,魏淑娟的妹妹去上廁所,獨留魏淑娟一人在走道的長椅上等候。

    就在魏淑娟坐著等候的期間,忽然一個身穿粉色、紮著兩個小辮子的小女孩從她的面前急匆匆跑過,小女孩邊跑邊驚恐喊道:「不要!不要抓我!媽媽快來救我!有壞人要抓我!

    魏淑娟又看見有一個全身穿著黃色連身衣帽、口戴黃色口罩的怪異男人追著小女孩跑,因為事出突然,她一時間無法看清這個黃衣怪客的臉,但因為她即將為人母,出於母性的本能,便有股衝動想要保護小女孩,於是立即起身跟著黃衣男子的身後。

    她看見小女孩跑進逃生門,黃衣怪客緊追在後也跑進去,她在後面大聲呼喊「來人救命啊!」,但她感到非常奇怪,百貨公司裡的人似乎都充耳不聞,感覺像沒事似的,但此時情況緊急,已無暇多想,魏淑娟也跟著衝進逃生門。

    魏淑娟的妹妹從廁所走出來找姊姊,赫然發現她躺在原地的地上,且發生血崩,下體都浸在血水之中。

    魏淑娟已被救護車送往成大醫院加護病房急救,魏母得知此事後也趕往醫院,與魏淑娟的妹妹一起守候在加護病房外的候客室。魏母心裡十二萬分焦急,趕緊拿起手機打電話給阿嬌告知她此事,並懇求阿嬌轉告我務必要保佑她們母子平安。阿嬌交代魏母取來三件魏淑娟平時穿過的上衣,要替她護住元神。

    「那個邪派法師又開始放符害人了,這一次他要索魏淑娟母子的命,要將她們母子的魂魄提煉成母子鬼,以供其日後使喚,其心可誅,實在過於陰毒。翠萍,妳趕緊陪在魏淑娟的身旁,護住她的元神。元吉,你去保護魏淑娟的孩子,千萬不要讓對方得逞。李將軍與馮護衛,請你們備妥兵將,徹底掃蕩對方的宮廟。青蓮且隨我去上告玉帝,將該廟的主神打入地牢。」

    眾護法允諾,隨後各自散去執行任務。

 

 

    在成大醫院的加護病房裡,連結魏淑娟身上的儀器開始出現不穩的訊號,護理師趕緊通知主任,主任便告知家屬必須要將魏淑娟移送到開刀房,不然母子性命均堪憂。

    開刀房在醫院的三樓,開刀房的門前有一個櫃台,有兩名陳姓與張姓護理師坐在櫃台裡處理行政與接洽業務。

    開刀房的門雖屬電動感應門,但除非有醫護人員的感應卡,不然一般人不可能隨意進出。正當魏淑娟被移往開刀房之際,忽然三樓開刀房的電梯打開,一個全身穿著連身黃衣的人從電梯裡走出來,這個黃衣怪客根本不與開刀房門外櫃檯的護理人員打招呼,逕自往開刀房的電動門走去。

    櫃台的兩名護理人員均看見黃衣怪客的荒唐行徑,陳姓護理人員趕緊起身大聲喝止他不可接近開刀房的門。

    黃衣怪客根本不理會護理師的喝止,旁若無人似地走向開刀房的電動感應門,開刀房的電動門必須有感應卡才能開啟,可是說也奇怪,當黃衣怪客接近電動門時,門竟然自動開啟,而黃衣怪客就像出入自家大門一般走進開刀房。

    陳姓護理師見到這一幕,整個人傻呆住,過了五秒,才恢復理智,趕緊走向電動門。可是,門卻不再開啟。護理師好奇地伸手去觸摸門,電動門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陳姓護理師轉身問櫃台的另一名張姓護理師有沒有看到剛剛的那一幕?張姓護理師站在櫃台內表情驚愕地點頭。為了進一步求證剛剛見到的那一幕不是幻覺,陳姓護理師便拿起自己的感應卡開啟電動門走進去找那名黃衣怪客。

    陳姓護理師走進手術房,只見主任與其他醫護人員正神經緊繃、聚精會神地準備替魏淑娟進行手術,卻不見那名黃衣怪客的身影。

    手術室裡的醫護人員發現陳姓護理師走進來,便問有甚麼事情?

    護理師便將剛剛看見黃衣怪客走進手術室的經過如實說了一遍,主任很生氣地喝斥護理師,並要她趕緊出去。

    護理師很委屈地轉身離去,她走回櫃台的位子坐下,告訴張姓護理師手術室裡沒有剛剛那名黃衣怪客的身影。

    張姓護理師臉部扭曲驚恐地說道:「這絕不是幻覺,我們兩個人都看到了。妳覺得那個怪人是甚麼人?

    陳姓護理師聳聳肩委屈地回應:「妳問我,我問誰啊?我剛還被主任罵了。」

    約莫過了十五分鐘,手術室的電動門又自行開啟,只見那名黃衣怪客從手術裡走出來,且手中抱著一名嬰兒。

    緊接著,魏淑娟也從手術室跟著追出來,對著黃衣怪客大聲喊叫「放下孩子!不要帶走他!

    黃衣怪客不理會魏淑娟的喊叫,轉往走道的另一頭,魏淑娟也緊跟在後。

    兩名護理師都同時看到這一幕,陳姓護理師對張姓護理師說:「我去追他們,這一次麻煩妳進手術室看一下情況。」

    張姓護理師點頭答應,陳護理師起身追他們,張姓護理師用自己的感應卡走進手術室,只見一群醫療團隊正聚精會神施行手術,而魏淑娟躺在手術台上,並沒有跑出去。

    主任生氣地咆哮問道:「這一次又怎麼了?

    張護理師顫抖地把剛才看見的經過說了一遍,手術室的其他護理人員彼此面面相覷,主任極不耐煩地罵道:「你們兩個發甚麼神經?沒看見病人躺在手術台上嗎?

    張護理師不再說甚麼,趕緊掉頭轉身離去。

    另一頭,陳護理師追著前方的兩人,她看見兩人右轉,當她也右轉時,竟然完全不見黃衣怪客與魏淑娟的身影,而這個區域是家屬休息等候區,她看見魏母與魏淑娟的妹妹都坐在那媯平唌A便上前詢問她們有沒有看見一個身穿黃衣的人出現?魏母與魏淑娟的妹妹均表示甚麼都沒看到。

    魏母好奇詢問發生甚麼事?陳護理師面有難色,但還是把之前的經過都一五一十告知魏母,魏母得知後驚覺苗頭不對,趕緊拿起手機撥打給阿嬌。

    阿嬌在電話的另一頭解釋並安慰道:「那個是邪派法師又在施邪術害人,那個黃衣怪客就是法師用黃色符紙剪成的紙人,然後在紙人身上畫符並念咒,施展邪術,因為阿娟破壞法師的好事,所以法師施邪術要報復阿娟。不過,不要擔心,我們要對媽祖婆有信心,媽祖婆已經派遣神將護法去保護阿娟母子,並收拾那個法師!

 

 

    魏淑娟跑進百貨公司的逃生口,緊跟在黃衣怪客的身後,但因她已有五個月的身孕,行動不便,速度自然遲緩。她一路從百貨公司的五樓,一步一步吃力地走下階梯,黃衣怪客雖然行動自如,但奇怪的是,他似乎刻意放慢速度好讓魏淑娟趕上。魏淑娟好不容易步下B1停車場,她推開逃生門,走進停車場,只見濃霧瀰漫。

    魏淑娟亦步亦趨走在停車走道上,四周沒有任何人,寂靜的就像一片墳場。忽然,她看見停車場的入口處駛進一輛紅色的保時捷,車頭燈十分刺眼,魏淑娟一時間睜不開眼,紅色保時捷駛向魏淑娟,並停在魏淑娟的跟前,車門打開,走出一位身穿黃色時尚名牌衣的美麗婦人。

    美婦友善地問道:「小姐,妳還好嗎?有沒有需要幫助?

    魏淑娟緊張地問道:「有一個壞人要抓小孩,妳有沒有看見一個身穿黃衣的男子在追一個小女孩?我在找他們。」

    美婦搖頭道:「我沒有看見妳說的黃衣男子跟小女孩,不過這裡很危險,不宜久留,我先帶妳出去吧!!妳上我的車!

    魏淑娟搖頭說:「不用了,我要回去,我妹妹還在樓上等我。」

    魏淑娟說罷便轉身欲循原路回百貨公司的兒童部門,可是,當她回頭找逃生門的出口時,卻發現逃生門不見了,四周停車格上的轎車全都變成了墳塚。

    「怎麼會這樣?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到底在哪裡?這裡怎麼變成了墳場?」魏淑娟因驚懼而失聲痛哭。

    美婦上前伸手輕拍魏淑娟的肩膀安慰道:「別怕!沒事的,妳跟我走,我帶妳離開這裡,來!我們上車。」

    魏淑娟雖不認識眼前的美婦,可是,她對美婦有種莫名的安全感,她自己也不知為什麼,總之就是很信任這位陌生的美婦,於是便跟隨她坐上紅色的保時捷。

    美婦以熟稔的駕駛技術,飛快地把車開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