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案(十五) 

    竹筏緩緩地從湖面滑靠向岸邊,手提燈籠的白衣女子回頭跟搖槳的神秘船夫點頭示意,然後踏上了岸邊。

    「芷芊,真的是妳?」趙明駿不可置信的問。

    「是我,哥哥,我剛唱的那首歌不就是你最愛聽的?你看,我手臂上的這條疤痕,就是我們小時候玩官兵抓強盜你把我弄傷的,那一次,你還被爸爸罰站三個小時呢,呵呵。」白衣女子伸出白皙的左手臂,上面果然有一條疤痕。

    對,沒錯,這些都是趙明駿跟妹妹小時候的往事,眼前這個女子應該真的是芷芊。

    「芷芊,妳在那媢L得好嗎?

    「我很好,祂們還給我工作,你看,這面湖就是黃泉,我就在這裡當擺渡人,就是陰間使者的一種。」

    「妳是來接我的嗎?

    「我剛不是已經說過了嗎?你的命很長,你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時候沒到。如果時候到了,我會來接你的。」

    「芷芊,為什麼老天要把妳那麼早帶走?太不公平了!我到處求神拜佛,都沒有得到回應!

    「哥哥,每一個人都有他的命,我只不過是順著我的命走我該走的路,你也是一樣,我們都不應該怨天尤人。你看我現在不是很好嗎?我在這裡很快樂,不用承受人世間的種種病苦、磨難與悲歡離合,這不是一種福氣嗎?我擔任黃泉的擺渡人,看過太多的生離死別,我明白就算再怎麼抱怨,也都不能改變事實,何不坦然接受這一切,不論是悲或喜,都堅強地走完屬於我們自己的路?

    白衣女子接著說:「哥哥,你之所以心懷怨懟,是因為你不能接受事實。」

    趙明駿明白這世上不是只有他一人經歷生離死別,他明白生離死別是每一個人都必須經歷的課題,如今他知道妹妹現在過得好,他終於釋懷了,不再憤世嫉俗。他眼眶泛淚,多年來積累的孤寂都在這一瞬間融化了。

    「你不能待在這裡太久,不然將來身體會有後遺症,走吧!跟我來,我帶你回去。」白衣女子說道。

    「我記起來了,我好像被人刺了一刀…..」趙明駿開始回想起之前在靜廬逮捕葉紹華的驚險經過。

    白衣女子舉起白燈籠照向前方,四周的濃霧漸漸退散,前方的空間忽然裂出一道縫隙,這條從虛空中莫名出現的裂縫越裂越大,白衣女子提著白燈籠往裂縫中飄進去,趙明駿被一股神祕的力量給吸進了裂縫中。

    趙明駿被拉進裂縫中之後,他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自己從一面牆壁穿出來,他身處在一間醫院的加護病房。

    他看到自己躺在病床上,帶著氧氣呼吸罩,旁邊還有心電儀器紀錄他的心跳。

    他又看到加護病房裡躺滿瀕臨生死邊緣的患者,忽然有一個小男孩從牆壁裡穿出來,飄過來拉著他的手說「大哥哥,來跟我玩。」

    白衣女子對著那名小男孩說:「不要胡鬧,大哥哥不能陪你玩。等一下我會來帶你走,你先到那邊去玩。」

    趙明駿又看到加護病房裡除了醫生及護理師以外,還看到一些身穿病服、但半透明的人兩眼無神地在病房裡呆滯地飄來飄去。

    白衣女子對趙明駿解釋:「他們都是等一下我要接走的人。快點,趕快醒過來,不然你的腦袋會受損。」

    趙明駿突然覺得有人在他的身後狠狠地推了他一把,一時間他感到天旋地轉,接著便不省人事。

    趙明駿的耳朵依稀聽到儀器規律的聲音,他睜開雙眼,看到天花板刺眼的燈光,微弱地發出聲「渴」。

    護理師發現趙明駿轉醒,趕緊喊來醫師。

    「幹x娘ㄟ,拎北(台語:你老子)ㄟ的命差一點就去了了。伊ㄟ肖ㄟ(台語:那個瘋子)的刀差一點就刺中拎北ㄟ的心臟,好加在,有媽祖婆保庇。啊!對了!阿駿啊,阮出院後要一起去嘉義福聚宮酬謝媽祖喔。」陳景堂這個大老粗身上裹著紗布,在趙明駿的病房裡吹噓著。

    趙明駿清醒後沒多久便轉往普通病房,小隊長黃正國與陳景堂聚在他的病房裡探望他的傷勢。

    黃正國說:「當天,我們隊上幾個弟兄都被迷暈了,醒來後便發現陳景堂跟你倒在地上,而且傷勢很重。不過,所幸沒有人死亡。」

    趙明駿聽到大家都平安,心裡很開心,尤其他一度以為陳景堂掛掉了,幸好大家都有驚無險。他又想起因為李謹言提醒大家務必穿上防彈衣,因為防彈衣的阻隔,所以他與陳景堂才能逃過死劫。

    趙明駿問:「李大哥呢?

    「什麼李大哥?你在說誰?」陳景堂一臉疑惑的問。

    「李謹言警官啊?!他在哪裡?他還好嗎?

    陳景堂與黃正國兩人互相對望了一下,接著陳景堂轉頭問趙明駿:「阿駿啊,你是不是傷到腦袋了?沒有李謹言這個人呀?

    黃正國也補上:「對呀!我們隊上從來沒有李謹言這個人。」

    趙明駿睜著大眼堅持說:「怎麼可能?他是中央派來支援我們辦這個案子的警官啊?一直都跟我們一起行動……?

    陳景堂對黃正國說:「慘了!阿駿一定是傷到腦袋了,要趕緊給他掛腦神經內科檢查一下。」

    趙明駿突然有一種時空混亂的感覺,為什麼大家都說不認識李謹言?真的是他的腦子出問題了嗎?

    趙明駿回到偵查隊上後,首先打電話給內政部警政署的人事單位查詢有無李謹言這個人,他得到的回覆是警政單位根本沒有這個警官。

    接著,他回到女童張雅琳的小學拜訪許青蓮老師,可是校方說根本就沒有這個老師,也沒有馮元吉這個學生。

    他憑著記憶來到東海別墅找馮玉山教授一家人,可是當他抵達後,卻發現這間別墅掛著房仲的出售廣告,房子裡根本就沒人住。

    趙明駿探訪左鄰右舍詢問有無馮玉山這個人,附近的鄰居都說那間屋子已經空了很久了,原屋主姓曹,他們一家幾年前搬到澳洲,那間房子聽說最近才成交。

    趙明駿又到東海大學歷史系查問有無馮玉山這個老師,得到的回覆也是沒有這個老師,而且系主任姓林。

    趙明駿覺得自己經歷了一場超現實的奇幻經歷,但感覺卻又那麼真實。

    終於,趙明駿決定單獨拜訪嘉義福聚宮的阿嬌,他想了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趙明駿獨自一人來到嘉義的福聚宮,這一天剛好阿嬌在辦事,廟裡的正殿坐滿了人,大家都在排隊掛號等待。

    趙明駿依照禮儀先對廟裡的神明上香,酬謝諸神對他的保佑,然後安靜地坐在一旁等候。他看著每一個排隊等候的人都心事重重,而神明慈悲的為這些徬徨的世人指引明路,他想起自己昏迷時夢中的妹妹對他說過的話,又看到廟裡的紅塵凡夫,他的心境豁然開朗,他領悟到每一個人都有自己要唸的經,都有自己的問題要解決,又有誰諸事如意呢?面對每一次的人生逆境,都是一重的考驗,而平常心才是安身立命的生存之道。

    趙明駿早上十點就來到福聚宮,他等了很久,差不多下午四點左右才輪到他。

    阿嬌看見趙明駿,便笑臉盈盈問候:「趙警官,你的案子查得怎麼樣啊?有沒有順利呢?

    趙明駿先點頭示意,然後客氣地說道:「師姐,謝謝,真的很順利。只不過,主要的兇嫌跑掉了。」

    「呵呵呵,趙警官,他不是跑掉了,他是被上天給收走了,你抓不到他的。媽祖要我轉達,叫你不要再執著這個案子,可以放下了。」

    「蛤~~?」趙明駿聽到這個話覺得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阿嬌說:「那個壞人是一個會妖術的道士,但他沒有渡劫成功。」

    「可是,他不是用小女孩的性命來換取他自己的壽命嗎?怎麼會這樣呢?

    「媽祖說,這個問題,要你親自去問小女孩的媽媽,還有,媽祖說,女孩的媽媽也是一個可憐的人,所以拜託你一件事,要你去請女孩的爸爸帶她的另一個小孩去探視她,給她活下去的希望。」

    「好,我知道,我會做到的。」趙明駿感受到了神明的慈悲。

    「趙警官,還有什麼問題嗎?

    「師姐,我想請問,這個案子有很多的貴人來幫我,比如我隊上有一個李謹言警官,可是,為什麼這個人消失了,而且為什麼好像大家從來都不知道有這個人存在過?還有…….

     趙明駿正要繼續說,但阿嬌突然伸手示意阻止他問下去,阿嬌插嘴說:「趙警官,有些事不要追根究柢。媽祖答應你要幫你破案,如今祂做到了祂對你的承諾,這樣不就好了嗎?何必凡事打破砂鍋問到底呢?

    趙明駿停頓了一會兒,然後點頭表示他不再追問了。

    阿嬌又說:「媽祖還要對你說,請你記住你的妹妹對你說過的話。」

    趙明駿睜大雙眼盯著阿嬌。

    阿嬌說:「這個案子,她也有出力幫你哦!

    「哦??」趙明駿很驚訝妹妹有參與這個案件。

    阿嬌說:「是呀!你看到的那隻蝴蝶不是給了你很多的提示嗎?那隻蝴蝶就是你妹妹的化身。」

    趙明駿詫異地問:「那隻蝴蝶是我妹妹的化身?我還以為是女童張雅琳的託夢。」

    阿嬌神秘的搖頭,說道:「你的妹妹一直都在守護著你。好了,趙警官,今天就到這裡吧,請你記住媽祖對你的請託。」

    趙明駿跑了一趟五分埔,他有一些擔心張偉忠會給他吃閉門羹。但沒想到,張偉忠非常關心胡美蘭,顯見他非常地愛他的太太,於是,他們約好時間一同去探望胡美蘭。

    一審的法官很同情胡美蘭的遭遇,對她從輕發落,判處她6年有期徒刑,胡美蘭沒有上訴,公訴檢察官也沒有爭執刑度太輕,於是這件案子很快就定讞,胡美蘭在台中女子監獄服刑。

    胡美蘭看到張偉忠帶著小兒子來看她,激動得不能自己。張偉忠鼓勵她說一定會等她出獄,要她寬心。

    趙明駿等張偉忠探視完之後,讓她知道她的養父沒能渡劫成功。胡美蘭聽到葉紹華已死,愣了一下。

    趙明駿問:「他是你的養父,你知道他為什麼沒能渡劫成功?

    胡美蘭沉默了約五分鐘,忽然像想通了什麼事,歇斯底里地狂笑,還一時警動了監獄管理員。

    胡美蘭說:「趙警官,我明白了,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我的養父沒有渡劫成功的原因了。我的養父要渡劫成功的條件就是必須要一個在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長女當祭品,而雅琳的確是在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但是,但是,哈哈哈,她並不是長女。我在十六歲高中的時候認識一個學長,我們談過戀愛,當時,我懷孕了,後來我偷偷的把小孩給拿掉,這件事情我隱瞞了很久,而且是在我認識我養父之前的事,我的養父不知道這件事,所以,他千算萬算,機關算盡,卻算到了他自己的性命。哈哈哈,雅琳,媽媽也是給妳報仇了,哈哈哈…..。」

    趙明駿望著狂笑的胡美蘭,心裡對她產生同情。

    胡美蘭之後在監獄裡的表現良好,三年後,她假釋的申請成功,一家人搬到了馬來西亞展開了新的生活。

    趙明駿之後也一改他過去孤僻的個性,對人生有了不一樣的看法,他變得比以往更正面,他的工作表現優異,獲得賞識與提拔,十五年後他榮升彰化分局的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