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養三火

        在家人應如何修行?如何求福、慧?本篇是佛陀教導我們如法求福、求慧的經文,我們應牢記在心!

選譯自北傳《雜阿含經》第九十三篇

譯於西元2005年7月24日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有一次,佛陀在古印度拘薩羅國遊行,當他來到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正巧有一位名叫長身的婆羅門,正作舉行盛大的邪惡祭祀法會,將七百頭牛以行列方式繫在各個柱子上。牛群裡有特、牸、水牛及諸羊犢,外加種種小動物都牢牢綁住。並備妥各種飲食,廣行布施。當時各派外道從各國前來參與這場邪惡的盛大法會。


       
長身婆羅門聽說沙門瞿曇也從拘薩羅國遊行至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便心想:「我今天舉辦的盛大法會,將牛群以行列方式繫在各個柱子上。牛群裡有特、牸、水牛及諸羊犢,外加種種小動物都牢牢綁住。因為這是一場空前的盛大法會,所以各派修行人都會從各國前來參與。我也應當去邀請沙門瞿曇一起共襄盛舉,以免我舉辦的這場法會人數太少。」

當他打定主意後,便乘坐白馬車,由年輕的婆羅門前後導引隨從,手持金柄傘蓋及金澡瓶,駛出舍衛城,往世尊住所行進。年輕婆羅門一路上恭敬地替長身服務,直至精舍門前,長身婆羅門下車走進精舍,來到佛前,向佛陀問候過,便退坐在一旁,對佛說:「瞿曇,我今天舉辦了一場盛大法會。將七百頭牛以行列方式繫在各個柱子上。牛群裡有特、牸、水牛及諸羊犢,外加種種小動物都牢牢綁住。並備妥各種飲食,廣行布施。各派出家人都從各國前來參與這場邪惡的盛大法會。我聽說沙門瞿曇也從拘薩羅國遊行至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所以想邀請你一起共享盛舉,分享祭祀大會的獻祭供品,以免我舉辦的這場盛大法會人數太少。」
 
   
佛陀告訴婆羅門:「
有一種邪惡的盛大法會,雖行佈施求福卻反招惡報,被三種刀劍所刻削,無法獲得善果報。是哪三種刀劍?分別是:身刀劍、口刀劍、意刀劍。

為什麼意刀劍會產生各種苦報?假如這場法會的祭司在舉行大會時,作如下思惟:『
我舉辦的大法會,你們應替我殺掉年輕精壯的特牛、水特、水牸、羊犢及種種小動物。』這就是意刀劍,會招致各種苦報。這位施主雖心想作種種布施,種種供養,實際上卻反生罪業。

為什麼口刀劍會產生各種苦報?假如這場法會的祭司在舉行大會時,教唆他人:『我舉辦的大法會,你們替我殺掉年輕精壯的特牛、水特、水牸、羊犢及種種小動物。』這就是口刀劍,會招致各種苦報。這位施主雖心想作種種布施,種種供養,實際上卻反生罪業。

為什麼身刀劍會產生各種苦報?假如這場法會的祭司在舉行大會時,親自殺掉年輕精壯的特牛、水特、水牸、羊犢及種種小動物。這就是身刀劍,會招致各種苦報。這位施主雖心想作種種布施,種種供養,實際上卻反生罪業。

   
婆羅門,應當精勤供養三火,隨時恭敬,禮拜奉事。施其安樂。是哪三種火呢?一者根本火,二者居家火,三者福田火。

什麼是根本火?就是在家居士以自己正當謀生方式求得財富,儘管雖工作辛苦,卻都是合法、合理的所得,以此供養父母,令他們獲得平安與喜樂,這就是供養根本火。

為何稱做根本?因為此人從彼而生,所謂父母就是根本。而善男子以崇本之故,應隨時恭敬,奉事供養,施以安樂。

什麼是居家火?就是在家居士以自己正當謀生方式求得財富,儘管雖工作辛苦,卻都是合法、合理的所得,以此供給妻子、宗親、眷屬、僕使、傭客,隨時給與,恭敬佈施安樂,這就是供養居家火。

為何稱做居家?因為此人處於居家,樂則同樂,苦則同苦,不論何事家人皆互相順從,故而稱做居家。所以善男子應隨時供給,施與安樂。

什麼又是福田火?就是在家居士以自己正當謀生方式求得財富,儘管雖工作辛苦,卻都是合法、合理的所得,以此奉事供養諸沙門、婆羅門,以及善能調伏貪.恚.癡的聖者。因為這些沙門、婆羅門,建立福田,崇向解脫,精進道業,若求福樂便得樂報,來世還能生天,這就是名福田火。

為何稱做福田?因為對這些四雙八輩應當殷勤、恭敬、供養、尊重,故而稱做福田。所以善男子應隨時恭敬,奉事供養,施其安樂。」

這時,世尊又說了一段偈言:「
 

根本及居家  應供福田火
 是火增供養  充足安隱樂
 無罪樂世間  慧者往生彼
 如法財復會  供養所應養
   供養應養故  生天得名稱」

佛陀繼續說:「婆羅門,還有原先所供養的另外三種火也應斷令滅。是哪三種呢?分別是貪欲火、瞋恚火、愚癡火。為何應斷滅這三火呢?因為若貪火不斷不滅,就會自害害他,自他俱害。現世獲得罪報,或後世或得罪報,也可能是現世及後世皆得罪報,因而令此人心生憂苦。至於恚火、癡火也是如此。

婆羅門,在家居士應對能招致福報的三火,事積薪火,並時時用心燃火;而對於會招致惡報受苦的另外三火則應勤加滅火。」

佛陀說到這裡,長身婆羅門靜靜地思惟佛陀的教誨。此時有一位年輕的婆羅門名叫鬱多羅也坐在會中,長身婆羅門經過一陣靜默後,似乎已想通什麼事,便轉告鬱多羅:「你現在能不能立即趕往法會場所,釋放那些被繫在柱子的特牛及各種動物,將它們全都釋放?並對這些動物說:『長身婆羅門要我告訴你們,你們可以隨意自在遊行於山澤曠野中,安心地食草,安心地飲淨流水,盡情享受來自四方風中的自由之樂。』」

鬱多羅回答:「我立即去辦!」便即刻趕往會場釋放所有生物,並依照長身婆羅們的指示祝福那些動物。

此時此刻,世尊已知長身婆羅門心意柔軟,能接受開導,便為長身婆羅門演說種種適合他聽聞的教法,令他心生法喜。一如以往,世尊說法次序,是先說持戒功德,再說佈施及生天的功德,進一步再開示貪愛、貪欲的染著及其後患,引導他走向出離清淨,熄滅煩惱,如此一一為長身婆羅門開示現顯,譬如鮮淨白色毛氊易受染色,長身婆羅門現在的心境也是如此,在聽法後即於座位上親見四聖諦,得無間等。此時長身婆羅門見法、得法、知法、入法,已滅諸疑惑,不由他度,於正法中得無畏懼,便立即從座位起身,整理衣服,偏袒右肩,合掌對佛說:「我已見法,世尊。我從今日起願盡一生的壽命,歸依佛、歸依法、歸依比丘僧,做一位標準的優婆塞,請世尊為我作證。希望世尊與諸大長老接受我明日午時供養的邀請。」

世尊默然的應許。長身婆羅門已知佛接受邀請後,便對佛行禮,右繞佛陀三圈後離去。長身婆羅門回到法會場所,備妥乾淨美好的飲食準備明日的供養,並布置床座,差遣使者明日迎請佛陀。

第二天,世尊著衣持缽,諸比丘跟隨在後,來到長身婆羅門的會場,長身婆羅門知道世尊與諸比丘都已坐定後,便親手供養種種飲食。佛陀與諸比丘餐後漱口洗缽,長身婆羅門另敷置一張小床座,於大眾前端坐聽法。此時,世尊為長身婆羅門演說種種教法,令他心生法喜後便從座位起身離去。

(九三)如是我聞。一時。
佛在拘薩羅人間遊行。至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
有長身婆羅門。作如是邪盛大會。
以七百特牛行列繫柱。特.牸.水牛及諸羊犢.
種種小蟲悉皆繫縛。辦諸飲食.廣行布施。
種種外道從諸國國皆悉來集邪盛會所。時。
長身婆羅門聞沙門瞿曇從拘薩羅人間遊行。
至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作是念。
我今辦邪盛大會。所以七百特牛行列繫柱。
乃至小小諸虫皆悉繫縛。為邪盛大會故。
種種異道從諸國國來至會所。
我今當往沙門瞿曇所問邪盛法。莫令我作邪盛大會。
分數中有所短少。作是念已。乘白馬車。
諸年少婆羅門前後導從。持金柄傘蓋。執金澡瓶。
出舍衛城。詣世尊所。恭敬承事。至精舍門。
下車步進。至於佛前。面相問訊慰勞已。
退坐一面。白佛言。瞿曇。我今欲作邪盛大會。
以七百特牛行列繫柱。
乃至小小諸蟲皆悉繫縛。為邪盛大會故。
種種異道從諸國國皆悉來至邪盛會所。
又聞瞿曇從拘薩羅人間遊行。至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我今故來請問瞿曇邪盛大會法諸物分數。
莫令我所作邪盛大會諸分數之中有所短少。佛告婆羅門。
或有一邪盛大會主行施作福而生於罪。
為三刀劍之所刻削。得不善果報。何等三。謂身刀劍.
口刀劍.意刀劍。何等為意刀劍生諸苦報。
如一會主造作大會。作是思惟。
我作邪盛大會。當殺爾所少壯特牛。爾所水特.水牸。
爾所羊犢及種種諸蟲。
是名意刀劍生諸苦報。如是施主雖念作種種布施.種種供養。
實生於罪。云何為口刀劍生諸苦報。
有一會主造作大會。作如是教。
我今作邪盛大會。汝等當殺爾所少壯特牛。
乃至殺害爾所微細蟲。是名口刀劍生諸苦報。
大會主雖作是布施.供養。實生於罪。
云何為身刀劍生諸苦報。謂有一大會主造作大會。
自手傷殺爾所特牛。乃至殺害種種細蟲。
是名身刀劍生諸苦報。
彼大會主雖作是念種種布施.種種供養。實生於罪。
然婆羅門當勤供養三火。隨時恭敬。禮拜奉事。
施其安樂。何等為三。一者根本。二者居家。
三者福田。何者為根本火。隨時恭敬。奉事供養。
施其安樂。謂善男子方便得財。手足勤苦。
如法所得。供養父母。令得安樂。
是名根本火。何故名為根本。若善男子從彼而生。
所謂父母。故名根本。善男子以崇本故。
隨時恭敬。奉事供養。施以安樂。
何等為居家火。善男子隨時育養。施以安樂。
謂善男子方便得財。手足勤苦。如法所得。
供給妻子.宗親.眷屬.僕使.傭客。隨時給與。
恭敬施安。是名家火。何故名家。
其善男子處於居家。樂則同樂。苦則同苦。
在所為作皆相順從。故名為家。
是故善男子隨時供給。施與安樂。何等名田火。
善男子隨時恭敬。尊重供養。施其安樂。
謂善男子方便得財。手足勤勞。如法所得。
奉事供養諸沙門.婆羅門。善能調伏貪.恚.癡者。
如是等沙門.婆羅門。建立福田。崇向增進。樂分樂報。
未來生天。是名田火。何故名田。為世福田。
謂為應供。是故名田。是善男子隨時恭敬。
奉事供養。施其安樂。爾時。
世尊復說偈言
 根本及居家  應供福田火
 是火增供養  充足安隱樂
 無罪樂世間  慧者往生彼
 如法財復會  供養所應養
 供養應養故  生天得名稱
然。婆羅門。
今善男子先所供養三火應斷令滅。何等為三。謂貪欲火.瞋恚火.愚癡火。
所以者何。若貪火不斷不滅者。自害害他。
自他俱害。現法得罪。後世得罪。
現法後世得罪。緣彼而生心法憂苦。恚火.
癡火亦復如是。婆羅門。若善男子事積薪火。隨時辛苦。
隨時然。隨時滅火因緣受苦。爾時。
長身婆羅門默然而住。時。有婆羅門子名鬱多羅。
於會中坐。長身婆羅門須臾默然。思惟已。
告鬱多羅。汝能往至邪盛會所。
放彼繫柱特牛及諸眾生受繫縛者。悉皆放不。
而告之言。長身婆羅門語汝。隨意自在。
山澤曠野。食不斷草。飲淨流水。
四方風中受諸快樂。鬱多羅白言。隨大師教。
即往彼邪盛會所放諸眾生。而告之言。
長身婆羅門語汝。隨其所樂。山澤曠野。飲水食草。
四風自適。爾時。世尊知鬱多羅。知已。
為長身婆羅門種種說法。示教照喜。如律。
世尊說法先後。說戒.說施及生天功德。愛.欲.味.
患。出要清淨。煩惱清淨。開示現顯。
譬如鮮淨白[*]易受染色。
長身婆羅門亦復如是。即於座上見四真諦。得無間等。時。
長身婆羅門見法.得法.知法.入法。
度諸疑惑。不由他度。於正法中得無所畏。
即從座起。整衣服。偏袒右肩。合掌白佛。已度。
世尊。我從今日盡其壽命。歸佛.歸法.
歸比丘僧。為優婆塞。證知我。
唯願世尊與諸大眾受我飯食。爾時。世尊默然而許。時。
長身婆羅門知佛受請已。為佛作禮。
右繞三匝而去。長身婆羅門還邪盛處。
所諸供辦淨美好者。布置床座。遣使請佛。
白言。時到。惟聖知時。爾時。世尊著衣持缽。
大眾圍繞。往到長身婆羅門會所。
大眾前坐。時。長身婆羅門知世尊坐定已。
手自供養種種飲食。食已。澡漱洗缽畢。別敷卑床。
於大眾前端坐聽法。爾時。
世尊為長身婆羅門說種種法。示教照喜已。從座起而去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