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施(二)

在家人佈施時,總喜歡選擇成就高的修行人為對象,這種情形在佛陀住世的時代也是如此。佛陀在本篇經文中特別提醒在家人應心存平等,不應去考量對方的成就如何,這樣的功德福利將如四大海水般,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選譯自北傳增一阿含經

優婆塞喬正一譯於西元2006/12/14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那時佛陀還住在古印度羅閱城迦蘭陀竹園林內,當時師子長者前往舍利弗尊者修行的地方,頭面禮足後,恭敬地坐在一旁。

師子長者對舍利弗說:「唯願尊者接受我供養的邀請。」

舍利弗默然受請。

長者知道尊者默然受請後,便從座位起身離去。接著長者又來到大目乾連、離越、大迦葉、阿那律、迦旃延、滿願子、優婆離、須菩提、羅云、均頭沙彌等尊者修行的地方,總共邀請了五百位尊者。

師子長者回到家裡,立即準備各種美食,敷妥座具,到了供養的時間,便親自邀請五百位尊者前來應供。

諸大阿羅漢各自戴著三衣,持缽入城,來到長者家中。長者眼見諸位尊者坐定後,親手自斟酌料理,一一奉上各種飲食。長者看見諸聖眾都已食訖,便奉上乾淨的水,每人奉施一塊白毯,並上前接受咒願祝福。

尊者舍利弗便與長者解說極妙之法,說完法後便從座位起身離去,回到靜室。

隨後羅云尊者來到世尊面前,頭面禮足後,恭敬地在一旁坐下。

世尊問:「你今天去了哪裡?」

羅云回答:「師子長者今日前來邀請我們。」

佛陀問:「如何?飲食好不好吃?接受的白布是細還是粗?」

羅云回答:「飲食非常的高級,而且非常豐盛。白布的質料也很好。」

佛陀又問:「眾僧總共有幾人受請?上坐是誰?」

羅云對佛說:「和上舍利弗最為上首,總共有神德弟子五百人。」

佛陀說:「怎麼樣?羅云,你認為這位長者獲福多不多?」

羅云說:「非常多,世尊。這位長者得福之報無量無邊,無法計算。只要佈施一位羅漢,其福就已難以計算,更何況今天這五百人均是人類及天神所共敬的大阿羅漢,這樣的福報當然無法計量。」

佛陀對羅云說:「但是若從僧眾中,邀請一沙門供養,如果去計算供養這位由僧眾中派去的沙門之福,將勝過供養五百羅漢之福一百倍、一千倍、巨億萬倍、甚至無法譬喻。何以如此?因為那位沙門是由僧眾中所派遣,他的身份是代表僧團,供養這樣的沙門就等於供養一切僧伽,其福難限,必將獲甘露滅盡之處(解脫)。」

佛陀接著說:「羅云,你要明白,猶如有人發誓說要飲盡所有江河的水,你認為這個人做得到嗎?」

「不可能,世尊。因為地球非常廣大,光是我們印度就有四大河,分別是:琣驉B新頭、私陀、博叉。每一條大河又各自有五百分支,此人終其一生也不可能飲盡所有的水,他這樣做只是徒勞無功,事終不成。」

佛又問:「如果此人又說我自有方法可以飲盡所有的水,因為所有的川流都必將歸入於海,如果去喝海水,不就等於飲盡所有的河水?你認為他這樣說有沒有道理?」

「很有道理。」

佛陀說:「就是這個道理,羅云,一切對於個別比丘的佈施就猶如河流,有可能獲大福,但也可能獲福不大。因為不管河流原本是什麼名稱,一旦歸入於海,都已不重要了,到時只剩下大海之名而已。羅云,同樣的道理,眾僧就猶如大海,而以下的十種人都是從僧眾中培養出來的,沒有僧眾是無法成就的,是哪十種呢?分別是向須陀洹、得須陀洹、向斯陀含、得斯陀含、向阿那含、得阿那含、向阿羅漢、得阿羅漢、辟支佛、佛。這十種人皆都是出自僧眾,非各獨自立。羅云,你應當明白,若供養由僧團所派遣,代表僧眾的沙門,這種福報不可限量。是故,羅云,如果有善男子、善女人想要求無量無邊、無法計算的福報,就應當供養聖眾。羅云,你應當明白,好比有人以酥塊投入水中而凝結,無法擴散。若以油投水,則油遍滿在水上。因此,羅云,當一心供養聖眾比丘僧。就是這樣,羅云,當如此學習。」

後來師子長者聽說如來稱讚佈施僧眾之福,而未稱讚佈施其他人之福,便來到世尊面前,頭面禮足後,恭敬地在一旁坐下。

師子長者開口對世尊說:「聽說如來稱讚施眾之福,未稱讚佈施其他人之福,那我自今以後會常供養聖眾。」

佛陀解釋:「你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沒有這樣說。只要佈施給畜生,都會獲福,更何況是佈施給人類。但我的意思是說福報會有多、少的差別。因為如來聖眾可敬、可貴,是世間無上福田。而僧眾中有四向、四得及聲聞乘、辟支佛乘、佛乘等僧眾。如果有善男子、善女人想要成就三乘之道者,當從供養僧眾中求之。因為三乘之道皆出於僧眾。長者,我是因為這個緣故,才會這麼說。但我沒有教人只佈施給聖眾,不佈施給其他人。」

長者明白世尊的意思,說道:「誠如世尊的教誨,自今而後,若作福業,盡當供養一切聖眾,我不會去選擇對某個人佈施。」

世尊為長者說微妙之法,令長者生起歡悅之心。長者聞法後,即從座位起身,頭面禮足後離去。

後來每當師子長者想要佈施修福業時,總會有天神跑來勸告他:「此是向須陀洹之人,此是得須陀洹,施此人得福多,施此人得福少。」
 天神總是以如下的偈語勸長者:
 如來歎擇施  與此諸德士
 施此獲福多  如良田生苗

儘管如此,師子長者總是不予置理,默然以對。

有時天神又會跑來勸告長者:「此是持戒人,此是犯戒人,此向須陀洹人,此是得須陀洹人,此向斯陀含人,此是得斯陀含人,此向阿那含,此得阿那含,此向阿羅漢,此得阿羅漢,此是聲聞乘,此是辟支佛乘,此是佛乘。施此得福少,施此得福多。」

師子長者仍是不予置理,默然以對。因為他憶及如來的教誡,不應選擇對象的成就而佈施。

有一天師子長者又來到世尊面前,對世尊說起天神勸告的經過,並表示他對如來教誡不敢違背,他在佈施時始終沒有是非之心,更沒有大小眼,不去考慮對方成就的高下,只管盡力去佈施一切眾生,那些持戒精嚴的比丘自會受福無窮,而那些犯戒的比丘自受其殃,他只想到眾生沒有食物就無法活命。
 

佛陀非常稱讚長者:「善哉,善哉。長者,你發過弘誓,佈施時心琤音央C長者當知,若惠施時,有天神跑來勸告:『此是持戒人,此是犯戒人,施此得福多,施此得福少』等語時,都不應受到影響,不要心存是非,也不要去考慮此人是持戒或犯戒。長者,應當一心念平等惠施,如此必能於長夜之中獲福無量。」

師子長者牢記如來教誡,熟視世尊,意不移動,立即於座位上,得法眼淨(證初果)。

師子長者從座位起身,對佛陀頭面禮足,便退而離去。

就在長者離去沒多久,佛陀對所有比丘說:「這位師子長者能一心奉行平等施,又視如來從頭至足,於座位上得法眼淨(初果)。在我所有優婆塞弟子中,平等施第一者,當屬師子長者是。」

所有比丘聽到佛陀這麼說,都心生歡喜。

 

(五) 聞如是。 一時。
佛在羅閱城迦蘭陀竹園所。 是時。師子長者往至舍利弗所。頭面禮足。
在一面坐。爾時。師子長者白舍利弗言。
唯願尊者當受我請。 是時。舍利弗默然受請。
是時。長者見尊者默然受請。便從坐起。
禮足而退。復至大目乾連.離越.大迦葉.
阿那律.迦旃延.滿願子.優婆離.須菩提.
羅云.均頭沙彌.如此上首者請五百人。是時。
師子長者即還。辦具種種極妙飲食。
敷好座具。又白。時到。諸真人羅漢靡所不監。
今食具已辦。唯願屈顧。臨覆下舍。 爾時。
諸大聲聞各著三衣。持缽入城至長者家。時。
長者見諸最尊坐已定。手自斟酌。
行種種飲食。見諸聖眾食已訖。行清淨水。
人施一白[*]。前受咒願。 是時。
尊者舍利弗與長者說極妙之法。便從坐起而去。還詣靜室。
 爾時。羅云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爾時。世尊問曰。汝今為從何來。 羅云報云。
師子長者今日來見請。 佛告之曰。云何。羅云。
飲食為妙。為不妙。為細耶。為麤耶。
 羅云報曰。飲食極妙。又且豐多。今此白[*]
從彼得之。 佛告羅云。眾僧斯有幾人。上坐是誰。
羅云白佛言。和上舍利弗最為上首。
及諸神德弟子有五百人。 佛告羅云。云何。羅云。
彼長者獲福為多乎。 羅云白佛言。唯然。
世尊。彼長者得福之報不可稱計。
施一羅漢其福難限。何況大神妙天人所敬奉。
今五百人均是真人。其福有何可量。 佛告羅云。
今施五百羅漢之功德。若從眾中僧次。
請一沙門。請已。供養。計此眾中差人之福。
及與五百羅漢之福。百倍.千倍.巨億萬倍.
不可以譬喻為比。所以然者。眾中所差。
其福難限。獲甘露滅盡之處。羅云當知。
猶如有人自誓說曰。吾要當飲此江河諸水。
彼人為堪任不乎。 羅云白佛言。不也。世尊。
所以然者。此閻浮地極為廣大。
此閻浮地有四大河。一者琣驉C二者新頭。三者私陀。
四者博叉。一一河者。從有五百。
然此人終不能飲水使盡。但勞其功。
事終不成也。 彼人復作是說。我自有方便因緣。
可得飲諸水使盡。云何有因緣得飲諸水。
爾時。彼人便作是念。我當飲海水。所以然者。
一切諸流。皆歸投乎海。云何。羅云。
彼人能得飲諸水乎。 羅云白佛言。
如此方便可得飲水使盡。所以然者。
一切諸流皆歸乎海。由此因緣故。彼人得飲水盡。
 佛告之曰。如是。羅云。一切私施猶如彼流。
或獲福。或不獲福。眾僧者如彼大海。
所以然者。流河決水以入于海。便滅本名。
但有大海之名耳。羅云。此亦如是。
今此十人皆從眾中出。非眾不成。云何為十。
所謂向須陀洹.得須陀洹.向斯陀含.得斯陀含.向阿那含.
得阿那含.向阿羅漢.得阿羅漢.辟支佛.佛。
是謂十人皆由眾中。非獨自立。羅云。
當以此方便。知其眾中差者。其福不可限量。是故。
羅云。善男子.善女人欲求其福不可稱計。
當供養聖眾。羅云當知。
猶如有人以酥投水凝。不得廣普。若以油投水。
則遍滿其上。是故。羅云。當念供養聖眾比丘僧。如是。
羅云。當作是學。 爾時。
師子長者聞如來歎說施眾之福。不歎說餘福。爾時。
長者以餘時。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
師子長者白世尊言。
適聞如來而歎說施眾之福。不歎別請人之福。
自今已後常當供養聖眾。 佛告之曰。我不作爾說。
當供養聖眾。不供養餘人。今施畜生猶獲其福。
何況餘人。但我所說者福有多少。
所以然者。如來聖眾可敬.可貴。是世間無上福田。
今此眾中有四向.四得及聲聞乘.辟支佛乘.
佛乘。其有善男子.
善女人欲得三乘之道者。當從眾中求之。所以然者。
三乘之道皆出乎眾。長者。我觀此因緣義。
故而說此語耳。亦不教人應施聖眾。不應施餘人。
爾時。長者白世尊言。如是。如尊教敕。
自今已後。若作福業。盡當供養聖眾。
不選擇人施。 爾時。世尊與彼長者說微妙之法。
令發歡悅之心。長者聞法已。即從座起。
頭面禮足。便退而去。 爾時。
師子長者意欲施立福業。
爾時。諸天來告之曰。此是向須陀洹之人。
此是得須陀洹。施此得福多。施此得福少。
 爾時。天人即歎頌曰。
 如來歎擇施  與此諸德士
 施此獲福多  如良田生苗
爾時。師子長者默然不對。爾時。
天人復語長者。此是持戒人。此是犯戒人。此向須陀洹人。
此是得須陀洹人。此向斯陀含人。
此是得斯陀含人。此向阿那含。此得阿那含。
此向阿羅漢。此得阿羅漢。此是聲聞乘。
此是辟支佛乘。此是佛乘。施此得福少。施此得福多。
爾時。師子長者默然不對。何以故爾。
但憶如來教誡。不選擇而施。 爾時。
師子長者復以餘時。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我自憶念請聖眾飯之。有天來告我言。
此是持戒。此是犯戒。此人向須陀洹。此人得須陀洹。
乃至三乘皆悉分別。又說此偈。
 如來歎擇施  與此諸德士
 施此獲福多  如良田生苗
時我復作是念。如來教誡不可違戾。
豈當生心選擇施乎。終無是非之心.
高下之意也。時我復作是念。
我當盡施一切眾生之類。汝自持戒受福無窮。
若使犯戒自受其殃。但愍眾生。非食不濟命。
 佛告長者。善哉。善哉。長者。行過弘誓。
菩薩所施心琤音央C長者當知。若菩薩惠施之日。
諸天來告之。族姓子當知。此是持戒人。
此是犯戒人。施此得福多。施此得福少。爾時。
菩薩終無此心。此應施。此不應施。
然菩薩執意而無是非。亦不言此持戒。亦不言此犯戒。
是故。長者。當念平等惠施。
長夜之中獲福無量。 是時。師子長者憶如來教誡。熟視世尊。
意不移動。即於座上。得法眼淨。是時。
師子長者即從座起。頭面禮足。便退而去。 爾時。
長者去未久。佛告諸比丘曰。
此師子長者憶平等施故。又視如來從頭至足。
即於座上得法眼淨。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我優婆塞中第一弟子平等施者。
所謂師子長者是。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