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是非常精彩又有趣的一篇經文,內容詳載給孤獨園林興建的經過,其中舍利弗尊者與外道鬥法的過程,直叫人拍案叫絕。又當時世尊應尚未制定比丘不得於在家人面前施展神通,且舍利弗尊者在施展神通前已先入定觀察必須以神通教化舍衛國的人民,他才會於在家人面前施展神通。

又舍利弗尊者提到精舍工地的螞蟻在九十一劫漫長又不可思議的歲月裡,歷經了七位佛陀,卻都一直處於螞蟻之身,無法解脫,故而感嘆道唯有福德善業最為重要,最為可靠,不可不種,我們都應當謹記在心。

選譯自北傳《賢愚經》(四八)須達起精舍品第四十一

優婆塞喬正一譯於西元2010(佛曆2554年)/9/30


我是這樣聽說的:

有一次,佛陀住在古印度的王舍城,由瓶婆娑羅王所奉獻的竹林園中。

當時,舍衛國的國王波斯匿王,有一位大臣,名叫須達,為當時印度的首富,家中財寶無限。但卻不會因此為富不仁,相反的樂善好施,常常接濟國內窮人、孤兒、老人等各種弱勢族群,因著他的慈善,當時的人便為他另取了一個別名叫「給孤獨」。

給孤獨長者有七個兒子,當他們漸漸長到適婚年齡,長者便為他們一一納娶媳婦。

到了最小的兒子,因為長得最可愛,父母難免偏心,便打算為他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媳婦,條件必須是漂亮出眾,端莊嫻熟,且出身名門世家的女子。

於是,給孤獨拜託許多婆羅門代為尋覓。

婆羅門便推薦王舍城中有一戶富豪,名叫護彌,家中也是財富無量,但是信敬三寶。

婆羅門先到對方家中乞食,依當時的法律,若布施前來乞討之人,必須令家中尚未出閣的女子持物布施。

護彌長者有一個女兒,長得非常的漂亮,儼然有大家閨秀的風範,她見婆羅門上門乞食,便端著食物出門,布施給婆羅門。

婆羅門一見驚為天人,心中很高興,心想總算不負給孤獨長者所託,便問道:「還有其他人來跟妳索求食物嗎?」

「沒有。」

「妳的父親在不在家?我想見他,跟他談一談。」

女子便轉身入內告訴她的父親外頭有人找。

護彌長者便出門相迎,婆羅門入內後先向護彌長者問安,然後直接開口問道:「舍衛國王有一位大臣,名叫須達。不知大人您是否認識?」

「不好意思,我久仰大名,但不認識。」

「此人於舍衛國中,可謂第一富貴。而大人您於此國,也是富貴第一。須達長者有一位兒子,長得非常英俊帥氣,而且又才華洋溢,聰明多聞。如果大人想為千金找一位如意郎君,須達長者的兒子一定是最佳人選,不知大人您意下如何?」

「喔?這麼巧,我也正為小女的婚事在傷腦筋,對方條件這麼好,我當然是求之不得。」護彌長者很爽快的答應。

正好有商人欲前往舍衛國,婆羅門便寫了一封信請他代為轉交給須達長者,表示任務已圓滿達成。

須達接到了信,非常的高興,他向波斯匿王請假,為兒子準備婚事。

國王也很替須達長者高興,並賞賜大批珍寶,送到王舍城做聘金,須達長者將一部份用來賑濟貧乏,為他的兒子積福。

須達親自到王舍城,拜訪護彌的家人,並為他的兒子登門求親。

護彌長者非常歡喜的出門相迎,並留須達長者在家中過夜。

同一時間,護彌長者家中的僕人非常的忙碌,大家似乎在準備隔日的宴會。

須達看見這麼多豐盛的美食,感到很好奇,便問護彌:「親家公,請問你們是在準備宴請國王大臣?還是另有婚宴?」

「都不是,我們是在準備明天迎請佛陀及比丘僧。」

須達一聽「佛」、「僧」之名,立刻毛髮直豎,如有所得,心情非常的愉悅。

他又重新問道:「佛是什麼?為什麼叫佛?願解其義。」

護彌長者解釋:「您難道沒聽說過,有一位淨飯王子,名叫悉達多,在他出生之日,天降瑞應,他身具三十二種大人吉相,身旁有萬神侍衛,他出生後即行七步,舉手而言:『天上天下,唯我為尊。』他膚呈黃金色,有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如果不出家,應當作金輪聖王,統領四天下。但他少年時眼見老病死之苦,故不樂在家,出家修道。歷經六年的苦行,終得一切智,斷盡一切結使,而成佛。他降伏諸魔眾十八億萬,號曰能仁。具有十種超凡智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他光明照耀,三達遐鑒,故又號稱佛也。」

須達問道:「那什麼又是僧?」

護彌回答:「佛陀成道以後,本欲獨居山林,後來大梵天王下凡勸請佛陀為蒼生轉妙法輪,佛陀答應了請求,便來到波羅柰鹿野苑中,為拘鄰五人轉四真諦,使他們漏盡結解,便成沙門,身懷六大神通,四意、七覺、八道悉練。上虛空中有八萬諸天神,因此得須陀洹果,有無量天神,發無上正真道意。接著,次度鬱卑迦葉兄弟等千人,使他們如最初五比丘一般漏盡意解。再來,度化了舍利弗與目連等徒眾各五百人,令他們皆得應真(阿羅漢)。像這些聖徒,神通廣大自在,能為眾生作良祐福田,故名為僧也。」

須達聽聞如此妙事,心中歡喜踊躍不已,感念信敬。他非常渴望能見到佛陀一面,故而徹夜未眠,引頸企盼黎明至曉,便可前往見佛。

終於,他看見地平線的遠方露出明曉,他穿上外衣,尋著光亮前往羅閱城門。

但王舍城必須到深夜三時以後才開城門(初夜、中夜、後夜,是謂三時。),須達是在中夜時分出門,城門尚未開啟,他見一旁有一間供奉天神的宮廟,便上前禮拜。

由於是深夜,他一時忘記念佛,內心被恐懼所籠罩,心想:「今夜如此黑暗,若我摸黑前往,倘若遇到惡鬼或猛獸,恐遭不測。不如暫且先回城內,待明曉再前往。」

須達長者有一位親友,因過世而往生到四天王天當天神,因見須達反悔,便下凡為他打氣:「居士啊,莫悔也。你儘管前往見佛,必將獲利無量。假使你今日得百車珍寶,也遠不如轉足一步往趣世尊。你因見佛所得之利,遠深過於彼。」

「居士啊,你儘管前去,切莫後悔,假使你今日獲得白象珍寶,遠不如舉足一步往趣世尊。所得之利遠過於彼。」

「居士啊,你儘管前去,切莫後悔。假使你今日得一閻浮提滿中珍寶,也遠不如轉足一步至世尊所。所得之利弘多。」

「居士啊,你儘管前去,切莫後悔。假使你今日得一四天下滿中珍寶,也遠不如舉足一步至世尊所,所得盈利遠過於彼百千萬倍。」

須達聽到天神的鼓勵,便益增勇氣,心中歡喜,敬念世尊,恐懼立即消失。他開始尋路前往,很順利的來到世尊的面前。

這時世尊早以神通知須達前來,便出外經行。

須達從遠處遙見世尊,猶如金山,相好威容,儼然炳著,遠超過於護彌所描述的萬倍。

他因見佛而心生歡悅,但不知如何禮佛,便直問世尊:「瞿曇啊,您是否一切安好?」

世尊即時請他就坐。

這時首陀會天神,在空中遙見須達來見佛,發現須達不知如何禮佛,便以神通化做四人,行列而來到世尊面前,跪在地上,額頭觸地,頂禮雙足而作禮,然後長跪問訊,接著再右遶佛陀三圈,最後恭敬的坐在一旁。

這時須達見天神的示範以後,一時為之愕然,他心想恭敬之法,事應如是。立即起身離坐,如天神所示範禮敬佛陀一般,重新問訊起居,右遶三圈,最後恭敬的坐在一旁。

這時世尊為長者說法,解釋四諦微妙,苦、空、無常。

長者聞法歡喜,心如白布便染聖法,成就須陀洹(初果),譬如淨潔的白疊易染為色。

須達長跪合掌,問世尊道:「舍衛城中,是否還有如我一樣,能聞法易染之輩?」

佛陀說:「沒有。舍衛城中,人民多半信奉邪教,難染聖教。」

須達說:「是否懇請如來,能垂神降屈,臨履舍衛城,使城中的眾生除邪就正?」

世尊回答:「出家之法,與俗有別。僧人所住之處所,亦應當與俗人有異。舍衛城並無可容出家人居住的精舍,我們去那裡也無法教化人民。」

須達對佛承諾:「弟子能為佛僧興建一處精舍,希望世尊聽許。」

世尊默然,表示接受。

但須達沒有建精舍的經驗,不知該如何著手,故請佛陀派一位弟子在旁監工督導。

世尊想到舍衛城內充斥著外道婆羅門,他們信邪倒見,若派其他人前往,必不能成事,唯有舍利弗,是出身婆羅門種,自少小即聰明絕頂,又神通兼備,此去必有益,即便命舍利弗隨同前往舍衛城。

須達問舍利弗尊者:「世尊腳程,一日能行幾里?」

舍利弗說:「一日約半由旬,一如轉輪王足行之法,世尊也是如此。」

這時,須達即於路旁約二十里先作一可供往來路人休憩的客舍,內有飲食敷具,悉皆令足,預備留給佛陀及其僧眾在半路上可歇息之用。

須達與舍利弗尊者一起,開始遍尋各地,欲尋得一處可供建設精舍的平坦之地。

但他們找了很久都沒有滿意的地方。

最後,他們發現唯有波斯匿王的太子祇陀的林園,其地平正,樹林鬱茂,距離不遠不近,是一處非常適當的處所。

這時舍利弗對須達說:「這是一處非常好的園林,在此園中,可建立精舍。若是太遠的地方,對乞食會造成困難;若離市中心太近,又過於憒鬧,會妨礙修道。」

須達非常的歡喜,他去拜訪太子,表示欲買下該處園林蓋精舍。

太子笑著拒絕:「我並不缺錢,此園林木茂盛,我當用來遊戲及散步。」

須達並不放棄,再三表示買意。

可惜太子太過貪惜園林的美景,便故意加倍求價刁難,說道:「此園價貴,難以估價。若你能以黃金鋪地,遍滿其上,令園地無空間者,便當相與。」

須達也很豪爽的答應願以黃金鋪地。

太子祇陀見須達長者是玩真的,便反悔道:「我是跟你開玩笑的,之前的約定不算數,你不要當真。」

須達很嚴肅的對太子說:「身為一名太子,不應妄語。若妄語欺詐,將來如何紹繼皇位?撫恤人民?」

須達本欲與太子打官司,循法律途徑解決,這時首陀會天在天上都看在眼裡,他知道須達買下園林的目的是為佛建精舍,他深恐若興訟,將來法官會偏坦太子,即以神通化作一人,下凡來評斷是非。

天神變化的人說道:「身為一名太子,確實不應妄語。既已許價,契約就已成立,豈可出而反爾?」

太子是一個很善良也很講道理的人,他知道是自己不對,只好履行交易。

須達很歡喜,便派人以大象擔負著一千八百萬黃金,頃數倒滿園地,但園地還是有些許空隙。

須達心中盤算著不知還須多少黃金才足夠?

祇陀看見須達在躑躅,誤會須達的資金不夠欲反悔,便問道:「你是嫌貴嗎?你不買也可以,不然我們就解除這項交易。」

「不是,你誤會了,我是在計算還須多少黃金才可填補空地。」

祇陀被須達的誠意所感動,心想他口中的這位佛陀必是一位有極高道德的聖人,才會使此人如此看輕財寶。

於是太子便制止須達,表示黃金已足夠,不用再補黃金,園地已經屬於須達了。

隨後太子又補上一句:「但園林的樹木仍屬於我,就由我親自將園中的樹林奉獻給佛僧,我和你一起建立精舍,共享這份殊榮與功德。」

須達非常的歡喜,慨然允諾,立即返家,找建築師及工人開始設計施工。

六師外道聽說這件事,非常的緊張,立即跑到波斯匿王面前表示欲下戰帖,要跟佛陀及其徒眾鬥法,以神通一決高下。如果,外道輸了,就任由長者蓋精舍;若外道贏了,就請國王下令不准建精舍。並且要佛陀及其徒眾,必須一直住在王舍城,不准進入舍衛國,外道徒眾則仍住於此,大家各自保有自己的勢力及地盤,井水不犯河水。

由於外道在舍衛國的勢力很大,國王也必須敬他們三分,於是波斯逆王便召見須達,將此事告知。

須達得悉後回家,他因施工而穿著垢膩衣,臉上現出煩惱的樣子。

舍利弗第二天來到須達長者的家,見其悶悶不樂的樣子,便問道:「怎麼了?長者,發生了什麼事?」

須達將國王的話轉告給舍利弗,並表示六師外精誠有素,所學法術,無人能及,他很擔心佛陀及其弟子會輸掉。

舍利弗得知後便說:「放心!就算此輩六師之眾,遍滿整個閻浮提,其數如竹林一樣多,也不能動我腿上的一根毫毛。不管他們要比什麼,我都奉陪!」

須達見舍利弗說得如此有自信,心中非常歡喜,立即洗澡並更換新衣,趕去見波斯匿王,轉達舍利弗願接受挑戰之意。

六師外道便告知國人,七日後,當於城外寬博之處,與沙門鬥法。

舍衛國中人民四處敲鑼打鼓,七日一到,大家便集合在城外平博之處等候。

人民為國王及其六師敷施高座。

只有須達為舍利弗設施高座。

這時,舍利弗先在一棵樹下,寂然入定,諸根寂默,遊諸四禪八定,通達無礙,舍利弗心想,此會大眾習邪已久,都很憍慢自高,這群草芥群生,當以何德而降伏之?

舍利弗在定中思惟後,發現當以二德降服大眾。

於是,舍利弗立即發出誓言道:「若我在過去無數劫中,慈孝父母,敬順沙門婆羅門者,那麼就讓我一進入會場,一切大眾皆向我行禮。」

這時六師外道眼見群眾已匯集,而獨獨舍利弗仍未現身,便向波斯匿王進纏言:「瞿曇的弟子,自知無術,偽求鬥法,眾會既集,恐怕是因害怕而不敢前來。」

國王轉告須達:「鬥法時辰已到,汝師的弟子,應該前來較量。」

須達趕到舍利弗的面前,跪在地上說道:「大德,大眾已集,願來詣會。」

舍利弗便出禪定,起身整理衣服,以尼師壇置於左肩上,很安詳的緩緩而行,猶如獅子王一般的穩重,來到眾人面前。

眾人一見舍利弗的外貌與法服與一般外道不同,莊嚴神聖出眾,眾人及諸六師外道竟不由自主起身合掌,如風吹偃草一般,大家都躬身向舍利弗行禮。

這時舍利弗便坐到須達所敷之座位上。

六師外道眾中,有一弟子,名叫勞度差,善知幻術,法力高強,他立即於大眾前,以咒術變出一棵樹,自然長大,樹蔭之大足可遮覆眾會,枝葉鬱茂,樹上的花果各異。

會中眾人都說此樹乃是勞度差所變。

這時舍利弗便以神力,化作一股強大的旋嵐風,吹拔樹根,令樹倒著於地上,立即碎為微塵。

眾人都說舍利弗第一局獲勝,勞度差敗。

勞度差不服氣,又變出一座噴水池。其池四面皆以七寶鑲成,池水之中開出各種蓮花。

眾人都說這一定是勞度差所變出來的。

這時舍利弗以神通變化出一隻巨大的六牙白象,每一根牙上,都有七朵蓮花,每一朵花上,又有七個仙女在唱歌跳舞,大象緩緩走向池邊,吸光池中的水,噴水池立消失。

眾人都說第二局鬥法比賽是舍利弗獲勝,勞度差敗。

勞度差又變出一座七寶山,此山七寶莊嚴,泉池樹木,花果茂盛。

眾人都說一定是勞度差所變。

舍利弗立即變化出一位金剛力士,以金剛杵,揮打寶山,寶山立即遭到破壞,無有遺餘。

眾會皆說第三局是舍利弗勝,勞度差敗。

勞度差又變出一條有十個頭的龍,飛於虛空之中,降下如雨般的各種珍寶,並發出如雷電般的巨響,大地為之震動,驚動會場的大眾。

眾人都說這一定也是勞度差所作。

舍利弗便化作一隻大鵬金翅鳥王,衝向十頭龍,擘裂噉之。

眾人都說第四局又是舍利弗獲勝,勞度差不如。

勞度差又變出一隻牛,身體高大,肥壯多力,麤腳利角,踱地大吼,奔突來前。

舍利弗立即變化出一頭獅子王,將牛分裂食之。

眾人都說第五局是舍利弗獲勝,勞度差不如。

勞度差又變其身,化作一個夜叉鬼,形體長大,頭上火燃,目赤如血,四牙長利,口自出火,騰躍奔赴。

舍利弗自化其身,變作管領眾夜叉之王,即四大天王的北方毘沙門王,夜叉一見心生恐怖,即欲退走,但四面火起,無有退路,唯舍利弗身邊,清涼無火,夜叉只好屈伏,五體投地,向舍利弗求哀逃命,勝敗已分曉,火即還滅。

眾人皆唱言道是舍利弗獲勝,勞度差不如。

最後,舍利弗的身體飛昇至虛空中,現四威儀,即行、住、坐、臥,身上噴出清水,身下發出火焰,從東邊消失,又從西邊踊現;從西邊消失,又從東邊踊現;北邊消失,從南邊踊現;從南邊消失,從北邊踊現。或現大身,滿虛空中;而復現小,或分一身,作百千萬億身,還合為一身。於虛空中,忽然在地,履地如水,履水如地。舍利弗作此神變以後,收回神通,坐回自己的本座。

這時會中大眾親眼目睹其神力,都心生歡喜。

舍利弗便趁勢為大家說法,隨在場眾人各自前生本行的宿福因緣,各得道跡。有人得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者。

六師徒眾及其三億弟子,於舍利弗前表示欲追隨其出家學道。

一場驚心動魄的精彩鬥法,就這樣劃下了休止符。

須達與舍利弗尊者一起到精舍工地現場,須達以手自捉繩子的一頭,舍利弗尊者自捉另一頭,他們在量精舍的範圍。

這時舍利弗突然含笑,須達好奇的問道:「尊者啊,您在笑什麼?」

「長者,您還沒開始動工,只不過在量此經行之地,可是同一時間六欲天中,您的宮殿都已完成。您沒有天眼所以看不見,我現在就以神通讓您親眼目睹您來生將居住的天宮。」

須達望著空中,看見六欲天中的天宮,個個華麗廣大,美輪美奐,便問舍利弗:「這六個不同的天界,何處最幸福?」

舍利弗建議道:「離人間較近的下三天,即四王天、忉利天、豔摩天,色欲深厚。而最高的二個天界,即化樂天及他化自在天,憍逸自恣。唯有第四天,即都率陀天,少欲知足,而且有一生補處菩薩住在彼處,若您來生轉生其中,仍可繼續聽聞佛法,法訓不絕。」

須達聽後便說:「既然如此,那麼我願來生投生到第四天上。」當須達此言一出,其他天界的天宮立即消失,唯有第四天的宮殿湛然依舊。

他們又繼續拉著繩子量地,忽然間舍利弗又現慘然憂色。

須達不解,立即問尊者何故憂色。

「長者,您有沒有看到地上的螞蟻?」

「有哇。」

舍利弗說道:「長者,您在過去七佛的第一位佛陀毘婆尸佛出世時,曾於此地為那位世尊建立精舍。而這隻螞蟻在當時也是螞蟻,也曾在此地爬行。後來,尸棄佛出世時,您又為彼佛於此地建立精舍,而那隻螞蟻於當時還是螞蟻,也在此地爬行。接著又有一位毘舍浮佛出世時,您也為那位世尊於此地建立精舍,而那隻螞蟻還是在此地爬行。到了拘留秦佛時,您一樣為那位世尊在此地建立精舍,這隻螞蟻在當時仍是螞蟻,亦於此中爬行。到第五位拘那含牟尼佛出世時,您依然為那位世尊於此地建立精舍,這隻螞蟻在當時仍是螞蟻。到第六位迦葉佛出世時,您一樣為那位佛於此地中建立精舍,而這隻螞蟻在當時還是螞蟻。一直到今日,已歷經九十一劫那麼久遠又不可思議的時間,這隻螞蟻一直無法脫離蟲蟻之身。」

舍利弗接著說:「唉!生死漫漫長遠,唯福業、善業可依靠,最為重要,善業不可不種。」

這時須達聽到舍利弗的說明,對眼前的螞蟻的遭遇感到悲戚。

量完了園地,開始建立精舍,為佛作窟。

須達以妙栴檀,用為香泥,別房共有一千二百處。每一百二十處,設一打犍椎。

當精舍建妥後,便開始迎請佛進駐。但須達又想到,上有國王,應當令知,若不告知,恐怕會得罪國王。

須達欲將迎請佛僧的這份殊榮讓給波斯匿王,便前往波斯匿王面前報告:「我為世尊,已建造精舍。唯願陛下,派遣使者迎請佛陀。」

波斯匿王得知後,即派遣使者前往王舍城迎請佛及僧。

世尊在諸四眾弟子的前後圍遶之下,放大光明,震動大地,浩浩蕩蕩的來到舍衛國。

佛陀一行人漸漸來到舍衛城邊,城內一切大眾,手持諸供具,恭敬的迎待世尊。

世尊走進國內,至廣博處,放大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腳指按地,地皆震動。城中的伎樂,不鼓自鳴。盲人及聾子,或啞巴及身僂者,又或癃拘怪癖者,一時間皆得痊癒。

城內一切人民,不論男女老幼,因親眼目睹這些瑞應,都心生歡喜踊躍,紛紛來到佛前集聚。

這時世尊猶如一位醫術精湛的良醫,隨病投藥,為在場的大眾宣說妙法,大家因著各自的宿緣所應,各得道跡。有得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者。也有種辟支佛因緣者,也有發無上正真道意者,總之皆大歡喜,並奉行佛語。

最後,佛陀告訴阿難,今此園地是須達長者所買,但園中的樹林花果,卻是祇陀所有,他們二人同心,共立精舍,應當以他們兩位的名字稱此園林為祇樹給孤獨園,讓他們的名字流芳後世,讓眾人紀念他們兩位的功德。

阿難及四部眾弟子聽聞佛所說,皆頂戴奉行。

賢愚經(四八)須達起精舍品第四十一(丹本為四十六)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王舍城竹園中止。
爾時舍衛國王波斯匿。有一大臣。名曰須達。
居家巨富。財寶無限。好喜布施。
賑濟貧乏及諸孤老。時人因行。為其立號。名給孤獨。
爾時長者。生七男兒。年各長大。為其納娶。
次第至六。其第七兒。端政殊異。偏心愛念。
當為娶妻。
欲得極妙容姿端政有相之女。為兒求之。即語諸婆羅門言。
誰有好女相貌備足。當為我兒往求索之。
諸婆羅門。便為推覓。展轉行乞。到王舍城。
王舍城中。有一大臣。名曰護彌。財富無量。
信敬三寶。時婆羅門。到家從乞。國法施人。
要令童女。持物布施。護彌長者。時有一女。
威容端正。顏色殊妙。即持食出。施婆羅門。
婆羅門見。心大歡喜。我所覓者。今日見之。
即問女言。頗有人來求索汝未。答言未也。
問言女子。汝父在不。其女言在。婆羅門言。
語令出外。我欲見之與共談語。
時女入內。白其父言。外有乞人。欲得相見。
父便出外。時婆羅門。問訊起居安和善吉。
舍衛國王。有一大臣。字曰須達。輔相識不。
答言未見。但聞其名。報言知不。
是人於彼舍衛國中。第一富貴。汝於此間。富貴第一。
須達有兒。端正殊妙。卓略多奇。欲求君女。
為可爾不。答言可爾。值有估客欲至舍衛。
時婆羅門。作書因之。送與須達。
具陳其事。須達歡喜。詣王求假。為兒娶婦。
王即聽之。大載珍寶。趣王舍城。於其道次。
賑濟貧乏。到王舍城。至護彌家。為兒求妻。
護彌長者。歡喜迎逆。安置敷具。暮宿其舍。
家內搔搔。辦具飲食。須達念言。今此長者。
大設供具。欲作何等。
將請國王太子大臣長者居土婚姻親戚。設大會耶。思惟所以。
不能了知。而問之言。長者今暮。躬自執勞。
經理事務。施設供具。為欲請王太子大臣。
答言不也。欲營婚姻親戚會耶。
答言不也。將何所作。答言請佛及比丘僧。
於時須達。聞佛僧名。忽然毛豎如有所得。
心情悅豫。重問之言。云何名佛。願解其義。
長者答言。汝不聞乎。淨飯王子。厥名悉達。
其生之日。天降瑞應。三十有二。
萬神侍衛。即行七步。舉手而言。天上天下。
唯我為尊。身黃金色。三十二相。八十種好。
應王金輪典四天下。見老病死苦。不樂在家。
出家修道。六年苦行。得一切智。
盡結成佛。降諸魔眾十八億萬。號曰能仁。
十力無畏。十八不共。光明照耀。三達遐鑒。
故號佛也。須達問言。云何名僧。護彌答言。
佛成道已。梵天勸請轉妙法輪。
至波羅[*]鹿野苑中。為拘鄰五人。轉四真諦。漏盡結解。
便成沙門。六通具足。四意七覺八道悉練。
上虛空中。八萬諸天。得須陀洹。無量天人。
發無上正真道意。次度鬱卑迦葉兄弟千人。
漏盡意解如其五人。
次第度舍利弗目連徒眾五百。亦得應真。如是之等。神足自在。
能為眾生。作良祐福田。故名僧也。
須達聞說如此妙事。歡喜踊躍。感念信敬。企望至曉。
當往見佛。誠報神應。見地明曉。
尋明即往羅閱城門。夜三時開。初夜中夜後夜。是謂三時。
中夜出門。見有天祠。即為禮拜。
忽忘念佛。心自還闇。便自念言。今夜故闇。
若我往者。儻為惡鬼猛獸見害。且還入城。
待曉當往。時有親友。命終生四天。見其欲悔。
便下語之。居士莫悔也。汝往見佛。
得利無量。正使今得百車珍寶。
不如轉足一步往趣世尊。所得利深。過踰於彼。
居士汝去莫悔。正使今得白象珍寶。
不如舉足一步往趣世尊。利過於彼。居士汝去莫悔。
正使今得一閻浮提滿中珍寶。
不如轉足一步至世尊所。得利弘多。居士汝去莫悔。
正使今得一四天下滿中珍寶。
不如舉足一步至世尊所。所得盈利。踰過於彼。
百千萬倍。須達聞天說如此語。益增歡喜。
敬念世尊。闇即還曉。尋路往至。到世尊所。
爾時世尊。知須達來。出外經行。是時須達。
遙見世尊。猶如金山。相好威容。儼然炳著。
過踰護彌所說萬倍。睹之心悅。不知禮法。
直問世尊。不審瞿曇。起居何如。世尊即時。
命令就坐。時首陀會天。遙見須達。雖睹世尊。
不知禮拜供養之法。化為四人。行列而來。
到世尊所。接足作禮。長跪問訊。起居輕利。
右遶三匝。卻住一面。是時須達。見其如是。
乃為愕然。而自念言。恭敬之法。事應如是。
即起離坐。如彼禮敬。問訊起居。右遶三匝。
卻住一面。爾時世尊。即為說法。四諦微妙。
苦空無常。聞法歡喜。便染聖法。成須陀洹。
譬如淨潔白疊易染為色。長跪合掌。
問世尊言。舍衛城中。如我伴輩。聞法易染。
更有如我比不。佛告須達。
更無有二如卿之者。舍衛城中。人多信邪。難染聖教。
須達白佛。唯願如來。垂神降屈。臨履舍衛。
使中眾生除邪就正。世尊告曰。出家之法。
與俗有別。住止處所。應當有異。彼無精舍。
云何得去。須達白佛言。弟子能起。願見聽許。
世尊默然。須達辭往。為兒娶婦。
竟辭佛還家。因白佛言。還到本國。當立精舍。
不知摸法。唯願世尊。使一弟子共往敕示。
世尊思惟。舍衛城內。婆羅門眾。信邪倒見。
餘人往者。必不能辦。唯舍利弗。是婆羅門種。
少小聰明。神足兼備。去必有益。即便命之。
共須達往。須達問言。世尊足行。日能幾里。
舍利弗言。日半由旬。如轉輪王足行之法。
世尊亦爾。是時須達。即於道次。二十里。
作一客舍。計挍功作。出錢雇之。安止使人。
飲食敷具。悉皆令足。從王舍城。至舍衛國。
還來到舍。共舍利弗。按行諸地。何處平博。
中起精舍。按行周遍。無可意處。
唯王太子祇陀有園。其地平正。其樹鬱茂。不遠不近。
正得處所。時舍利弗。告須達言。
今此園中。宜起精舍。若遠作之。乞食則難。
近處憒鬧。妨廢行道。須達歡喜。到太子所。
白太子言。我今欲為如來起立精舍。太子園好。
今欲買之。太子笑言。我無所乏。此園茂盛。
當用遊戲逍遙散志。須達慇懃。乃至再三。
太子貪惜。增倍求價。謂呼價貴。
當不能賈。語須達言。汝若能以黃金布地。
令間無空者。便當相與。須達曰諾。聽隨其價。
太子祇陀言。我戲語耳。須達白言。為太子法。
不應妄語。妄語欺詐。云何紹繼。撫恤人民。
即共太子。欲往訟了。時首陀會天。
以當為佛起精舍故。恐諸大臣偏為太子。
即化作一人。下為評詳語太子言。夫太子法。
不應妄語。已許價決。不宜中悔。
遂斷與之須達歡喜。便敕使人。象負金出。八十頃中。
須臾欲滿殘有少地。須達思惟。何藏金足。
不多不少。當取滿足。祇陀問言。嫌貴置之。
答言不也。自念金藏。何者可足。
當補滿耳。祇陀念言。佛必大德。
乃使斯人輕寶乃爾。教齊是止。勿更出金。園地屬卿。
樹木屬我。我自上佛。共立精舍。須達歡喜。
即然可之。即便歸家。當施功作。
六師聞之。往白國王。長者須達。買祇陀園。
欲為瞿曇沙門興立精舍。
聽我徒眾與共捔術。沙門得勝。便聽起立。若其不如。
不得起也。瞿曇徒眾。住王舍城。我等徒眾。
當住於此。王召須達。而問之言。今此六師云。
卿買祇陀園。欲為瞿曇沙門起立精舍。
求共沙門弟子捔其伎術。若得勝者。
得立精舍。苟其不如。便不得起。須達歸家。
著垢膩衣。愁惱不樂。時舍利弗。明日到時。
著衣持缽。至須達家。見其不樂。
即問之曰。何故不樂。須達答言。所立精舍。
但恐不成。是故愁耳。舍利弗言。有何事故。
畏不成就。答言今諸六師。詣王求挍。
尊人得勝。聽立精舍。若其不如。遮不聽起。
此六師輩。出家來久。精誠有素。所學技術。
無能及者。我今不知。尊人伎藝。能與捔不。
舍利弗言。正使此輩六師之眾。滿閻浮提。
數如竹林。不能動吾足上一毛。欲捔何等。
自恣聽之。須達歡喜。更著新衣。沐浴香湯。
即往白王。我已問之。六師欲捔。恣隨其意。
國王是時。告諸六師。
今聽汝等共沙門捔。是時六師。宣語國人。卻後七日。
當於城外寬博之處。與沙門挍。舍衛國中。
十八億人。時彼國法。擊鼓會眾。若擊銅鼓。
八億人集。若打銀鼓。十四億集。若打金鼓。
一切皆集。七日期滿。至平博處。打擊金鼓。
一切都集。六師徒眾。有三億人。是時人民。
悉為國王及其六師。敷施高座。爾時須達。
為舍利弗。而施高座。時舍利弗。在一樹下。
寂然入定。諸根寂默。遊諸禪定。通達無礙。
而作是念。此會大眾。習邪來久。憍慢自高。
草芥群生。當以何德而降伏之。
思惟是已。當以二德。即立誓言。若我無數劫中。
慈孝父母。敬尚沙門婆羅門者。我初入會。
一切大眾。當為我禮。爾時六師。見眾已集。
而舍利弗。獨未來到。便白王言。瞿曇弟子。
自知無術。偽求挍能。眾會既集。
怖畏不來。王告須達。汝師弟子。挍時已至。
宜來談論。是時須達。至舍利弗所。長跪白言。
大德。大眾已集。願來詣會。時舍利弗。
從禪定起。更整衣服。以尼師壇。著左肩上。
徐庠而步。如師子王。往詣大眾。是時眾人。
見其形容法服有異。及諸六師。忽然起立。
如風靡草。不覺為禮。
時舍利弗便昇須達所敷之座。六師眾中。有一弟子。名勞度差。
善知幻術。於大眾前。咒作一樹。自然長大。
蔭覆眾會。枝葉鬱茂。花果各異。眾人咸言。
此變乃是勞度差作。時舍利弗。便以神力。
作旋嵐風。吹拔樹根。倒著於地。碎為微塵。
眾人皆言。舍利弗勝。今勞度差。便為不如。
又復咒作一池。其池四面。皆以七寶。池水之中。
生種種華。眾人咸言。是勞度差之所作也。
時舍利弗。化作一大六牙白象。其一牙上。
有七蓮花。一一花上。有七玉女。其象徐庠。
往詣池邊。并含其水。池即時滅。眾人悉言。
舍利弗勝。勞度差不如。復作一山。
七寶莊嚴。泉池樹木。花果茂盛。眾人咸言。
此是勞度差作。時舍利弗。即便化作金剛力士。
以金剛杵。遙用指之。山即破壞。無有遺餘。
眾會皆言。舍利弗勝。勞度差不如。
復作一龍身。有十頭。於虛空中。雨種種寶。
雷電振地。驚動大眾。眾人咸言。
此亦勞度差作。時舍利弗。便化作一金翅鳥王。
擘裂噉之。眾人皆言。舍利弗勝。勞度差不如。
復作一牛。身體高大。肥壯多力。麤腳利角。
[
-+]地大吼。奔突來前。時舍利弗。化作師子王。
分裂食之。眾人言曰。舍利弗勝。勞度差不如。
復變其身。作夜叉鬼。形體長大。頭上火燃。
目赤如血。四牙長利。口自出火。
騰躍奔赴。時舍利弗。自化其身。作毘沙門王。
夜叉恐怖。即欲退走。四面火起。無有去處。
唯舍利弗邊。涼冷無火。即時屈伏。五體投地。
求哀脫命。辱心已生。火即還滅。眾咸唱言。
舍利弗勝。勞度差不如。時舍利弗。
身昇虛空。現四威儀。行住坐臥。身上出水。
身下出火。東沒西踊。西沒東踊。北沒南踊。
南沒北踊。或現大身。滿虛空中。而復現小。
或分一身。作百千萬億身。還合為一身。
於虛空中。忽然在地。履地如水。履水如地。
作是變已。還攝神足。坐其本座。時會大眾。
見其神力。咸懷歡喜。時舍利弗。即為說法。
隨其本行宿福因緣。各得道跡。
或得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者。六師徒眾。
三億弟子。於舍利弗所。出家學道。挍技訖已。
四眾便罷。各還所止。長者須達。共舍利弗。
往圖精舍。須達手自捉繩一頭。時舍利弗。
自捉一頭。共經精舍。時舍利弗。
欣然含笑。須達問言。尊人何笑。
答言汝始於此經地。六欲天中。宮殿已成。即借道眼。
須達悉見六欲天中嚴淨宮殿。問舍利弗。
是六欲天。何處最樂。舍利弗言。下三天中。
色欲深厚。上二天中。憍逸自恣。第四天中。少欲知足。
琣酗@生補處菩薩。來生其中。法訓不絕。
須達言曰。我正當生第四天上。出言已竟。
餘宮悉滅。唯第四天宮殿湛然。復更從繩。
時舍利弗。慘然憂色。即問尊者。何故憂色。
答言汝今見此地中蟻子不耶。對曰已見。
時舍利弗。語須達言。汝於過去毘婆尸佛。
亦於此地。為彼世尊。起立精舍。而此蟻子。
在此中生尸棄佛時。汝為彼佛。亦於是中。
造立精舍。而此蟻子。亦在中生。毘舍浮佛時。
汝為世尊。於此地中。起立精舍。而此蟻子。
亦在中生。拘留秦佛時。亦為世尊。在此地中。
起立精舍。而是蟻子。亦於此中生。
拘那含牟尼佛時。汝為世尊。於此地中。
起立精舍。而此蟻子。亦在中生。迦葉佛時。
汝亦為佛。於此地中。起立精舍。而此蟻子。
亦在中生。乃至今日。九十一劫。受一種身。
不得解脫。生死長遠。唯福為要。不可不種。
是時須達。悲怜愍傷。經地已竟。起立精舍。
為佛作窟。以妙栴檀。用為香泥。別房住止。
千二百處。凡百二十處。別打犍椎。
施設已竟。欲往請佛。復自思惟。上有國王。
應當令知。若不啟白。儻有瞋恨。即往白王。
我為世尊。已起精舍。唯願大王。遣使請佛。
時王聞已。即遣使者。詣王舍城。請佛及僧。
唯願世尊。臨覆舍衛。爾時世尊。與諸四眾。
前後圍遶。放大光明震動大地。
至舍衛國。所經客舍。悉於中止。道次度人。
無有限量。漸漸來近舍衛城邊。一切大眾。
持諸供具。迎待世尊。世尊到國。至廣博處。
放大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足指按地。
地皆震動。城中伎樂。不鼓自鳴。盲視聾聽。
啞語僂申。癃[-+]拘癖。皆得具足。
一切人民男女大小。睹斯瑞應。歡喜踊躍。來詣佛所。
十八億人。都悉集聚。爾時世尊。隨病投藥。
為說妙法。宿緣所應。各得道跡。
有得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者。
有種辟支佛因緣者。有發無上正真道意者。各各歡喜。
奉行佛語。佛告阿難。今此園地。須達所買。
林樹華果。祇陀所有。二人同心。共立精舍。
應當與號太子祇樹給孤獨園。名字流布。
傳示後世。爾時阿難。及四部眾。聞佛所說。
頂戴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