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心護身

譯者序:

    本文大意是假如有人害怕蛇毒或者是生活中的自然或人為的災害等威脅,就應當慈憫一切的眾生,勤修慈、悲、喜、捨的功德,不害眾生性命,則不論身在何處,皆能平安、喜樂,不受他眾生的毒害。慈心能保護自身,修習慈心有無量的功德,簡略地說就有十一項:臥安、覺安、不見惡夢、天護、人愛、不毒、不兵、水不害、火不害、盜賊不害、臨終時不會錯亂顛倒而能往生於清淨、光明、美麗、充滿喜樂的梵天。

  本篇經文的末端出現佛陀教誦避蛇咒語的經文,然佛陀在世時未曾教誦咒語,更於北傳中阿含一八一經中明白指出一般外道沙門、婆羅門或凡夫會以持咒的方式祈求滅苦,因彼等不具備正見之故;但見諦者(證初果以上的佛弟子已明白四聖諦之義理)絕不會再以持誦咒語滅苦,因持咒違背四聖諦,為邪見故。是故,譯者特省略此一矛盾之部分

緣起:

    尊者優波先那在未出家證得阿羅漢以前,跟他的嫂嫂同住在一個屋子堙A他的哥哥外出經商多年回家後,便起疑心,誤會叔嫂通姦,優波先那同他的哥哥解釋,他哥哥卻先入為主的認定他們有不軌,優波先那迫於無奈只好離開。但他哥哥為報奪妻之恨,遠途追殺已離家的弟弟,不料途中卻反被獵人殺害,哥哥臨終前誤會是弟弟害死他,因而更加深誤會及仇恨,發誓一定要報仇。哥哥因仇恨及怨念死後便轉世成為一條毒蛇,因前世的業力及願力,仍不斷找機會想咬死優波先那,每次都躲在門後趁機咬人,卻一連幾次意外反而死於優波先那無心之害,但「假令經百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尊者優波先那被毒蛇咬死乃其難以避免之宿報(註:根據北傳律部【一切有部毗尼奈耶】的記載,尊者過往某世曾為一獵人,以毒箭射殺了一位辟支佛,因此重大惡業使其曾墮入地獄受盡無量苦,世世為人時皆死於毒難),因而有了以下這段經文的記載……  

選譯自北傳【雜阿含經】第二百五十二卷

喬正一譯於八關齋戒

我是這樣聽說的:

有一次,佛陀駐錫在王舍城迦蘭陀竹園。當時有一名尊者叫做優波先那,也住在王舍城寒林中,墳塚間的一個毒蛇常出沒的蛇頭巖下的石屋媕R坐修行。

就在尊者專注修行的時候,有一條異常凶毒的毒蛇 ,身有幾尺長,盤旋於屋內的石樑上,突然間從石樑掉到尊者身上,惡狠狠地咬了尊者好幾口。

尊者被咬到後,便立即對屋外的尊者舍利弗呼喚:「毒蛇掉到我身上,咬了我,我身已中毒,你們趕緊過來,把我扶出石屋外,以免我毒發身亡時污染了室內。」

這時,尊者舍利弗在附近的一棵樹下修行,聽到優波先那的叫喚以後,便立即趕到石室,尊者舍利弗問優波先那:「我看你臉色平靜如常,你真的被毒蛇所咬傷嗎?」

優波先那回答:「尊者,如果今天我是一名凡夫,那麼對於由

一、地、水、火、風所組合成的肉身,我便會誤認為那是『我』,或是『我所擁有的東西』;

二、對於快樂、痛苦、不苦不樂的感受,我也會誤認為是『我』,或『我所擁有的東西』;

三、對於思考、思想等心理的活動,我也會誤以為是『我』、或『我所擁有的東西』;

     四、對於身體的行為(如殺生、偷盜、邪淫等惡行;或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等善行)、言語的行為(如撒謊、挑播離間、惡口傷人、花言巧語等口惡行;或不撒謊、不挑播離間、不惡口傷人、不花言巧語等口善行)、心意的行為(如貪欲、瞋恨、愚癡等惡意;或不貪欲、不瞋恨、不愚癡等善意)是『我』或『我所擁有的東西』;

    五、對於由眼、耳、鼻、舌、身、意,與外界的色、聲、香、味、觸、法,接觸後所產生的知覺,誤認為是『我』或『我所擁有的東西』。

    如果我有以上錯誤的認知或執著的話,那麼在我被毒蛇咬到後,便會立刻臉色發黑,毒發身亡。然而,我觀察並領悟到色、受、想、行、識這五陰『五蘊』並不是我、也不是我所擁有的東西;我已徹底止息慾望及再生的渴望;我已滅盡造成苦難、無常及能使因緣聚合散滅的根本動力;我已不再輪迴,已得解脫;所以我並不在乎身體中毒即將死亡,就是因為這緣故,蛇毒並不會立即發作,我的臉色才會平靜如常。然而有生就一定會有死,這是不變的法則,稍後我仍然會毒發身亡。」 

尊者舍利弗讚嘆:「是的!是的!優波先那尊者您說的一點也沒錯!正因為您長時間遠離了我、我所擁有、及自我中心的錯誤執著,便能夠斷除了生死根本。正如同將多羅樹的根部徹底砍斷,這棵樹便永遠也無法再生。您也是一樣,永不再生死輪迴!」

舍利弗尊者便將優波先那尊者扶到石屋外,優波先那尊者沒多久便毒發身亡。

這時,尊者舍利弗便感嘆的說出了一首偈語:「

久殖諸梵行  善修八聖道

 歡喜而捨壽  猶如棄毒缽

 久殖諸梵行  善修八聖道

久殖諸梵行  善修八聖道

 歡喜而捨壽  如人重病愈

 久殖諸梵行  善修八聖道

 如出火燒宅  臨死無憂悔

 久殖諸梵行  善修八聖道

 以慧觀世間  猶如穢草木

 不復更求餘  餘亦不相續」

     這首偈語是讚嘆尊者優波先那善修八正道,梵行清淨,永盡無餘,不受後有,故而臨死無懼、無悔。隨後舍利弗便去謁見佛陀,並將此經過報告世尊。

      世尊聽後便說:「若是尊者優波先那能事先持誦以下的偈語,便能避免蛇吻而毒發身亡。」

    世尊便說出了以下的偈語:

「常慈念於彼  堅固賴吒羅

 慈伊羅槃那  尸婆弗多羅

 欽婆羅上馬  亦慈迦拘吒

 及彼黑瞿曇  難徒跋難陀

 慈悲於無足  及以二足者

 四足與多足  亦悉起慈悲

 慈悲於諸龍  依於水陸者

 慈一切眾生  有量及無量

 安樂於一切  亦離煩惱生

 欲令一切賢  一切莫生惡

 常住蛇頭巖  眾惡不來集

 凶害惡毒蛇  能害眾生命

 如此真諦言  無上大師說

 我今誦習此  大師真實語

 一切諸惡毒  無能害我身

 貪欲瞋恚癡  世間之三毒

 如此三毒惡  永除名佛寶

 法寶滅眾毒  僧寶亦無餘

 破壞凶惡毒  攝受護善人

 佛破一切毒  汝蛇毒今破」

      賴吒羅、羅槃那、尸婆弗多羅、欽婆羅上馬、迦拘吒、黑瞿曇、難徒跋難陀等都是毒龍、毒蛇的名字,這首偈語的大意是指若能常對一切眾生起慈、悲、喜、捨等善念,如同慈母鍾愛她的獨生子般,縱然是居住在毒蛇聚居的蛇窟上,毒蛇也不會來加害。世間最毒之物莫過於貪、瞋、癡三毒,佛所教誨的四聖諦,若能依法奉行,則此三毒都能滅盡,更何況是區區的蛇毒。

      舍利弗聽完佛所說的經偈後,心生歡喜,對佛陀行過禮後便離去。

原文:

(二五二)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

園。時。有比丘名優波先那。住王舍城寒林

[*(-)]間蛇頭巖下迦陵伽行處。時。尊者優波

先那獨一於內坐禪。時。有惡毒蛇長尺許。

於上石間墮優波先那身上。優波先那喚

舍利弗。語諸比丘。毒蛇墮我身上。我身中

毒。汝等駛來。扶持我身。出置於外。莫令

於內身壞碎。如糠糟聚。時。尊者舍利弗於

近處。住一樹下。聞優波先那語。即詣優波

先那所。語優波先那言。我今觀汝色貌。諸

根不異於常。而言中毒。持我身出。莫令

散壞。如糠糟聚。竟為云何。優波先那語舍

利弗言。若當有言。我眼是我.我所。耳.鼻.舌.

身.意。耳.鼻.舌.身.意是我.我所。色.聲.香.味.觸.法。

色.聲.香.味.觸.法是我.我所。地界。地界是我.我

所。水.火.風.空.識界。水.火.風.空.識界是我.我所。

色陰。色陰是我.我所。受.想.行.識陰。受.想.行.識

陰是我.我所。者。面色諸根應有變異。我今

不爾。眼非我.我所。乃至識陰非我.我所。是

故面色諸根無有變異。舍利弗言。如是。優

波先那。汝若長夜離我.我所.我慢繫著使。

斷其根本。如截多羅樹頭。於未來世永

不復起。云何面色諸根當有變異。時。舍利

弗即周匝扶持優波先那身出於窟外。優波

先那身中毒碎壞。如聚糠糟。時。舍利弗即

說偈言

 久殖諸梵行  善修八聖道

 歡喜而捨壽  猶如棄毒缽

 久殖諸梵行  善修八聖道

 歡喜而捨壽  如人重病愈

 久殖諸梵行  善修八聖道

 如出火燒宅  臨死無憂悔

 久殖諸梵行  善修八聖道

 以慧觀世間  猶如穢草木

 不復更求餘  餘亦不相續

時。尊者舍利弗供養優波先那尸已。往詣佛

所。稽首禮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尊

者優波先那有小惡毒蛇。如治眼籌。墮其

身上。其身即壞。如聚糠糟。佛告舍利弗。若

優波先那誦此偈者。則不中毒。身亦不壞。

如聚糠糟。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誦何等偈。

何等辭句。佛即為舍利弗而說偈言

 常慈念於彼  堅固賴吒羅

 慈伊羅槃那  尸婆弗多羅

 欽婆羅上馬  亦慈迦拘吒

 及彼黑瞿曇  難徒跋難陀

 慈悲於無足  及以二足者

 四足與多足  亦悉起慈悲

 慈悲於諸龍  依於水陸者

 慈一切眾生  有量及無量

 安樂於一切  亦離煩惱生

 欲令一切賢  一切莫生惡

 常住蛇頭巖  眾惡不來集

 凶害惡毒蛇  能害眾生命

 如此真諦言  無上大師說

 我今誦習此  大師真實語

 一切諸惡毒  無能害我身

 貪欲瞋恚癡  世間之三毒

 如此三毒惡  永除名佛寶

 法寶滅眾毒  僧寶亦無餘

 破壞凶惡毒  攝受護善人

 佛破一切毒  汝蛇毒今破

故說是咒術章句。所謂

[*]婆隸 [*]婆隸 [*]陸波婆[*]陸 奈

渧 肅奈渧 [-+]跋渧 文那移 三摩移

 檀諦 尼羅枳施 婆羅拘閉塢隸 塢娛隸

悉波呵

舍利弗。優波先那善男子爾時說此偈。說

此章句者。蛇毒不能中其身。身亦不壞。如

糠糟聚。舍利弗白佛言。世尊。優婆先那

未曾聞此偈。未曾聞此咒術章句。世尊今

日說此。正為當來世耳。尊者舍利弗聞佛

所說。歡喜作禮而去